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80章 故意针对
    “难道修为高的都能一眼看破我的暗疾所在?”祖安忍不住问道,那自己以后真的没脸见人了。

    姜罗敷笑着摇了摇头:“你不必担心,我是从另外的渠道偶然得知的,你不用担心会被其他人看出来。”

    祖安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下一秒便满腔怒火,一定是纪登徒那家伙,肯定是他为了泡妞,满嘴跑火车泄露了我的病情。

    特么的,还讲不讲医德啊!

    “咳咳,话题扯远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祖安急忙转移话题,重提自己此行的目的,“我这个老师的称号,不要俸禄不要编制,更不会去真正带学生教课,只是需要一个官方承认的身份而已。”

    姜罗敷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若是换一个平日里名声很好,能力很强的人,捐了750万两的话,我也许还可以力排众议答应下来,但你也知道你平日里在众人眼里是什么印象,要是我敢答应让你当老师,恐怕下一秒就会被口水淹死,明月学院也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我可不想冒这个险。”

    顿了顿笑着说道:“谁让你这些年一直韬光养晦了,这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么。”她自然不会想到以前的祖安是真的废物,哪是什么韬光养晦呀。

    其实这样的结果祖安并不意外,他并没有真的指望能当上学校的老师,他话锋一转,道出了此行真正的目的:“如果不能当老师的话,那就给我一个参加秘境的资格吧。”

    虽然750万两买一个秘境资格有些亏,但750万两的欠条本来就是个鸡肋,留在手里还会让“富婆快乐球”没法产生作用;另外如果凭借真正本事参加选拔,虽然有很大概率能出线,但是他没有百分百把握,万一遇上个什么妖孽天才那就完犊子了,这件事关系着他小兄弟的安危,他容不得一点意外,所以花钱买个平安;另外,如果能用一个白条交好明月学院高层,怎么看也是划算的,在这个世界待的时间越久,他就越能感受到学院地位的超然。

    姜罗敷黛眉一凝:“你知不知道秘境几年才开放一次,每次只有每个学院最优秀的人才有资格进入,为了这些资格,多少天才争得头破血流,怎么能说给人就给人。”

    祖安哼了一声:“我不信你堂堂一个校长,这点权力都没有,750万两哎,哪是这么好赚的。”

    姜罗敷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他,仿佛能看穿他的任何谎言:“你想去秘境干什么?”

    祖安答道:“当然是为了天才地宝,看看有没有什么奇遇了。”无踪幻莲的事情他也不打算说,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姜罗敷点了点头:“也对,秘境对任何修行者的吸引力都是巨大的,只不过秘境的资格无数双眼睛盯着,上面还有太常部的监管,我也没法随意给别人。”

    祖安顿时急了,正要说什么却被她打断:“你先别急,听我说完。”

    “我虽然没法直接将名额给你,但可以暗箱操作,给你安排一些实力相对较弱的对手,这样你就能名正言顺获得资格,学院这边也不用承受这么大压力。”

    “要下场参加比试么?”祖安有些犹豫,他太多底牌实在不想暴露在人前,躲在幕后当苟圣才是他的追求。

    姜罗敷正色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前些年为什么要韬光养晦,但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只要你足够强,你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地位与资源,所谓一步快不不快,强者会越来越强,弱者与之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很难再追上。”

    “所以我不太理解你韬光养晦的原因,也许你以前是在顾忌什么,在害怕什么,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是我们学院的人,不必顾忌害怕任何敌人,有我们学院的保护,你可以尽情地展示你的天赋,我这边才方便给你更多的资源倾斜。”

    祖安心中有些感动,他能感受到对方是真的为他好,不过其中的缘由很难解释,总不能告诉她以前的祖安是真的废物吧?

    想来想去他便找了个话岔了开去:“那个,如果我的敌人是皇帝陛下,你也护得住么?”

    姜罗敷原本说得慷慨激昂,闻言不由呼吸一窒,一张白净的脸庞都有些涨红:“那我还真护不住,哼,不过皇上何等人物,你有本事得罪他?”

    祖安讪讪地说道:“开个玩笑,放心吧,接下来我会将校长的话记在心里,接下来我会好好表现的,要不我先去上课了?”

    姜罗敷勾了勾手指:“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祖安下意识将脸凑到了她面前,心想难道是要吻别,我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不过这么漂亮妩媚的大美人儿,吻一下也不吃亏。

    姜罗敷却下意识将头往后面一仰,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你刚才说的那750万两呢?”

