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26章 一哭二闹三上吊
    祖安心头咯噔一下,自己刚才那一番说辞瞒得过楚氏夫妇,却瞒不了他啊,要知道他是最清楚自己底细的,一个月之前明明还是个普通人,是修炼了他的功法才踏上修行之路的。

    “你的修为为什么会提升得这么快?”见他不回答,米老头再次重复了一遍,语气中显然多了一丝不耐烦。

    “也许是因为我年轻体壮,所以修炼得快一些?”祖安好不容易才想了一个理由。

    米老头冷冷地看着他,根本懒得开口。

    祖安老脸一热,这理由确实有些离谱,他想了想又说道:“我到学院里,学院有发放元石,再加上学院里元气较其他地方更充沛,所以……”

    他还没说完便被米老头打断:“就算有元石相助也不可能这么快,更何况凤凰涅槃经主要是靠挨打提升修为,元石起到的作用有限。”

    祖安心中一动,他嘴里说的是元石起到的作用有限而非是没用,可为什么之前我吸收元石压根不行呢?

    他脑海中浮现出键盘系统直接将凤凰涅槃经转化成法阵图案印在自己身体里,难道是因为这个,改变了修炼方式?除了保留挨打的特性之外,就只有依靠键盘提供的元气果实?

    这样想起来还是他划算一些,毕竟相比珍稀的元石,还是元气果实更好获得,大不了多气几个人。

    他失神这会儿,米老头已经不耐烦了,直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开始闭目感受起来。

    祖安刚刚在擂台上赢了两大高手,本来还有些自得,但对方随随便便一抓,他却丝毫躲不过去,下意识想将手抽回来,手腕却仿佛被铁箍住了,哪里扯得动分毫。

    “我去,这家伙到底几品啊?”祖安惊骇莫名。

    “咦?”米老头忽然轻咦一声,然后长长的指甲在他手上一划,直接割破了一个小口子,挤了一滴血出来。

    拿到鼻头闻了闻,米老头忽然浑身一震,双眼不敢置姓地看着他:“资质……超阶?”

    祖安心头一跳,他还记得当初美人儿校长给他的警告,依然装作一副茫然的模样:“什么超阶?”

    米老头却直接忽视了他的话,而是双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眼中尽是狂热:“你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资质有这么大的转变。”

    一个月前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这家伙的资质只是丁字下等,现在变成了传说中才有的超阶,他又如何不惊。

    祖安心念急转,知道瞒是瞒不过去,便快速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和上次去城郊吃的那个野果有关。”

    “什么野果?”米老头追问道,“长什么样子,具体跟我形容一下。”

    “呃~”祖安犹豫了一下,试探比划着答道,“那个野果是卵圆形,表皮通体红色,摸着像肉一样,具有卵状而顶端急尖的鳞片,大概这么长,果皮厚,呃,有蜡质。里面果肉也是红色的,果肉里面夹杂着上万颗黑色颗粒……”

    听到他描述,米老头喃喃自语:“难道是传说中的陀罗真鳞?不对,里面果肉颜色不对;难道是红云神果?可外部特征又不对,到底是什么呢……”

    听到他喃喃自语,祖安暗暗发笑,你能猜出来才怪了,这是前世的火龙果,在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可没听说过有。

    “看来你应该是福缘深厚,找到了一个天才地宝,所以才能脱胎换骨,只不过我想不通为何这等天才地宝会在龙隐山外围。”米老头说道?

    祖安嘿嘿笑道:“也许是我傻人自有傻福吧。”

    米老头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瘆人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你资质越好我越高兴。”

    “多谢前辈关心。”祖安急忙答道,目光却落在自己流血的指头上,自己之前一直把他当药老一样的存在,现在想来,恐怕其中有些误会啊,这世上哪有药老那种无缘无故对人好的存在……

    “对了,今天大比上你没动用葵花幻影吧?”米老头又问道。

    “没有,我只用了您教的那伪装身法对付他们就绰绰有余。”如果是之前,祖安也许会说擂台上用了一招,但经历了刚刚的事情他哪敢实话实说。

    “那就好。”米老头点了点头,显然觉得自己的身法对付一些低阶修士绰绰有余,倒也没怀疑,“你自己好好休息吧。”

    说完就颤巍巍往外走去,虽然看着走得很慢,但眨了几下眼睛,身形就消失不见。

    祖安长舒了一口气,之前对方站在身旁,总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看来自己得早作准备啊……

    可刚刚对方那一瞬间表现出来的威压,比今天擂台上吴威、袁正初这些人扑向自己的压力还要大,证明他修为深不可测,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无比沉重。

    急忙回到房间关上门,老规矩,洗脸洗手,现在有条件了他甚至还买了些香回来,加上了一出焚香祷告的戏码。

    接着方才开始抽奖,之前总共赚了58835点愤怒值,其中大头基本来自对围观群众的溅射伤害,他寻思着果然还是要更多的观众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啊。

    要不下次找个机会大庭广众之下抱着姜校长的腿出场?

