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97章 后知后觉
    “被你们说得我都对这个家伙来了兴趣了,明天我到学院去,亲自见识一下他到底是什么情况。”石昆遥遥望着学院的方向,语气中全是自信与淡定,仿佛就当随手去处理一件小事一样,根本没有太放在心上。

    雪儿一脸羞愧,都是自己办事不利,方才需要劳烦公子亲自出马。

    “桑家公子还在外面等着我,我出去见见他。”石昆起身来到门口,忽然停了下来,对梅超风说道,“之前你那个输掉750万两的手下叫什么名字?”

    “梅花七。”梅超风急忙答道。

    石昆哦了一声,淡淡地说道:“这样没用的东西留着干什么,剁碎了喂狗吧。”

    “是~”梅超风心中一寒,知道对方这是在敲山震虎,实际上是在警告他。

    梅超风觉得相当憋屈,他毕竟是明月城地下世界的王,平日里说一不二,什么时候被一个小年轻这样吆五喝六的。

    不过他刚有点不满,待看到一直跟在石昆身后的老者,所有的不满瞬间烟消云散,单单一个石昆也就罢了,惹急了他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但这个老者,修为远远超过他,让他根本不敢有任何反抗之心。

    石家底蕴还是深厚啊,随便一个仆人护卫都有这么强大的修为……

    梅超风心底闪过一丝绝望,他们这种江湖中人,看来只能永远仰仗这些世家大族的鼻息了。

    外面客厅里,桑迁正等得有些不耐烦,忽然看到石昆走了出来,马上换了一副面孔,一脸的笑意:“石公子,好久不见,你还是这般丰神俊朗。”

    石昆此时脸上也没有刚才的阴沉,而是满面和煦的笑容:“京城一别,桑兄也是风采依旧啊。”

    两人显然是旧识,互相寒暄了一阵,石昆终于忍不住问道:“令尊此番到底是如何打算,一直不动如山,让石某有些不解啊。”

    桑迁微微一笑:“家父这段时间正在准备一些事情,暂时还没到时机,他老人家说公子可以先行动手,双方不会互相影响到的。”

    “都说桑司农往往谋定而后动,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虚。”石昆却是暗暗冷笑,这桑弘摆明了让他打头阵,搞得像本公子对付不了楚家一样,最后他在出来收拾残局?

    “石兄过奖了,主要是家父担心提前发动会影响了你这边收服楚大小姐的计划,如果石兄能顺利将楚小姐收入房中,我们也可以省掉太多的事情。”桑迁嘴上恭维,心中却酸溜溜的,楚初颜那样的天人之姿,哪个男人不喜欢,只不过他清楚父亲如今的确官运亨通,但桑家根基还是太浅了,比不得那些数百年的世家大族。

    所以注定和楚初颜这样的绝世美人儿无缘,毕竟还有石昆这样的世家公子追求她,自己又哪里争得过?只能找找郑家这样的地方豪族联姻了。

    幸好郑大小姐姿容并不怎么输给楚初颜,就是身份和修为差了些,有这样美貌又极具古典气质的美女当做未来妻子,他已经相当满意了。

    只是不知道她的计划实施得怎么样了。

    之前还特意去询问过,郑小姐并没有得逞,不过按她的话说一切都在计划中。

    哼,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祖安那家伙占到便宜。

    不过他想到郑旦连手都不让自己牵,想来更不会让祖安那样的废物近身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方才好手了许多。

    听到他这番话,石昆转怒为喜:“哈哈哈,承蒙桑兄吉言了,到时候我将楚大小姐收入房中,必然请你来喝喜酒。”

    “你请我帮你进洞房还差不多。”桑迁心中暗暗冷笑,脸上却是和颜悦色,“大家都是为皇家办事,预祝我们的成功,以茶代酒先敬石兄一杯。”

    “那是自然,合作愉快。”石昆拿起茶杯和他虚空一碰,一饮而尽之余却在暗暗冷笑,虽然说得好听都是为了皇家,但实际上还是有所不同。

    桑家是皇上的心腹,而石家是皇后这个派系的,虽然他们夫妻表面上没什么区别,但主要是因为如今双方都有齐王这个共同的敌人。

    鬼知道将来会不会有什么变故,所以也不能太相信桑家,还是要有所防范才行。

    桑迁一脸笑容的背后显然也打着类似的算盘,两人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心怀鬼胎。

    第二天清晨,祖安睡了一晚上过后心态平缓了许多,再也不像昨晚那样郁闷,此时他已经想通了,在这个修行为尊的世界,实力才是王道,其他的都是虚的。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危险了,多一分保命的手段比什么都好,虽然辟邪剑谱、葵花宝典说出去不好听,但这个世界又没人看过《笑傲江湖》,自己怕什么?

