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19章 在我的BGM里,没人能击败我
    啥情况?

    之前还闹哄哄的校场一瞬间陷入了安静,所有人都瞪大着眼睛望着场上。

    主台上桑弘正和姜罗敷、谢弈等人谈笑风生,吴家、郑家、袁家几家家主正不怀好意地看着楚中天丢脸,石昆见到祖安终于上场,心中提起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刚举起茶杯要喝水……

    所有的这些人动作都忽然僵住了,刚刚好像祖安扇了袁文栋一个耳光?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第一反应都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袁文栋是公认的五品修为的天才,而祖安是城中出了名的废物,甚至体力比普通人都还不如。

    一群人不约而同地揉了揉眼睛,然后向身边同伴确认,最终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整个校场顿时一片哗然。

    他到底咋做到的?

    楚家众人见祖安突然跳上擂台,有的准备阻止,有的担忧,有的幸灾乐祸。

    但眼前的一幕也让他们全都愣住了,楚中天忍不住和秦晚如对视了一眼,楚初颜也是娇躯一颤,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唯有担架上的楚还招没心没肺地拍着手:“姐夫好棒!哎哟~”她一不小心牵动了手上的伤势,忍不住叫了起来。

    袁文栋懵逼了,脑瓜子直到现在都还嗡嗡的,若不是脸颊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被这废物打了耳光?”

    一股怒火瞬间直冲脑门!

    来自袁文栋的愤怒值+1024!

    之前他设想了一万种情形,寻思着自己在擂台上怎样折辱他才既不露痕迹又能一泄心头之恨,同时思考着万一楚家人出手阻止自己怎么办,可唯独没有想到这种情况。

    当着几乎是全城有头有脸的人的面,被一个废物打了耳光!

    “我要杀了你!”

    袁文栋勉强还算英俊的脸庞此时极为扭曲,直接往对方冲了过去。

    “等等!”祖安急忙抬手阻止。

    “干什么,现在求饶已经晚了!”袁文栋咬牙切齿地说道,话虽然这样说,但他还是暂时止住了身形,他寻思着如何才能挽回面子,最好是这家伙在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跪地求饶,不,这样都还不够。

    祖安双手放在额头,将头发往后一捋:“刚刚上场太匆忙了,都忘了整点我的专门出场音乐。”说完后从怀中摸出一个海螺,然后一阵激昂的旋律在擂台上响了起来。

    袁文栋:“……”

    石昆:“……”

    吴晴:“……”

    楚初颜:“……”

    他们这些天字班的学生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前在学校里已经见识过了,但其他人不知道啊,一个个议论纷纷:

    “这曲子咋回事,怎么听着还挺热血沸腾的。”

    “搞得我都想要去拯救世界了。”

    ……

    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主席台上的谢道韫原本看得有些犯困,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她素来不怎么喜欢,不过听到这个曲子,她瞬间精神一震,美目中异彩连连:

    “宫、商、角、徵、羽……咦,这旋律对不上啊,好多以前听都没听过的音,到底是咋做到的?”

    “这家伙总是这么骚包。”一旁的谢秀倒吸一口凉气,忽然他心中一动,急忙对一旁的谢道韫说道,“姐,你擅长音律,要不帮我也整一首类似的出场音乐?”

    谢道韫微微摇头:“这旋律有些古怪,应该是出自世上顶尖音律大师之手,我恐怕没那个水平。”

    谢秀一愣:“祖安音律造诣这么高?”

    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果不其然谢道韫眼前一亮:“这是祖安作的曲子?”

    “可能是吧,之前祖安到教室里也放了这一首,以前没在其他地方听过。”谢秀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这件事明月学院很多人都知道,她有心打听的话根本瞒不住。

    “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些意思。”谢道韫望着场中那个身影,一时间充满了好奇。

    同样望着祖安的还有姜罗敷,不过她的目光更多的落在对方手中那个海螺之上:“那好像是商留鱼的贴身之物,竟然都给了他,哼,臭小子,还说你俩没关系!”

    “你搞这些花里胡哨的有什么用,你不觉得尴尬么?”袁文栋脸黑成了碳,万万没料到对方忽然喊停竟然是为了这个。

    “你懂什么,这是一种信仰,”祖安双手微微张开,仿佛神在拥抱世人的感觉,“在我的BGM里,没人能击败我。”

    “等会儿你就知道整这些东西没有丝毫用处,只会让所有人看你像看小丑一样。”袁文栋极尽言语攻击,试图找回一些颜面,只可惜他总觉得这方面的功力差了祖安几分,一想到这儿,就更来气了。

    来自袁文栋的愤怒值+400!

    祖安叹了一口气:“刚刚才被我打了一耳光,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说这些,不害臊么?”

