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21章 你瞅啥
    祖安顿时乐了:“你怎么这么像曹丞相那么爱立flag,刚刚同样的话你好像也说过,这么快就忘了么?”

    “曹丞相是谁?”袁文栋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我管他曹丞相是啥玩意,直接怼就是了,“你就只会嘴上功夫了!”

    他冷哼一声,这次不敢大意,直接施展平生最得意的剑法攻了过去。

    “游龙狂舞!”

    话音刚落,袁文栋的身体陡然加速,犹如一道惊鸿冲向对方,整个过程中他并不是直线运动,而是不停变幻着方位,忽左忽右,一来让对方分不清虚实,二来封死其所有退路。

    手中的剑泛起一道道残影,手中的剑仿佛化作一道道游龙,凶猛无比地往祖安扑了过去,仿佛瞬间就能将其撕成碎片。

    楚还招紧张得紧紧抓住一旁姐姐的手,楚初颜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打起十二分精神,随时准备上场相救,只不过自己刚刚胜那个吴敌受了重伤,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祖安也抽出自己的长剑,施展了他唯一会的剑术:明月学院初级剑法十三式。

    对方来势汹涌,他当然不会硬碰,只不过对方忌惮他的身法,这一招游龙狂舞是范围攻击。十数条由剑气化作的龙影封死了方圆数丈的空间。

    祖安躲过了大多数剑气,终究还是有几道躲不过,运起浑身元力,与对方手中的剑硬碰硬撞到了一起。

    一声刺耳的兵刃摩擦的声音,祖安连退数步,只觉得体内元气翻腾,一双手也酸痛得厉害,刚刚差点拿捏不住让手中的剑飞了出去。

    祖安暗暗皱眉,果然三品和五品的修为,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此时袁文栋却稳稳立在原地,身形不动如山,刚刚那一招没有花巧地硬碰硬,他不由心中大定,也不过如此嘛,之前还差点被这家伙吓到了。

    想到这里他便不由脸上一热,这家伙让本公子如此丢脸,接下来我就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来自袁文栋的愤怒值+768!

    祖安一阵无语,这哥们输了也冒火,占了上风也冒火,怎么搞得和秦晚如的脾气差不多了。

    此时校场中顿时响起了阵阵释然的声音:

    “我就说嘛,他又怎么可能打得过五品的袁公子,这一招正面交锋做不得半点虚假。”

    “可我觉得我祖安也挺厉害的,他真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废物么?”

    “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看他元气波动不过是个三品,又岂会是袁公子的对手。”

    “看他这样子,想必韬光养晦十几年,忍受众人骂名,就是打算在今天一鸣惊人吧,若是碰上其他人可能还真让他成功了,可惜碰上的是五品的对手。”

    “太他妈阴险了,难怪能娶到楚大小姐,肯定用了不少心机。”

    ……

    此时有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城主谢弈悄悄看了楚中天一眼,心想这个家伙平日里看着方正无比,结果也是个老阴比。

    桑弘也趁机开始教训起儿子来:“看到没迁儿,我就说这人绝对不简单,隐藏得够深啊。”

    桑迁嘴上应承着,心中却不满地咕哝一声:“再不简单也不过是个三品而已。”

    擂台上毫无悬念的战斗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趣,还不如多欣赏一下自己那个漂亮的未婚妻,他下意识往郑旦看去,却见她直勾勾盯着擂台上的祖安,不由脸色一沉。

    此时郑旦并不知道未婚夫正看着自己,望着场上那个身影,一双美目异彩连连:“呀,这家伙竟然还是三品修行者,能拒绝我诱惑的男人果然不简单,只不过他为什么还是买自己输呢,难道他也清楚今天必输无疑么,那他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所有人都看衰祖安,唯有楚还招却看得眉飞色舞:“姐夫好厉害,竟然能正面和姓袁的交手也不落下风。”

    一旁的楚初颜解释道:“那是因为袁文栋忌惮他的身法,所以施展的游龙狂舞是范围攻击,力量相对分散一些,所以他才能勉强抵挡得住。”

    楚还招一愣:“照这样说,姐夫就完全没有赢的可能了?”

    楚中天叹了一口气:“原本我以为他会有类似身法一样神奇的攻击战技,那样也许还有机会,但你看他刚刚施展的不过是明月学院最基础的初级剑法,这套剑法虽然千锤百炼,但优点缺点同样明显,用来对付普通人还好,但用来修行者交锋,实在是差点意思。”

    “啊~”听到连父亲都这样说,楚还招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

    一旁竖起耳朵听得洪星应暗暗松了一口气,刚刚看到对方用一个古怪的兵器破了对方的御剑术,一颗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要是真让这家伙赢了袁文栋,自己在楚家将如何自处?

