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83章 无耻
    边上有人顿时叫了起来:“这家人未免太小气了吧,2人合用一只饭碗,这个怎么吃?”

    杨委一头黑线:“你咋问题那么多,是让你们做题,又不是让你们讨论人家家庭小不小气的。”

    祖安微微一笑,这么简单的题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杨委会认为难?一个方程就解决的事情,莫非是这个世界的人不会算两位数相乘么?

    他随手比划了一下,便写下了60位客人。

    咕噜~

    杨委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怎么可能,这家伙难道知道答案么?可这些题是我现出的啊。

    难道这些题真的很简单么?

    他都有些怀疑人生了,直到看到周围其他学生一脸茫然,这才稍加平衡,这家伙一定是猜的,刚好第一个就试了60这个数,嗯,一定是这样。

    祖安继续看第三个题:

    明月城市场中,公鸡值5钱、母鸡值3钱、小鸡三只值1钱,现在一农妇用100钱买100只鸡,请问她总共买了多少公鸡,多少母鸡,多少小鸡?

    咦,这倒有些意思了,三个未知数,却只能列两个方程。

    不过数字本来就不大,完全可以穷举一下,当然也不是傻头傻脑穷举,而是有策略的,设公鸡母鸡小鸡各位xyz,列方程化简一下,可以推出y=(100-7x)÷4。

    因为鸡是活着的动物,只数不可能为小数,那么x、y、z都一定是整数,因此公鸡数X必须要是偶数才行,这样100-7x才能被4整除。

    从2开始试,很快便可得出公鸡4只,母鸡18只,小鸡78只。

    看到他写出了答案,杨委大脑一片空白,三道了,他已经答对三道了!

    哪怕他想耍赖以老师的权威说对方答案是错的都不行,因为众目睽睽之下,这些人虽然未必做得出来,但拿着答案倒推是很容易验证是否正确的,更何况还有个商留鱼在这里看着。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是个废物么,怎么能这么轻松将这些题做出来?而且做出的速度比他都还快很多?

    如今对方答对三道,他的赌约已经输了,现在他已经不指望将对方赶出去,而是希望他千万不要全部作对,那自己可就难以下台了。

    要知道之前他从来没想到过会有这种情况,所以随意许下了诺言,可现在这架势让他不得不慌了。

    不怕,后面的题越来越难,特别是最后一题,是我从一本上古孤本里找到的,莫说是学生,就是他自己都做不出来。

    这家伙再厉害总得有个限度,怎么可能将这种上古难题做出来!

    只不过祖安却是笔走龙蛇,刷刷刷地将一个一个题目的答案写了出来,引起周围人阵阵惊呼,一开始大家和杨委一样,觉得他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可到了现在大家眼睛不瞎,自然明白他真的是算术天才。

    一个个原本一开始是打算看祖安笑话的,毕竟这家伙娶了最漂亮的楚大小姐,又和那么多红颜录里的校花眉来眼去,实在让人恨得牙痒痒,大家都巴不得他被赶出学院。

    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大家不仅不失望,反倒是越发兴奋了起来,看学生被赶出学院哪里比得上老师被赶出学院有意思啊。

    商留鱼唇角也露出浅浅的笑意,望向正专心致志书写的祖安,心想这家伙认真的时候还蛮帅的嘛。

    不由自主想到那次在凉亭中初遇的场景,商留鱼眼中好奇之色越发浓厚:这家伙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与商留鱼的轻松不同,杨委此时不停地用手帕擦着额头的冷汗,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场中所有人的目光渐渐移向自己,心中真的有些发毛了,只好不停地安慰自己:“不慌不慌,他绝不可能做得出来最后一题。”

    此时祖安也在最后一题面前停留了下来:

    “两个农妇带了共100只鸡蛋到明月城市集里卖,两人所卖的钱是一样的。第一个农妇对第二个农妇说:‘假如我有像你这么多的鸡蛋,我可以卖15钱银子。’第二个农妇说:‘假如我有像你这么多鸡蛋,我只能卖6又三分之二钱’,请问她们各有多少个鸡蛋?”

    周围的同学顿时议论开了:

    “奇怪,同样是鸡蛋,为什么两个农妇卖的价格不一样呢?”

    “这不正常么,显然是两个农妇一个长得好看,一个长得丑些,长得好看的卖得贵也有人买,长得丑的只能把鸡蛋卖便宜些了。”

    “兄台果然高见!”

    ……

    看到这个题祖安愣住了,望向了杨委:“你是不是认为此题很难?”

