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70章 盘点
    一旁的楚中天原本正在端起茶杯喝茶,被她忽然间拍桌子发出的巨响吓了一个激灵,差点把手里的茶杯都弄泼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清了清嗓子,马上也附和道:“不错,祖安你可知罪?”

    祖安一边鄙夷这个妻管严耙耳朵,一边诚恳地说道:“我知道错了。”

    楚中天和秦晚如齐齐一愣,原本在他们想来,对方肯定会下意识辩驳几句,他们都准备好后续的说辞了,谁知道对方直接认罪了,搞得他们不好发挥呀。

    边上的楚初颜还有岳山也忍不住侧目而视,这家伙现在模样要多老实就有多老实,要多纯良就有多纯良,还是在银钩赌坊里那个牙尖嘴利舌战群雄的家伙么?

    秦晚如顿了顿,还是按照原来准备的计划来训斥:“你可知我们楚家历来有家规,严禁府中子弟参加赌博么?”

    “我不知道啊,现在岳母大人说了我才知道的,”祖安睁眼说瞎话,同时拍着胸脯保证道,“岳母大人消消气,可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踏入那种腌臜之地了。”

    开什么玩笑,梅超风有多脑残才会允许他继续进赌坊赢钱啊?这样的承诺相当没有承诺嘛。

    秦晚如呼吸一窒,对方这态度让他准备的一系列说辞都没了用武之地,于是她只好狠狠地瞪了楚初颜一眼:“难道你没提醒他,还和他一起胡闹?”

    楚初颜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戳穿对方谎言:“是我一时疏忽。”

    他担心祖安受到太过严厉的惩罚,于是决定自己帮他扛一扛。

    一旁的雪儿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心想反正晚上就会要了那家伙的命,楚家怎么罚他也不重要了。

    秦晚如又何尝看不出楚初颜包庇的心思,心想祖安这家伙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这么快就替他说话起来了。

    想到宝贝女儿有被拐走的可能,她忍不住狠狠瞪了祖安一眼。

    来自秦晚如的愤怒值+33!

    看到这条消息,祖安一愣,心想明明楚初颜都那样说了,你还生我的气?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不过愤怒值这玩意,他也不嫌多,最好是越多越好。

    楚中天轻咳一声,沉声说道:“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了,差点和地方军队起冲突,说到底罪魁祸首都是你这家伙……”

    他还没说完,祖安便将那欠条拿了出来:“我把这750万两都上交给岳父岳母,反正现在初颜是我的妻子,我的不就是她的么,自然也是楚家的。”

    一旁的楚初颜一头黑线,尽管对方说的都是实话,可为什么听着这么刺耳。

    秦晚如重重地哼了一声:“这钱我们可不敢收,我们楚家世代清白持家,从不碰黄赌毒之类的脏钱,要是真收了你这钱,到时候指不定外人怎么编排我们呢,说我们楚家沦落到要靠女婿出门去赌钱来补贴家用了。”

    楚中天也说道:“不错,我们可不能因为这个坏了楚家几百年的名声,你自己快收好,此事以后万万不要提。”

    一旁的雪儿松了一口气,尽管她猜到大概率会是这样,但也有几分担心欠条真的落入楚家之手,那后续就相当麻烦了,现在一切都在计划之内,那就好办了。

    祖安将欠条收到怀中,心中暗暗吐槽,说到底就因为这是个注定很难收回款的欠条罢了,要是750万两的真金白银摆在这里,我就不信你们会这么清高。

    楚家一年的净利润能有这么多钱么?

    什么家规,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可惜了……”祖安也有些蛋疼,这欠条在自己手里是个鸡肋啊,他又没这个本事向梅花帮收取,顶多每年年末看能不能收到点利息,不过梅超风怎么看也不是那么纯良之人,会安分守己地把利息给我,多半要出什么幺蛾子。

    “今日之事,不得不罚,不然会给楚家其他子弟一个错误的信息,还以为去赌博没什么大不了的,”秦晚如重重地拍了拍桌子,“到静室去,家法抄一万遍!”

    “一万遍?”祖安眼睛都直了,“那么多我怎么抄的完?”

    “不抄完以后不许出门,免得你整日里出去惹是生非。”秦晚如眼中露出一丝得色,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是让楚守瓶代抄的,今天一万遍这个数字,哪怕你找他代抄也抄不完,这些天晚上回来都乖乖呆在家里吧,“你下去吧,现在开始抄。”

    祖安只有苦着脸出去了,楚初颜留在屋里,忍不住说道:“娘,一万遍会不会太多了,这什么时候抄得完?”