    现在连家主也认为他不可能赢,那就好,那就好……

    此时擂台上的袁文栋已经开始了再一次的攻击,他不想给对方任何喘息之机,要彻底用修为将他碾压!

    祖安以初级剑法十三式,左支右挡,虽然稍显狼狈,但勉强还能坚持。

    “咦,这初级剑法还能这样用?”

    “不得不说这个祖安还真有点东西。”

    “只可惜他就算把这套剑法玩出花来,依然也只是个初级剑法,对袁公子的威胁有限。”

    ……

    莫说是这些普通人,就连台上的几个大佬都有同样的想法。

    桑弘寻思着这家伙这么年轻就能领悟到高级别修行者才能领悟的剑意,这份资质实在是太难得了,可惜是楚家的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将他拉拢到我们这边来。

    姜罗敷却是眉头暗皱:“刚刚那一剑,他如果速度再快一点,再往左一些,威力会大大的不同,难道是火候不够么?”

    祖安此时却是蛋疼得很,好几次差点使出他自创的“辟邪剑法”了,但想到米老头的警告他就有些犹豫,毕竟连米老头这样的人物都忌惮的敌人,绝非自己所能对付得了的。

    若是施展完整版的“葵花幻影”,难保这里没人认识啊。

    可如果不施展这套剑法,自己恐怕不是袁文栋的对手啊。

    之前和裴绵曼、雪儿这些五品交手全身而退,让他有些低估了刚刚入五品的袁文栋,现在想来,当时和裴绵曼、雪儿打斗的时候自己命悬一线,触发了凤凰涅槃经爆发的效果,让他元气、力量、速度都远超平时,现在方才是第一次正常状态下和五品高手战斗。

    此时袁文栋久攻不下,心中越来越烦躁,要知道刚刚在他手里折尽了面子,自己不尽快找回来的话,以后都不用见人了。

    他终于忍不住了,决定施展绝招彻底解决对方。

    “金龙闹海!”

    只见袁文栋身形急速旋转,整个擂台空气都凝实了几分。

    那种压迫感让祖安仿佛身处惊涛骇浪中,随时随地都要被大浪倾没一样。

    袁文栋的身形也变得有些模糊,下一刻竟然出现在了祖安背后,狞笑着一剑往他右手元脉挑去。一个修行者手筋元脉废了,哪怕他修为再高,基本也废了,除非有天才地宝可以重续元脉,可有这样的天才地宝给谁不好,又岂会浪费在一个废人身上?

    你隐忍这么久,一定想着今天一鸣惊人彻底改变命运,让楚家、让整个明月城都为你震惊吧?可惜你遇到了我,还是继续当你的废物吧,反正你这些年也习惯了当废物的日子。

    “住手!”楚中天又何尝看不出他这一招的用意,急忙往擂台飞去。

    吴威和袁家家主早有准备,齐齐动身拦住了他的去路:“明月公,小辈之间的争斗你三番五次想插手是什么意思?”

    “你们!”楚中天又惊又怒,下手毫不留情,只不过阳泉公和他相差无几,再加上袁正初,他就算突破两人的拦截,也来不及救祖安了。

    此时袁文栋眼看着自己剑尖要刺到对方手腕了,忽然祖安回过头来,迅速说道:“你瞅啥?”

    袁文栋一愣,心想这家伙神经病么,这个时候突然说这个干嘛,但他嘴巴却不由自主张开回了一句:“瞅你咋地!”

    什么情况?

    袁文栋顿时惊了,他清楚自己绝对没有想过要回复,谁知道却鬼使神差冒出这一句,仿佛身体不受控制一般。

    就是这一愣神功夫,祖安手中剑光一闪,他瞬间觉得手上传来一阵剧痛,不可置信地低头望着手腕,发现祖安的剑插在上面,一股股鲜血顺着剑尖不停地滴到了地上,自己的剑尖却离对方的手腕只有半寸的距离。

    平日里这点距离他动动小手指就够了,可如今这半寸的距离对他犹如天堑一样,他脸皮不停抽-动,神色狰狞地想同样刺到对方手腕,可惜他此刻手上没有丝毫力气,甚至连那把剑都拿不稳了。

    什么情况?我被废了?

    袁文栋一阵恍惚,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显得那么魔幻,他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

    此时吴威和袁正初正回头观看战果,心想这会儿功夫文栋应该废了那小子了吧。

    不过落入眼前的一幕却让两人都傻眼了,吴威倒还罢了,袁正初经过一开始的错愕瞬间勃然大怒,脸色狰狞地往对方扑了过去:“敢伤我儿,小子受死!”

    来自袁正初的愤怒值+1024!

    袁正初的修为虽然比不过两位公爵,但要碾压祖安还是轻而易举的,这一出手毫不留情,祖安想闪避都有些来不及了。

    不过他身前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楚中天拦下了袁正初,脸上尽是笑意:“袁家主,小辈之间的争斗你去插手不太好吧?”