    杨委心想废话,不难的话我干嘛留在最后一道,不过此时他再也不敢轻视对方,只好模棱两可地说道:“会者不难。”

    “的确不难。”祖安心想这就是个列方程组的问题,四个未知数,列四个方程,就是解起来运算过程可能稍微麻烦一点点。

    杨委却是气得七窍生烟,心想我只不过是客气一下,结果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我看你能做出来不!

    来自杨委的愤怒值+222!

    祖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随意在纸上打了些草稿,最后写下了答案:第一个农妇有40个鸡蛋,第二个农妇有60个鸡蛋。

    早有好事者将答案带回去验算,马上叫了起来:“做对了,做对了!20道题全对。”

    教室里所有人震惊之余,纷纷一脸古怪地望向杨委,刚刚赌约里他可是说了,对方要是能将20道题都作对,他就辞职不干了。

    杨委此刻脑瓜子嗡嗡作响,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有些违背常识,原本以为只是接了个轻松任务,随随便便踩一个废物学生,哪知道对方竟然反把他弄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这剧情不对啊,情报里不是说他是城里有名的废物么,怎么这么擅长算术?

    祖安望向了一旁风姿绰约的商留鱼,笑着问道:“商老师是吧,你是裁判,你说谁赢了。”

    “自然是你赢了。”商留鱼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只有两人之间才看得懂的笑意。

    祖安这才望向杨委:“这位杨老师是吧,刚才好像有人说我要是做对了20道题,他就自动辞职,不知道还算不算数?”

    杨委一张脸涨的通红,额头前的中分头发一颤一颤地:“你作弊!对,你一定是作弊!”

    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在女神面前丢脸了,主要还是保住自己的职位才是,不然成为大周朝历史上第一个被学生怼下课的老师,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切~”

    教室里顿时响起一阵巨大的嘘声,显然都对他的耍无赖相当不满。

    商留鱼也是眉头微蹙,忍不住说道:“杨老师,整个过程所有人都在这里看着,他怎么可能会作弊呢。”

    仿佛能感受到女神眼神中的鄙夷,杨委捋了捋额头前的头发,急忙说道:“我想起来了,我这些题其实运气好是可以猜出来的,数值也不算大,他完全可以一个一个答案试。”

    “你们看他写的这些步骤,你们能看懂么?显然他是乱猜的。”

    一些学生仔细看了祖安试卷上的那些过程,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确实看不懂,难道真的是猜的?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不过听说他之前在银钩赌坊两把赢了750万两,运气这方面确实没的说。

    祖安忍不住摇了摇头:“虽然之前就知道你很无耻,但没料到你会这么无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就直接说我刚才做的这些是不是全对?”

    “光答案对有什么用,没有过程依旧是零分。”杨委硬着头皮说道,“这是算术课的规矩,主要就是防止那些抄袭答案还有你这种瞎猫碰到死耗子的。”

    一旁的商留鱼轻笑道:“杨老师你这话未免有些不对了,他就算运气好能猜中一个两个,也不可能20道题全猜中啊,会不会是他用的方法太过新颖,大家以前没见过而已?”

    她长得很美,又有一种风姿绰约的气质,如今虽然轻言细语几句话,却让几乎所有人升起了了一种认同感:

    “商老师说得对!”

    “确实没可能这么巧。”

    ……

    杨委眼皮跳了跳,心中不由暗怒,这个女人诚心和我作对么?事关职位和名誉,他也顾不得什么女神了。

    只见他脸色一沉:“商老师,你是教外语的,不懂算术我不怪你,他写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步骤,莫说是我,就算是京城皇家国立学院的那些算术老师也绝不可能看得懂,这世上压根就没有这样的解法,我说他是胡乱猜的,又有什么问题?不信的话你让他解释一下这些步骤是怎么回事?”

    他心中已经打定了注意,等会儿不管对方说得有理没理,他都会直接批判为一派胡言,此战已经堵上了他一生的名誉,他也顾不得吃相了。

    商留鱼眉头微蹙,对方毕竟是明月城知名的算术专家,他这样说有着很大的权威,让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帮忙。

    只好望向了一旁的祖安,这个少年给了她太多的惊喜,不知道这次他会怎么应对。

    祖安淡淡地说道:“以你在算术上的造诣,这些过程我解释了你也听不懂。”

    杨委气急反笑:“哈哈,你们听到没有,这个狂妄的小子说的什么话?我这辈子还没见到过这样目中无人的学生,我一定要上报学校,将你开除出去以正校风!”

    来自杨委的愤怒值+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