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05章 大家看可以,千万不要笑
    “我去,这太尼玛无耻了!”

    “简直离谱啊!”

    “秀恩爱死得快!”

    ……

    教室中众人纷纷哗然,若非顾忌对方老师的身份,恐怕已经直接骂出口了。

    不过相比于男同学的愤怒和发酸,女同学倒有不少双眼冒星星:

    “哇,好帅,我要是有这么霸气的男朋友就好了。”

    “这好像那些话本里面霸道剑仙的情节哦。”

    “要是有一个人这样对我,我恐怕会幸福得晕过去。”

    ……

    周围的窃窃私语传到楚初颜耳中,素来雪白细腻的脸蛋儿此刻已经蒙上了一层明显的红晕,她实在想不通今天发生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几天没来上学,祖安怎么会成为了学院的老师?

    她第一反应甚至是这些人合起伙来整蛊自己,不过这个猜想马上就被否定了,祖安还没这么大的能量让这群天之骄子配合,更何况石昆的表现不可能是假的。

    她忽然想到从昨天到今天妹妹那诡异的神情,那欲言又止却又忍不住笑的模样,看来她应该早就知道了,故意瞒着自己想看她笑话。

    这个死妮子,竟然帮着外人整姐姐!

    不过祖安到底算外人么?

    祖安看着后台又是一波愤怒值进账,心想同学们实在是太可爱了,到时候给你们算术课成绩都打高点,当然除了某几个人,哼哼,我就是这么公报私仇!

    见她一直不回答,祖安微笑道:“怎么,这个题你也不会么?”

    “等于3。”楚初颜脸红得像苹果一样,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靠走后门来过关,不过刚刚那题她是真的一头雾水,也许给她充足的时间可以想出来,但这么仓促的功夫,完全没头绪,比起答不出来被喊道外面罚站丢人,走后门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答对了,果然不愧是天字班各科第一的天才,坐下吧。”祖安笑着夸奖了几句。

    楚初颜平日里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抬头挺胸,不管是家世还是能力,她都有足够的底气骄傲,可此时她却几乎将头埋到怀里了,实在是太尴尬了。

    这家伙故意的吧,别人放水的时候都低调得很,结果这家伙还这样故意夸奖一番。

    比起她的窘迫,此时石昆心情更是日了狗,怒道:“你这出题一点也不公平!”

    来自石昆的愤怒值+711!

    祖安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

    石昆恶狠狠地瞪着他:“就算你是老师,也不能这样公然偏袒!”

    祖安耸了耸肩:“既然你知道我是老师,那该怎样出题都是老师的权力,我出题都是随机的,只能怪你运气不好,随机到了一个难一点的题目。”

    其他人纷纷侧目而视,这家伙说起谎话来简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啊,你把这叫运气不好,明摆着是你偏袒自己老婆好不好?

    石昆还要再说什么,已经被祖安提前打断:“而且身为老师,再免费教你们一堂课?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公平,说到底都是弱肉强食。像你石大公子,出身就在豪门之家,从小锦衣玉食,不仅有最顶尖的老师从小替你易经伐髓打好根基,还有取之不尽的修炼资源供你取用,相比而言,平民家的孩子却要为生计奔波,为了得到一颗元石,他们不知道要复出多少努力。因此哪怕修炼资质明明和你差不多,但最后的成就却远小于你,那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公平?”

    “你……”石昆一时语塞。

    教室里其他学生却暗暗点头,原本以为这家伙是靠无耻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算术歪才当上了老师,心中都不大瞧得起,哪知道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啊,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所谓的公平,表面上的公平也只是上位者为了统治更加稳定麻痹忽悠底层的而已。

    天字班虽然大都是世家大族的,但也不乏底层平民出身的,他们的感触更深,幸运的是他们修炼天赋出众,而且早早意识到世上没有公平存在,付出了更多更多的努力方才勉强和这些出身什么就有的家伙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楚初颜此时也忍不住抬起了头,望着台上那个高大身影,一时间有些恍惚:这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人么,这段时间我是不是太过忙于家族事业,反而忽略了太多事情,没有主动去了解他?