    祖安这才恍然大悟,讪讪地笑了笑,一边脱下鞋子,从鞋底将那欠条摸了出来,递过去放到了她桌前。

    姜罗敷:“……”

    一脸嫌弃地用笔将纸条挑开,看清其中内容,不由秀眉一挑:“是张欠条?”

    祖安笑嘻嘻地说道:“以学院的地位以及校长您的能力,想必从梅花帮要债也不是难事。”

    姜罗敷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正奇怪你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大方,750万两说送给学院就送给学院了,也罢,本来之前还觉得有些亏待你,现在倒是心里平衡了些,名额的事情我会帮你安排好的,你快去上课吧。”

    “好叻,美人儿校长再见!”祖安笑着挥了挥手,跑得比兔子还快。

    姜罗敷红唇微微上扬,喃喃自语道:“倒是个有趣的小子。”

    不过目光落到眼前的欠条上,想到对方刚刚是从鞋底摸出来的,笑容就有些凝固了,总觉得屋子里似乎有些脚丫子味,将欠条收好后,手指一弹,索性直接将笔扔到了垃圾桶。

    祖安一身轻松地往教室走去,搞定了一件大事,心中总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只不过750万两就这样没了,总觉得有些肉疼啊。

    算了,先放在美人儿校长那儿几天,就当彩礼了,将来连人带钱,全都拿回来。

    要是学校里有人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一定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喜欢姜校长的男人很多,但敢打这个心思的,他还是独一个。

    回到教室时,发现里面已经开始上课了,上课的是一个头发有些油腻的干瘦中年人,额头的刘海弄得像中分一样,极具个人特色。

    祖安正轻手轻脚地往自己座位走去,忽然讲台上重重一拍:“谁让你进来的!”

    因为这声巨响,本来班上不少正在呼呼大睡的学生瞬间被吓醒,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祖安身上。

    祖安只觉得莫名其妙,心想这家伙对我发什么火,只好说道:“那个我刚刚看老师讲得正认真,不敢打扰,所以便轻手轻脚进来了。”

    那中分头哼了一声:“明明迟到了却不报告,自己大摇大摆就进去了,你这是目无尊长!”

    祖安顿时蛋疼了,这家伙摆明了是借题发挥啊,我都不认识他,他为什么会这样针对我?

    班上其他同学则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一幕,显然之前祖安深得极大美女的青睐,让无数男人捶胸顿足,他们自然巴不得看到他吃瘪。

    只不过祖安却不慌不忙地答道:“刚刚之所以迟到是因为姜校长找我去谈话的,老师若是不信的话要不去找校长问问?”

    那中分干瘦中年男呼吸一窒,这家伙竟然拿校长来压我?

    来自杨委的愤怒值+44!(这是书友“不愿透露姓氏的薛先生”客串的龙套,话说为什么要给自己取这样一个名字,细思极恐。)

    看到后台里这名字,祖安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嗯,果然人如其名,看面相就看得出来。

    此时讲台上的杨委却是有些惊疑不定,这家伙莫非和姜校长有什么亲戚关系?没见过姜校长对一个学生这么上心啊。

    那边的人请我帮忙,本来以为对付一个普通学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顺口就答应了,现在看来有些麻烦啊。不过自己同坐一艘船,这时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姜校长找你干什么?”为了排除心中疑虑,杨委急忙追问道。

    祖安耸了耸肩:“就是问问我在学校习不习惯啊之类的。”

    杨委皱了皱眉头:“你先回座位吧。”接着又开始讲课,心中却在揣摩姜校长和他到底什么关系,她可从来不会这般关心一个学生的。

    想了一会儿他忽然反应过来,姜校长这些年孤身一人,除了另一个班的那个女娃儿,从没听说她还有什么亲人朋友,怎么可能和这家伙有什么关系。

    想来是明月公爵府委托她稍微照顾一下,她碍于情面叮嘱了几句,哼,差点被他唬住了!

    来自杨委的愤怒值+58!

    正在座位上的祖安一愣,这家伙还有完没完了,怎么就和我杠上了?

    他暗暗警惕,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这家伙了,不过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和他有任何过节的可能,莫非是自己太帅了,导致太多女人倾慕我,他喜欢的女人也是其中之一?

    “老大,你真是太厉害了!”这时一旁韦索那独特的声音传来。

    “我厉害的事情多了,你是指哪样?”祖安问道。

    韦索竖起了大拇指,这独特的不要脸的气质,不愧是老大:“当然是银钩赌坊赢了750万两银子的事情,这件事都传遍全程了,所有人都在猜测你是怎么办到的。”

    祖安嘿嘿一笑:“当然是靠我独一无二的气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