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93章 提前的大比
    祖安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女人的鼻子是属狗的么,连是谁的味道都能闻出来?他不死心地自己抬起衣袖来闻闻,只能隐隐闻到一股香味,女人身上不都差不多的香么?感觉不出来区别呀。

    楚还招直接伸手去掐住他耳朵:“快说,你和郑旦那女人到底干什么了,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姐姐的事情!”

    “快放开快放开。”祖安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本来还以为小姨子变善良温柔了,结果骨子里还是那个暴力女,“我真的啥都没做,这味道应该是早上她跌入我怀中时沾上的吧。”

    两人此时的样子引起过路的同学纷纷侧目而视,很多人开始窃窃私语:

    “还以为姓祖的当上老师后会好些呢,结果在家里还是这样没地位。”

    “对呀,看他在楚二小姐面前那唯唯诺诺的样子,都不敢反抗的。”

    “上门女婿不好当啊,软饭不好吃啊。”

    “我倒觉得还好啊,被这样漂亮的小姨子揪着,应该很爽吧。”

    “咦,离我远点,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

    周围学生的声音传来,祖安欲哭无泪,被一个小丫头这样揪着,我的形象啊。

    “真的么?”听到他的解释,楚还招将信将疑地松开了手,又将小脑袋凑到他怀里嗅了嗅,眼神中尽是怀疑,“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有这么浓烈的香味?”

    祖安讪讪一笑:“这我就不知道了。”

    楚还招悻悻然地哼了一声:“果然狐狸精的骚--味退得就是慢。”

    “呃~”祖安忍不住说道,“你一个小丫头哪里学来的这些虎狼之词,有些影响形象的。”

    “哼,我还说不得么,你心疼了?”楚还招一改之前温柔解语花的模样,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身着小皮鞭要抽打他的小恶魔形象,“姐姐来学校的时间很少,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当然要帮她看好你,免得你被别的狐狸精勾搭了,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情。”

    “我真啥都没做,别冤枉我行么。”祖安都想哭了,我也想做啊,可惜实力不允许啊,无踪幻莲啊,这次秘境说什么也要得到,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没有最好!”楚还招哼了一声,脸色有所缓和,“姐夫你也不要觉得我大惊小怪,要知道姐姐在学校里太光彩夺目了,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自然会引起一些女人的嫉妒,那个郑旦,就是其中之一。你也不要被她今早那个面孔所欺骗了,多半是她想抢姐姐的东西才故意那样接近你的。”

    祖安顿时不满了:“这是什么话,就不能是因为我本人的魅力让她情不自禁接近我么?”

    楚还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最后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绝无这种可能!”

    祖安不禁受到了暴击伤害,真相将这丫头按在桌上狠狠地打一顿屁股,有这么损人的么。

    “哎呀,姐夫你也不要生气,至少你已经有我姐姐了呀,这还不够么,”看着他臭着一张脸,楚还招急忙笑着安慰他,“这学校里也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呢,要是能娶到我姐姐,他们折寿二十年恐怕都愿意。”

    祖安翻了个白眼:“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我和你姐姐的关系么,你姐姐什么时候成我的了。”

    楚还招讪讪地笑了笑,她的确也对两人的情况有所耳闻:“你要给姐姐一点时间嘛,她素来心高气傲,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个落差也很正常嘛。”

    祖安一头黑线:“有你这样安慰人的么,我真就那么差么?”

    楚还招嗯了一声:“以前的你别说姐姐,连我都瞧不上,不过和你接触下来,发现你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其实你身上还是有很多优点的,等姐姐了解你更多后,她肯定也会慢慢喜欢上你的。”

    “也许吧。”祖安其实现在根本不在意这个了,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无踪幻莲的事情,否则就算楚初颜现在主动投怀送抱也没用啊。

    感受到他语气的落寞,还有他那颓然的背影,楚还招一愣,心想姐夫真的好可怜,姐姐不喜欢他,爹娘也不待见他,连府中一些不开眼的下人也敢给他脸色看,他在楚家一定相当不开心吧,以后我一定要对他好些,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

    想到这里她急忙跑上去,甜甜地喊了一声:“姐夫~”

    祖安吓了一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喊你一声。”楚还招眼睛笑得像月牙儿一般。

    祖安总觉得这小姨子有些不太正常,想着自己的事,便有一茬没一茬地回应着。

    两人出了学院的时候,成守瓶等楚家的仆人已经等着了,看着二小姐像一只漂亮的蝴蝶一样不停围着祖安转,成守瓶眼睛都直了:姑爷果然好本事啊,不仅娶了大小姐,而且竟然让一向刁蛮任性的二小姐这么服帖,嗯,私底下我一定要找姑爷请教一下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哪怕学个一招半式也足以在家丁圈子里横着走啊。