    袁文栋呼吸一窒,怒道:“刚刚只不过是我一时大意,没想到你说出手就出手,现在我打起精神了,你还能打得到么?”

    来自袁文栋的愤怒值+511!

    听到他这话校场中一片嘘声,你堂堂一个五品被一个“废物”给扇了耳光,哪怕是大意也说不过去吧。

    对这些嘘声袁文栋充耳不闻,雪儿之前和他说过,这家伙实力是三品,而且实际战力有些古怪,所以倒也没太奇怪对方突施偷袭能伤到自己。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他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防范,对方又岂能再伤得到他?哼,等我擒下他,先将他双手折断,再……

    这个念头刚升起来,忽然又是“啪”的一声。

    袁文栋身形一晃,差点没有站稳,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

    什么情况?

    袁文栋眼神里闪过一丝茫然,他刚刚只注意到眼前一花,有那么一瞬间失去了对方的踪影,然后下一刻他就被一巴掌呼到了脸上。

    这怎么可能!

    这不止是他的疑惑,同样也是校场中所有观众的疑惑。

    桑弘瞳孔一缩,别人没看清楚,但以他的修为可是看得分明,刚刚祖安以一种极诡异的身法靠近了袁文栋身侧,对方根本都没反应过来。

    石昆也是眉头大皱,满脸厉色地看向身后的雪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你的情报里从来没提及过他还有这样的身法?”

    雪儿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啊,上次我和他交手的时候他明明还不会。”

    “废物!”石昆哼了一声,继续往场中盯去。

    雪儿眼圈一红,咬了咬嘴唇,却没有说什么。姜罗敷唇角挂着一丝笑意:“早知道小家伙有这样的底牌,我也不至于替你白白担心那么久。”

    此时最震惊的莫过于楚家众人,秦晚如推了推一旁的丈夫:“夫君,我刚刚是不是眼花了。”

    楚中天的震惊丝毫不亚于她,忍不住苦笑道:“怎么可能连续两次都眼花。”

    从祖安刚刚出手的元气波动来看,应该是三品左右,可三品又哪来这么快的速度?

    这家伙原来一直都在韬光养晦,竟然不声不响地修炼到这个地步了?

    楚初颜忍不住问道:“父亲,他这是什么身法,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楚中天摇了摇头:“莫说是你,连我都没见过。”

    此时楚家之中最兴奋的莫过于楚还招了,望着场上那个身影,心想臭姐夫竟然这么厉害,骗了我这么久,哼,等你比完了再慢慢和你算账。

    “这就是明月学院天字班学生的水平?切~”

    “还五品呢,还天才呢,被一个普通人随随便便就扇耳光,我上都比他强。”

    “会不会是两人联合起来在演戏啊?”

    ……

    校场中其他人没这么高的眼力,看不出其中的名堂,只觉得袁文栋一个五品高手被连扇耳光简直离谱。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上,袁文栋眼睛都红了。

    这个杂种,竟然让我如此丢脸!

    来自袁文栋的愤怒值+1024!

    他心中又愤怒又是羞愧,同时还有几分惊惧,因为他依然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动的,整个人脑中已经一团浆糊。

    “蠢货,你五品的元素能力是摆设么?祖安的身法太诡异,别和他近战。”这时候他耳边传来了吴威的怒骂声。

    袁文栋眼前一亮,他之前根本没想过动用元素能力,心想自己一个五品揍一个三品还不是手到擒来么,而且担心对方伤得太重胜负分得太快,所以潜意识就是慢慢和他打,慢慢折磨他。

    可如今连续挨了两记耳光,他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决定要将其千刀万剐方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你彻底惹怒我了,”袁文栋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去,渐渐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双手虚空往上缓缓抬起,“不得不承认,你的身法却是有几分高明,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些都没有卵用!”

    在他说话的时候,擂台附近众人手中的刀剑隐隐发颤,仿佛接受了虚空之力的召唤,欲离鞘而出。

    一个个不由大惊,急忙紧紧握住自己的兵刃,唯有袁家人仿佛找有准备,丝毫没有阻止,任由一柄柄刀剑冲天而起往擂台上飞去,聚集在袁文栋周围,漂浮在了虚空之中,刀刃剑尖的方向一直对准着远处的祖安。

    “这就是五品的实力么!”

    “哇,这操控飞剑的样子太帅了。”

    “我就说嘛,袁文栋堂堂一个五品的高手,怎么可能会败给一个废物姑爷。”

    ……

    秦晚如在一旁看得又气又急:“刚刚祖安为什么不利用好他的身法切近袁文栋身边战斗呢,非要眼睁睁看着他拉开距离无动于衷,现在好了,这漫天的刀剑,他身法再快又哪里躲得了。”

    她越想越是来气:“当真是穷人乍富便爱显摆!”

    来自秦晚如的愤怒值+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