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12章 脸疼不疼啊
    不止是他,袁家不少人都贡献了一波愤怒值,甚至连不少袁家之外的人都忍不住产生了情绪波动。

    躲在暗处四处打望着各路成熟少妇,御姐人妻的纪登徒也忍不住看了祖安一眼,你还别说,这小家伙真的有些欠揍啊。

    以后让女儿离这家伙远点,不然以他这四处惹事的性格,很容易被殃及池鱼的。

    不过一想到这家伙上次给我的那种话本还挺好看的,不知道他还有多少这样的,等会儿他如果要被袁文栋锤死的时候,要不要看在话本的份上暗中救他一把呢?

    台上的雪儿小声哼了一下:“这家伙总是这么讨厌。”

    身前的石昆破天荒地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他举双手双脚赞成。

    “混混就是个混混,上不得台面。”桑迁忍不住暗中讥讽。

    坐在他前面的桑弘却元气传音提醒道:“此子能从银钩赌坊赢得750万两,又能在学院当上算术老师,绝非等闲之辈,切莫被他外表骗了。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学那些豪门大族那样讲究一些虚无的面子工程,看问题要看实质。”

    “是。”桑迁嘴上虽然这样回答,但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此时谢弈也在暗中询问谢秀:“这就是你提到的那个人么?”

    “不错,他就是祖安。”谢秀答道。

    一旁的姐姐谢道韫微微皱眉:“此人粗鄙不堪,我不喜欢。”

    谢秀正要解释一下,忽然想到学院里那个软饭王的传说,特别是当初他还向自己打听姐姐的事情,便觉得让姐姐离他远点也好。

    另一边的阳泉公吴威哑然失笑:“明月公招了这样一个女婿,看来楚家注定要破败没落了。”

    听到父亲贬低祖安,吴晴心情大为舒畅,心想今天不是在学校,本小姐就好好看你这家伙是怎么丢脸的。

    台上只有姜罗敷知道他的底细,望着台下那个承受众人非议以及异样眼光却依然泰然自若的少年,她不禁陷入了沉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选择这样韬光养晦呢,今天的大比他是打算一鸣惊人了么?

    桑弘起身清了清嗓子:“楚、袁两家家族大比马上就开始了,这里我再说一下规则,双方各自确认好出场顺序,再将顺序交上来,中途不许再更改。最后取得胜场数更多的家族获得临川郡各城百分之八十的兵器市场份额,败者获得剩下的百分之二十。”

    “比斗过程中双方点到为止,严禁故意伤人性命,否则取消参赛资格,所有人都清楚了么?”

    “清楚了!”

    两家的参赛选手纷纷答道。

    祖安却暗暗吐槽,名义上不能故意伤人性命,但这故意两个字可是大有文章可做,到时候直接说刀剑无眼,一时间没有收住手,只要不是做得太明显,谁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现在各自开始确定出场顺序交上来,一炷香过后大比正式开始!”宣布完过后,桑弘就回到位置坐下来,其实以往的两家大比,城主一人来就够了,但今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表面上是楚袁两家相争,实际上是楚家和吴家之争,自然需要他来坐镇。

    两家早已确定了出场顺序,楚初颜将结果交上去,这个时候洪星应路过祖安身边,他是楚家这边第一个上台的。

    表面上他此时一脸肃穆似乎在做战前的准备,实际上却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是不是对刚才的表现很得意?”

    “什么?”祖安一愣,这家伙不会要大比了还来找不痛快吧?

    洪星应哼了一声:“我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刚刚那样像市井小民一样骂街你以为能哗众取宠?但没注意到所有人都在嘲笑你么?不仅嘲笑你一个人,还嘲笑我们楚家所有的人。”

    “你这样的人只会给楚家带来耻辱,楚家招你为婿就已经成了笑柄了,没想到你还不停地刷新着耻辱。”

    祖安顿时乐了:“怎么,这么快忘了上次被揍得屁滚尿流的事情了?”

    洪星应心虚地看了一眼远处的裴绵曼,哼了一声:“上次你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本事,今天擂台大笔丝毫做不得假,所有人都会看清楚你是怎样的垃圾!”

    “你就那么笃定我会输?”祖安寻思着要不要和他赌点什么,不然实在有些浪费机会。

    洪星应冷笑一声:“你不会还想赢吧,不会吧,不会吧?”

    “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去输的,赢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给家族带来荣耀,你这样的人,躲在后面享的清福全是我们这样人的血汗换来的!”

    祖安正要反驳,台上已经宣布了第一轮大比开始。

    洪星应整理了一下衣襟,抬头挺胸地走上了台。

    “爽,实在是太爽了,今天终于将一直以来的怨气全发泄出来了,那废物被我骂得狗血淋头却没法反驳,看着他那副衰样实在是太解气了!”

    洪星应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哼,等今天我为楚家取得首胜,那家伙众目睽睽之下被袁家人吊打,老爷和夫人一定会弄明白,到底谁才靠得住。

    今天不仅要胜,还要胜得漂亮,一来可以在楚家扬眉吐气,二来还能在姜校长面前露脸,让她知道我不愧是天字班出来的,让她知道我的资质,说不定以后在学校还会对我多加关照,等我顺利取得官职,再回来迎娶大小姐!

