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92章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不好意思郑小姐,我不是故意的。”祖安假装有些手足无措地跑去扶她,想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然要陪她演下去,大家都是演技派,谁怕谁呀。

    郑旦咬着嘴唇,用一种十分娇嗔的语气哼了一声:“老师你好坏,把人家的裙子扯破了。”

    这声音当真是又娇又腻,听得祖安心头狂跳,终于明白西游记里师徒几人最厉害的不是什么孙悟空,而是唐僧呀,一路上要经受那么多女妖精的诱惑,始终把持住本心,实在是太难得了。

    “是在下唐突了,我扶小姐起来。”祖安暗呼一声好一个女妖精,过去要扶她起来。

    “哎呀~”郑旦忽然惊呼一声,眼圈一红,眼泪哗啦哗啦地流,“疼,好像是脚扭了了。”

    祖安眼睛都直了,这女人不去参加奥斯卡角逐影后都可惜了,平地摔也就罢了,还能扭到脚?

    “老师能不能帮我看看?”郑旦泪眼婆娑地望着他,当真是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祖安在她旁边半蹲下来,伸手按了按她的脚踝,一种滑腻娇软的触感自手心传来:“是这里么?”

    “不是,还要上面一点点。”郑旦咬着嘴唇,玉颊上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嫣红,妩媚诱人之余又保留着少女的娇羞与矜持。

    “是这里么?”祖安一双大手握住她的脚踝缓缓上移,对方的腿又白又细,小腿正好可以盈盈一握,那种温香软玉之感,当真是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

    “不是,还要……还要上面一点点。”郑旦脸色微红,忽然有些后悔,自己这样是不是太过了些,让这家伙便宜占得太多了,哼,等我拿到欠条再好好教训这家伙。

    祖安顿时乐了,既然你想客串一下潘金莲,我又怎么不当一下西门大官人舍命陪君子呢,手掌摩挲着她光滑细腻的肌肤缓缓往上移。

    感受到男人粗糙火热的手掌,郑旦也是芳心狂跳,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传来,让她不敢再玩火了,急忙按住他的手阻止他继续上移,然后顺势将他抱住:“祖大哥,我忽然觉得好冷。”

    祖安咽了咽口水:“可我觉得好热啊。”

    郑旦抿嘴一笑,白里透红的脸颊上挂着一丝得意的笑意,看来哪怕有楚初颜那样的绝色老婆,依然抵挡不住本姑娘的诱惑嘛。

    “祖大哥,可不可以抱紧我,我真的好冷。”郑旦一边楚楚可怜地说着,一只手一边迅速在他怀里摸索着。

    不过她的度把握得相当之好,完全像情人间的挑逗,一点都没露出其实她是在找东西。

    “咦,怎么没有?”早上的时候她大致摸索过一次,可惜没找到欠条,所以这次故意和他更亲近了些,这样近在咫尺地探寻,依然没有找到,这家伙到底把欠条藏在哪里呢?

    郑旦目光落到他两腿-之间,难道是藏在裤子里么?于是一只玉手不动声色地缓缓下移。

    祖安口干舌燥,这女人挑逗人的本事当真是厉害,那一只手轻轻的触摸,仿佛要把你魂都勾出来一样。

    不过当她将手下移后,祖安马上清醒过来,他忽然想起一个悲催的事实,他的小兄弟还被封印着啊!

    就算明知道这样的大美人儿是在投怀送抱,他也只能敢看着。

    “谁他妈给老子下的这个封印,真他妈贱啦!”祖安差点泪流满面,不敢让她继续摸下去,万一察觉到自己小兄弟没反应,那自己小兄弟软萌的事情岂不是曝光了?

    想到到时候全城的人都知道了他的事情,一个个用怜悯鄙夷的眼神看着他的画面,他便欲哭无泪。

    身为男人,不要面子的?

    急忙一把将怀中娇软的少女推开,他逃也似地往外跑去:“那个……郑小姐,你在这里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找学校里的大夫过来看看。”

    看着对方仓皇逃走的模样,郑旦先是一愣,继而噗嗤一笑,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表情,大家都说他是个贪花好色的混混,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正人君子,想到之前他在赌场轻而易举赢了银钩赌坊750万两,又在学院比试中胜过老师,到底哪一个面孔才是真正的你……

    想了一会儿心中越发好奇,不过她还是谨记着自己此行的目的,起身先确定对方真的走远了,然后将门关上,迅速在屋子里翻找起来。

    可她找了很久,连欠条的影子都没找到,一双秀气好看的黛眉紧紧蹙到一起:“这家伙到底把欠条藏在什么地方了呢?”

