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09章 以为戴个帽子我就认不出来了?
    “雪儿姑娘大可放心,我们早有准备。”袁文栋微微一笑,拿出一个薄如蝉翼的面具,“这是我们家族新请的符文大师制作的易容-面具,带上过后可以完美地伪装成少年人。”

    这次袁家之所以有底气和楚家公开作对,主要是因为身后有吴家相助,他们支援了一大堆高手参加家族大比。

    虽然这件事不管是袁家还是楚家都心知肚明,但该做的面子功夫还是得做。

    到时候那么多人围观,若是被认出全是吴家的人,他们自己也尴尬。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两家找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家族的符文大师打造一批面具,主要是为了遮掩身份。

    这种面具戴在脸上和真人无异,除非亲密接触,否则很难被发现。

    那个叫吴敌的中年人,带上面具过后,果然变成了一个冷漠的少年,一群人围着看了很久都没看出什么异常,一个个啧啧称奇。

    雪儿也是脸色微变:“这个面具如此巧夺天工,那岂不是想冒充谁就能冒充谁了?”

    万一对方冒充她家公子,自己认不认得出来呢?

    袁文栋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容易,这样的面具虽然精巧,但也只能改头换面隐藏身份,要做得和具体某个人一样,却是万万不能了。”

    他心想我一开始的时候听到这面具也有同样的想法啊,要是能想易容成谁就易容成谁,我岂不是想睡谁的老婆就去睡谁的老婆了?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听到他这样说,雪儿方才放心了下来,然后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明天即将举行的家族大比上面,心想从袁文栋刚刚的语气看,祖安那家伙就算不死也彻底废了。

    可惜啊,不是自己动手。

    想到自己当初清清白白的身子被那家伙碰了,雪儿纤薄的红唇都快咬出血来。

    “阿嚏~”

    祖安打了个喷嚏,心想是哪家的小姑娘在想我啊?

    刚刚米老头操练了他半晚上,终于让他的“葵花幻影”变得似是而非,这才满意地离去。

    祖安终于空闲下来,躺在床上盘点今天收到的愤怒值,一加一等于三……嗯,总共27489点愤怒值。

    哎,才这么点。

    虽然看着不少,但按照键盘那坑爹的中奖概率,真换不了多少东西。

    果不其然,一番抽奖下来,大多都贡献给谢谢参与了,剩下的抽到了27颗元气果实,其他什么技能啊、道具啊,一个都没有。

    “就不该抱什么希望。”祖安悻悻然地哼了一声,不过还是将27颗元气果实吞下一一炼化。

    第四个法阵需要233颗元气果实呢,自己忙活了半天结果也才填满十分之一。

    在对键盘的吐槽与怨念之中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成守瓶回来的时候见他已经睡下了,就没再打扰他,想着等明天姑爷比试完了在和他说,嘿嘿,到时候姑爷输了肯定很伤心,我拿着赢了的钱一定让他非常惊喜,也可以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

    也不知道到时候姑爷会赏我多少银子呢……

    第二天家族大比的会场为了公平起见,既没有在楚家,也没有在袁家,而是设定在城中一处校场当中。

    城中各大家族子弟都云集于此,显然这样顶级家族的比斗对其他那些中小家族来说是难得一见的盛况,不管是看热闹也好,还是从双方比斗中学习也罢,来一趟肯定不虚此行。

    楚家和袁家来的是最早的,毕竟双方选手也要提前熟悉一下场地什么的,当然对于祖安这种凑数的来说,所有人都觉得他提不提前无所谓。

    祖安显然也没有参赛的自觉,根本没有去熟悉场地,而是坐在位置上东张西望,仿佛看什么都很稀奇一样。

    秦晚如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眉头一下子便皱了起来,不过大庭广众之下倒也不好呵斥,只好暗暗哼了一声。

    祖安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二房三房的两个儿子,二房的楚鸿才倒是一表人才,脸上完全没有他爹那种阴郁,反倒有一种孤傲之意,看得出来骨子里是个相当骄傲的人。

    听说他以前还挺意气风发的,不过今天从楚家到校场的路上他整个人都显得沉默寡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灵泉被污染一事还在自责。

    三房的楚玉成则是个萌萌的小胖子,那眯眯眼还有珠圆玉润的体型,一看就是三房楚月坡亲生的。

    相比而言,他倒是和善很多,中途还找祖安来搭了几次话。

    一番接触下来,祖安心想二房三房下一代这两小子,看着都比他们的爹要顺眼得多。当初祠堂里楚铁生、楚月坡两人各种阴阳怪气整他的情形现在都还历历在目呢。

    咦,这小胖子不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表面看着和善,实际上是和他爹一样阴险?

    祖安暗暗升起了几丝警惕之意,下意识望了一眼二房三房两人,楚月坡正在和身边的人聊着什么,而楚铁生的眼神正望着……

    咦,他好像在盯着秦晚如的背影看?

