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96章 石公子
    米老头直接无视了这句话,明月城出了名的废物天赋好?难道其他人这些年来眼睛都瞎了么?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解释:“也许你身体状况正好契合这套身法吧,好好练熟,面对袁文栋用来自保应该绰绰有余了。”

    “对了,我教你这套身法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另外‘葵花迷影’的名字最好也不要告诉别人,免得惹祸上身。”

    祖安忙不迭地点头:“知道知道……”

    看来这家伙也是个苟圣啊,不过一想也是,不苟的话怎么能这么多年在楚家当一个默默无闻的花农。

    见他答应下来,米老头这才放心离去。

    祖安则又开始练习刚刚学到的“葵花幻影”,练着练着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这身法如此诡异迅捷,单纯用来躲避未免太浪费了,要是用来攻击呢?

    他马上想到了“初级剑术十三式”,那些直来直去讲究以最短的距离最快的速度最大程度伤害对方的剑法,虽然在真正的高手眼中重攻轻守破绽一大堆,但如果速度足够快,就算让你看到破绽又如何?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兴奋了,直接将“初级剑术十三式”配上“葵花幻影”练了起来,原本初级剑术十三式直来直去显得有些单调乏味,但一配上那葵花幻影那诡异的身法,院子里立马寒光闪闪,剑气纵横。

    如果有外人来看到的话,只会看到一个鬼影子在那里忽闪忽现,说不定还会被吓到。

    忽然祖安心中一动,急忙将剑收了回来,几个侍卫闻讯赶来:“姑爷,你没什么事吧?”

    祖安认出了几人是上次出了雪儿那档子事后,楚中天安排来保护自己的,不由暗暗吐槽,刚才米老头过来也没见你们有什么反应。

    “没事,我在这里练剑呢。”祖安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微微笑道。

    “哦,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几位侍卫见没有异状便退了下去。

    “姑爷的身子真的好虚啊,练一个初级剑术就练得满头大汗的。”

    “真是可怜了我们大小姐。”

    “刚刚那边传来的动静好像不小,难道真是我幻听么?”

    “切,肯定是这段时间精神绷得太紧,难不成姑爷还能弄出那样的动静?”

    “这倒也是。”

    ……

    听到空气中远远传来的窃窃私语,祖安一头黑线,看来自己的形象真的需要改善一下了。

    原本还对家族大比有些忐忑,但有了“葵花幻影”过后,他却心中大定,这套鬼魅的身法和初级剑法十三式简直绝配,活脱脱就像小说里的辟邪剑谱一样嘛。

    想到这里,他的笑容忽然僵住了,马上反应过来这身份有葵花两字,米老头刚刚又说修炼这套身法有个大难关,正常人都没法练,同时眼神还往我双腿-间瞟……

    我勒个大去!

    这他瞄的不会是葵花宝典吧?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祖安吓得当场就把剑扔掉了。

    这尼玛有完没完啊,他当场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小兄弟被封印了不说,现在连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也给他配上了?

    祖安臭着脸回去倒头就睡,连剑也没心情练了。

    此时另一个人的心情更不好,梅花帮总舵里,砰的一声,一个名贵的官窑瓷杯被扔在地上砸得粉碎。

    半跪在地上的梅超风眼皮跳了跳,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个茶杯了,当初花了好大力气才弄来的,每天可谓是爱不释手,若是换作其他人别说砸了,哪怕是碰一下都会被他拖下去喂狗,但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半点怒意,唯有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此时跪在他身边的还有另一个人,一席绿衫衣裙,满头编织得精致漂亮的小辫子,正是之前对他吆五喝六的雪儿。

    今天之前,梅超风看这丫头总是不顺眼,如今却有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在他们之前上首的位置,有一个年轻公子金刀大马地坐着,他身穿一袭暗紫色锦袍,一条白色蛮纹腰带系在腰间,面目俊美无比,一头乌黑光亮的长发愈发显得整个人潇洒闲雅。

    只不过他此时满脸阴沉,正怒气冲冲地看着跪着的二人,显得整个人多了些阴郁之色。

    “你们一个个真的是我的好手下啊,雪儿,我记得前不久你才给我传信,说一切尽在掌控之中,要不了多久就能让祖安那个废物永远消失在这世上,然后现在你告诉我你的身份败露,从楚家逃出来了?”年轻公子脸上明明在笑,但语气中却没有半点笑意。

    “公子恕罪,中间出了一些小意外。”雪儿贝齿紧咬,脸上羞愧难当,本想替公子排忧解难,哪知道最后竟然把事情办砸了,关键是目标明明还是个出了名的窝囊废。

    “小意外?”年轻公子冷笑一声,“你知不知道为了将你清清白白地安插进楚家,本公子花费了多少资源,动用了多少人脉?潜伏了几年,好不容易等着开花结果了,结果你却把一切都搞砸了!”

