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56章 殉情?
    “我又岂能抛弃自己的女人独自逃跑呢。”祖安沉声说道。

    望着怀中佳人苍白的脸颊,衣裙上的鲜血点点,他不由得怜意大起,急忙从怀中拿出一些疗伤药喂到她嘴边:“快把药吃了,这些虽然没有之前那瓶药那么神奇,但都是出自纪神医之手的灵丹妙药,对伤势恢复有极大的好处。”

    其中不少药是纪小希当初给他的,他寻思着纪登徒给自己女儿准备的疗伤药总不会缺斤少两吧。

    “不用了,我元脉尽毁,吃这些药也救不回来。”楚初颜摇了摇头,声音极为平淡冷漠,没有一丝丝生气。

    “谁说救不会来,总有办法的!到时候我们去找纪神医,他一定能救!”祖安不由分说,将其中最好的丹药塞到了她嘴里,纪登徒虽然好色些,但医术是真的没得说,而且就算他没法治,这修行世界广袤无比,总有能治的。

    退一万步说,他还有键盘侠系统这个外挂,说不定将来抽出个什么东西就能替她治疗了。

    “咳咳~”楚初颜何尝被这般粗暴地对待过,心中又羞又急,只可惜现如今的她浑身无力,连动都动不了,更遑论反抗了。

    “看来你和纪小希关系真的很好。”楚初颜注意到他装那些药瓶的荷包绣着花,上面还有淡淡的清香,显然是出自女子之手。

    “都跟你说了你老公我的女人缘很好,”祖安下意识打趣一句,但想到她如今这状况恐怕受不得气,便急忙补充了一句,“之前在山谷中我俩碰上僵尸大军,我去引开追兵时,她不放心就把这些药给我了。”

    楚初颜淡淡地说道:“你和我解释这么多干什么。”

    祖安讪讪地笑道:“这不怕你吃醋么。”

    楚初颜陷入了沉默,显然没有了再说话的兴趣。

    这时候石昆等人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他此时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楚小姐,你让我不得不佩服,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杀招,能将噬鲲都消灭掉,只不过这样一来你自己就彻底的废了,值得么?”

    他费尽心机想要一亲芳泽,将楚初颜视为完美的妻子人选,结果她现在废了,家族绝不可能同意她娶这样一个废人。

    本来以她的绝色姿容,就算废了也能当个玩物宠姬,但她现在受的伤,恐怕能活下来的概率微乎其微。

    自己费尽心机,谋划多年,这次在秘境中还损失这么大的情况下,得到的只是一场空,他又如何能不失望,如何能不愤怒。

    乔雪盈的神情更是极度复杂,虽然她进楚家是身负任务,但这么多年和楚初颜相处,两人名为主仆,实为姐妹,她打心底是希望对方能嫁给自家公子。

    在她看来,只有石家六公子才是最适合小姐的完美人选,姓祖的那个家伙不管从哪方面,都配不上小姐。

    可如今竟然闹到这一步,楚初颜竟然刚烈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一时间怅然若失,将小姐逼到这一步,她觉得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一时间极为自责。

    听到石昆的质问,楚初颜双眼淡淡地望着天空,一点回答的兴趣也没有。

    只有祖安注意到她的瞳孔并没有焦距,显然她也并不是在真正地看天,应该是真的心如死灰了。

    此时楚初颜浑身温度低得吓人,祖安抱着她仿佛抱着一块千年寒冰一样,对方身上传来的阵阵凉气简直是冷入骨髓,自己只是简简单单抱着就这样,那她自己恐怕此时不知道多冷。

    刚刚这会儿功夫,祖安已经趁机查探她体内的情况,如果说正常人体内的元脉是生机勃勃,那她体内的状况就仿佛核弹爆炸后的情形,支离破碎,充满着毁灭与死气。

    她现在这情形,莫说是重新修行,就连正常人都比不了,体内经脉全毁,整个人就如同全身瘫痪了一般。

    祖安甚至怀疑,若非之前给她服下了“信春哥”,说不定她施展刚刚的禁术过后已经当场身亡了。

    见楚初颜没有回答自己的话,石昆倒也没有太动怒,喃喃自语道:“你是明月城第一天骄,就算放眼天下,在同龄人中也是顶尖的存在,以前高高在上受万人敬仰,现在去只能变成一个废人,不对,甚至连废人都不如,看你这样子连生活都无法自理了……”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祖安恼了,这个时候他最担心的就是楚初颜心生死志,以前世的治疗经验来说,恢复效果和人本身的意愿有很大关系。