    刚刚被对方以这个理由拦住有多憋屈,他现在心中就有多畅快。他虽然一直以来是个老好人,但不意味着他是个滥好人,袁家今天数次蹬鼻子上脸,有此教训也实属活该。

    “你!”袁正初又惊又怒,可惜他的修为差楚中天不少,根本突破不了他的拦截。

    幸好这时吴威也走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对楚中天出手,而是来到袁文栋身边,替他封住了血流不止的伤口,紧紧望着那被剑尖刺得通透的手腕,脸色阴沉无比。

    楚中天担心祖安安危,身形一闪来到他身旁,将他隐隐护在身后。

    袁正初甫一得空,急忙过去将儿子扶起来,掏出几颗疗伤灵药塞到他嘴里,抬头望向一旁的祖安:“家族大比,大家说好了点到即止,你却下手这么狠,心肠何其歹毒!”

    来自袁正初的愤怒值+999!

    到底怎么败的?

    祖安耸了耸肩:“这话我可听不懂了,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往往胜负只在一线,更何况刚刚见识了袁大公子一剑数道龙影的风采,说不定他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技能没用出。我担心之余一时间出手没了分寸也很正常。哪知道袁大公子这么不济事,哎,和我家初颜老婆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刚刚楚还招被袁家人故意重手所伤时,袁文栋就是这般狡辩与嘲讽的,祖安几乎是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你!”袁文栋又羞又怒,再加上伤势太重,直接气晕了过去。

    来自袁文栋的愤怒值+1024!

    “竖子,你你你……”袁正初更是气得浑身发抖,但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驳。

    来自袁正初的愤怒值+1024!

    楚中天挡在他身前,淡淡地说道:“袁家主,他是我楚家的姑爷,可不是什么竖子,念在你爱子心切,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还望注意言辞。”

    “你!”袁正初一张脸涨得通红,可惜无论是家世爵位还是修为,他都远不及楚中天,心中虽怒却没有任何办法。

    吴威却霍然转身望向主台上的几位大佬裁判:“各位大人,本轮大比前宣布过不许故意伤人,不许伤人性命,之前袁文极对楚还招那一局,楚还招受伤虽然不轻,但疗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这一局祖安却是下手狠毒,直接废了袁文栋,还望各位大人取消他的参赛资格,同时按照约定判楚家为负。”

    “废话!”楚中天勃然大怒,“姓吴的你当大家都是瞎子么,刚刚明明是袁文栋心存不良,想借机废掉祖安的手,哪知道最后却被对方反杀,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哪里怪得了别人。”

    校场中也不乏看得分明的观众:“不错,刚刚的确是袁文栋先想废掉祖安的。”

    可马上又有另一波支持袁家的拥趸开始反驳:“胡说,袁公子那一招明明是点到即止,他堂堂的五品哪里需要刻意针对一个三品的家伙,可惜他一时留手却被对方趁机报复,真是让人叹息。”

    双方各执一词,校场中大多数观众的修为水平其实并不清楚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只有听两派人的分析,纷纷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观点摇旗呐喊。

    此时台上的桑弘并不直接表态,而是望向了一旁的谢弈和姜罗敷:“谢城主,姜校长,你们两人觉得呢?”

    谢弈暗骂了一句老狐狸,这时候逼他出来表态岂不是摆明了得罪人么,不管他支持谁,都必然会得罪另一派,不过混迹官场这么多年,他还是很快有了应对之法:“下官修为浅薄,刚刚那一瞬间我实在看不明白,为何祖安能以学院里最普通的初级剑法提前一步刺中袁公子,所以还望太守大人指点。”

    他的发言其实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因为所有人都不明白,刚刚明明是袁文栋大占上风,为何最后一瞬间被逆转了。

    “袁文栋那个废物,那么关键的时候竟然分神去回答祖安的话,他被废了也是活该。”石昆喝了一碗茶,依然难以平复心中激荡的心情,他准备了这么久,就是打算借袁文栋之手名正言顺地将祖安废掉,结果这一切都功亏一篑。

    一旁的雪儿劝慰道:“可能是姓祖的太讨厌了,袁文栋一时间没忍住。”

    “果然是废物!”石昆手掌一紧,手中茶碗顿时被捏得粉碎。

    雪儿见状噤若寒蝉,不敢再开口免得引火烧身。

    躲在人群中的纪登徒眼神微眯,心想那小家伙那张嘴还真是够毒的,竟然让姓袁的在那种关键时刻也忍不住回应,不过倒是他之前施展的身法,为什么看着总觉得有点眼熟呢,难道我之前在哪儿见过?

