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53章 大周王朝第一个怀孕的男人
    石昆脸色一沉:“废话,本公子当然孝顺母亲!”

    大周王朝以孝治国,哪怕身份再高,也不敢背上一个不孝的名头。

    “不经历十月怀胎的艰辛,不经历分娩的痛苦,又岂能妄称孝。”祖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楚初颜:“……”

    她实在弄不懂他在这时候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行事风格总是那么不着调。

    众武士更是一脸懵逼,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过离奇,先是公子和祖安朋友相称,现在又在生死关头讨论孝不孝的问题,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石昆:“……”

    他冷哼一声:“念在我们朋友一场,我才耐着性子回答你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现在回答完了,你也可以安心地去了。”

    “既然你把我当做朋友,那身为朋友,送你一个小礼物,让你感受一下怀孕的感觉,也好理解伯母当年生你时的艰辛,更好地体会孝道。”祖安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

    “什么乱七八糟的。”石昆和他那些手下一样,一副看傻子的样子看着他,这世上哪会有男人怀孕。

    唯有乔雪盈心中一动,急忙叫道:“公子小心!”

    “小心?”石昆一头雾水,心想自己胜券在握,马上就能制服楚初颜了,有什么好小心的。

    咦,为什么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难道是刚刚吃坏了肚子么?

    为什么有一种坠胀的感觉?

    石昆脸色微变,他以为是有点闹肚子,要知道他素来注重外表仪态,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跑去上厕所,实在是太丢脸了。

    咦,怎么感觉肚子变大变重了?

    他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明明没有变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

    越胀越大了!

    他的感觉告诉他的和眼睛看到的截然不同,让他顿时怀疑人生起来,以至于忍不住询问自己的手下:“我的肚子有没有变大?”

    “没有啊。”那几个手下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同时一个个交流起了眼神:

    “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公子不太对劲。”

    “是啊,之前还把祖安当朋友,现在又问自己肚子大没大。”

    “你们说公子是不是看到楚小姐和祖安那么亲密,妒火攻心以至于神志失常了吧?”

    “很有可能。”

    ……

    石昆此时忍不住伸手摸着肚子,可无论他怎么摸,那种奇怪的感觉依然存在。

    每隔多久,一阵奇怪的疼痛传来,让他俊美的脸瞬间皱成一团。

    那种疼痛太奇怪了,仿佛从他最隐私的部位传来,又仿佛是灵魂最深处的呐喊,完全不同于以前受伤是那种痛。

    他毕竟也是一代天才,硬生生将呼痛的冲动忍了下来,当着自己这么多手下,还有自己喜欢的女人的面惨叫,本公子不要面子的?

    幸好持续了十几息后,那种痛感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来过一样。

    “刚刚什么情况?”石昆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此时他注意到自己刚刚那些风刃已经有了溃散掉落的迹象,急忙收敛心神重新操控。

    隔了大约几十息的样子,忽然那种熟悉又陌生的疼痛感再次传来。

    “嗯?”

    这突如其来的剧痛害得石昆的狂暴风刃差点直接崩溃。

    怎么又来了?他以极大的毅力苦忍着,隔了一会儿,那种疼痛感再次消失。

    “难道是我最近修炼太勤了,有些走火入魔?”石昆寻思着等出了秘境后,一定让石老帮自己好好看看。

    再次打起精神重新操控风刃,同时心中有些担忧,那疼痛等会儿不会还有吧?

    尽管已经有了准备,但几十息过后,那种剧痛再次传来时,他差点当场崩溃。

    他妈的还有完没完!

    关键是他注意到疼痛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而且痛感也越来越强烈。

    “他在搞什么?”楚初颜疑惑地望着远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石昆,她感受最明显,因为周围的风刃一会儿强一会儿弱,现在甚至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她的压力大大的减轻了。

    “可能在怀疑人生吧。”祖安暗暗发笑,这家伙恐怕抓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这种奇怪的疼痛叫宫缩,估计也没哪个男人有这个经验讲给他听,女人更不可能跟男人提起这个。

    尽管有些舍不得,但到了这样危机的时刻,他也不得不动用“瞪谁谁怀孕”的技能了,效果果然不错,唯一可惜的就是这次用了只还剩下一次使用机会了。

    祖安原本想冲过去解决掉石昆,但看到乔雪盈等人已经跑了过去,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以他的实力这个时候过去恐怕是自投罗网。

    祖安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以前抽到的“信春哥”红瓶递给了楚初颜:“老婆,快把这个喝了。”