    “我一定将功补过,请公子开恩!”雪儿直接将头磕在了地上,娇柔的身子颤抖得厉害。

    年轻公子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而望向了一旁的梅超风:“还有你,雪儿她年纪小又是个女流之辈,没见过世面办事不牢靠也就罢了,你可是老江湖哎,黑道巨擘哎,竟然也栽在了那个废物手里?竟然直接输了750万两,嘿嘿,这些年,你上供给本公子的,加起来有这么多么?”

    梅超风冷汗瞬间就出来了,心想怎么听公子话中的意思,似乎处罚雪儿雷声大雨点小,轻拿轻放的感觉,现在这架势是拿我开刀么?他急忙辩解道:“这个都是我手下办事不利,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任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有人会短短两把就赢了750万两啊。”

    “还有,还有我本来是不打算承认那750万两的,但乔姑娘却让我答应下来,我只好写下欠条了。”

    由不得他不这么紧张狼狈啊,眼前这个男子,乃京城石家六公子石昆,父亲乃当朝大司马,石家是京城顶尖家族之一,石昆本人不仅英俊潇洒,而且是公认的天才,深得石家上下喜欢,也常常被委以重任。

    石家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都是由他在负责,据梅超风所知,像梅花帮这样的全国很多州府都有,背后都是石家在扶持控制。

    别看梅花帮表面光鲜,实际上各种生意所得,大部分都要上缴给石家,所以对方得知自己欠下750万两才如此生气吧。

    “哦?是雪儿让你写的,”石昆看向雪儿,“你到底是我们石家的卧底,还是楚家的卧底?”

    雪儿急忙将当时的情形大致说了一遍:“公子,在那种情况下不写的话恐怕很难收场,我也是不想节外生枝,想着反正能轻松将欠条拿回来,就没考虑那么多。”

    石昆重重地哼了一声:“亏你被石家培养了这么久,眼界还是上不得台面,那种情况我就不信楚家真敢动用红袍军,他只要敢动,第二天就能招来朝廷的雷霆打击。”

    雪儿低着头:“是属下考虑不周。”

    石昆接着问道;“这个倒也罢了,关键是你后来去杀祖安为什么会失手?”

    雪儿答道:“那家伙一直在韬光养晦,表面上是个窝囊废,实际上却是个修行者。”

    “修行者?几品!”石昆立马坐直了身体。

    “顶多三品左右,但他的战力有些奇怪……”雪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对方的元气波动确实只有三品出头的样子,但真的打起来似乎又不止。

    “你一个五品修为结果连一个三品都杀不了?”石昆气急反笑,“这些年活到狗身上去了么?”

    雪儿脸色一红:“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肚子剧痛……”

    她事后找很多大夫检查过,身体根本没问题,根据她的描述,所有的大夫都说那是怀孕分娩才有的感觉,可她一个黄花闺女,连男人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怀孕,而且事后这些症状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她始终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关键时刻肚子痛,真是不堪大用!”石昆冷哼一声,脸色变得相当难看,“既然这个祖安不是废物,那证明他之前的一切都是有意为之,事实证明这样果然有效果,降低了楚家的戒心,成功的成为了楚家的女婿。”

    “他要是个废物我还一点都不担心,但如果他是韬光养晦,那还真有可能得到楚小姐的身心!”

    一想到楚初颜那绝世姿容温顺地躺在祖安怀中,石昆只觉得一颗心嫉妒欲狂。

    雪儿自然清楚他的心事,急忙说道:“公子不必担心,两人是分房睡的,而且大小姐根本不喜欢祖安,不会让他得逞的。”

    “暂时虽然不会,以后哪说得清楚,”石昆霍然起身,“不行,得尽快解决掉这个麻烦,对了,你们之前怎么计划的?”

    梅超风看了一旁的雪儿一眼,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本来乔姑娘说已经安排好了人将祖安开除出明月学院,我就能在外面找机会轻易地杀了他,可没想到她找的人不仅没把祖安赶出去,反而自己被赶出去了。”

    石昆当真是气急反笑:“我要不是因为瑶光秘境开放了赶过来,恐怕都不知道这边发生了这么多精彩的事情,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雪儿也是一脸尴尬:“我动用了您在明月城的关系,请杨户曹帮忙将祖安赶出学院,哪知道祖安这家伙在算术上的造诣竟然比杨户曹还厉害,最后弄得杨户曹被学校开除了。”

    “什么,这家伙怎么什么都行?”石昆顿时惊了,这还是之前情报里那个废物家伙么。

    雪儿脸色微红,心想那家伙至少有一样不行,不过这件事她根本没打算告诉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