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38章 flag不要乱立
    纪小希正一脸震惊望着那大怪鼠,显然对方的造型连经常闯龙隐山深处的她都没见过。

    听到祖安的话,她方才如梦初醒,急忙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翻出一颗药丸递给他:“你快吃了这个,之后你应该就不用怕我身上的毒了。”

    祖安接过那颗蓝色小药丸,听到这话后不由一惊:“这药能免疫你身上的毒,你就不怕我对你有什么不轨么?”

    纪小希脸色一红,眼神偷偷往他小腹瞟:“你和别的男人又不一样,更何况我们要在秘境呆十天,保不齐需要互帮互助,每次接触一下你就中毒,总不是那么方便。”

    祖安自然知道她眼神中代表的是啥,没想到自己这特殊情况还能带来这好处,难怪前世那么多装gay去接近闺蜜的,原来是能够最大幅度降低戒心,效果这么好啊:“这药丸你爹给你的么?”

    说起来也奇怪,以纪登徒保护她的那个架势,怎么会做这样的药丸呢。

    “这是我自己研制的。”纪小希脸色微红,“这些年来我和爹学了不少,便试着做了下。”

    祖安心想难怪,忽然又反应过来:“这玩意吃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纪小希急忙摆手:“不会不会,我选择的药材药性都很温和,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的。”

    祖安这才释然,将药丸吞了下去后,手上的麻痒刺痛果然很快消失,他试着碰了碰对方的衣裳,果然不再有之前中毒的反应。

    他不敢置信地又碰了碰她头发,捏了捏她的脸蛋儿,果然从头到尾都没事。

    “阿祖,你弄痛我了。”纪小希揉了揉脸颊,有些幽怨地说道。

    祖安打了个哈哈:“皮肤不错。”

    “吱吱~吱吱吱~”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那怪鼠愤怒的声音。

    它就不明白了,这两个家伙看到它不仅不害怕,还在那里秀恩爱,完全当它不存在啊。

    看到它炸毛了,两人终于回过神来:

    “小希,你认得这玩意么?”

    “以前没见过,不过看它的气息应该不强。”

    “嗯,我也这么觉得的。”

    虽然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但是怪鼠感受到了他们眼神中的轻蔑,顿时有些怒了,吱吱叫着就往两人冲过去,那硕大的门牙张嘴便咬。

    祖安和纪小希毕竟都是3品了,怪鼠的速度虽然快,但两人还是很从容地躲了过去。

    “差不多二品的样子。”根据对方展现出来的速度和力量,祖安心中大致判断了一下,这样的实力莫说是对现在的他,就是当初去豺狼谷的时候,也没太大危险。

    不过刚刚那几根刺是怎么回事?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疑惑,那怪鼠忽然拱起了身子,整个人仿佛膨胀了一半。

    定睛一看,并非是它本身变大了,而是它身上的毛根根竖起,显得整个人变大了几分。

    “小心!”一旁的纪小希忽然惊呼一声。

    只见那怪鼠背后竖起的毛发忽然激射而出,三根硬刺径直朝祖安射去。

    “竟然还是个远程!”

    祖安一边闪躲一边吐槽,以他如今的速度,哪怕不施展葵花幻影,也没太大的问题。

    他注意到对方后脑那一块有一撮毛的颜色明显和其他地方不同,怪鼠全身毛发主要成褐色,但那一撮毛显得更黄一些,射出的硬刺好像都是那些黄色的毛。

    见没有射中,那怪鼠急了,又弓起背,射出了几根硬刺。

    祖安这次一边躲一边还抽出了长剑,顺便练一练剑法的精准度,将其中几根硬刺直接挑飞。

    这家伙怎么不攻击纪小希呢,难道老鼠届也看脸么?

    可单论颜值,我又哪里比她差了?

    又连续射了几轮,见一直射不中对方,那怪鼠两个小眼睛骨碌碌一转,转身就跑。

    祖安却一个跳跃拦住了它:“别走啊,我还没过瘾呢?”

    怪鼠大怒,又射出了三根,只不过还是被对方从容避过。

    那怪鼠又想逃,但又被拦住了,几个回合下来,它脑后都秃了好大一片。

    来自金毛怪鼠的愤怒值+6+6+6+6……

    祖安乐了,这家伙原来也能提供愤怒值啊,于是他越发停不下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金毛怪鼠终于完全秃了,祖安这才意犹未尽地打算了结它的性命。

    “算了吧,它也蛮可怜的。”纪小希劝阻道,那怪鼠双眼含泪的样子,让她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好吧。”祖安当然不会拒绝一个萌妹子的简单要求,随意挥了挥手,那怪鼠如蒙大赦,迅速消失在了草丛里。

    “我看这个世界也没多危险嘛。”祖安一开始还有些担心,现在经过和那怪鼠一战,顿时信心爆棚,“学院那边会不会谨慎过头了。”

    啊呸呸呸,看了那么多电视剧,flag立不得。

    纪小希摇了摇头:“这应该还是秘境的外围,所以这边的凶兽等级不怎么高,再深入下去,应该会遇到更难对付的家伙的。”

    祖安嗯了一声,此时他更担心的还是石昆的计划,对方到底打算怎么对付自己。

    亲自出手?

