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46章 异变陡升
    尽管解决掉了两个敌人,祖安却丝毫轻松不起来。

    刚刚和史珍香的交手让他深刻地意识到,之前虽然越级胜过五品,杀过四品,但那都是基于各种意外,正面真刀真枪地打,自己要胜一个四品都不那么容易。

    幸好他有必死匕首和刚刚捡到的破甲箭,否则连他们的防都破不了,剩下的两人,修为更高,要想杀他们恐怕会更难。

    看来不可力敌,只能智取。

    望着史珍香的尸体,祖安顿时有了主意。

    且说另一边两个杀手探寻了一半天并没有查到蛛丝马迹,他们甚至在树林中甚至没有发现有人活动的痕迹,心中顿时明白,自己应该追错了。

    于是按照约定往回赶,路上正好碰到对方。

    使剑的人问道:“贾兄,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发现?”

    “没有,甄兄你那边呢?”使枪的人问道。

    原来使剑的这位叫甄柳芒,使枪的叫贾政京,都是从小被石家培养长大的死士,这两年接受任务加入了到了明月学院,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倒是处得不错。

    “我这边也找不到丝毫有人出没的痕迹,莫非那家伙是往北边史珍香那边去了?”甄柳芒沉声说道,“要不我们去北边看看?”

    贾政京摇了摇头:“还是先回去和廖中游会和再说,要是史珍香没有回去,我们在一起往北方寻找也不迟。”

    “好!”

    相互有了照应,两人不再像之前那般步步为营,一路往廖中游所在的地方飞奔而去。

    “你说我们都没找到,会不会姓祖的就是往廖兄所在的方向折返了?”贾政京沉声道。

    甄柳芒哈哈一笑:“若真被廖兄发现了姓祖的,恐怕早已经将其射死,以他的箭术,只要不被近身,连我们都很难应付得了。”

    “那倒也是。”贾政京微微一笑,忽然注意到前方一个身影,“咦,原来史兄已经先回来……了。”

    他说话心中有些疑惑,隔了这么远都能看到史珍香,他未免站得太高了吧。

    待两人靠得更近了些,脸色齐齐一变,因为他们已经看清了,哪是史珍香站在高处,而是他被一根绳子绕住脖子吊在一棵树上,整个人悬挂在半空之中。

    “史兄!”甄柳芒惊呼一声,几个人这些年一起在明月学院卧底,或多或少都有些感情了。

    看到对方被吊死在树上,他又惊又怒,下意识地飞过去,一手抱住他同时一剑斩断了他脖子的绳索要将其放下来。

    “小心!”贾政京急忙提醒,可惜已经晚了,就在绳子被砍断的那一瞬间,一抹乌光激射而至。

    甄柳芒空中无处借力躲避,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一点防备,挥着剑便将射来的弓箭格开,不过还来不及高兴,忽然史珍香身上有什么东西爆炸开来。

    甄柳芒惨叫一声,急忙将怀里的尸体扔开,幸好他早已运起了元气护体,那爆炸给他造成了很多伤势,但并不致命。

    因为冲击波的缘故,甄柳芒掉落到一旁地上,正要破口大骂是谁这么缺德阴险时,脚下却忽然塌陷,整个人不由自主掉了下去。

    啊!

    一声惨叫传来,显然是里面有什么机关。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贾政京却没有急着过去查看,而是聚气凝神打起十二分防备,果不其然,一道黑影从旁边激射而出,手里黑色的匕首没有发出一丝光芒。

    “来得好!”贾政京手中长枪犹如银龙出海,猛地往对方刺去,他这一枪无论气势还是力道,都远胜过对方手中的匕首。

    不过他却心生警兆,忽然大吼一声,身子往后一弹,低头看了看胸前,上面的胸甲已被划开,露出了衣服的内衬。

    对方这一剑若是再稍微前进一寸,他恐怕就已经被开膛破肚了。

    “他手里的匕首什么来路!”贾政京心头大骇,要知道刚刚他一直开启了元气护体,寻常的攻击根本伤不到他分毫,结果对方这一剑不仅突破了他的护体元气,还同时划破了他重金买来的贴身软甲,他又如何不惊。

    祖安却是暗叫一声可惜,刚刚这突袭的一剑本来志在必得,只可惜匕首还是太短了,对方反应又快,不然自己又可以吹嘘秒杀了一个四品巅峰的修炼者。

    想到这里他越来越佩服东方不败,自己拿着匕首都还嫌短,他竟然能凭借一根绣花针打遍天下无敌手。

    另一边的贾政京从小被当死士培养,又在明月学院学到了不少东西,战斗经验可谓是极为丰富,瞬间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一声怒吼,全身元力勃发,手中长枪向祖安倏地刺出。

