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68章 未婚妻
    连楚家的红袍军都纷纷对其侧目而视,自家这个姑爷还真是有点无耻啊。

    梅超风怒道:“哪有刚借钱就收利息的,至少也要等到一年后吧!”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200!

    “啊,没有么?”祖安东张西望,一副对这边规矩不熟的样子。

    楚初颜有一种以手抚额的冲动,自己怎么选来选去选了这么一个无赖的家伙:“一般的确是一年后再收取利息的,不过梅帮主麾下日常放贷,往往都是遵循‘九出十三归’的原则,所以提前收75万两,倒也说得过去。”

    所谓九出十三归,是放高利贷的名义上借你10块钱,每个月利息1块,但实际只给你9块,三月后要返还13块,所以世上很多人往往都被高利贷弄得倾家荡产。

    比起梅花帮平日里每月收一分利,如今他们一年才收起一分利,已经是相当开恩了,若不是750万两的数额实在太大,她也不可能同意这样的还款方式。

    当然,她也看得出梅超风是打着赖账的主意,毕竟750万两哪怕把梅花帮全卖了也拿不出来,所以现在能收一点是一点,免得夜长梦多。

    梅超风咬了咬牙,他知道今天不出点血恐怕应付不过去,便对手下挥了挥手:“来人,去拿十万两的银票过来!”

    然后对楚初颜说道:“还望楚小姐见谅,仓促之间我们也没那么多现银,如今先拿出十万两以示诚意,剩的利息年底再还,不知楚小姐意下如何?”

    他这次根本没有问祖安,鬼知道那泼皮无赖又出什么幺蛾子,反正这里真正做主的也是楚初颜。

    楚初颜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十万两差不多也是他们仓促之间拿出的最大数了,逼得太急也不好。

    梅花帮的心腹将银票取来,梅超风本想交给楚初颜,但想了想不对,马上改为拿去给祖安:“公子要不要点点?”

    毕竟银子在楚初颜手里想再要回来就难了,但在祖安手里么,哼哼,总有办法让这臭小子吐出来。

    “要,当然要。”祖安接过银票,指尖蘸了蘸口水,然后一张一张数了起来,一百两一张的银票,足足有1000张呢。

    梅超风呼吸一窒,心想老子只是客气地说说,哪有真的当着人的面数钱的?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111!

    看着祖安数钱的财迷样,一旁的桑迁眉头一皱,心想仙女一般的楚小姐怎么找了这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家伙当夫婿,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哪里不比他强上百倍?

    周围有这样想法的不在少数,甚至不少楚家的武士也是同感,一同又贡献了一波愤怒值。

    “咦,怎么差了一张?”就在这时,祖安忽然大呼小叫起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到了他那边。

    梅超风脸都黑了:“怎么可能,这么多眼睛都盯着,怎么会少!”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祖安耸了耸肩:“我就随口一说嘛,看看你是不是骗我的。”

    梅超风:“……”

    感情你这家伙是来诈我的?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211!

    一旁的桑迁终于看不下去这场闹剧:“行了行了,既然问题已经圆满解决了,大家就各自散去吧。”

    他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看着一个窝囊废狗仗人势地上串下跳,他却什么也不能做,那种感觉贼来气。

    庞春也乐呵呵地笑了起来:“不错不错,事情解决了就好,大家散了吧,散了吧。”

    他刚才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万一楚家的军队和河防营在这里起了冲突,又或者是梅花帮鱼死网破,一不小心弄出来就是天大的祸事,他这个县尉的乌纱帽也保不住了。

    场中两位大佬发了话,一直看热闹的那些赌徒如蒙大赦,纷纷往外跑,鬼知道留在这里会不会被殃及池鱼。

    谢秀对祖安挥了挥手:“祖兄今日可是让我刮目相看,改天请你喝酒,很多事情要向你好好请教请教。”

    祖安也笑得很开心:“我也有不少事情想请教谢兄的,比如如何做到流连花丛却片叶不沾身的潇洒。”

    “再说再说~”注意到一旁脸色阴沉的楚初颜,谢秀讪讪笑了笑,心想你这家伙也是够牛,竟然当着老婆的面说这些。

    他担心遭受无妄之灾,随便应付两句也逃之夭夭了。

    看着所有人都往外跑,祖安有些意犹未尽,愤怒值还是没赚够啊,于是他回头看了看梅超风:“梅帮主啊,你们这儿赌坊今后还开不开呀?我还能来赌么?”

    梅超风:“……”

    你他妈要是还敢来,老子把你皮都给拆了!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267!