    而且多了葵花幻影过后,自己不管是明天的家族大比,还是之后-进秘境寻找解封之药,把握都要大了许多,又怎么好嫌弃它呢。

    这样一想,他脑海中又开始模拟修行葵花幻影了,将每条元气运行路线都记得纯熟无比。

    用过早饭过后,楚还招便屁颠屁颠跑来找他去上学,祖安一开始其实是很抗拒上学的,但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姨子作伴,去上学似乎也没那么无趣了。

    不过今天有些不同,楚初颜破天荒也要去学校。

    祖安心想人比人当真是气死人,要是换做我天天不去学校,肯定是被当成不上进的差生啥的,结果换成楚初颜,依然是所有人心目中的优秀学生。

    因为楚初颜容貌太过出众,所以她一般出行都是坐马车,有马车挡住她的绝世姿容,方才不至于引起沿途的围观。

    坐在马车中柔软的垫子上,闻着空气中淡淡的幽香,祖安想到自己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坐这马车的情形,不禁有些物是人非。

    “老婆,有那个雪儿的消息了没有?”祖安忍不住问道。

    听到“老婆”二字,楚初颜也是一脸无奈,都纠正了好多次了,可这家伙就是不改,听着听着倒也习惯了,便索性由着他了:“没有查到,她仿佛忽然消失了一般,怎么,你想她了?”

    “我想她?”祖安差点跳了起来,“那个女人三番四次想杀我,我又不是受虐狂,干嘛想她。”

    楚初颜有些疑惑地问道:“对了,按照你之前所说,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想杀你了,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呢?”

    祖安翻了个白眼:“当时我怎么知道是谁想杀我,她是你的贴身丫鬟呢,万一是你在外面有什么奸夫,暗中派她谋杀亲夫呢。”

    楚初颜玉颊闪过一丝淡淡的红晕:“呸,什么奸夫,忒难听了。”

    一旁的楚还招倒是忍不住说道:“姐夫你好可怜,这段时间一定过的全是提心吊胆的日子。”

    祖安心中一暖,瞪了楚初颜一眼:“看,还是小姨子心疼姐夫,你这个当姐姐的多学着点。”

    楚还招不由大乐,平日里在家里父母什么都是让她跟着姐姐学,如今破天荒有个姐姐可以跟自己学的,那滋味还真的不错。

    楚初颜直接无视了他的话:“今后有什么话可以直接和我说,我们是一家人了,虽然……”她看了看一旁的妹妹一眼,有些欲言又止,“但你的安全,我肯定会保障好的。”

    祖安眼前一亮:“那感情好,以后要是谁欺负我,我就直接把你抬出来,让那些家伙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楚初颜:“……”

    “我说这些可不是让你惹是生非的。”

    “知道啦知道啦~”祖安打了个哈哈,“说起来我都有点鄙视你们楚家了,堂堂的公爵府,之前连一个黑帮都对付不了,如今一个丫鬟都抓不住,真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楚初颜答道:“你现在已经是楚家的人了,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我们楚家虽然是公爵府,但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光鲜,最主要的原因是被迫卷入了如今皇位之争。”

    “按照当年先帝的约定,皇位应该轮到皇上的弟弟齐王了,但皇上却想将皇位传给亲生儿子,也就是当今的太子。如果太子贤明倒也罢了,毕竟皇上是当今唯一地仙,天下第一强者。可惜太子资质愚钝,和齐王比起来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很多大臣、家族本来就有些不满皇上违背当年的约定,见此情况纷纷被齐王拉拢,于是朝堂之中形成了两大集团。”

    “皇上虽强,但毕竟年迈,而且太子又不堪大任,所以双方实力倒也算得上势均力敌。为了占据上风,各方都在拉拢朝野上下有实力的家族,我们楚家在明月城掌管盐铁,不仅富甲一方还为各方势力提供武器,所以也成了双方拉拢的对象。”

    “只不过我们楚家并不想参与皇位之争,所以两边都没投靠,因此也惹恼了两家的人,皇帝那边担心我们楚家将来被齐王拉拢,所以派了大司农丞桑弘担任临川郡太守,桑弘本来主管的是盐铁,此行显然是打算对付我们楚家,将盐铁收归朝廷;”

    “齐王那边应该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主意,等着我们斗得两败俱伤之时,他再出来装好人迫使我们加入他的阵营。对了,城主就是齐王那边的人,之前在银钩赌坊你应该也感觉到了。”

    祖安终于弄明白了这背后的弯弯拐拐,心想难怪我当了楚家女婿过后,各方似乎看我都不顺眼,一个个都欲处之而后快,一开始以为那些人是觊觎楚初颜的美貌,现在想来,多半还是为了整个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