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87章 威严
    “你的学生又怎么了,只要是学校的学生,都受这校规管辖!”看着白素素花枝乱颤的样子,鲁徳眼皮直跳,恨不得直接将他塞到地里,“祖安参加赌博影响恶劣,又在学校公然顶撞老师,不管是哪一条,都足以开除学校了。”

    祖安并不着急,本来他还有底牌,如今既然这个白素素跳出来帮他,他自然乐得看戏。

    白素素摇了摇头:“鲁大哥你这话就不对了,祖安他参加赌博是在校外,校规好像只是规定的校内行为吧;至于顶撞老师,刚刚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是杨委主动提出的打赌,祖安也是被动应对,如果这都要处罚,到时候外人会不会猜想,因为我们学院老师输了,学院为了保他故意拉偏架,到时候别说明月城,说不定会传遍天下,到时候我们所有的老师都会被当成输不起的笑柄了。”

    听到他“鲁大哥”一样亲昵的称呼,鲁徳一阵恶寒,不过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话有几分道理,但一想到这是老冤家白素素支持的,哪怕道理再对他也不可能支持,就像自己要处罚祖安一样,这个白素素未必是和他有什么交情,多半是为了恶心我,故意跳出来给我找不痛快的。

    想到这里,鲁徳自然不愿意服软:“哼,我才是学校的教导主任,该怎么处罚学生我说了算,用不着白老师插手。”

    白素素气得花枝一颤,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鲁徳骂道:“姓鲁的,你还讲不讲道理,你这是滥用职权,我要告你。”

    鲁徳顿时笑了:“你哪怕告到京城,这事也归我管。怎么不服气么,要不我们来练练?”

    “哼,练就练,谁怕你?”白素素娇哼了一声,从怀中摸出一只桃花,一股强大的气场四散开来,周围的学生纷纷支持不住往后退去。

    看到其他人那狼狈的样子,祖安心想奇怪了,我怎么没什么感觉?忍不住看了一眼在他身前一脸悠闲的商留鱼,不禁若有所思。

    看到对方摸出了那支桃花,鲁徳脸色一变,一杆戒尺也悬停在了他头顶之上,仿佛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比起玄字班、黄字班这些私下逃散的慌乱模样不同,天字班和地字班的学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一脸兴奋地看着场中两人。

    这两人恐怕是学校里除了校长之外实力最高的了,六品大佬啊,有些人一辈子都见不到,更遑论看他们之间的交手了。

    像袁文栋等五品修为的,一个个目不转睛盯着场中,想从两人的比试当中看能不能得到什么启发,对将来的突破说不定大有裨益。要知道五品六品看着只有一个境界的差距,但这一个境界的差距犹如天地一般大,也不知道多少人一辈子会停留在五品境界上,到死都没法突破那一步。

    唯有裴绵曼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下意识往祖安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发现他正盯着商留鱼完美的侧颜看着,唇角不由浮现一丝笑意:真是一个好色的家伙。

    空气中弥漫的氛围越来越紧张,白素素妖冶的脸上多了一丝凝重,鲁徳脸上更是苦大仇深,双方神经高度紧绷,都在不停地寻找着对方身上的破绽。

    “都大眼瞪小眼这么久了,你们还打不打啊?”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紧张无比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祖安不耐烦地伸了一个懒腰。

    来自白素素的愤怒值+666!

    来自鲁徳的愤怒值+666!

    其他人都一副震惊的眼神,竟然敢同时得罪主任和白素素,真乃壮士也。

    祖安也没办法啊,为了赚点愤怒值,我容易么我,完全是拿生命在冒险啊。

    白素素和鲁徳对视一眼,仿佛读出了对方的心意:我俩就别打了,要不先弄一下这个作死的家伙?

    正心有灵犀要罢手的时候,一个冷冽威严的声音传来:“你们都在干什么!”

    白素素和鲁徳脸色一变,急忙将武器收了起来,恭恭敬敬像来人行了一礼:“见过校长。”

    “见过校长!”

    “见过校长!”

    ……

    其他师生纷纷躬身问候,祖安不禁面露讶色,没想到这个美人儿校长竟然这么高的威望。

    一个美丽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肤白胜雪,眉目如画,一头秀发挽在头上,露出了修长白皙的脖子,尽显高贵之感,不管是谁看到都会由衷地赞叹一声好一个大美人儿,只不过她目光如电,整个人明艳之余,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

    裙摆之下,浑圆结实的大腿若隐若现,再加上紧紧包裹的肉色丝袜,当真是将一双完美长腿展现得淋漓尽致。

    祖安不无恶意地揣测,这些人一个个躬身行礼是不是趁机去看她腿了?

    看了看不远处的韦索,只见他果然死死盯着姜罗敷一双美-腿,眼神中尽是狂热之意,整个人显得非常兴奋,不停地咽口水。

    痴汉呀!

