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10章 索然无味
    纪登徒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每次看到美女就露出一脸痴-汉的样子,那模样搞得祖安想到前世的毛利小五郎了。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他注意到纪登徒每次看得更多的都是那种成熟的妇人,各家家主的夫人什么的都没被他少盯,当然他看得时间最长的还属秦晚如,就差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祖安一阵蛋疼,自己要不要偷偷告诉老丈人呢,不告诉吧,楚中天对他还蛮和蔼的,万一真头上带点绿还真有点过意不去;但告诉吧,人家纪登徒又没真正做什么,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而且自己下半生的幸福还指望纪登徒呢,现在得罪他实在不太明智。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纪登徒这家伙这么好色,为什么不去看姜校长呢?姜校长哪怕忽略掉她绝世的容貌,单单一双腿就能让任何男人疯狂,连韦索种小屁孩都沉迷得无法自拔,纪登徒却仿佛没看到一样。

    说起来也奇怪,上次他的要求中,提到了四个女人,玉烟萝、商留鱼、秋红泪、秦晚如,偏偏没提到姜校长,不应该呀,要知道商留鱼也是学院里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姜校长的存在。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

    “有姜校长当裁判,这次大比的公平肯定能得到保证。”这时楚中天等人迎接姜校长,姜罗敷一如既往地冷艳,可这群男人偏偏吃这一套,一个个眼神中都带着热切,甚至控制不住眼神余光往她腿上瞟——当然,这群人素质还是比周围其他人高多了,毕竟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校场中其他人一个个恨不得眼睛钻到她裙子里。

    这群人中,楚中天是唯一眼神清澈,没有丝毫欲望的,以至于姜罗敷对他的君子举止颇有好感:“过奖了,楚、袁两家有不少学院里的学生,我也只是做一些分内之事而已。”

    ……

    那边一群人在寒暄,祖安则在暗暗吐槽:“看来还是妻管严太重了啊。”秦晚如在一旁看着呢,岳父那家伙多半是不敢露出丝毫异常。

    怂!

    祖安觉得老丈人该跟自己学学御妻之道,看楚初颜都宣称根本不介意她找其他女人了。

    当然如果让楚中天知道他这样“欺负”女儿,保不齐一顿胖揍。

    “城主大人到!”

    一队人马从校场门口进来,为首的是一个略微发福的中年人,尽管隐隐约约看得到小肚子了,不过依然看得出风姿隽爽,俊雅潇洒,年轻时肯定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这应该就是明月城城主谢弈了。

    男生女相的谢秀跟在他身后,嘴角永远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引得路过的女人纷纷惊呼,一个个双眼冒星星。

    祖安顿时有些吃柠檬了,论样貌谢秀不在我之下,但为什么我走到哪儿没这样的待遇呢?难道是我平日里不羁放纵的行为掩盖了我真实的魅力?

    啊呸,这些女人只会看表面,不注重我有趣的灵魂。

    肤浅!

    咦,谢秀旁边那个美女是谁?新交的女朋友么?这家伙真是艳福不浅啊,每次身边都有不同的女人,而且每个都称得上绝色,今天这个更是比以前所有的还要漂亮。

    柳叶眉,鹅蛋脸,脸色晶莹,肤光如雪,身着一件淡青色衫子,愈发显得身形苗条,婀娜多姿,细细的腰带缠在纤腰上,当真是显得盈盈一握,体态轻盈。

    若论容貌与气度,丝毫不亚于之前见到的郑旦和吴晴,与吴晴的火辣逼人、郑旦的古典妩媚不同,她的美是如玉般温润雅致的美,整个人似乎天生一种淡雅的气质,站在那里,便如空谷幽兰般宁静自然,与世无争。

    腹有诗书气自华!

    不知道为什么,祖安脑海中忽然冒出这么几个字。

    他观察了一会儿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眉宇间与谢秀有三分相似,正在惊异之时,耳边传来楚还招悻悻然地声音:“好色姐夫,又在看美女了。”

    祖安回头一看,见楚还招正气呼呼地盯着自己,不由哑然失笑:“你说我好色,你不也好色么?”

    “我好什么色?”楚还招一脸不解。

    祖安说道:“你盯着姐夫英俊的容颜一直看,和我看别的女人的行为又有什么不同?”楚初颜刚刚也起身陪父亲迎接各方大佬了,毕竟她现在也算楚家半个话事人,很多情形下也不得不出面。

    所以他才能这般随口开玩笑没什么顾忌。

    “谁盯着你看了?”楚还招小脸儿一红,恨不得跑上去狠狠咬他一口。

    “你没盯着我看为什么知道我在看别人啊?”祖安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

    “我……”楚还招一时语塞,不过她反应也不慢,马上找到了一个借口,“我只是想提醒你大比没多久了,你要平心静气,不要东张西望。”

    看着小姨子脸红得像苹果一样,祖安也不忍心再逗弄她:“晓得了晓得了,对了,谢秀旁边那女人是谁呀。”

    “她是谢秀的姐姐谢道韫,明月城第一才女,哼,不好好修炼却整日里研究什么琴棋书画,不务正业。”楚还招咕哝着嘴说道。

    祖安顿时乐了:“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整日里务正业,到底是修为比她高呢,还是才学比她好?”