    “这是什么?”女人天生的防卫意识让楚初颜并没有第一时间喝下这瓶古怪的液体。

    “这是疗伤用的,无毒无副作用,而且立马能恢复。”祖安颇有些肉疼,他就只剩下这么一瓶迅速恢复药剂了,用了就相当于少了一条命。

    只不过他也清楚,如今胜负的关键在于楚初颜,他如今的实力在五品强者面前还是不太够看,更何况对方还有一大堆四品三品的手下。

    所以只要楚初颜恢复了,以她的实力,两人应该能平安度过此劫。

    更何况楚初颜还是他的老婆,这药给她用,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楚初颜一双美眸静静地看着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好!”接过药瓶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其实这样的行为对于她来说极为冒险,身为公爵府的千金,不知道多少人想害她;再加上她的绝世容颜,也不知道会引起多少男人的觊觎。

    从小她受到的教育便是不要吃来历不明的食物,也不要让喝的水离开自己视线,她在这方面一直做得很好,从小到大都很注意保护自己。

    若是换一个男人递给她一瓶来历不明的液体,一般来说她是直接无视的;如果碰上一些关系还不错或者身份特殊的,不好当面回绝驳人家面子,她会一脸微笑地收下来,但绝不会真的喝下去。

    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看着祖安的眼睛,她竟然破天荒的改变了自己的原则。

    是什么让她这样的呢,是因为对方是她的丈夫?还是因为他眼神中的真诚?又或者是他那满脸肉痛舍不得的表情?

    她也不明白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头脑一热直接喝了下去。

    不过她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毕竟以祖安的背景还有实力,他又能拿得出什么好东西。

    正要说什么之际,忽然她神情一怔,她感觉到一股暖流流过她的四肢百骸,之前疼痛还有体内气息的混乱都减轻了不少。

    “你这什么药,竟然如此神奇?”楚初颜惊讶道。

    “这是我师父当年留给我救命的药,说是能活死尸肉白骨,怎么样,你的伤是不是完全恢复了?”祖安之前面对楚氏夫妇盘问的时候,编出了一个神秘人曾经教他修炼的事情,将这一切推到他身上倒也合情合理,否则的话键盘的事情如何跟她解释?

    “你师父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楚初颜忍不住感叹道,“我虽然没有完全复原,但伤势也恢复了六七分左右,从来没见过见效这么快的疗伤药。”

    以纪登徒这样的神医开出的疗伤灵药,治疗伤势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这瓶药却称得上瞬间恢复,实在是太惊人了。

    “那是,你老公厉害吧。”祖安一脸得意,忽然脸色一变,“什么,你说你的伤势只恢复了六七成左右?怎么会没有全部恢复?”

    “几乎是一瞬间的时间恢复了六七成,这还不够么?刚刚我都差点支撑不住了,现在却已经重新有了一战之力。”楚初颜显然对这药的效果很满意,有些不明白他的想法。

    当然不够!

    祖安一脸郁闷,这是极为珍贵的满血复活药,每次自己吃了浑身伤势瞬间就好完了,为什么她吃了就不一样?难道这些系统出品的东西别人用起来打了折扣?

    不对,就算有问题也应该是其他人不能用才对,但她吃了明明有效果。

    等等!祖安忽然想到这恢复药剂的名称是“信春哥”,后面还标注着“小”字,莫非是只对低级别修行者才能满血恢复,对高级别的就没那么大作用?

    前世常年打游戏的经验让他大致猜到了真相,楚初颜如今的修为远比他高,他能满血恢复,未必意味着对方也可以。

    “啊,痛死我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石昆的惨叫,他意志再坚定,忍耐力再强,可生孩子的痛也没法忍下来,一旦开始叫唤起来,他再也克制不住,一声声惨叫不停地从嘴里发出来,可谓是抑扬顿挫。

    “公子你怎么了?”其他的手下慌了,完全不明白自家公子这是怎么了,明明看不出有什么伤势啊,为什么疼得这么厉害?

    石昆已经痛得脸色极为扭曲,根本说不出话来。

    乔雪盈惊惧地看了远处的祖安一眼,这次公子的症状和她上次简直是一模一样,之前还以为是巧合,但现在看来这恐怕是那家伙一种不为人知的手段。

    祖安已经收起思绪,急忙对楚初颜说道:“快,杀了他们。”

    “好!”楚初颜虽然不知道石昆为什么会突然痛成那样,但她也清楚如今机会难得。

    足尖一点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往那边冲了过去,身形曼妙优雅,当真是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乔雪盈脸色一变,伸手一招,地上无数树藤仿佛活了过来,纷纷往楚初颜身上席卷而去。

    楚初颜一脸平静,手中剑轻灵飞舞,轻轻点在每根树藤之上,凡是被她点中的树藤,纷纷蒙上了一层寒霜,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柔韧灵活,纷纷重重地掉落在了地上。

    乔雪盈急忙从怀中摸出一瓶药丢给旁边的同伴:“快把这个给公子吃下去!”

    祖安一愣,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但总觉得多了几分变数,于是急忙提着剑也冲了过去。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

    ---

    感谢盟主三彩密林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