    可为什么总是想不起来呢,是不是最近晚上看话本消耗太多了,导致记忆力下降了啊,嗯,以后还是要节制一点,另外回去开两幅补药补一下。

    可能场中只有裴绵曼最不意外祖安的获胜了,她悠闲地半靠在座位上,傲人的曲线引得附近男人频频侧目,她却丝毫不在意,一双桃花眼中尽是笑意:“本小姐都杀不了的人,要赢一个袁文栋又有何难。”

    主台上的桑弘一边暗骂谢弈滑不留手,一边暗暗听着整个校场中的议论,其实他也不明白刚刚袁文栋为何会在那么关键的时刻分神,想来想去还是太年轻气盛,心性不够坚定所致。

    他又看向一旁的姜罗敷:“姜校长,你的意思呢?”因为楚家赢了比赛,自己的计划可谓是出师不利,连眼前的美腿看起来都没之前那么有滋味了。

    姜罗敷淡淡地说道:“刚刚的确是袁文栋要废祖安在先,然后反被祖安刺中,电光石火之际谁都没法留手,任何结果都无法苛责双方。如今胜负已分,我觉得没什么好讨论的。”

    桑弘一愣,没想到她这么旗帜鲜明地表明态度,不过转念一想,刚刚她好像也针对了几次楚家,应该并不是有意偏帮楚家,而是出于学院一贯的宗旨秉公办理而已。

    这样一想他也就释然了:“好,如今既然胜负已分,本官宣布,楚家赢得了此次家族大比。”他虽然要针对楚家,但同时还代表着朝廷的颜面,很多事情不能做得太明显,今天的结局已经注定,看来只有日后另做打算了。

    楚家众人顿时一片欢呼,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一波三折,本以为这次被吴袁两家算计,已经输定了,没想到到了最后竟然峰回路转。

    吴家和袁家阵营众人却是纷纷脸色大变,准备了这么久,最后落得这样的结果,换成谁也无法接受。

    “太守大人!”吴威脸色有些铁青,对方这样过河拆桥让他相当不满。

    桑弘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当然,袁公子受伤很重,楚家也有一定的责任,明月公,就判你们负责袁公子的治疗和休养费用,你们可有异议?”

    “自然没有异议。”楚中天乐呵呵地说道,前不久小招受了伤由袁家出费用他还挺生气的,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么快就出了这口恶气。

    “不用了,这点汤药费我们袁家还是出的起的。”袁正初脸色铁青,他也知道太守大人这是已经放弃了他们,示意族人将儿子抬起,转身便要离去。

    就在这时,祖安懒洋洋的声音响起:“等一下,你们就这样走了?”

    袁正初霍然回头,眼中尽是怨毒:“姓祖的,你还想干什么?”

    来自袁正初的愤怒值+783!

    莫说是他们,连楚家众人也一脸不解,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喊住袁家的人。

    “没什么,就是知道你们恨我恨得要死,给你们一个报仇的机会,”祖安挥剑一指人群中的袁文极,“让他再跟我比一场,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此言一出,本来正要离场的诸多观众纷纷重新坐了下来,又有好戏看啊,一个个一脸兴奋。

    袁正初先是一怔,继而反应过来:“哼,恐怕是你想趁机替楚二小姐报仇吧?”

    祖安耸了耸肩:“我不否认我有这个心思,但这同样也是你们袁家的机会,日后我有楚家护卫保护,你们想报仇恐怕就没这个机会了,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啊,你们好好考虑一下。”

    担架上的楚还招眼中异彩连连,脸蛋儿上尽是兴奋之色:“姐夫对我真好!”

    秦晚如却是眉头一皱:“简直是胡闹,他碰巧胜了袁文栋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袁文极虽然不如袁文栋,但修为依然比他高,而且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又岂会再中计,祖安这不是把自己陷入险境么!”

    袁正初耳朵一动,原来此时已经传来石昆的密语:“答应他,抓住这个机会废了姓祖的,我们石家不会亏待你。”

    袁文栋本来也有同样的想法,如今又得到石家的许诺,不由大喜,望着祖安狞笑道:“好,你可不要后悔!”

    祖安耸了耸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见证,这场决斗公平公正公开,不管谁胜谁负,双方都不许事后报复。”

    桑弘眼前一亮,立马答应下来:“好,今天本官就为两位少年英雄做个见证。”

    原本他不想掺和这件事的,但刚刚儿子哭丧着脸和他说祖安下赌注的事情,听到亏了一百万两不由吓了一跳,一百万两对于豪门大族虽然不算多,但对他们这种新兴的权贵却不是一笔小数字。

    心中恼怒儿子自作聪明之余,也只有先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正好听到双方的赌约,若是祖安出了什么意外,这笔账就成了无头公案,到时候大可不认,于是立马答应了下来,

    他宣布得太快,楚中天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

    为了避免大家等得难受,所以直接更新了一个大章,字数差不多正常2章的字数吧,中午12点和下午17点还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