    “对面这人是什么情况,怎么以前没见过?”台上秦晚如眉头一皱,悄悄凑到丈夫身边问道。

    楚中天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袁家好像没这个人,应该是吴家的,只不过吴家的高手里有这个人么?”

    “你觉得星应这孩子能赢么?”秦晚如对洪星应印象倒是很不错,长得一表人才,办事能力很强,关键是父子俩这些年一直对楚家忠心耿耿,之前为女儿选婿的时候,其实她还挺中意这孩子的,只不过女儿自己选了祖安那家伙。

    想到这里她心中就来气,忍不住瞪了台下的祖安一眼。

    来自秦晚如的愤怒值+111!

    祖安顿时郁闷了,心想刚刚是洪星应这家伙骂我也,关键是我都没来得及反驳,你生什么气啊,更年期来得这么早么?

    楚中天不知道妻子的心理活动,随口答道:“星应这孩子资质不错,前些年在我们家做事有些耽误了,不过尽管如此还是达到了三品巅峰,虽然不算很强,但绝对不弱,对面那人看样子也不过是个同等级的,星应小心点问题应该不大。”

    听到丈夫这样说,秦晚如这才放下心来。

    台上洪星应抽出长剑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冷冷地说道:“来者何人,洪某剑下不斩无名之辈!”

    “没想到楚家还有这样的人物,有点小帅也~”

    “总之比他们家姑爷好多了。”

    ……

    他这幅造型再加上皮囊,立马引起了一些女人小小的骚动,不过楚中天却是眉头微皱,这孩子太卖弄了啊。

    对面那个人嘿嘿笑了笑:“袁家陈磊。”(书友九幽晨少提供的龙套。)

    说完这一句后他便陷入了沉静,整个人无论从外形还是气质,确实差了洪星应不少,很快大多数人心理便向洪星应倾斜起来。

    洪星应眉头一皱,这个名字没听过,不过不在之前楚家研究的重点对象之中,看来自己运气足够好,这一场胜利轻而易举。

    好吧,就拿这个姓陈的当我的垫脚石,在今天大放光彩,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让台上那些大人物看看!

    想到这里他瞬间战意昂扬:“得罪了!”直接挥剑往对方冲了过去。

    楚中天看得暗暗点头,本以为他有些骄傲自满,没想到一出招还是挺沉稳的,攻守兼备先立于不败之地。

    对面的陈磊大喝一声,也抽出长刀冲了过去,两人硬碰硬兵器交接,火花四溅。

    两个人同时倒退五步,洪星应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无名之辈元力如此之强。

    “再来!”他不敢再有丝毫大意,也抛弃了一开始卖弄的想法,剑法趋于沉稳。

    两人很快又战作一团,手中的兵器不断的交锋,哪怕是在台下,也能隐隐感受到两人兵器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这两人之前听都没听过,竟然都如此之强,大家族的底蕴都如此深厚么?”

    “那个洪星应好像还是明月学院天字班的,至于这个陈磊,确实从来没听过。”

    ……

    两人斗得旗鼓相当,一会儿洪星应占上风,一会儿陈磊占上风,看的不少人血液沸腾,幻想着如果是自己在台上这样威风该多好。

    不管是怎样的比赛,势均力敌是最精彩的,相反那种一边倒的反而没什么看头,大家没想到大比的第一场都这样激烈,很多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

    一次对碰过后,两人再次分开,纷纷喘着粗气调息着体内混乱的元气。

    洪星应只觉得虎口有些裂开了,不过他根本不在意,打到这个份上了,他输不起,这一场他一定要赢,要给老爷夫人看,要给在座的各位大人看,要给祖安那废物看!

    咦,怎么想到那家伙了,真是晦气。

    “中级剑术!”洪星应进了学院过后,拼命地学着学院里传授的一切,中级剑术是学院高等级班级才得以传授的剑法,虽然名字听着烂大街了一些,但剑法威力不俗,而且破绽极少,比他之前的剑诀还要厉害三分,所以这次当着姜校长的面,索性将这套剑法使出来。

    剑身发出阵阵龙吟之声,手中利剑幻化出了几枚虚影,往陈磊周身要穴刺了过去。

    台上的姜罗敷微微点头,这个学生资质倒是不错,进学校没多久,就能将这套剑法练到这个火候。

    噗嗤一声,剑已经刺入了对方肩头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

    赢了!

    洪星应终于松了一口气,忽然他却注意到对方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他心中一惊,急忙想将剑抽回来,哪知道对方直接伸出左手握住他的剑身,然后右手的刀猛然砍出。

    乱披风刀法!

    陈磊整个人徒然气势暴涨,眉宇间陡然呈现出一股疯狂之色,手中长刀犹如蛟龙出海,咆哮着砍到了对方身上。

    洪星应身上元气幻化的铠甲在这狂暴的刀气面前,瞬间寸寸破裂,惨叫一声,口吐鲜血,整个人犹如一个破漏的沙袋一样掉落到了擂台之下。

    楚中天急忙飞了过来将他接住,手指化作一道残影,给他封住了身上的穴道止血,同时化解了依然在他体内肆掠的狂暴刀气。

    “袁家陈磊,胜!”台上传来了城主府官员宣判的声音。

    洪星应又羞又愧:“老爷夫人,我……我……”

    就在这时,身边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刚刚是谁牛皮哄哄地说他会给家族带来荣耀,别人只会带来耻辱,这才多久啊就被人家像死狗一样打下来,脸疼不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