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31章 最后的机会
    看到那个身影,雪儿也是脸色数变,急忙对石昆介绍她的身份情况。

    石昆愤然地瞪着梅超风,都是这混蛋贪恋女色坏了本公子的大事!

    “堂下何人?”注意到众人脸色变化,谢弈急忙问道。

    被楚家侍卫带进来的女子跪在地上:“回城主大人,民女谭张氏,乃谭威之妻。”

    “谭威?”谢弈自然知道谭威是谁,眼神顿时变得玩味起来。

    桑弘眉头微皱,看来他们这次的行动又要失败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快回去。”梅超风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往那女子扑去。

    那女子下意识往后一缩,显然被吓到了。

    楚初颜挡在两人中间,淡淡地说道:“你这是打算恐吓我的证人么?”

    梅超风急忙说道:“她哪是什么证人,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姬妾而已。”

    “不,我是谭威的妻子,只是被你用卑鄙的手段霸占的!”谭张氏一双眼睛尽是恨意。

    梅超风整个人如坠冰窟,眼前的女子让他有些陌生,要知道前段日子她可谓是对自己千依百顺有求必应,那种征服感让他一直相当得意,甚至还情不自禁在雪儿面前夸耀,可如今看来,她之前一直是装的?

    谢弈悄悄看了一眼桑弘,见他没有任何表示,心中已有计较:“谭张氏,你有何冤屈速速道来,这里诸位大人都可以为你做主。”

    谭张氏这才声泪俱下地述说着自己的遭遇,原来她和谭威也算青梅竹马,只可惜谭威太穷,张家一直不太同意两人的婚事,于是谭威加入梅花帮,凭借敢打敢拼,这些年也渐渐混出头,有了些小名声和家底。

    再加上她的坚持,父母才勉强同意两人的婚事,成亲过后两人恩爱无比,直到有一天梅花帮帮主梅超风来他们家做客,看到了张氏的美貌,顿时见色起意。

    后面设计霸占了张氏,谭威勃然大怒提刀要报仇,只不过双方修为差太远,在张氏的帮助下谭威好不容易逃得性命。

    为了丈夫的安危,张氏便以身侍敌,任由梅超风玩弄,唯一支撑她的信念就是梅超风答应过放谭威一马。

    可惜前段时间她得到消息,谭威已经被梅花十二所杀,她悲愤欲绝,本想一死了之陪丈夫而去,但又觉得这样太便宜梅超风了。

    于是一改常态,开始主动迎合梅超风,越来越讨得其欢心,让梅超风误以为是自己的魅力已经彻底征服了这个漂亮人-妻,所以对她的防范越来越松。

    张氏默默地搜集着他各种犯罪证据,只等一个机会,今天公爵家的大小姐前来,她立马意识到机会来了。

    “胡说,明明是这个贱妇水性杨花,贪恋我的权势和强大,主动勾引我,谭威是羞愤交加方才主动离开的,哪是我去霸占。”梅超风急忙说道。

    一旁祖安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以为你是我啊,有女人贪念你的美色,主动勾引你?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副尊容。”

    梅超风一股邪火直往头顶冲,真恨不得冲过去给他两大嘴巴子,只不过公堂之上,他也知道这只能想想而已。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501!

    边上的楚初颜也是一阵无语,刚刚祖安那番话,她总觉得自己有些被冒犯到。

    这时候县尉庞春提醒道:“谭张氏,你刚刚所说和本案无关,我们之后会另行审理你的案件。”

    “当然有关!”谭张氏抬头说道,“昨天我亲耳听到梅超风安排手下做假证的事情,而且梅花十三也是他亲手杀的,整个梅花帮中,好像就他有能力模仿什么学院的剑术。”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连梅花十三的亲友也不可置信地看着梅超风。

    “贱妇,你胡说!”梅超风后悔不迭,当初该玩腻了就直接斩草除根的,也不至于有这样的大祸,不过他也知道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重蹈覆辙,因为这女人一时半会儿玩不腻啊。

    谭张氏没理他,继续说道:“不仅如此,我还听到杨户曹的事情也和他有关,好像是什么大人物安排的。”

    所有人都炸开锅了,杨户曹的妻子闻言也疯了一样往梅超风扑过去又抓又挠,幸好被衙役赶紧移开。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虽然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大家已经信了八分,特别是梅超风杀夫霸妻的行径,更让人义愤填膺。

    “梅超风这个废物!”石昆如何不怒,他谋划了这么久,眼看着能让祖安万劫不复了,结果竟然毁在一个女人身上。

    “公子不必担心,这次的事情公子没有亲自出面,那谭张氏不知道公子的身份,另外梅超风心中有数,如果势不可为时会将所有罪名扛下来,不会将公子供出来的。”石乐志在旁边传音道。

    “哼,谅他也不敢!”石昆哼了一声,不过心中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谢弈轻咳一声:“来人,将梅超风收押,另外刚刚指控祖安杀人的‘目击者’们也分别关押起来审问,本官一定会替枉死者伸冤,还百姓一个公道。”

