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07章 小机灵鬼
    “对他不利?”秦晚如一愣,下意识答道,“他有什么值得人家针对的?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想想明天对战袁家的事情。”

    楚初颜欲言又止,一旁的楚还招却忍不住了:“娘,姐夫和袁文栋之前就有过节,这次为了确保明天袁文栋选他,又特意去招惹了他一次,他已经扬言要明天废掉他;而且今天又惹恼了石昆,那家伙一看就是个小心眼的,肯定会报复的。”

    秦晚如答道:“惹袁文栋是我们订下的下驷对上驷的计划,袁文栋真的中计那不是正好么?至于安全问题不必担心,一来多半不需要他真正上场,二来么我和你爹在旁边看着,难道会坐视姓袁的下手?”

    楚初颜这时候也开口了:“怕就怕袁家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底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是要小心点为好,明天第一个就让洪星应上场吧,他在同龄人中也是佼佼者,又不算我们楚家最强的,正好适合打头阵,试探一下袁家。”楚中天沉声说道,“这些天我将这批人召回来特训,感觉对付袁家甚至吴家问题不大。”

    一旁的祖安心想难怪今天没在教室见到洪星应,当时还颇为遗憾错失了机会呢,原来是被召回家族特训了啊。

    这时候秦晚如忽然看着祖安说道:“我知道你和洪星应之前有些过节,平日里你俩怎么样我不管,但明天不许你去招惹他,免得影响他的心情,害得我们楚家出师不利。”

    一旁的楚还招顿时不干了:“娘,明天他不也要出战么,您怎么不关心一下他的心情。”

    秦晚如翻了个白眼:“他只是为了拖住袁文栋的,哪需要真的出战。”

    边上的楚中天也哑然失笑:“小安你也不要紧张,明天如果真轮到你出战了,你直接认输就是。”

    显然连老好人如他,也是和妻子同样的看法。

    祖安倒也习惯了,微微笑道:“放心吧,明天如果真需要我出战了,证明楚家已经到了极危险的时候,我一定会出来力挽狂澜的。”

    他觉得冥冥之中自由天意,不然为何被安排在最后一个,主角不都是压轴出场的么。

    “呸,乌鸦嘴,说点什么不好听!”秦晚如狠狠瞪了他一眼,显然相当不满,这家伙嘴里就没吐出过几句好话。

    她只觉得看着心烦,便转向了女儿:“小招,你还是不要担心别人了,先担心担心自己吧。整日里贪玩好耍,到现在也才堪堪三品,明天你就排倒数第二个,你姐姐他们多半能在前面几场解决问题,到时候你也不必上场了,免得受伤。”

    “哦~”楚还招嘴巴一嘟,显然有些不满,不过想到可以和姐夫挨着,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楚中天这时候对楚初颜说道:“明天有你、洪星应,还有岳山,楚鸿才、楚玉成,这五场应该是稳的,其他的再赢一场问题应该也不大。”

    祖安悄悄在桌下拉了拉楚还招的衣袖,小声问道:“楚鸿才、楚玉成是谁呀?”

    楚还招脸色微红,抬头望了母亲姐姐一眼,有一种上课时做小动作的感觉,她快速解释道:“楚鸿才是二叔的儿子,是楚家的护卫副队长,原本负责看守家族灵泉,结果那晚上出了事灵泉被污染,所以他一直很自责,这段时间在闭门思过你才没见到。”

    “另外楚玉成是三叔家的儿子,一个小胖胖,小时候倒是挺可爱了,长大了越来越肥了,一点都没意思。”

    祖安忍不住暗暗瞅了楚中天一眼,看看人家二房三房生的都是儿子,结果你生了一堆如花似玉的女儿,感觉这个老丈人有些不给力啊。

    这并非他重男轻女,而是在这个社会,后嗣关系到家族继承权的问题,楚中天若是有几个争气的儿子,恐怕之前楚初颜也不必招自己为婿。

    咦,这样一说我还要感谢老丈人的不给力啊!

    这时候秦晚如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脸色顿时有些不悦:“小招,吃完饭后就早些回去休息,不要影响了明天的比试。”

    自己这两个女儿咋回事,一个个眼光差得可以,大女儿倒也罢了,本来就是想选个平庸的人;二女儿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和祖安那小子关系越来越好?