    石昆终究有些恼羞成怒:“你这是在强词夺理,这压根就不是一码事,不管找哪个老师来评理,都没有这样出题的。”

    祖安双手一摊:“我就是故意护着楚初颜,你又能怎样?她是我老婆,我不护着她护着谁?难道还偏向你么?你又不是我的兔宝宝,更何况真要找兔宝宝,人家谢秀可比你清秀可人多了。”

    楚初颜听到他说自己是他老婆时,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被呵护感,这些年都是她为楚家遮风挡雨,她去呵护别人,第一次被别人呵护,这种感觉似乎还真暖。

    不过这家伙后面一句话什么意思,兔宝宝?

    本来谢秀正在一旁吃瓜看戏,身为齐王一派的人,看到皇后一脉的石昆出糗,他就差拍手叫好了,而且两家本来都在争夺楚家,巴不得石昆和楚家的冲突越来越激烈。

    哪知道吃瓜忽然吃到自己身上来了,兔宝宝?

    他一张俊美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他男生女相的事情一直就是心中的逆鳞,平日里也没谁敢当着他面提起,但这次被祖安提起,他却发现自己更多的是尴尬窘迫,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生气。

    想来想去应该是祖安这家伙平日里的言行节操太低了,所以他说出什么话感觉都符合他的人设,丝毫不让人意外。

    “真是一个奇葩啊!”谢秀有些牙痒痒,心想得找个机会整回来才行。

    另一边的吴晴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心想谢秀之前拒绝本小姐,莫不是因为和这家伙有一腿吧?脑补了一些画面,她顿时一阵恶寒,然后恶狠狠地瞪着祖安,这家伙怎么这么讨厌,竟然还要和本小姐抢男人!

    身为主角之一的石昆此时更是一副吃了屎的表情,他因为长相俊美,在京城中也有人背地里开玩笑想豢养他当男宠,只不过有这样想法的如今坟头草都老高了。

    可今天得知自己当男宠竟然都比不上别人,他反而比以前更生气了,这岂不是说他的魅力还比不上别人?

    素来对容貌骄傲自信的他,最没法接受的就是这个。

    “姓祖的你不要太过分,在学校里我虽然不敢动你,但出了学校,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石昆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讨厌这样一个人,要知道按照他一贯的宗旨,有仇当场就报了,所以基本上也没啥仇人,唯独这个祖安,惹了他还活蹦乱跳了这么久,关键是他的身份还真有些棘手。

    想到这里他不禁埋怨雪儿办事不利,这么恶心人的家伙怎么不早点弄死,结果害得本公子今天大大地失了面子。

    听到他的话楚初颜神情一冷,还没来得及说话,祖安已经大叫起来:“各位同学要给我作证啊,这家伙亲口承认的,以后万一我有个什么不测,凶手一定是他!”

    对于他的无耻,教室里其他学生仿佛已经麻木了,纷纷以同情的眼神望向石昆。

    石昆不禁呼吸一窒,自己今天也是气得晕了头,竟然留下了这样的把柄。

    祖安忽然神情一变,冷冷地说道:“石昆,你在课堂上三番四次顶撞老师,按照校规规定,现在罚你到操场中央站到中午。”

    “罚站?”石昆气急反笑,“我不去你又能奈我何!”

    以他的家世,可以在京城最顶尖的学校学习,区区一个明月学院还没被他看在眼里。

    “不去的话,我就上报学院,当然以你的家世,学校未必会开除你,但这次瑶光秘境的资格,你肯定是不用想了。”

    祖安一直都有些奇怪,这个石公子是怎么冒出来的,毕竟以他的家世,没必要千里迢迢跑到明月学院来。

    一开始他以为是冲着楚初颜来的,但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大动干戈,就算他是个情种,石家高层也未必同意他胡来吧。

    忽然想到瑶光秘境提前开放的事情,他忽然心中一动,这家伙这么巧在秘境开放前转学过来,实在是太凑巧了。

    听到他的话,石昆神色一变,他这次过来明月城确实有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瑶光秘境而来,因为他得到了可靠情报,秘境中有一株无踪幻莲会在近期开花,一片叶子提高一个小境界,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因为和这个底层的垃圾产生纠缠,影响了此行的大计,损失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哼了一声:“不就是一个罚站么,站就站,今天的事情我会向学院申诉,总不能任由你胡作非为。”

    “喏,把这个牌子挂在身上。”祖安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块木牌递了过去。

    石昆一愣,待看清上面写着的大字,差点没气晕过去。

    “我,石昆,顶撞老师,特此罚站,大家看可以,千万不要笑!”

    ---

    刚给儿子掏了一大堆耳屎出来,为什么掏着那么有成就感那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