    梅超风是纵横地下世界多年的巨擘,平日里哪里将这些衙役放在眼里,第一反应是想夺门而逃,不过如今太守、城主、公爵大人都在这里,甚至连县尉庞春的修为也不在他之下,真要跑哪里跑得了,反而还坐实了自己做做贼心虚。

    还不如留下来,说不定还有一丝机会,毕竟自己在城中还是有不少人脉,更何况背后石公子能量更是惊人,也许还有机会脱罪。

    想到这里他便放弃了抵抗,任由那些衙役给他戴上枷锁脚镣。

    被带走的时候祖安笑着来到他身边:“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时辰前你还想让我戴上枷锁,没想到现在却是你成了阶下囚,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

    “死杂种,你也别得意,今天只不过是你运气好,但你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气,只要输一次,你就会生不如死。”梅超风咬牙切齿道。

    有石公子在,他可以想各种手段对付祖安,就算失败了大不了换一种方法而已;祖安可以赢99次,但只要输一次,他输的就是命。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998!

    “只可惜你恐怕看不到那一天了。”祖安一脸笑意,刺杀朝廷命官,再加上其他几件杀人案,还有这些年银钩赌坊干的那些龌龊事,够他死好几次了。

    “姓祖的,我哪怕临死也会拉你当垫背的。”哪怕梅超风被带了下去,依然远远传来了他的咆哮声。

    “明明做不到的事情,却喜欢放几句大话。”祖安摇了摇头,一脸鄙夷。

    正想损石昆几句,再薅点愤怒值,哪知道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显然计划落空不愿意再呆在这里。

    接着谢弈安排谭张氏由官府保护,然后宣布退堂,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去,只不过看他们议论的那个兴奋劲,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保管要不了几天就会传遍整个明月城。

    桑弘离开的时候看着楚中天说道:“明月公,我都有些佩服你了。”

    楚中天一愣:“佩服我什么?”

    桑弘看了一眼祖安:“佩服你的慧眼识珠啊,要知道所有人都看轻他,没想到你能力排众议,招他为婿,让我自愧不如。”

    难得看到桑弘吃瘪,楚中天心中一阵舒坦:“太守大人言重了,哈哈哈~”

    两人寒暄完过后,便各自离去。

    回楚家的路上,楚初颜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谭张氏会帮你?”

    祖安微微一笑:“其实当初我出城的时候碰到过谭威,当初从他口中得知谭威还有一笔钱藏在老宅的墙里。那时候我比较穷,见他反正都死了,便悄悄过去寻找那笔银子,哪知道恰好碰到谭张氏鬼鬼祟祟来老宅祭拜亡夫。”

    “当时我就想到世人传言谭张氏甘愿做梅超风的情人恐怕有误,一个女人依然跑来祭拜亡夫,显然对其感情很深,再加上她偷偷摸摸的样子,想必是为了躲避梅花帮的眼线,各种因素结合,我大致猜出了她的打算,所以之前才让你去找她。”

    “也只有你公爵之女的超凡身份,才能让她下定决心放手一搏。”

    楚初颜不禁感慨不已:“当真是个奇女子,为了替丈夫报仇,不惜忍辱偷生,终究得偿所愿。”

    “确实是个奇女子!”祖安也心生佩服,“对了,如果我出事了,你会不会也会不惜一切为我报仇?”

    楚初颜翻了个白眼:“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看你恐怕没那么容易出事。”

    “哈哈,没想到在你心中原来我这么厉害。”祖安哈哈一笑。

    楚初颜心想这是在夸你么:“对了,你刚才说你去找谭威的银子,他们夫妇已经够可怜了,你不会连这点钱都霸占了吧?”

    “当然没有了,”祖安说道,“我当时就把那笔钱给她了,不然的话怎么笃定她这次会帮忙?”

    “算你还没坏到家。”楚初颜唇角微微上扬,显然很满意他的做法。

    祖安此时却意识到一个新的问题,梅超风如果完蛋了,梅花帮应该也会被清算吧?那自己那750万两的欠条岂不是打水漂了?

    幸好早早地捐赠给明月学院了,剩下的就让美人儿校长去头疼吧。

    夜深人静,县衙大牢之中,梅超风正在打坐修炼,忽然心中一动,睁开了眼见。

    几声沉闷地低响,显然是巡逻的守卫被击倒的声音。

    很快一个身影来到了牢房前,拿出刚刚缴获的钥匙将牢房特制的锁给打开。

    “石先生!”尽管对方蒙着面,但梅超风依然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石乐志沉声道:“公子派我来救你出去。”

    梅超风眉头一皱:“就这样逃出去?岂不是坐实了我的罪名么?”

    石乐志哼了一声:“莫非你还有什么幻想觉得能洗脱罪名?谁让你管不了裤裆下那二两肉的。”

    “那个贱妇,我一定要杀了她!”提起这件事,梅超风脸色瞬间狰狞起来。

    “谭张氏由城主府出面庇护,你就别想了,”石乐志淡淡地说道,“这次公子之所以派我救你,是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杀掉祖安,公子还可以安排你到其他城市继续逍遥,如若不然,哼哼,你知道没有价值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

    感谢三彩密林等书友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