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18章 长这么大还没听过这样的要求
    “姓吴的,看来今天是真要和你打一场了!”楚中天深吸一口气,拳头已经捏得咔咔作响。

    “两位这是何苦。”桑弘再次出现在两人中间,也是一阵头疼,“今天毕竟是家族大比,两位还是不要喧宾夺主了。明月公,我说句公道话,刚刚袁文极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令千金刚刚恐怕性命难保。”

    “性命难保?”楚中天冷笑起来,“他敢么?”

    桑弘讪讪一笑,只当没听到,又对另一边说道:“阳泉公,袁家主,这次袁文极所说是无意,但也确实是出手太重,不如就让袁家给楚二小姐准备疗伤之药以作赔罪如何?”

    袁正初自然是顺坡下驴:“这是自然,应该的应该的,另外再奉上纹银万两,用作二小姐调理身子用。”

    “不必了,这点汤药费我们楚家还是出得起。”楚中天重重地哼了一声,直接转身将女儿带回了楚家阵营。

    如今桑弘摆明了护着那边,再加上姜校长中立,谢城主态度暧-昧难明,真起了冲突吃亏的是楚家,只有等之后再徐徐图之。

    见他退让,人群中的纪登徒忍不住摇了摇头:“林蛋大啊林蛋大,你就是太能忍了,落到外人眼中都显得有些窝囊了。秦晚如你当年选谁不好,非选了这家伙,跟着我不挺好的么,现在保管逍遥自在。”

    吴威和袁家、郑家家主交换了一下眼神,都看得出对方眼中的得意,楚家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石昆也是面露笑意,兵器市场的丢失,是瓦解楚家的第一步,楚初颜终究还是要投入本公子的怀抱。

    谢秀忍不住悄声说道:“爹,我们真的不帮衬一下楚家么?”

    “帮是肯定要帮的,”谢弈话锋一转,“但什么时候帮却是个大学问。”

    姜罗敷对这些家族间的争斗倒是不感兴趣,她现在最好奇的是祖安接下来咋打算,他虽然资质超凡,但那只是潜力,前些年实在耽误了太多时间,如今也不过是三品而已,对上五品的袁文栋也是必败无疑。

    虽然之前和他说过要适当展露自己的能力,但今天这个局面,显然不太适合,谁让他的对手是五品呢。

    这时候楚中天阴沉着脸,正要带着楚家人离开,袁正初的声音响了起来:“明月公,都没比完呢,怎么走了呢?”

    换作是以前,他肯定不敢这样和对方说话,但如今有阳泉公和桑太守在一旁撑腰,再加上胜利在即,他底气顿时足了许多。

    “这还用再比么?”楚中天面沉如水,楚家就还剩下一个众所周知的修行废材,对方喊着要比,不是摆明了针对他么。

    自己这些年是不是太隐忍了,导致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蹬鼻子上脸?

    吴威笑道:“当然是要比的,现在你们两家都是4胜1平,就等着最后一局分出胜负来决定最后兵器市场的归属呢。”

    台上的桑弘也说道:“不错,如今双方打平,还没有分出胜负,我们这些人既然来当裁判,自然是要秉公处理,现在若是楚家提前走了,将来这市场份额的分配可有些说不清楚。”

    一来他生性谨慎,担心最后一场不比完日后楚家翻脸不认,二来么他也对楚家那个传说中的废物女婿有些好奇,因为最近得到的情报来看,他虽然行事怪异,但怎么看也不像传说中那么无用。

    这时候一旁的姜罗敷也开口道:“不错,不管如何,最后一轮还是应该比完的。”她同样也很好奇,祖安接下来到底会如何选择,是继续低调地韬光养晦,还是打算一鸣惊人。

    只不过最后一轮的对手是五品的袁文栋,他想一鸣惊人恐怕也很难吧。

    她说话的时候双腿交换了个姿势,丝袜包裹的美-腿显得格外修长匀称,顿时引来了整个校场男人的目光,虽然什么都没看到,但不妨碍他们浮想联翩。

    听到两人这样说,谢弈也附和道:“不错,既然是家族大比,自然是应当比完的,哪怕是认输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

    他不清楚姜罗敷为什么会突然支持桑弘,心中惊惧之余,也忍不住暗中提点楚中天,要知道他们是可以主动认输的。

    一直看戏的石昆急了,要是楚家真的认输,他之前那么多准备岂不是白费了么?于是急忙说道:“据我所知,楚家的这位姑爷可是早早就和袁家公子约战在这次大比中一决雌雄,而且好像约了不止一次?”

    吴家的吴晴也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不错,这点我可以作证,祖安在学校三番四次挑战袁文栋,说要在家族大比的时候好好教训他,对此我一直拭目以待呢。”

    祖安看了吴晴一眼,心想这学期你的算术课挂科挂定了,虽然他本来也打算上,但这女人显然是存心不良。

    这会儿功夫袁文栋也开口了:“不错,之前祖兄数次和我约战,我也一直等着今天领教祖兄的高招,好不容易到了时间了,希望祖兄不会让我失望。”

    这时候吴家、袁家的人也纷纷附和:“刚刚所有人都听到了,正式比赛前祖安都还下战书呢,怎么这个时候怂了?”