    楚还招咕哝道:“你不是说明天不用我上场么。”

    不过接触到母亲发怒的眼神,她还是只有不情不愿地回房了。

    秦晚如又看了看祖安:“你也回去吧,我们还要商量一下明天大比的细节。”

    显然她不认为祖安有资格相关的讨论,而且本来也是准备把他当炮灰用来牵制袁文栋的,的确没必要让他参与太多。

    祖安耸了耸肩,留在这里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早点回去。

    关门的时候隐隐听到里面传来讨论的声音:

    “袁家最厉害的应该是袁文栋,其他人不足为虑,至于吴家,年轻一辈的人比不上我们家,应该问题也不大……”

    出了门过后,成守瓶早已一脸谄媚地笑意迎了上来:“姑爷您用完膳了?”

    祖安忽然觉得有这样一个狗腿子似乎还挺不错的,忽然想到了什么,搂住他的肩膀将他拉到了一旁:“明天家族大比,城里有没有开盘口呀?”

    成守瓶下意识点了点头:“有啊,大多还是看好我们楚家呢,像买大小姐胜的赔率……”

    祖安直接打断道:“先不说其他人,我的赔率是多少?”

    成守瓶面色古怪,悄悄地伸出了一个指头。

    “1赔10?”祖安眉头一皱,“低了点,不过也还不错了。”

    他正要从怀里摸银票,谁知道成守瓶急忙打断他:“姑爷,不是1赔10,而是1赔100。”

    本以为好面子的姑爷听到这消息会勃然大怒,谁知道他反而狂喜:“哈哈哈,1赔100?简直是天助我也,我要发了。”

    成守瓶眨了眨眼睛,心想姑爷难道是受不得刺激疯了么?

    祖安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急忙问道:“谁开的盘口,不会又是银钩赌坊吧?”

    上次银钩赌坊输了他750万两银子都赔付不出来,这次如果又来一次,把他们卖了也赔不出来啊。

    成守瓶摇了摇头:“不是,上次银钩赌坊被姑爷您赢了一次,元气大伤,同时名声也坏了不少,生意日渐冷清,城里其他家族、势力也悄悄推出了赌坊业务。”

    祖安眼前一亮:“那就最好了,给,这里有2万两,你出去买我赢!”

    他刚拿出手就觉得有些不对,想了想又拿回了一万两:“算了,就买一万两就行。”

    这个世界的算术水平果然是差得可以,从赌坊这些赔率都看得出来,一个个风控做得实在太差,真爆个冷,足以让他们赔得倾家荡产,比如上次银钩赌坊一把输了750万两就是个例子。

    所以他担心这次再次出现同样的问题,赢得再多对方赔付不了也是白搭,还不如少赢点,在对方的承受范围之内,这样自己还能拿到现银,所以他想来想去只打算下一万两。

    成守瓶却急忙说道:“姑爷,咱钱多了也不能这样造啊,这样下注岂不是扔钱么。”

    “你懂个屁,就按我说的办,我现在不方便出去,你去帮我下注。”祖安哼了一声。

    成守瓶暗地里咕哝,你真要那么有信心干嘛又忽然拿回去了一万两,还有人会嫌钱赢得多么,说到底也是自己没信心,想少损失点钱而已。

    “你说什么?”祖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没什么,”成守瓶讪讪一笑,正色说道,“姑爷,楚家严禁赌博,我可不敢去犯禁。”

    “你不让别人知道不就行了么,”祖安塞了一张一百两银票到他衣服里,“行了行了,这是你的跑腿费,赢钱后再给你分红。”

    成守瓶眼前一亮,立马换了副面孔:“好叻,小的这就去给您办!”说完一溜烟地就跑了出去。

    祖安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家伙不会拿着自己的银子跑路了吧?不过想到这个世界奴仆都有卖身契,外面世界到处又很危险,他能跑到哪里去?

    此时成守瓶一边往赌坊方向走去,一边暗暗寻思,姑爷完全是听到大家都不看好他的赔率,有些拉不下面子所以故意去投自己1万两,反正他手里有750万两,一万两对他来说是小意思,买个面子也是值的。

    只不过身为姑爷的书童,肯定要为姑爷排忧解难,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姑爷亏钱呢?哼哼,我决定了,买他的对手胜,这样到时候姑爷哪怕输了,也有银子拿,肯定会夸我懂事。

    哈哈,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且说祖安回到自己院子,忽然被吓了一跳,因为米老头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前辈你来了?”祖安此时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根本没有半点平日里惹是生非的模样。

    米老头嗯了一声说道:“上次你的进展太快,我震惊之余忘了提醒你了,之前教你的那‘葵花幻影’,明天大比的时候,除非生死攸关万不得已的时候,否则绝不要施展,不然容易给你带来杀身之祸。”

    “啊?”祖安顿时傻眼了,自己苦练的辟邪剑法就这样白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