    不过这个念头刚升起就被他打消了,虽然那样赚的愤怒值肯定爆表,但没命花啊。

    一路抽奖下来,最后什么特殊能力也没抽到,只抽中了59颗元气果实,祖安有些失望,不过也在预料之中,将元气果实吞下炼化,第四座法阵已经填下了86颗,大概填满了三分之一左右。

    看到这里祖安都有些惆怅,现在才三品四阶,那后面那些级别所需要的愤怒值是天文数字,自己到哪儿去凑啊。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成守瓶那特殊的谄媚声音响起:“姑爷姑爷,我们去兑奖吧,100万两哎。”

    祖安眼前一亮,之前低迷的情绪一扫而空,今天回来各种事情,自己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走,兑奖去!”

    祖安兴冲冲地出门,忽然又想起什么折返回来:“不行,我得找人陪着。”

    100万两虽然没有上次银钩赌坊那数字那么夸张,但也绝非小数目,自己出马再加上楚家几个护卫,未必能搞得定,所以还是要找个靠山才行。

    想来想去还是便宜老婆最靠谱,正好她也有上次银钩赌坊的经验。

    且说此时楚初颜盘坐在床上运功疗伤,忽然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自然地嫣红,哇地吐了一口血出来,看着淤血中夹杂着几块细小的寒冰,她脸上闪过一丝茫然:“怎么会这样……”

    “老婆,老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轻佻熟悉的声音。

    楚初颜衣袖一拂,那团鲜血消失不见,紧接着祖安闯了进来:“咦,老婆你大白天在床上干什么?”

    楚初颜呼吸一窒,这家伙总是这样,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来干什么?”

    祖安讪讪地笑道:“请你出去散步啊。”

    楚初颜重新闭上了眼睛,淡淡地说道:“不去。”上次被这家伙骗出去逛街,结果引得周围一群人指指点点,想来又是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罢了。

    “那个,实话和你说吧,主要是我去赌坊要一笔账,怕人家输不起狗急跳墙,有你在一起我也踏实些。”祖安笑嘻嘻地说道,“大不了要账要回来了我分你一点。”

    “你又去赌了?”楚初颜霍然睁开眼,语气中显然有些不悦。

    “这不叫赌,这叫收学费,他们赌坊竟敢开出我赢的话1赔100的离谱赔率,我身为算术老师,自然要教他们认识到风控的重要性,这点学费也不贵。”祖安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说得天花乱坠也还是赌博,”楚初颜哼了一声,“楚家严禁赌博,上次和你去银钩赌坊已是破例,这次绝不可能再陪你胡闹。”

    “今天我好歹为楚家立了这么大功劳哎,你们不仅没有任何奖励,反而对我各种严加审问,现在连让你陪我走一趟你都不愿意,这个楚家不待也罢。”祖安脸色铁青,转身就走。

    “你去哪儿?”楚初颜一愣,对方的反应显然出乎他的意料。

    “昭告天下,我们离婚。”祖安挥了挥手,脚步间没有一丝留恋。

    “你给我回来!”楚初颜大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各方面条件恰好合适的夫婿做挡箭牌,要是走了她去哪里再找?

    再说了,就算真的能找到一个差不多的,她堂堂楚家大小姐总不可能嫁两次人吧,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谁知道祖安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外走去,楚初颜咬了咬红唇,身形一闪已经拦在他前面:“别闹了,我陪你去就是了。”

    “真的?”祖安强忍住上扬的嘴角,没想到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男人用起来效果也一样的好嘛。

    “自然是真的。”楚初颜哼了一声,“下不为例。”

    祖安眼珠骨碌碌一转:“那我晚上还要和你一起睡,不然的话我还是出去昭告天下我们离婚。”

    “那就离吧。”楚初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祖安呼吸一窒,你这家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不一张床,睡一间房也行啊?”

    楚初颜直接转身就走:“你再不跟上,我连赌坊也不陪你去了。”

    “那刚刚我的条件你是答应了?”

    “闭嘴!”

    ……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楚初颜这次直接坐了马车,很快来到四海赌坊门外,成守瓶上次就是在这里买的。

    “你去兑奖吧。”祖安将下注单递给了成守瓶。

    “好叻~”成守瓶眼前一亮,这样倍儿长面子的事他巴不得多来一点,只见他挺着胸膛便来到柜台前,将下注单往台上重重的一拍,大声说道,“掌柜的,我来拿彩头了,1赔100,100万两拿来!”

    他嘚瑟的声音之大,瞬间吸引了赌坊所有人的注意。

    那掌柜的脸色一变,悄悄往后台看了一眼,然后咬了咬牙,直接抓起那张下注单撕了个粉碎:“哪儿来的骗子,竟敢拿一张假的下注单来行骗,来人,给我赶出去!”

    ---

    感谢新盟主大嘴安迪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