    祖安暗暗鄙夷,却忍不住看了一眼商留鱼,上次在凉亭中见过,她那一双长腿的风韵丝毫不在姜校长之下,不过今天她穿着长裙,只能隐隐露出脚踝,可惜了不能再饱眼福了。

    “你在看什么?”商留鱼有些好奇的声音传来。

    祖安微微笑道:“其实你可以穿点短一些的裙子,这么漂亮的腿遮住实在太可惜了。”

    商留鱼先是一怔,继而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要不是之前在凉亭中见过,你和我说这些话,可没好果子吃,记住以后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不要随随便便调戏老师。”

    “不能随随便便调戏,那可以正正经经调戏么?”祖安笑着道。

    商留鱼如画般的眉宇间露出了一丝古怪的表情:“你这家伙这作死的性子,难怪才来学校没几天,就有这么多人想要对付你。”

    祖安耸了耸肩:“他们都是嫉妒我英俊潇洒惹人爱,你看这学校里从头到尾都没有女人要对付我吧?”

    商留鱼一愣,好像还真是哎,对付他的都是男性,那些女人反倒是一个个帮他化解危难,连白素素这样有些不男不女的家伙,似乎都出来护着他。

    两人窃窃私语的样子落到不远处的姜罗敷的眼中,她不由暗哼一声:这臭小子还骗我不认识商留鱼,看这会儿聊得多火热。

    商留鱼的性子她最清楚,虽然接触起来让人如沐春风,表面上看似柔和易相处,但她其实和每一个人都保留了足够的距离,骨子里有一种天然的冷漠与不合群,还从没见她和谁聊得这么开心过。

    收回目光,姜罗敷清了清嗓子,瞪着鲁徳白素素二人:“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身为老师却在学校里斗殴?还这么多学生围观?”

    白素素掩嘴轻笑道:“校长姐姐误会了,这事儿都是姓鲁的故意针对一个学生挑起的,不信你问问周围的人。”

    见他直接把黑锅扣在自己头上,鲁徳气得差点冒烟,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解释缘由更好:“校长,主要是这个祖安目无师长,又到处赌博,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所以我准备将他开除出去,谁知道这姓白的非要跳出来和我作对。”

    看到两人互相甩锅的样子,姜罗敷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行了行了,你俩也不必互相指责了,此事来龙去脉我已经知晓,既然是杨委老师主动提出来的赌约,如今输了自然该愿赌服输,别被外人笑话我们明月学院输不起。”

    杨委因为之前的巨大打击跑了出去,但冷静下来后反应过来,朝廷册封的老师职位不管是名誉还是实际利益,都比普通人有着巨大特权,自己为了一时间的屈辱跑了,丢掉这个金饭碗可不划算啊,所以他硬着头皮回来,心想就算以后在学校抬不起头来,这个老师的职位也是要保住才行,大不了受一些羞辱而已。

    可刚回来便听到姜校长这句话,彻底将他判了死刑。

    想到自己下了多大决心才回来,他自然不甘心,急忙跳出来叫道:“我毕竟是朝廷册封的,在太常司备了案的正牌老师,哪怕你身为校长也没这个权利开除。”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嘘声,显然没料到他还有脸回来。

    姜罗敷冷冷地说道:“身为算术老师,在专业领域方面还比不上一个学生,这样的老师不要也罢,我会亲自上书禀明太常司,革除你老师职位的公文要不了多久就会送到你手中。”

    以她的聪明才智,又怎么会看不出杨委今天是故意针对祖安的,她懒得去猜他背后指使的到底是谁,索性直接扫地出门一了百了。

    原本祖安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的话,她也会权衡一番,但这家伙太特殊了,楚家姑爷的身份倒也罢了,还没被她看在眼中,关键是这家伙竟然是传说中的超阶资质,而且身上还有各种神秘的事情,连她都产生了好奇。

    这样一个未来潜力无限的家伙,她又怎么可能让其在自己的学校里“夭折”?和他的潜力比起来,区区一个三品户曹,一个算术老师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这番话,杨委整个人如遭雷噬,哪还有脸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仓皇地往外跑去,这个地方他一秒钟都不想多呆,特别是祖安那家伙,那嘴边邪邪的笑意,看着就想去撕烂他的嘴啊。

    来自杨委的愤怒值+999!

    看到后台传来的消息,祖安一阵无语,明明在校长那里受了气,却来记恨我,这家伙当真是个欺软怕硬的软骨头。

    此时杨委眼中尽是疯狂,今天的事情都是那贱人让我来的,本以为是个轻松差事,那知道竟然会遭受此生的奇耻大辱,这笔账一定要找那贱人算算,不给我个交代,我和她没完!

    看到杨委仓皇而逃的身影,鲁徳皱了皱眉头,然后看着姜罗敷说道:“校长,杨委的下场的确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但祖安这小子公然顶撞老师,在学校里和老师赌博,不该也受惩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