    今天要在这样的场合露脸,秦晚如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名贵的发饰愈发衬托出她的高贵艳丽,一身丝质长裙更是将曼妙的身体包裹得淋漓尽致。

    哎,楚还招那妮子怎么就没遗传到她娘这饱满的基因呢。

    仿佛是注意到他的眼神,秦晚如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凌厉的眼神。

    来自秦晚如的愤怒值+69!

    祖安一阵郁闷,心想看你的又不是我,你冲我发什么火呀?

    等他再去看楚铁生的时候,发现他正和身旁的人谈笑风生,弄得他都怀疑刚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汪家家主到~”

    祖安循声望去,看到一个瘦削的中年人领着一群人走进了校场。

    他以前听说过明月城有四大富商豪族,楚家、袁家、郑家、汪家,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汪家的人。

    只见楚中天和秦晚如笑着起身迎接,很快双方便在那里相谈甚欢?

    祖安愣住了,忍不住问一旁的楚还招:“这汪家什么来头,竟然要你爹亲自去迎接?”

    要说祖安是第一凑数的,那楚还招就是第二个凑数的,她显然也没什么兴趣去熟悉场地,更不会对即将到来的大战紧张,而是兴奋地东张西望。

    听到他的问题,她答道:“好像也没什么来头,只知道汪家和我们家关系挺好的。”

    一旁本来在闭目养神的楚初颜缓缓睁开眼睛:“汪家主营大宗粮食,同时还经营着明月城最大的酒楼,之所以和我们楚家关系好,是因为双方有颇多的生意往来,我们楚家要卖盐,需要朝廷的盐引,而朝廷是根据盐商往边关运送多少粮食来发放这个盐引配额,我们楚家不可能亲自做这些,需要汪家帮忙运送粮食去换取盐引,所以爹娘才对他们那么重视。小招,你也不要整日里贪玩,连家族这些最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

    楚还招吐了吐舌头,一把搂住姐姐的胳膊撒娇起来:“不还有姐姐你么~”

    楚初颜宠溺地看了妹妹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祖安不由暗暗鄙夷,原来小姨子也是个吃干饭的,咦,我为什么要用也?

    “郑家家主到~”

    相比汪家,楚中天对郑家就没那么热情了,双方只是隔空微微点头示意,郑家家主郑玉堂也很默契地往袁家所在地走去,和袁家的人很快聊成一片。

    祖安见这个郑玉堂长相儒雅英俊,尽管人到中年浑身上下依然有一种别样的魅力,难怪能生出郑旦那样漂亮的女儿。

    他忽然发现郑家的队伍中一个古典旗袍美女正望着自己,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微微颔首示意,不是郑旦又是谁?

    祖安对她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只有两人才懂的眼神,郑旦脸色微红,急忙侧开脸去。

    “姐姐姐姐,这家伙在和郑旦眉来眼去!”一旁的楚还招忽然叫了起来。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当着老婆的面被抓包,祖安还是有些心虚,下意识否认起来。

    “我明明看到了!你还跟他抛媚眼呢!”楚还招一张小脸气得通红。

    楚初颜眉头微皱:“小声点,让别人听到了成何体统。”幸好校场中相当吵杂,倒也没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说完后她回过头来望着祖安,一双眸子平静地仿佛深山中的湖水:“你和郑旦很熟?”

    不知道为什么,在对方那纯净如水的眼神下,祖安莫名的心虚:“也不算很熟了,就是之前偶然救过她一次。”大致将两人之间的关系描述了一下,当然省略了在学院宿舍里发生的事情。

    “你也不要害怕,我又没有责备你,”楚初颜微微一笑,“你要是真的能俘虏郑旦的身心,将郑家拉拢到我们这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祖安眨了眨眼睛,这女人不会是故意这样说挖坑等我跳吧。

    “姐姐~”一旁的楚还招顿时不满了,这什么态度嘛,怎么还没我急呢。

    楚初颜却是喃喃自语:“可惜郑旦已和桑迁订下婚约,真要是抢了她,和桑家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怨,划不来……”

    祖安顿时凌乱了,敢情你还真在想可行性啊。

    “明月学院姜校长到!”

    听到这个名字,不管是楚家这边,还是袁家那边,所有人都停下了交谈过去迎接对方,显然明月学院校长的身份当得起他们这样的礼遇。

    周围很快响起一阵阵吞口水的声音:

    “哇这双腿,我要丢了要丢了!”

    “她的丝袜哪里买的,我回去给我家婆娘也整一套。”

    “你家那黄脸婆也配和姜校长比?”

    “大不了我把她脸蒙着,再配上丝袜足够我想象了。”

    “你们要死呀,竟敢背后这样议论姜校长!”

    ……

    祖安却是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纪登徒那厮鬼鬼祟祟躲在人群里,你那风-骚的气质,以为戴着帽子我就认不出来了么?

    这好色之徒果然是趁机来看美女的,咦,不过他怎么不看姜校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