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23章 哪怕是一泡屎也有它的用途
    袁正初见群情激奋,再加上也觉得袁文极败在这样的剑法下实在太丢人,只好面色阴沉带着受伤的两兄弟悻悻然离去。

    吴威知道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也跟着离开,心中有些埋怨桑弘拉不下面子帮忙,甚至都没和他打招呼。

    跟在父亲身后的吴晴离开的时候狠狠瞪了祖安一眼,心想都是这个家伙坏了我们吴家的好事,等会儿找潘龙付凤帮忙出出主意,一定要想个办法出一下这口恶气。

    姜罗敷见此间事了也站了起来,本来有些疑问想问问祖安,但想到众目睽睽之下不怎么方便,还是等回学校再说。

    看到姜罗敷起身,人群中的纪登徒心虚地低下头,也赶紧走出校场,同时寻思着袁家那小子手上元脉断了,肯定要找大夫医治,自己又多了一笔横财进账,小安子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姜罗敷这一走,一群本来盯着她的美腿猛看的男观众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也纷纷离席而去。

    谢弈向一旁的桑弘拱拱手,打完招呼后也打道回府,路上询问谢秀:“听说你和他关系还算不错?”

    谢秀点了点头:“之前结了些善缘,应该还可以。”

    谢弈嗯了一声:“以后你在学院注意和他拉近关系,此子不简单,就算做不成朋友,也决不能当敌人,说不定将来我们拉拢楚家的事情还要落在他身上。”

    谢秀有些为难:“爹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拉拢和女人的关系我还擅长,拉拢和男人的关系,我还真不那么擅长。”

    谢弈气得胡子一瞪:“你还好意思说,整日里在脂粉堆里游手好闲,前些天张大人又来替他家千金哭诉了,老爹的脸都快被你丢尽了。”

    谢秀一脸讪讪,心想合则来不合则去,怎么每次分手那些女子都要死要活的呢。

    一旁的谢道韫没好气地看了弟弟一眼,然后柔声说道:“父亲大人,交好祖安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吧,正好我对他有些好奇。”

    一旁的谢秀吓了一跳:“姐姐,那家伙可是个著名的软饭王,你可别被他糟蹋了。”

    谢道韫没好气地掐住弟弟的耳朵:“你以为世上所有男人都像你啊,再说了,姐姐只是一些音律方面的事情向他请教而已,又怎么会看上他。”

    “这倒也是。”谢秀笑了笑,自己这位姐姐眼光高得很,曾经说过她的夫婿一定要有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之才,祖安那痞子样,没有一点符合,自己真是瞎操心了。

    看到城主一行人离开了,桑迁赶紧来到父亲身边焦急地说道:“父亲,你怎么能判祖安赢呢,我那边……”

    他还没说完便被桑弘打断:“不然你让我怎么办?袁家人又那么没用,这么多眼睛盯着我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判祖安输么?你要清楚,上面那位虽然想对付楚家,但他更看重朝廷颜面!”

    “还有,私自参与赌坊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干净。”

    将儿子狠狠训斥了一顿,桑弘黑着脸带着一干手下离开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显然不是那么愉快。

    桑迁一张脸阴晴不定,心想父亲官场上虽然很厉害,但对家庭的事情却不上心,单靠朝廷的那些俸禄,自己不找点外快,大家还不得喝西北风啊?

    更何况朝廷这些官员哪个不是这样干的,一个个有各自产业,也就爹一直这样老古板。

    这时一个温柔似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太守大人不愿意帮忙么?”

    闻着空气中传来的淡淡幽香,桑迁不用看脑海中就浮现出郑旦那美丽的身影,烦躁的心情稍微平复了几分:“嗯,你也知道我爹的性子,他不愿意参与这些事情。”

    郑旦秀眉微蹙:“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我们真的要赔付那100万两么?”

    赌场那边虽然有桑家牵头,但主要出钱出力的还是她郑家,到时候真要赔,肯定也是郑家更吃亏。

    “当然不行!”桑迁哼了一声,他还准备靠赌场赚钱呢,结果钱还没赚到反而先赔了100万两,这口气怎么咽的下去?

    望着楚家那边的阵营,他忽然心中一动,说道:“你说祖安今天要在擂台比试,身上保不齐会受伤,他会不会为了安全起见,将下注单留在书童那里?”

    “你是说我们可以趁机将下注单换回来?”郑旦眼前一亮。

    “不错,一定要快,否则等他反应过来我们就没机会了。”桑迁急忙说道。

    “好!”郑旦迅速找来一个新的下注单迅速填了几笔,然后两人往楚家方向走去。

    远处的石昆将两人的行为尽收眼底,忍不住皱眉道:“这两个人搞什么鬼?”