    楚初颜有些看不下去了:“走吧。”饶是她性子素来清冷,也受不了对方时不时整出一些幺蛾子。

    岳山直接过来架着祖安往外走,显然在楚家服侍这么多年,见惯了各种贵族礼仪,实在受不了他这种泼皮无赖的行为。

    梅超风眼神阴沉地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帮主,我们真的要还那家伙750万两啊?”一个不开眼的手下过来表达自己的忧虑。

    “还你妈!”梅超风一巴掌将他扇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他一脸阴沉地跑回赌坊里专门为他准备的房间,一个娇俏动人的身影已经等在了哪里。

    “乔姑娘,你让我写下这巨款借据,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善后?”梅超风关上门,语气已经相当不善了。

    “当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写能这么顺利过关么?”那少女自然便是雪儿了,她见梅超风脸上皮肉直抖,转而安慰道,“放心吧,借据在祖安那废物手里,想弄过来容易得很。”

    梅超风眉头一皱:“就怕他将借据交给楚家。”

    雪儿摇了摇头:“不必担心,楚初颜向来清高,肯定不会拿祖安的钱;而楚中天为人方正,楚家又严禁赌博,他更不会要这笔赌债了,说起来这次回去,祖安不仅得不到称赞,反而会被楚家重重责罚,毕竟他犯了楚家严厉禁止的罪行。”

    “再重罚也不过是些家法,难不成他们还会将祖安赶出楚家么?”梅超风悻悻然地说道。

    雪儿叹了一口气:“750万两虽然很多,但如果能成功让祖安被赶出楚家,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梅超风:“……”

    他一阵无语,心想不是你的钱你不心疼是吧,你个小娘皮知道750万两是什么概念么,请杀手都不知道能请多少了,甚至直接除掉楚家家主也不是不可能,对付区区一个废柴,用得着花这么多钱么?

    幸好雪儿接下来一句话让他消了气:“放心吧,今晚我会亲自出手,不仅帮你把借据抢回来,同时也会杀了那个臭小子,彻底解除后患。”

    梅超风不禁大喜:“多谢乔姑娘了。”其实以他的修为,要杀祖安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可祖安不是在城主府就是在楚家,他根本没法下手,如今雪儿从楚家内部出手,要解决祖安比自己方便得多。

    此时离银钩赌坊不远的郑家,一个美丽宫装女子正在泡茶,白皙透丽的秀丽脸庞,柔和的侧脸线条恍如一笔勾勒,整个人神情极为专注,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配上白皙如玉的肌肤,当真是明眸雪肤,美艳绝伦。

    “桑公子这是怎么了,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美丽女子将一杯茶奉到了对面一个男子面前,整个过程动作极为优雅,举手投足之间极具古典之美。

    她对面的男子赫然便是刚刚从银钩赌坊出来的桑迁。

    “郑小姐这泡茶的手艺当真是一觉。”感受到对方安静温婉的气质,桑迁觉得焦躁的心情也平缓了几分。

    美丽女子微微一笑:“等成亲过后,我可以天天泡给你喝。”

    原来这个美丽女子便是明月城四大豪族之一,郑家的千金小姐郑旦,郑家已经和桑家订下婚约,她如今已是桑迁的未婚妻。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桑迁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惊艳之色,原本一开始听到父亲让他和明月城的一个商贾之女联姻他还相当不情愿,为此他没少和父亲吵架,但见到郑旦过后,他所有的抗拒所有的迟疑都消失了,因为这个他看不起的商贾之女实在是太美了,娶这样一个女子似乎也不算多吃亏。

    “多谢郑小姐。”桑迁接过茶杯的时候试图趁机摸对方的手,可却被对方不露痕迹地避了开去。

    郑旦朱唇轻启:“桑公子,成亲过后你想对我做什么,我自然依你,不过现在……”她言下之意也很明显,让他不要在成亲前对她有什么逾越的举动。

    桑迁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之色,不过很快便掩饰了过去,对方越是这样,越让他的心像猫抓一般,他甚至觉得男人是不是就是贱啊,轻易得到的东西往往都不珍惜,越是难以得手的越是朝思暮想。

    “刚刚在银钩赌坊发生了些事情……”为了掩饰心中尴尬,桑迁把刚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郑旦白皙完美的脸颊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咦,银钩赌坊竟然让祖安赢了750万两?传闻这个楚家姑爷是个窝囊废啊,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

    听她语气中对别的男人充满赞许之意,桑迁心头一阵不舒服:“哼,不过是狗屎运罢了,他也就赌了两把,也不知道怎么就瞎猫碰到死耗子。”

    郑旦抿嘴一笑,红润的嘴唇勾勒出极美的线条,她猜到了男人的心思,并没有再说什么来刺激对方。

    桑迁接着说道:“对了,这次过来是有事想请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