    楚还招顿时恼了:“你再这样我和你绝交了啊!”

    祖安哈哈一笑,正要说什么,忽然又传来一阵甜腻的娇笑:“看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呀。”

    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传来,祖安回头望去,只见一个曼妙迷人的身影站在面前,那眉目含情的桃花眼,那胸前傲然的一对邪恶,除了裴绵曼还能有谁?

    “裴姐姐~”楚还招行了个礼,对方和楚家关系很好,更是楚初颜的闺蜜,双方自然是熟人。

    裴绵曼抿嘴一笑:“几天不见,小招的嘴儿都变甜了。”说着便在她旁边坐下,拉着她寒暄起来。

    楚还招目光落到她胸前的山峦起伏,再不经意间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平平无奇,小嘴儿情不自禁瘪了起来,有气无力地回应着她:“裴姐姐,这些天怎么没看到你啊。”

    “我有点事情去了外地几天。”

    “哦,我姐姐也和你一样,整天像个大忙人一般。”

    ……

    见裴绵曼从头到尾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祖安心想女人啊,还真是天生的演技派。

    不过闻着少女身上的幽香,看着近在迟尺曼妙丰腴的曲线,倒也不失为一件惬意的事情。

    “你答应帮我找账簿的,有什么眉目了么?”

    祖安本来正在享受眼睛保养,忽然听到裴绵曼的声音不由吓了一跳,仔细看去却发现她依然是背身对着自己,跟楚还招相谈甚欢的样子。

    这女人阴险啊,当着小姨子的面勾搭人家姐夫?

    祖安忍不住感叹万分。

    “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

    祖安知道这是元气传音,可我又不会这玩意,一开口不就暴露了么?

    只好伸出手指在她背上写了起来:“你还答应帮我追楚初颜呢,你有眉目了么?”这段时间他各种事情焦头烂额,哪有精力去帮这女人找什么账本呐。

    当他的手指触及到对方的后背上,裴绵曼忽然浑身一僵,一股黑炎在她周身若隐若现,待发现对方是在背上写字过后,那股黑炎方才渐渐散去。

    “你不会元气传音?”裴绵曼有些奇怪,要知道那晚两人可是真刀真枪来了一场,自己不动用元素的能力,甚至没法制服他,这样的修为又怎么不会元气传音,莫不是这小子故意占她便宜吧?

    想到这里她神情一冷,虽然面对着楚还招依然在笑,但眼神深处已经带着一丝杀意。

    来自裴绵曼的愤怒值+399!

    祖安何等机灵的人,猜到她的心思,马上解释道:“我是半道出家,修行方面不成体系,没学过这个。”

    裴绵曼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对方的手指弄得她太痒了。

    听到他的话,再想到对方早年的风评,倒也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不许再碰我了,我教你元气传音的法门。”

    “裴姐姐,你怎么了?”注意到她不自然地扭动,楚还招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背后忽然有些痒。”裴绵曼脸色一红,心想幸好是这个憨憨妹妹在这里,要是楚初颜,肯定瞒不过她的法眼。

    咦,如果当着楚初颜的面,和他老公这样倒也蛮刺激的。

    可惜了,这家伙不是楚初颜真正的丈夫,未免有些索然无味。

    就这样,一边和楚还招聊天,一边传授祖安元气传音的法门,两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你先帮我找到账簿的消息,我就帮你追楚初颜。”

    “你先帮我追到楚初颜,我再帮你查账簿的消息。”

    “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耐性?”

    “切,大不了我告诉楚家,大家一拍两散。”

    “……”

    两人相持不下之时,校场门口又传来了一阵骚动:

    “太守大人到!”

    “阳泉公到!”

    “石公子到!”

    ……

    这下连楚还招也循声望了过去,一边看一边哼着说道:“这个桑弘本来是专管盐铁的大农丞,这次却被派到临川郡做太守,我们家又主营盐铁,摆明了是冲我们来的。”

    “还有那个阳泉公,吴晴那女人的老爹,素来和我们不对付。”

    “这个石家也和我们楚家不是一路的,看来他们已经公然联合到一起了。”

    一旁的裴绵曼似笑非笑,这样的局面对她来说可谓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