    有了前车之鉴,他这次动作比刚才要慢上三分,但威势却丝毫不减,枪头周围空气仿佛都被破开一般。

    祖安身形一闪避了开去,正要趁机欺入他身前,忽然感觉到身侧一股劲风袭来,急忙收回匕首挡在身侧,拦下了对方横扫而来的枪身。

    一股诡异的劲力从枪身传来,祖安施展葵花幻影,连续后退了数步,方才将枪身上的劲力彻底化解。

    贾政京本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自己在枪术上浸淫这么多年,又岂会那么容易被人近身,以他四品巅峰的元气修为,这一记横扫足以让对方浑身元气崩溃。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僵住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那一击仿佛打在了一团棉花上,并没有产生预想中的效果。

    “你这身法……”以他的眼力又何尝看不出对方是靠着那套神奇的身法卸掉了枪身上的劲力。

    之前也听过楚袁两家家族大比上他以诡异的身法大放异彩,但当时的情报人员也研究出,那套身法只是一开始看着神奇,其实破绽多多。

    但刚刚对方不管是攻击自己,还是躲避自己攻击时,展露的身法可不像情报说的那样啊。

    祖安脚下一蹬,整个人直接往对方冲了过去,他听到陷阱里面另外那人的呻-吟,知道陷阱并没有要了他的命,所以要速战速决解决眼前这人。

    不过他连刺数剑,当当几声,都都给长枪挡开,贾政京修为毕竟远高于他,在战斗经验上面也不是他能比的,哪是这么容易中招。

    祖安一脸凝重,出招速度越来越快,配上诡异的“葵花幻影”步法,身形当真是如鬼似魅。

    贾政京脸上汗水都滴了下来,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袁文栋堂堂五品,为什么会被祖安所伤,世人都笑袁文栋大意轻敌,但只有真正对上,他才明白对方剑法的可怕。

    明明是学院教的初级剑术十三式,但从他手里施展出来,却是神出鬼没,每一招都透着几分诡异,以至于他明明在出汗,却感觉到浑身发冷。

    一开始他还想着用长枪攻击对方,但数招过后,他便八分守势,剩下两分偶尔攻击一下,十招过后,数次险象环生让他甚至攻都不敢攻了,完全采取守势,一杆长枪挥舞得密不透风,仿佛形成一个钢罩,将自己身形罩在其中。

    他心中也很憋屈,明明自己修为高得多,但却只能使用这种赖皮的打法。

    祖安匕首刺入,数次和他长枪相触,虎口便一阵发麻,好几次差点拿捏不住让匕首被震飞出去,显然对方元力比自己强得太多。

    几番下来,祖安也不敢冒进,在他周身游走,伺机而动。

    他清楚这样打下去,自己占据绝对主动,因为对方根本没法还手,一旦有攻击的意图,他周身的枪势就会露出空隙,他就能趁机欺身而入。

    而且对方一直这样死守也不行,毕竟这样运足劲力将长枪挥舞得护遍全身,元气的消耗速度是极为恐怖的,总有力竭的那一刻。

    又过了一阵,祖安注意到对方枪势的圈子比之前小了一些,知道他肯定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不由微微一笑,剑势又急了几分。

    贾政京此时心中憋屈得肺都快炸了,从来没打过这样的郁闷的架,对方的修为、力量明明远远不及自己,但就凭神出鬼没的身法打得他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一开始他还有些愤怒,但现在他心中却是冰凉一片,正所谓久守必失,这样打下去最后他必然会败亡啊。

    可如果现在反击,说不定死得更快,对方手里那柄漆黑的匕首,在他看来和那身法一样诡异,每次临近身前,总能让他浑身汗毛炸起。

    忽然场中异变陡升,一个黑影从陷阱坑洞里跳了出来,一把将祖安抱住,然后大叫起来:“贾兄,快杀了他!”

    原来这黑影就是一开始跌落陷阱里的甄柳芒,此时他脚上赫然还穿刺着一个箭头,浑身上上下到处都是伤口。

    祖安暗叫大意,一开始还能听到他的呻-吟声,后来声音渐渐低落,下意识以为对方已经重伤而亡,哪知道他一直埋伏着等着机会。

    好一个老阴比!

    他急忙试图挣脱,可对方四品中段的修为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力气显然也大得多,哪里挣脱得掉。

    “去-死吧!”甄柳芒狞笑一声,对方只是身法太过诡异,论真实修为远不如他们,于是运起了全身尽力,打算将他浑身骨骼绞碎。

    今天受这么重的伤,但能杀了这家伙也值了,公子说过谁杀了他都会有重赏的。

    不过他忽然浑身一僵,所有力气都仿佛离他而去,生前最后看到的一幕是对方用匕首刺在他手臂上,然后一堆黑色繁奥的符文在伤口处散开。

    “这是什么匕首,这么厉害……”

    祖安此时却根本高兴不起来,尽管对方已经死了,但他的双手依然箍在自己身上,虽然不至于像之前那样完全无法行动,但一时半会儿根本挣脱不开。

    他的身法再神奇,但身上挂着这样一个累赘,行动自然大打折扣。

    贾政京的长枪已经犹如催命符一般疾刺而来,对方没了身法优势,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移动靶子。

    ---

    感谢此岸以秋等书友的打赏。

    另外本章中出现的龙套还有之前的史上飞,都是书友我遇乘风cium提供的。

    廖中游是书友偷香学徒提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