    应该不会,他们这种上位者,又岂愿意脏了自己的手。

    咦,我怎么会用脏这个字?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下意识转过身去:“小希,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啊?”纪小希一脸茫然。

    “哦。”祖安又回开始重新思考,石昆不愿意自己动手,这次雪儿又进来了,肯定她是要出手的,不过经过上次的事情,她就不怕又体验一下怀孕分娩的感觉。

    看来应该不止她一人才对。

    悉悉索索~

    这时候又传来一阵声音,连纪小希也听到了,两人一脸戒备地转身,然后脸色同时变了,因为草丛里多了一些金毛怪鼠的身影。

    如果只是几只问题还不大,但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个个小眼睛紧紧盯着自己,那种感觉当真是慎得慌。

    “这有多少?”祖安咽了咽口水。

    “少说有几百只吧,后面看不清,上千只也不是不可能。”纪小希也有些心慌,女孩子相对来说更怕这些东西。

    忽然一只造型奇特的金毛怪鼠跳了出来,吱吱吱地对某个身体明显巨大的同伴叫着,同时指着两人所在方向,虽然听不懂它在说什么,但完全可以感觉到它是在声色俱下地控诉着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这只有点眼熟?”祖安目光落到它后脑那片光秃秃的皮肤。

    “好像就是刚刚那一只。”纪小希咽了咽口水,明显能感觉到她的紧张。

    最大的那只金毛怪鼠发出了几声刺耳的叫声,那些金毛怪鼠纷纷拱起了身子。

    祖安脸色巨变,急忙拉住纪小希的手撒腿就跑。

    开什么玩笑,也许几只射出来的尖刺还能对付,但成百上千只的话,完全不亚于一支军队射来的箭雨,不管你如何躲闪腾挪,保管分分钟给你射成刺猬。

    他们刚离开,刚刚所站立的地方方圆十数丈全被尖刺饱和覆盖。见他们躲了过去,那些金毛怪鼠也愤怒了,全都吱吱叫着往他们追了过来,所过之处,半人高的杂草尽数倒下,隔远了望去,仿佛是一股波浪在追逐着两人一般。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一时心软放了一只的话,也不至于这样。”纪小希语气中尽是歉意。

    “和你没关系,谁也没想到这玩意竟然这么多。”祖安提醒道,“别说话了,免得跑岔了气。”

    两人又跑了一阵,那些金毛怪鼠依然不知疲倦地追在后面,虽然一直没法追上他们,但他们同样也甩不掉。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纪小希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你以前不是进龙隐山深处都没事么,怎么现在这些死老鼠还敢死追着你?”祖安好奇道。

    “我刚刚和你聊天忘了将药拿出来,这时候再拿出来也来不及了,他们已经看到我们的样子,单单靠气味吓不到它们。”纪小希答道,她其实没说完,她有法子让这些老鼠直接忽略她,但她又怎么忍心让祖安一个人陷入危险,所以依然跟着他跑着。

    祖安:“……”

    他也没办法责怪对方,毕竟谁能料到刚在秘境外围就碰到这种凶险的情况,说起来不知道其他几路人会不会也像他们这么倒霉。

    哎,一路向西果然不好啊。

    注意到纪小希担忧的表情,他安慰了一下:“不必担心,说不定跑一会儿它们累了就不追了呢。”

    说起来双方又没什么大仇,不过是将其中一只金毛怪鼠给薅秃了而已,又没杀它,除非这家伙是鼠王的儿子,否则实在想不通它们有什么理由会一直追自己。

    不过跑了一个时辰后,祖安一颗心沉了下去,后面那些鼠群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而他已经觉得有些气息紊乱了。

    “阿祖,我……我快跑不动了。”纪小希更是累得够呛。

    “前面有个山谷,有了屏障闪躲的空间,就能和这些死老鼠慢慢周旋。”祖安忽然眼前一亮,注意到远处有一片幽静的山谷。

    要知道在平原地带一点遮蔽物都没有,面对四面八方数不清的鼠群,哪怕你再厉害对方一拥而上可以瞬间把你啃得只剩下骨头,能做的只有逃而已。

    但在山谷中不一样,各种各样的障碍物,就可以慢慢和鼠群周旋,毕竟单个怪鼠也不是那么强。

    那山谷看着不远,但真是望山跑死马。

    一开始祖安抓住纪小希的手带着她跑,到了后来纪小希好几次差点摔倒,索性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幸好她身形娇小,抱在怀中根本不费什么力气。

    被他抱在怀里,纪小希一张脸顿时红了,平日里她哪和男子这样亲密接触过,只有不停地安慰自己,祖大哥只是为了救她,而且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最终祖安终于跑到了山谷之中,一股阴冷的气息迎面扑来,要知道他跑了这么久,本来浑身热得厉害,但被这股气息一逼,整个人甚至觉得有点发冷。

    “什么情况?”祖安一愣,不过他也来不及思考其中的缘由,正四处打量,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纪小希惊喜地声音:“阿祖,你快看,那些怪鼠没有跟过来。”

    祖安疑惑地回头,注意到那群金毛怪鼠停留在峡谷外围数丈的距离,一个个在谷口来回逡巡着,显得烦躁不安,却又不敢前进。

    “难道山谷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让它们忌惮?”一个念头涌上了心头。

    ---

    感谢梁思禽、马晟轩等书友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