    见找不到她便悄然离开了院子,总不能真的等对方将学院的大夫找来吧,到时候自己装病的事情还不穿帮么,自己孤身一人主动跑到老师的寝室,要是传出什么风言风语那就麻烦了。

    她不介意私底下美人计诱惑一下祖安,但却不想被任何第三人知道。

    祖安当然也不会傻到跑去找大夫,只是躲在不远处的树林中,见她离去了方才松了一口气,看来一定得尽快找到无踪幻莲,这样的事情我不想经历第三次了!

    又回想起当初和雪儿的场景,祖安无语问苍天,眼泪当真是哗哗哗地流啊。

    回到院子里检查了一番,也没看出什么异常,便锁好门后垂头丧气地回到了教室。

    因为经历了中午这件事,让祖安整个人非常沮丧,一下午的课里都无精打采,很快便混到了放学的时间。

    “姐夫,姐夫~”正颓废地跟随者下课大军往教室外走去,忽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回头看去,只见楚还招正一脸雀跃地向他挥着手。

    “还是小姨子好。”祖安心中一暖,不过想到自己身上的封印,小姨子再贴心有毛用啊,反而觉得更悲催了。

    “哎,你怎么了,一副被玩坏了的表情?”楚还招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正要和他说话,忽然注意到他的异常。

    “没什么,我只想静静,我现在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祖安一句话叹了七八口气,此刻就差个一剪梅的背景音乐来渲染一下悲惨的氛围了。

    “到底怎么了,你胜了那个杨委,还被姜校长任命为新的算术老师,不应该高兴么?”楚还招不解地问道。

    “只是临时工代理老师,又不是正式编制。”祖安语气依然低沉悲观。

    “那也是老师呀,要是爹娘知道了,保管对你刮目相看,”楚还招稍微幻想了一下那画面就觉得相当有趣,“还有姐姐,要是知道你成了她的老师,脸色不知道多精彩,以后你到天字班上课的时候,一定要多抽她起来回答一下问题,哼,每次都一副她最厉害的表情,我倒想看看她吃瘪的样子。”

    听到小姨子叽叽喳喳地描述未来上课的各种情形,祖安心中的阴霾也渐渐被阳光照亮,特别是想到楚初颜必须在大庭广众之下尊称自己为老师,那画面一定相当精彩。

    “对了,你中午到哪儿去了,我跑来找你吃饭,结果到处都找不到人,”楚还招忽然气哼哼地说道,“说,你是不是和那个女人勾勾搭搭去了?”

    “怎么可能,是学校的工作人员带我去看老师宿舍了。”祖安心想女人的第六感都这么准的么?连小姨子这种野丫头也有这种敏锐直觉?

    “老师宿舍?”楚还招眼前一亮,“那太好了,把钥匙给我。”

    “干嘛?”祖安有心炫耀,拿出半透明的钥匙令牌递了过去。

    “哇,果然是别院的钥匙。”楚还招摩挲着手中钥匙有些爱不释手,隔了一会儿悻悻然地说道,“早就想在学校要个这样的院子了,可爹娘管的严,让我不要有那些什么纨绔习气,哼,郑旦那女人都有,为什么我堂堂公爵府的小姐反而没有。”

    听到她提起郑旦,祖安心头一跳,急忙说道:“你那么喜欢的话以后可以经常过来玩呀。”

    “好呀,”楚还招直接将钥匙塞回到衣襟里,“以后我午睡就来你那儿了,哎,想想都幸福,有自己的院子,可以随心躺着,不用在教室里和那些家伙一起趴在桌子上睡,哼哼哼。”

    “你到我那里午睡?”祖安鼻血都差点喷出来,“这恐怕不太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楚还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会你那里藏了什么狐狸精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祖安心头一跳,急忙说道,“只不过我们毕竟男女有别……”

    楚还招脸色一红:“姐夫你好坏,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那院子,房间好几间呢,我又不和你睡同一间。”

    祖安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被郑旦那小妞勾搭得都忘了看院子里的陈设,这时候回想起来,好像是有几间房间,莫说住两个人,就是一家数口也住的下呀。

    为了化解心中的尴尬,他急忙说道:“你以后要来便来呗,至少把钥匙还我呀,不然我怎么进去?”

    “不还,”楚还招脸色一扬,“我要是想睡觉了每次都来找你,总觉得怪怪的,钥匙在我这儿,我什么时候想去睡了就可以直接过去,你自己找学校后勤处再申请一块钥匙不就行了。”

    “啊,这玩意还能复制?”祖安一愣,看着像仙侠小说里那种洞府令牌,难道还能像前世那些钥匙一样?

    “当然能复制了,”楚还招眉头微皱,“你一直推三阻四的,不会是真打算在屋里藏什么狐狸精吧?”

    一边说着一边凑到他身上,琼鼻一抽一抽地嗅他身上的味道,忽然脸色大变:“好哇,你身上果然有其他女人的味道!这香味怎么这么熟悉,是郑旦那女人的!”

    ---

    起来得有些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