    一路无话,回到家里后,楚中天派人过来喊两人去吃饭,到了之后意外地发现楚初颜竟然也在,祖安有些拿不准这个便宜老婆的行踪。

    按理说她也是明月学院的学生,是需要上课的,可偏偏他这段时间一次都没碰到过对方,从小姨子的话中也可以判断出她没去上课。

    整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感觉经常外出,天南地北地跑,听成守瓶提起过,好像现在楚家家族产业很多都是她在负责,感觉操持家业好辛苦的样子。

    楚还招一进屋看到姐姐也在,便雀跃着跑了过去:“爹、娘、姐姐,你们肯定猜不到今天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祖安他……”

    秦晚如打断了她:“不重要的事情等会儿再说,先说正事。”

    楚还招只好无奈地对祖安摊了摊手,歪着头吐了吐舌头,样子倒是极为可爱。

    祖安心中一暖,小姨子对他是真不错,不过这丈母娘的态度就不敢恭维了,明摆着是瞧不上他。秦晚如美则美矣,毕竟生出来的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但这强势的性格,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幸好两个女儿不像她,也不知道纪登徒那家伙是什么情况,这样的女人也会YY,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啊。

    秦晚如要是知道祖安心里正在这样编排她,恐怕早已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此时她看向大女儿:“初颜,因为瑶光秘境提前开放,所以和袁家家族大比也相应提前到后天了,你准备得如何?”

    “家族大比?”祖安心头一跳,这才想起前段时间听他们提过这件事,楚家和袁家都经营着兵器,相互之间竞争相当激烈,但身为贵族,总不好像普通商贾那样各种无所不用其极,大家面子上不好看,所以便定下了以家族子弟大比来决定每个片区的市场份额。

    一来也算是君子之争,大家和平共处,二来也能促进家族子弟勤加修炼。

    祖安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竟然这么快家族大比的时间就到了。

    “应该没问题,”楚初颜答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训练楚家子弟,他们这些年也算勤勉,按照往年的经验看,应该绰绰有余。”

    楚中天眉头一皱:“不能按以往经验,这次袁家背后有吴家支持,他们派出的人肯定比往年更厉害。”

    一旁的楚还招忍不住说道:“既然袁家可以请外援,干嘛我们不请啊,这样不摆明了吃亏么?”

    “你懂什么,”楚中天哼了一声,“我要是也跟着去请外援,岂不是证明了我们楚家怕了他们吴家?更何况爹爹一生刚正不阿,从不屑于做这些鬼祟之事。”

    一旁的祖安暗暗发笑,这不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么,实在很难将这个怕老婆的耙耳朵老丈人和刚正不阿这样的词语联系在一起。

    楚初颜答道:“就算请了吴家的人帮忙,也不可能赢得了我。”

    祖安听得浑身一震,没想到自己这便宜老婆装逼起来如此厉害,关键是不管是楚中天夫妇也好,还是楚还招也罢,没有一个人露出质疑的眼神,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听说她如今是五品,明月城公认的修行天才,也不知道和裴绵曼比起来谁更厉害一点?

    祖安很难想象楚初颜的实力,只能拿有过战斗经验的来对比,他就和两个五品的交过手,每次都差点把命给丢了。

    不过雪儿虽然是五品,但想来她再厉害肯定也比不过楚初颜的;倒是裴绵曼那女人,上次在学院里轻而易举打败同为五品的袁文栋,想到她那一身诡异的黑炎,也不知道她和楚初颜打起来,到底谁能占上风。

    想到裴绵曼,不自觉地又想到了那晚两人在楚初颜卧室缠斗的画面,那女人身材是真的好啊……

    “虽然你肯定能赢一场,但总共要比十场,某个人还注定要输一场,这次我可没什么底。”秦晚如一边说着一边瞟了祖安一眼,然后还下意识摇了摇头。

    十场里面两家的嫡房子弟是必须要上的,除此之外其他人要求就没这么严格了,不管是偏房子弟也好,家生子仆人也罢,只要实力够,都是可以上场的。

    楚家这边吃亏就吃亏在祖安这个姑爷上面,按照规矩他是必上的,那显然也是未战先输一场。

    “几个意思呀。”祖安心想这么瞧不起人么,他心中虽然不爽,但脸上还是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放心吧,我肯定能赢一场的。”

    只不过他的话显然没被其他几人放在心上,连一向支持他的楚还招也不认为他能赢一场。

    楚初颜淡淡地说道:“不要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了,还是按照上次的计划,由你对袁文栋,哪怕输了也是为我们楚家整体的胜利贡献一份力。为了保证袁文栋愿意选择你,明天我陪你去一趟学校,你想办法再惹恼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