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11章 人缘太好了
    听到小姨子的吐槽,祖安心想连这不谙世事的妮子都知道这些,可见楚家如今的形势有多么艰难。

    这些人一起出现,看来也不怕楚家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可以说是故意给外界传递一个信号,让他们尽快选择站队。

    桑弘看着像个干瘦的老头,再配上下巴上那缕山羊胡,整个人显得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听说他是朝廷有名的能臣,以前每天能处理十倍正常人能处理的公文。

    人虽然看着有些显老,但眼睛却十分明亮,显得格外精神矍铄,整个人有一种莫名的气势。

    祖安却是看得忍不住摇了摇头,搞得像个程序员似的,未老先衰啊,996果然要不得。

    相比而言,他儿子桑迁则要好得多,整个人站在那里意气风发,虽然不及谢秀、石昆那么吸睛,但他身上的杀伐决断的行伍气质,还是引起不少小迷妹尖叫的。

    只不过很快更多女人的注意力都转到石昆身上去了:

    “石哥哥,石哥哥~”

    “昆哥我爱你~”

    “哇好帅,我要晕了。”

    ……

    祖安翻了一个白眼,石昆这家伙是猩猩么,每次出现都能引人围观。

    他拍了拍身边的裴绵曼:“喂,你说句良心话,那家伙真的有那么帅么?我觉得还没我帅呀。”

    “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裴绵曼唇角微微上扬。

    “当然是假话!”祖安理直气壮地说道。

    裴绵曼噗嗤一笑:“你这个人到还真是有趣。”

    一旁的楚还招眼神古怪地在两人身上移来移去,心想为什么总觉得他俩之间有些不对劲呢?

    此时祖安忽然神色一僵,因为后台收到了一连串的愤怒值:

    来自乔雪盈的愤怒值+99+99+99+99……

    祖安吓了一跳,什么情况,雪儿那丫头在附近?

    想到对方要杀他时那股狠辣劲,祖安急忙四处寻找起来,要是被她躲在暗处突袭,还真有点麻烦。

    不过他有些想不明白,雪儿怎么敢来这个地方,要知道现在校场里集中了整个明月城的大人物,可谓是高手如云,场中五品不说多如狗也是满地走,还有楚中天、太守桑弘这样的八品存在,听说姜校长好像也是八品,她一个五品的间谍敢来这里?

    毕竟不管桑弘和楚家多不睦,表面上还是互相尊重的,像楚家出了叛徒奸细这种事情,公开场所他们肯定也是要帮忙的。

    到处张望了一会儿没有找到雪儿的身影,祖安忽然心中一动,急忙往石昆身边看去,果然注意到他身后诸人中有个小白脸正瞪着自己。

    “戴了面具么?”结合后台的愤怒值还有那熟悉的眼神,祖安已经可以确定她就是雪儿了,当然她并不像那些脑残古装剧一样简简单单换个男人的装束就以为别人认不出来了,面目和以前截然不同,应该是戴了面具什么的。

    这面具倒也神奇,若非他能通过键盘判断对方的真实姓名,还真看不出来戴了面具。

    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急忙询问一旁的裴绵曼:“裴小姐,这世上有易容术么?”

    “易容术?”裴绵曼一愣,想不到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不过还是答道,“有的,一些厉害的符文大师可以制作一些面具用来改头换面。”

    “是不是可以想易容成谁就易容成谁?”祖安急忙问道。

    “据我所知不行,”裴绵曼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修行者,一个个眼光毒辣得很,你易容成一个不认识的人也就罢了,如果易容成一个熟悉的人,很容易就被看出破绽的。当然世界这么大,说不定哪里真有这样神乎其技的本事也不是没可能。”

    “这我就放心了。”祖安松了一口气。

    裴绵曼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祖安顺口答道:“只是忽然想到万一有人用面具冒充我英俊的容颜去骗小姑娘,岂不是败坏我的名声么?”

    裴绵曼:“……”

    楚还招:“……”

    此时雪儿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目光,急忙移开了眼神,显然是不想在这里暴露。

    祖安倒也没有着急戳穿她,望着台上一副翩翩佳公子一样的石昆,暗暗冷笑:原来幕后黑手就是你啊,看来我之前猜测得果然没错,那就好好玩呗。

    之前是石昆等人躲在暗处针对他,弄得他极为被动,现在对方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变成了他躲在暗处了,该轮到姓石的被动了。

    “来自吴晴的愤怒+33!”