    雪儿摇了摇头,显然也不清楚。

    石昆冷哼一声:“现在想起来就是他们昨天提供了错误情报,不会是他们暗中和楚家勾结吧。”

    身后的老者石乐志开口道:“我觉得不会,看样子他们多半也被骗了,那小子奸猾似鬼,实在太可恶了。”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石昆面色阴沉如水,在他看来,祖安今天替楚家立了如此大功,而且还一改以往废物的形象,楚家一定对他另眼相看,说不定连楚初颜也会芳心大动。

    一想到祖安成了楚家真正的姑爷,自己心爱的女人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在他怀中婉转承欢,石昆一颗心便嫉妒欲狂。

    可自己的计划接二连三的失败,而且以他在擂台上表现出的能力看,要杀他并不是那么容易。

    石乐志微微笑道:“公子是关心则乱,总想着直接刺杀他,却忘了我们手里另外一个优势资源。”

    “什么?”石昆急忙坐直身体望向他。

    石乐志答道:“我们在官场上有着巨大的能量,完全可以利用官场的力量来除掉他,不管是谁,哪怕再强,也没法和朝廷的力量作对,我们可以如此这般……”

    听到他的计划,石昆一张脸渐渐阴转晴:“哈哈哈,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难怪父亲把您安排在我身边。”

    一旁的雪儿也是听得暗暗咂舌,难怪这世上散修越来越少,这些上位者花样是真的多,得罪了他们哪有什么活路。

    此时裴绵曼正笑意盈盈地走向祖安:“恭喜你……”

    她还没说完,祖安却匆匆走向另一边:“你先等一下。”

    裴绵曼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要知道多少男人以能和她说一句话而激动,刚刚坐在那里,哪怕每次拒绝不留情面,前后依然还有十几波前来搭讪的,结果如今自己主动找这家伙,他竟然让我吃闭门羹!

    是我胸不够大还是不够-骚?

    难道还有比我魅力更大的女人?

    想来想去只能解释为对方找楚初颜了,毕竟是他老婆,倒也勉强能理解,可目光跟着对方身形而去,却见他跑去搂着一个小书童窃窃私语。

    裴绵曼:“???”

    这家伙不会不喜欢女人吧?

    祖安搂着成守瓶:“之前太忙还没来得及问你呢,你在哪个赌坊下的注啊,一百万两啊,这次赚翻了。”

    哪知道成守瓶却哭丧着脸:“姑爷,我和您说一件事您可不许生气。”

    祖安摆了摆手,哈哈笑道:“放心,姑爷今天高兴,保证不生气。”

    成守瓶顿时转忧为喜,马上将下注单拿出来:“之前小的担心姑爷在家族大比中输了,想着到时候可以赢点钱来安慰姑爷输了比赛后受伤的心灵,所以偷偷改为买姑爷输,这样哪怕姑爷输了还可以赢钱,大比赢了的话损失这点钱也没什么,怎样都不亏,我是不是特机灵?咦,姑爷你拿刀干什么?”

    “我特么砍死你!”祖安觉得这键盘要是能收集自己愤怒值,此时他的愤怒值一定爆表了,这成守瓶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正赶过来的桑迁和郑旦听到这番话,瞬间觉得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搞一半天是这二愣子书童自作主张改了祖安的下注方案,然后他们俩自作聪明又给改回来了?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1024!

    来自郑旦的愤怒值+1024!

    祖安正追着成守瓶砍,忽然后台出现的愤怒值收入让他一愣,这两人干嘛这么生气?特别是那个郑旦,之前还不和自己柔情蜜意的么?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成守瓶惊喜的声音:“咦,这下注单的字怎么变了?难道是我记错了,哈哈哈,姑爷你快看,这上面写了我买了你赢!”

    成守瓶一脸惊喜地将单子递到了祖安面前。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1024!

    来自郑旦的愤怒值+1024!

    祖安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接过单子来看,果然是买的自己赢,赔率1赔100,终于松了一口气。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66+66+66……

    来自郑旦的愤怒值+66+66+66……

    看着后台一连串的愤怒值进账,再结合刚刚成守瓶说的话,他心中一动,问道:“你昨天买的是我输?”

    “没有啊,”成守瓶打了个哈哈,“我当然是相信姑爷一定会赢了,怎么会买您输呢?”

    老子信你个鬼!

    祖安自动将他的话翻译成了相反的意思,然后笑着对桑迁两人说道:“说起来还要谢谢二位呢,如果不是你们帮我改了回来,我恐怕就被这个傻-逼书童给坑了。”看了那么多古装电视剧,那种会自动褪色的墨水什么的并不难猜到。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1024!

    来自郑旦的愤怒值+1024!

    不过两人表面上却是春风满面:“祖公子什么意思,我们听不懂啊,我们是特意过来恭贺你获得胜利的。”

    之前只是猜测,但看到后台的愤怒值,祖安顿时确定无疑,忍不住看了一旁一脸谄媚的成守瓶一眼。

    这家伙虽然是个坑货,但傻人有傻福。嗯,自己以后要利用好他的坑货属性,说不定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毕竟在这世上,哪怕是一张卫生纸,一泡屎也有他的用处嘛。

    ---

    把5点那一章提前更了,免得大家等得难受。

    另外发现一个坑爹的事情,那就是很多人第一次下载纵横小说app会有个新手福利,能7天内免费看一本书,结果大家都默认选了看我这本......主要是我现在刚上架vip章节少,免费功能用在我身上实在是太亏了,大家可以领取新手福利的时候选择其他那些字数多的书,比如《偷香高手》啊之类的哈哈,纵横还有另外很多优秀的作者好看的书,选那些字数多的书用限免功能,会更划算一些,都怪我之前没想起这个事情,没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