    “怎么,连你也开始心疼他了?”秦晚如哼了一声。

    “我哪有~”楚初颜脸色微红,心想那个无耻的家伙,我怎么会心疼他。

    一旁的楚中天笑呵呵地说道:“初颜你不用担心,你娘素来是刀子嘴豆腐心,她表面上让祖安抄这么多是在惩罚他,实际上却是在保护他。你想一想,梅花帮吃了这么大的亏又岂会善罢甘休?要是祖安继续出去乱逛,保不齐便被他们下了黑手,到时候无凭无据我们也没法帮他报仇。”

    “如今他安安心心在府中抄家法,梅花帮再神通广大,也没办法进我们楚家的门来伤害他。”

    楚初颜恍然大悟:“还是爹娘高瞻远瞩,我都没想到这点。”

    秦晚如一直板着的脸也露出一丝柔和的笑容:“初颜你的资质比我们都好,现在欠缺的只是阅历和时间,假以时日你的成就必然会超过爹娘的。”

    楚初颜浅浅笑了笑,眼眸之中却有些黯然,再隔几十年,自己芳华已逝,还是孤零零一个人,至于祖安,压根没被她考虑过……

    阿嚏~

    另一边的祖安揉了揉鼻子,心想又是哪位小妹妹正在想我?

    “姑爷你可总算回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成守瓶又顶着两个叉烧包屁颠屁颠迎了上来,他听说姑爷这次出去可是和雪儿一路的,想过来看能不能凑巧碰到雪儿,不过让他大失所望的是,祖安身边只有管家洪忠一人。

    祖安嘿嘿一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来得正好,陪我一起抄家法。”

    “啊?又抄啊。”成守瓶小脸儿顿时垮了,“这次要抄多少遍啊。”

    祖安笑着摆了摆手:“不多不多,也就一万遍吧。”

    “一万遍?”成守瓶立马跳起来了,姑爷是不是算术不好,对一万遍这个数字有什么误解?

    洪忠将他带到静室说道:“姑爷没抄完还请不要离开。”说完后便转身离去,只留下祖安成守瓶主仆两人望着整墙的家规面面相觑。

    “姑爷你饶了我吧,一万遍就是让我手抄断了我也抄不完啊。”成守瓶打定主意,心想这次说什么也不替他抄了,上次被坑得一个人抄了一晚上的事情现在想起都还心有余悸。

    “我俩谁跟谁啊,你不帮我谁帮我。”祖安一把搂住他的肩头,笑呵呵地说道。

    “嗯~我不抄!”成守瓶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祖安叹了一口气,拿出一张银票弹了弹:“哎,本来姑爷我刚发了笔小财,想着你帮我抄的话这100两就赏你了呢,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找其他人吧。”

    虽然750万两是欠条,但另外15万两是实打实的,今天银钩赌坊一行,当真是收获颇丰。

    成守瓶眼前一亮,急忙伸手去将那银票抓到手里,脸上马上流露出一副谄媚的笑容:“身为姑爷的书童,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别人代劳呢,当然是我来。”

    “好吧,那就交给你了,我回去睡觉了。”祖安打了个哈欠,今天出去逛了一圈还蛮耗精神的。

    成守瓶却是愁眉紧锁:“姑爷姑爷,可一万遍我一个人也抄不完啊。”

    祖安翻了个白眼:“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给你100两那么多啊,你不会拿钱找府上其他书童帮忙一起抄么?”

    成守瓶眼前一亮,不过马上说道:“可那样我剩下的钱不就变少了么?”

    祖安摆了摆手:“反正经费是给你了,我管你是一个人抄还是请人抄,反正把1万遍抄完就行。”说完便大摇大摆走了,只留下成守瓶一个人在原地纠结万分。

    回自己屋子的路上,祖安开始盘点此行赚了多少愤怒值,个、十、百、千、万……

    总共60224点愤怒值!

    祖安笑得合不拢嘴,回想今天一路上的遭遇,看来要多来点反派才好啊。

    回到屋子里,打了盆水正要洗脸开始抽奖,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怎么做到的?”

    祖安吓了一跳,急忙回头一看,米老头颤巍巍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后面。

    真是活见鬼了,这家伙看着风一吹就倒,结果走起路来一点声音都没有,自己哪怕修为提升这么多了也完全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什么怎么做到的?”祖安不敢怠慢,急忙问道,不知道为何,面对其他人,他可以肆无忌惮赚取愤怒值,但面对这家伙,他却有一种下意识的畏惧,根本不敢去惹他。

    这到底是为什么?

    祖安想了好久也想不明白。

    “现在府上都在传你两把赢了银钩赌坊750万两,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米老头一双小眼睛盯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