    忽然又收到一笔愤怒值,祖安顿时乐了,没想到我人缘这么好啊,这些人赶着来给我送礼呢。

    他注意到吴晴正跟在一个中年人身后瞪着自己,他懒得搭理这种小姑娘的情绪,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她跟着的那个中年人身上,以他的穿着气场,想必那个就是隔壁阳泉公爵吴威了。

    看台上他和楚中天相谈甚欢,一副老朋友的样子,祖安便感叹这群家伙一个个都是老阴比啊。

    吴威和楚中天寒暄的时候,桑弘则来到郑家所在地,郑玉堂和郑旦早早地站起来迎接。

    “好好好~”桑弘打量着郑旦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不管从容貌还是礼仪气质,果然都是无可挑剔,虽然家世差了点,但桑家本来也不走和豪门联姻的路子。

    听到未来公公夸奖,郑旦儿两颊生晕,愈发显得娇艳端庄。

    很快一干人等各自落座,桑弘坐在台上主位,左右两边一个是明月城主谢弈,一个是明月学院校长姜罗敷,他们三人是本次大比的裁判,地位超然。

    楚中天和吴威则相对而坐,显然双方都知道这次真正的对手是谁。

    接下来是袁家、郑家、汪家各家家主,石昆以一个后辈的身份也能坐在其中,可见石家身份的超然。

    “听说你得罪了石家六公子?”裴绵曼一边看着台上,一边微笑着元气传音,显然之前在学院中发生的事情瞒不过她的耳目。

    祖安哼了一声:“什么叫我得罪了他,明明是他得罪了我!”

    “随便你怎么说吧,”裴绵曼翻了个白眼,“不过作为盟友提醒你一句,石家你可惹不起,就拿他现在背后那个老头来说,是石家的供奉,石昆的护道者石乐志,八品的修为,要捏死你比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

    “八品?”祖安吓了一跳,“现在八品这么不值钱了么?八品不是可以封公拜侯,要么就像桑弘这样的一方郡守州牧,怎么会沦落到给一个小年轻当私人保镖?”

    裴绵曼解释道:“能封公的当州牧郡守的一般都是八品高阶,像封侯的就要差一些,还有一些其他官职,也只有八品初阶,但并不是意味着你到了八品就能当上这些官职,官职总共就那么多,无数人眼红盯着,最后能不能得到还是要看你的能力机遇、背后家族的势力等等。”

    “像一些高手蹉跎一辈子最后都没得到想要的官职的事情也司空见惯。整体而言,越年轻晋级,越有突破前景的人往往才更容易得到这些官职,像石乐志这样耄耋之年才堪堪突破八品的根本无任何潜力而言,自然很难得到合适的职位,还不如在家族中任职待遇更好。”

    “不过他的没有潜力只是在八品那个等级来说的,对你们这样的低阶修行者,依然是无法匹敌的存在。”

    祖安微微点头,大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就像前世的中举一样,你中了举人,理论上是可以当官的,但天底下等着派官的举人不知道有多少,有些人可能等到死也等不到一个实职。

    相反如果能中进士就要好很多,相比举人,进士更优秀,潜力也更大。

    看来这个石乐志也是当年那批人中相对资质平庸,在竞争中被淘汰的家伙,不过也只是相对平庸而已,放眼全天下,可以修炼到八品已经称得上天才了。

    祖安第一次感受到了修行世界竞争的激烈和残酷,连这样修到八品的竟然也只是失败者。

    不过他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替人家操的什么心啊,八品也,哪怕是初阶,一个手指头也能碾死我。

    就在这时有人过来喊他,显然所有的参赛选手都要提前在一个区域中等待。

    裴绵曼微微一笑:“加油,我觉得你一定可以取胜的。”

    那晚两人可是亲自交过手的,她清楚眼前这个少年绝不像大众眼中那么废材,说不定今天就会一鸣惊人。

    “看来你的眼光不错。”祖安夸奖道。

    裴绵曼:“……”

    一旁的楚还招不干了,嘟着嘴说道:“裴姐姐,我等会儿也要参加比赛的,你怎么不祝福我?”裴绵曼微微一笑:“小招妹妹取胜自然更是不在话下了。”

    楚还招眉头一蹙,总觉得她祝福自己的话有些敷衍,反而没对姐夫那么真心实意,这女人不会在勾搭姐夫吧?

    哼,我一定要告诉姐姐!

    不过一想到之前姐姐对郑旦的态度,她就犹豫起来,感觉姐姐对姐夫一点都不上心啊,还不如自己帮忙把关呢。

    两人来到等候区,远远看到对面的袁文栋,担心他不上当,故意高声说道:“姓袁的,也不怕提前告诉你,我等会儿最后一个出场,说好的约架,谁不来谁是孙子!”

    袁文栋:“……”

    来自袁文栋的愤怒值+666!

    袁文栋一张脸涨的通红,大家族之间不管斗得怎么厉害,但表面上还是奉行礼仪之道,像这样市井小民一样骂街,实在超出了他平日里的认知。

    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他虽然心中怒急但也不敢骂回去,冷冷地说道:“好,到时候领教祖兄的高招!”

    同时暗暗发誓,等会儿我不把你彻底废掉,我就不姓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