    “打一场,打一场!”

    校场中其他人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巴不得台上打得血肉横飞最好,特别是刚刚祖安这家伙在那里嘚瑟地喊老婆加油的样子,这些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楚中天眉头一皱,心想真是难为祖安了,这一切其实是他们为了下驷对上驷,授意他这样做的,可惜别人不知道,又没法解释,害得他只能独自承受这一切。

    暗暗叹了一口气,总不能真让他冒险,他开口道:“这一场我们认……”

    他还没说完,祖安急忙打断他:“岳父,不用认输,就让我上场吧。”

    楚中天一愣,实在没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敢上场,秦晚如却是个火爆脾气,抢先瞪了他一眼:“你上什么上,自己多少斤两没点数么?都什么时候了,还改不了你那臭毛病!”

    楚中天也说道:“不错,如今袁文栋恨你入骨,你上去太危险了。”

    楚初颜也来到祖安身边:“我知道你想为楚家做一些事情,但现在不是逞一时意气的时候,袁文栋摆明了要借机在擂台上报复你,你现在上去岂不是正合了他的意么?不要将那些流言蜚语放在心上,我们都知道你为楚家做出的贡献。”

    “是呀姐夫,你这个时候上去实在是太危险了。”连躺着的楚还招也睁开眼睛,有些虚弱地说道。

    祖安在她身旁蹲了下来:“本来我这次上不上都无所谓的,但袁家人欺人太甚,竟然出手如此狠毒,将你伤得这么重,总得给他们一点教训?”

    一旁的洪星应听得直翻白眼,心想这家伙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这里说大话。当然因为前车之鉴,他不会傻到现在跳出来质疑对方。

    楚还招听到他这样说,小脸微红,悄悄地看了母亲一眼,急忙说道:“我知道你想帮我,但你连我都打不过,上去也只会被人家教训吧。”

    祖安微微一笑:“你忘了上次你打了我7记哀嚎之鞭我都没事么,我没你想象中那么弱的。”

    秦晚如却听不下去了:“行了行了,男人不要随便承诺做不到的事情。”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来骗我女儿,之前都提醒过小招了,结果还是和这家伙走得这么近。

    祖安懒得看她,直接对楚中天说道:“岳父大人,就让我试一下吧,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输,反正今天楚家今天也是输定了。”

    楚中天皱眉道:“我们不是担心输,而是担心你等会儿危险啊。”

    祖安摇了摇头:“大庭广众之下姓袁的总不敢杀人,大不了就是趁机让我断手断脚而已,如果真的那样,我们楚家反而有了发难的理由,到时候市场份额方面还可以再谈。”

    楚中天一愣,没想到他打的是这个主意,他如果在擂台上被袁家人故意下重手,再加上之前小招受伤的事情,楚家确实有了说辞,之后市场份额到底让不让,怎样让都有了回旋的余地。

    连秦晚如也是一怔,一直以来都觉得这个女婿没本事又爱说大话,她心里相当不喜欢,但没想到他这次坚持上场居然是准备牺牲自己为楚家争取谈判桌上的主动,一时间不禁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是不是对他太严厉了。

    楚家的岳山等人也是心生佩服,一时间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姑爷这才是真正的勇者。

    唯有洪星应暗暗冷笑,这家伙什么本事也没有,就一张嘴厉害,硬生生编出这么好的理由。

    这时候楚初颜依然摇头:“若是以往,这样倒也不是不可,但如今袁文栋对你恨之入骨,恐怕绝不仅仅是要重伤你那么简单,很可能打算趁机彻底废了你。”

    祖安双手一摊,苦笑道:“我已经够废的了,还能怎么被废?”

    楚初颜一愣,想到他没有修行天赋,废与不废其实没什么区别,而且他那里也……想到那夜发生的事情,她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一丝红晕。

    “你们讨论了一半天到底商量完没有啊?姓祖的你还是不是男人,是不是想临阵退缩啊?要退缩也行,当着众人的面说你不是男人,再公开向我赔礼道歉,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勉强原谅你之前的冒犯了。”袁文栋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样子。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被我打脸,我又怎能不成全你呢?”趁楚家人愣神的功夫,祖安直接翻上了擂台。

    “来得好!”袁文栋眼前一亮,生怕楚家反悔,瞬间也飞上了擂台,姿势比对方优雅潇洒了不知道多少倍,“想打我脸?来呀,你打我呀,你打我呀……”

    他正说着,忽然啪的一声脆响,整个人脑袋都嗡嗡直响,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祖安看了看自己的手,摇着头叹了一口气:“长这么大还没听过这样贱的要求,我只好勉为其难满足你一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