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73章 出乎意料
    在她的认知中,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说不定还真的做得出这样的事,一想到这种可怕的结局,她真的有些慌了。

    正要说什么,又一波阵痛传来,她所有的话全都化作了痛苦的呻-吟。

    “我不敢?”祖安冷哼一声,直接扯掉了她的外套,“你看我敢不敢!”

    之前特意去她房间搜过,可惜除了找到些瓜果零食之外,什么都没找到。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他已经确定应该不是楚氏夫妇和楚初颜要杀他,那么雪儿的幕后主使就非常可疑了。

    被一个不知名的敌人在暗中盯着,实在是太危险了,自己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所以今天一定要查出幕后主使,不然以后当真是寝食难安。

    外套被扯掉,少女露出了两截雪白细腻的藕臂,祖安不得不承认,她这名字倒是取得挺贴切的,当真是肤白胜雪。

    “我一定会杀了你!哎哟~”

    来自乔雪盈的愤怒值+998!

    祖安眉头一皱:“到了这步田地,你都还不说?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身上的衣服总共都没几件,咦,等等,你不会故意露给我看想勾引我吧?”

    勾引你妹啊!

    来自乔雪盈的愤怒值+1024!

    雪儿此时快疯了,一边要忍受小腹传来的非人痛苦,一边还要被他用言语折磨,等我恢复后一定要撕烂这家伙的嘴。

    “再不说的话我真撕了哦。”祖安伸手扯住她衣领,并没有真正动手,毕竟他的本意并非要轻薄她,而是想借此从她口中逼问出幕后黑手。

    “是你逼我的!”就在这时,雪儿眼眸中忽然闪过一丝绿芒,嘴里的话也冰冷刺骨。

    祖安瞬间觉得全身汗毛炸了起来,他想也没想直接召唤出大风,往后瞬移了数十丈。

    几乎在同时,雪儿满头的小辫子仿佛被解开了封印一样,瞬间见风就长,仿佛一道道树藤,犹如灵蛇一般一般往他浑身刺来。

    “我去,这啥情况!”祖安亡魂大冒,这女人是在变魔术么?一头本来很精致的小辫子此时却犹如美杜莎的头一般,带着一股恐怖的威压。

    他亲眼看到墙壁在对方的辫子面前仿佛纸糊的一样,瞬间便被戳得全是窟窿,若非他刚刚召唤出大风施展瞬移技能,恐怕此时已经被戳得渣都不剩了。

    雪儿显然也没料到对方能退得这么快,急忙追了出来。

    “姓祖的,我要将你挫骨扬灰!哎哟~”雪儿趴在门框边上,正要冲出来却忍不住捂住了肚子。

    来自乔雪盈的愤怒值+996!

    祖安咽了咽口水,这女人神经未免太粗大了吧,竟然能忍住分娩的剧痛?万一她再杀过来,自己恐怕真的危险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喧闹声,显然府上终于有人听到这边动静往这边赶来了。

    雪儿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之色,最终还是足尖一点往府外跑去,在院墙上忽然停了下来,回过头来恨恨地瞪了祖安一眼:“我会回来找你的!”

    说完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她刚离开没多久,一道倩影飞了过来,白裙飘飘,如仙下凡,不是楚初颜又是谁?

    看到祖安浑身是血,她吓了一跳:“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她祖安终于彻底松了一口气,对她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然后下一秒便晕倒在了对方怀中。

    他本来伤势就重,刚刚召唤大风躲避雪儿的杀招,更是耗尽了他最后的元气,之前一直是凭着一口气硬挺着,如今看到楚初颜,放松下来整个人便再也支持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见对方直接往自己怀里倒来,楚初颜下意识想要推开他,但看到他浑身冒血的样子却犹豫了一下,就是这一瞬间对方已经躺在了她怀里。

    想到对方之前碰瓷的前科,楚初颜秀眉一蹙,心想这次若是敢骗我……不过她元力稍微一查探,便脸色大变,原来对方是真的命悬一线。

    待祖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屋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除了楚初颜之外,还有楚中天夫妇,另外连二房三房的人也来了,不少人正在研究墙上那些刚才被雪儿辫子捅出的窟窿,一个个啧啧称奇。

    祖安心想幸好刚刚昏倒之前将必死匕首收回了键盘空间,否则被这些人捡到还真有些麻烦。

    他此时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包扎的绷带,心想自从我来这个世界,好像经常在受伤,这都是第几次绑成这样了?