    如果能病人本身都放弃了,那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哼,你这样底层的废物自然不懂我们这些天才的烦恼,”石昆冷冷地看着他,“对于我们这样从小优秀到大的人来说,成为废人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接受世人的怜悯与同情,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你就算拼尽全力救了她的性命,也不过是在折磨她而已。”

    “我说我老婆是天才我不反对,你又哪里算得上天才了?你带着这么多人连我老婆受伤了都打不过,还要搬救兵出场;九品又如何,还不是被我老婆一招秒了,你办得到么?办不到何德何能与她相提并论?”看到楚初颜的状态,祖安心中本来就不好受,结果这家伙还像个苍蝇一样在边上嗡嗡嗡的,以至于他忍不住连珠发炮地骂了起来。

    石昆:“……”

    被一个自己瞧不起的小瘪三指责不是天才,他心中邪火蹭蹭蹭直冒,可比起楚初颜,他确实要逊色三分,对方说的话也没法反驳。

    来自石昆的愤怒值+314!

    看把你牛逼的,这不过是楚初颜牛逼,又不是你牛逼,嘚瑟个什么劲!

    石昆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不停暗示自己不要和这种小人一般见识,平复了一下心情,方才说道:“石某虽然不才,但背后有个庞大的家族,我一生下来的起点就是你一辈子也奋斗不到的终点。”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炫耀什么,而是在说一个事实,我能动用的资源比你多了太多太多,也许你拼尽全力都没法将她治好,但换成我却容易得多。”

    “我不仅能保住她的性命,还有可能治好她身上的元脉,所以你如果真的爱她的话,就把她交给我,而不是出于自私强留住她,耽误了她的未来。”

    乔雪盈也附和道:“不错,石家在京城人脉极广,还和宫中御医相熟,更有无数天才地宝可以动用,他们能调用的资源远非明月城的楚家可以比拟,将小姐交给石家,公子一定会想方设法治好她的。”

    见祖安陷入了沉思,石昆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身为上位者,很多时候并不需要靠拳头说话,有时候利用一下道德的旗帜和自身的优势,会省很多事情。

    等楚初颜落到自己手中过后,肯定是要想法救治的,只不过她的情况治好的概率不大,但保住她的性命应该不难,到时候完全可以豢养在自己房中当成一个姬妾。

    唯一可惜的是到时候她动不了,实在少了很多乐趣。

    以为祖安真的被说动了,楚初颜心如死灰的眼神终于多了几丝惶恐,虚弱地说道:“不……不要,不要将我交给任何人。”

    不知道为何,平日里虽然不喜欢祖安的不着调,但此时此刻,只有呆在他身边最为心安,她生怕对方被石昆这一番说辞说动,将自己交了出去。

    祖安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老婆你放心吧,我又怎么可能将你交给其他人,刚刚只不过在思考其他问题罢了。”

    石昆脸色一变:“姓祖的,你当真要因为自己的私心断送掉楚小姐的未来么!”

    祖安翻了个白眼:“多少年前那些虐心言情剧的脑残套路了,当真以为这番说辞就能骗的了我?你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我大加指责,却掩盖着自己龌蹉的想法,当我不知道么!我自己的老婆,我自己负责治好,不需要外人操心。”

    石昆神情终于冷了下来:“好大的口气,你现在连她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治好?楚小姐,也许你现在会怪我,但将来一定会明白我是为了你好。”

    说着手一挥,示意手下去杀了祖安,虽然猜到对方不能随意动用那个什么“瞪谁谁怀孕”,但刚才那痛苦让他记忆犹新,实在不愿冒险,所以让两个手下先去试探,自己找准时机再出手突袭了结他的性命。

    “等……等。”楚初颜虚弱地开口道。

    石昆脸色一喜,急忙挥手阻止手下:“怎么,楚小姐想通了么?”

    楚初颜没有理他,而是望向祖安:“杀了我。”

    祖安一脸懵逼:“???”

    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个要求。

    楚初颜急了,压低声音快速说道:“我现在已经废了,你一个人又不是他们的对手,难道你想看到我落入别的男人手中受辱么?杀了我你自己快逃,然后告诉我爹娘这里发生的一切,请他们为我报仇就好。”

    祖安沉默不语,缓缓地举起剑来。

    楚初颜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安详静谧的笑容,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那一剑。

    “姓祖的,你敢!”楚初颜声音虽小,但哪里瞒得了石昆的耳目,只不过担心对方真的下手,一时间不敢冲过来。

    祖安没有理他,调转长剑,直接刺入自己胸前。

    对面的石昆还有乔雪盈等人纷纷傻眼了,没想到会有这番变故,他这是要干什么?

    乔雪盈甚至寻思着,莫非他见是不可为,要给小姐殉情么?这家伙虽然有些讨厌,但没想到用情如此之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