    忽然觉得额头有个温暖湿润的手帕正在给他轻轻擦着汗,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楚还招坐在床边,一张娇俏的小脸儿上尽是认真与担忧之色。

    祖安心中又是感动又是腹诽,相比之下楚初颜正站立在不远处像个没事人一样,搞得伤的是别人老公一样,还是小姨子知道心疼姐夫。

    见他睁开眼睛,楚还招眼中尽是惊喜:“爹娘,姐姐,他醒了。”

    楚中天急忙过来询问:“你觉得怎么样?”

    祖安眼珠晃了晃:“痛~”

    楚中天嗯了一声:“初颜刚刚给你用元气护住了你的心脉,然后府上的大夫给你包扎好服了药,总算把你救回来来了。”

    祖安一愣,看了你不远处的楚初颜,见她依然一脸淡漠,丝毫没有救了人的表情,心想刚刚真是误会她了。

    秦晚如也来到床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祖安直接答道:“刚刚雪儿想杀我。”

    可惜刚刚没逼问出雪儿的后台是谁,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他觉得楚氏夫妇、楚初颜的概率都很低,所以不怕说出来,一边说一边观察众人的反应,希望能看到什么破绽。

    只可惜他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谁有可疑。

    “雪儿?”所有人都一脸惊诧,下意识望向楚初颜。

    楚还招急了:“姐夫,姐姐又怎么会杀你。”

    祖安翻了个白眼:“我说的是雪儿,又没说你姐姐。”

    楚还招腹诽不已,雪儿是姐姐的贴身丫鬟,你这样说所有人都会怀疑她嘛。

    面对众人的目光,楚初颜也眉头微蹙:“从刚刚开始,就没看到雪儿的踪影。”

    楚中天沉声道:“来人,去找雪儿过来!”他也不可能因为祖安一句话便定了雪儿的罪,对方毕竟是他女儿的贴身丫鬟,还是需要请来对质的。

    不过很快有手下回来禀告:“雪儿不在府上,哪里都找不到。”

    楚中天眼神一凝,这样的情况很像畏罪潜逃啊。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仔细说一下。”秦晚如在床边坐下,丝绸质地的裙子勾勒出丰腴优美的腰-臀曲线,引得一旁的二房楚铁生不停地往这边瞟。

    祖安于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当然隐去了太多自己的底牌。

    秦晚如听得眉头紧蹙,一旁的楚铁生忍不住开口了:“一派胡言,那个雪儿真像你说的要杀你,你这个废……哼哼,又怎么抵挡得住?”

    祖安望了他一眼,心想莫非他就是幕后黑手,不过如果真的是他,这样直接跳出来为雪儿说话未免太蠢了吧。

    楚还招替他辩驳道:“姐夫比大家想象的要厉害些,上次挨了我那么多哀嚎之鞭都能不叫出来,今天在学院里也大出风头,让那些三品五品修为的都灰头土脸。”

    她的这番话并没有让众人相信,毕竟这太匪夷所思了些,三品也就罢了,五品是什么概念?

    三房的楚月坡也笑呵呵地说道:“小招啊,你也就是太善良了,他有什么本事能对付五品的人?说出去有人信么?”

    楚铁生也附和道:“不错,而且我怎么发现你一直帮姓祖的说话啊?小姨子和姐夫之间还是要适当保持距离,容易惹来流言蜚语,更何况洞房花烛夜那晚,你俩还在一张床……”

    一旁的秦晚如凤目一瞪:“住口,这些话是你这当长辈的说的么?她还这么小,完全是出于维护家人的心态,哪有你说的这么龌蹉!”

    楚铁生悻悻然地哼了一声:“我这还不是为了楚家声誉着想。”

    秦晚如皱了皱眉头,尽管她有些不喜,但还是不对不承认二叔说的有道理,二女儿对祖安那家伙态度是过于亲近了些。

    不会真喜欢上了吧?

    这个念头刚升出来就被她否定掉了,怎么可能,祖安那家伙身上有一点值得女人喜欢的东西么?还招又岂会看得上他?

    她清楚女儿多半是玩性重,这些年府上也没人陪她玩,好不容易找到个玩伴而已。

    尽管知道两人不可能,但她还是寻思着找个机会和女儿说说,让他俩别这么接近。

    “按照刚刚祖安的描述,雪儿应该是个五品的木系元素觉醒者。”楚中天在墙壁上那些破洞旁检查,沉声说道。

    木系?

    祖安回想雪儿头发群魔乱舞的景象,心想还以为她是美杜莎转世了。

    “五品?”屋子里众人顿时议论纷纷,谁也没想到那个爱嗑瓜子看着乖巧秀气的丫鬟竟然是个五品强者。

    ---

    感谢可行知等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