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66章 左右为难
    因为明月城商业发达,特别是盐铁交易,还有粮食运输,很多要经过漕运,河防营便应运而生,主要是管理打击各种走私;同时护送一下一些战略、民生物资运输,因为沿河两岸一些地方,也有凶兽出没。

    桑迁不慌不忙答道:“河防营同时肩负稳定地方安全之责,今晚这里聚集了这么多人,稍微不注意就会闹成大规模踩踏事件,我来过问一下,也算合情合理吧。”

    “这个恐怕就不劳烦桑统领了。”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队衙役从门口涌了进来,当先的那位手持纸扇,脸如白玉,好一位翩翩佳公子。

    “这人是男是女?”

    “嘘,你不要命啦,这是城主家的公子。”

    ……

    祖安一愣,没想到又见到了这个男生女相的谢秀,他以前不太理解为什么历史上那些帝王贵族喜欢豢养男宠,但如果那些男宠长成这样,也不是……

    我呸,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桑迁看到谢秀进来不由眼神一凝:“原来是谢公子啊,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谢公子如今应该还在明月学院读书,并无官职在身吧,调用这么多衙役,恐怕有些不妥吧。”

    谢秀收起扇子,微微笑道:“这些衙役当然不是我带来的,我刚刚在隔壁天仙楼喝酒,看到庞叔叔带着一队人过来,好奇之下跟了过来的,是吧,庞叔叔。”

    一个大腹便便的身影从外面赶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扶着官帽,看得出这一路过来奔波得够呛。

    “这人是城中县尉庞春,五品修为,是明月城三把手,和我们楚家素来交好,你莫要胡言乱语把他也冲撞了。”楚初颜担心祖安口无遮拦,急忙小声提醒道。

    祖安点了点头,神情有些诡异,叫-春的男人,他爹娘取名的时候不知道咋想的。

    不过楚初颜的话中也透露出了一些信息,看样子楚家和城主那边的关系不错,但之前在楚家楚中天又提过信任太守桑弘是冲着他们来的,桑弘的上任显然是代表着朝廷的意志。

    我的乖乖,不会是楚家有不臣之心,与地方官员相互勾结,让朝廷欲处之而后快吧?

    本以为傍上了条大粗腿,现在看来是上了一条即将倾覆的大船啊,难怪之前说对付个黑帮都推三阻四的!

    自己要不要找个机会趁早跳船呢?

    若是楚初颜知道他此时的想法,恐怕已经把他按在地上狠狠打了一顿。

    庞春进来后笑呵呵地对桑迁拱了拱手:“见过桑统领。”

    桑迁也不敢大意,毕竟县尉属于明月城的三把手,哪怕是他也不能轻慢,急忙回应道:“见过县尉大人。”

    两人寒暄了一阵后纷纷看向了一旁的谢秀,谢秀乐了:“你们看我做什么啊,我并没有官职在身,该怎么处理按规矩来呀。”

    桑迁一阵腹诽,谁不知道是你把庞春喊过来的,他素来唯你父亲马首是瞻,不就是听你的么。

    庞春笑呵呵地看向桑迁:“那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桑统领不会介意吧?”

    桑迁勉强笑了笑:“这是县尉大人的职责,在下不敢逾越。”

    县尉主管一城的治安捕盗,某种意义上相当于后世的市公安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合在一起,权力相当之大。

    庞春这才收起笑容,看向了场中其他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楚初颜这时开口了,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庞春暗暗咂舌,显然也被750万两的天文数字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也快,很快顺着她的话说道:“梅帮主,这就是你们不对了,你们既然开赌坊的,输了就应该认,否则这天底下赌坊都像你们这样来,岂不是乱套了?”

    梅超风暗怒,不过还是答道:“县尉大人有所不知,这人仅凭两把就赢了750万两,实在是匪夷所思,他绝对是出了老千,这样的账我们又岂能认?”

    祖安不由乐了:“我说你一个开赌坊的,竟然怕客人出老千?到底是你们技术不行呢,还是太不要脸呢?”

    “你!”梅超风大怒,心想若是两人单独相处,自己一个小指头就能捏死这只臭虫,结果现在却不得不忍气吞声和他讲道理。

    草!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499!

    这是庞春也开口了:“不错梅帮主,既然你说他出老千,可有证据?”

    祖安心想上面有人真是太爽了,各种帮自己说话,更何况他本来就占理。

    梅超风有些迟疑:“这倒没有,当时我不在这里,而祖安又是和楚小姐一起来的,楚小姐身为五品修为,真要做什么手脚,我们赌坊里的人也看不出来。”

    楚初颜脸色一寒:“你说我帮忙出千?”

    事到如今,双方也撕破了脸皮,梅超风没了顾忌:“这可说不准,他毕竟是你的丈夫,谁知道你们夫妻俩是不是故意做局来坑我的。”

    楚初颜冷冷地说道:“我们楚家的声誉容不得你这般污蔑,我要和你决斗!”

    梅超风也豁出去了:“之前是因为楚家才对你客客气气的,别以我怕你!”

    祖安在一旁看得一脸兴奋,巴不得他们马上打起来,想看一下五品大佬之间的战斗是怎么样的,以后自己也好有个防备。

    至于楚初颜会不会吃亏,他可一点不担心,且不说如今谢秀、县尉在这里,就说这明月城好歹也是楚家的封地,楚中天会让女儿被欺负?

    再加上她还有明月学院的背景,不管是哪一方,都绝非梅超风得罪得起的。

    这时谢秀出来劝阻了:“两位稍安勿躁,让我来说一句公道话。明月城的人都知道,楚家素来严禁参与赌博……”

    说到这里见所有人目光看向祖安,他不由呼吸一窒:“祖安毕竟不姓楚,可能刚进楚家还不太了解他们的规矩,但楚大小姐为人如何,这些年明月城的人应该都清楚。”

    “不错,楚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出千。”

    “梅帮主你给不出钱也不要往楚小姐身上泼脏水。”

    “对啊,楚小姐怎么会干这样的是!”

    ……

    周围的人纷纷附和,听得祖安咂舌不已,自己这便宜老婆人气还挺高嘛,这么多人喜欢她,搞得我好有危机感啊。

    谢秀继续说道:“而且我这个人大家也知道,也没什么其他特长,就是吃喝……咳咳,赌样样都算得上精通,据我所知,这天底下所有赌坊的赌具都有符文大师刻制的法阵,可以隔绝修行者的元气探查,所以说楚小姐仗着修为高出千,完全无从说起了。”

    桑迁暗骂梅超风是废物,想什么借口不好,非往楚大小姐身上想,他不得不出声了:“不错,我也敢用性命担保,楚大小姐绝不会出千,她……”

    他还没说完,耳边便传来了祖安的声音:“娘子,你说这时你承认出千的话,是不是就能让这家伙自杀了?”

    桑迁:“……”

    谢秀:“……”

    庞春:“……”

    梅超风:“……”

    我特么就说说客套话,你还真当真了?楚家这是招的什么极品奇葩女婿啊。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213!

    此时楚初颜也是一头黑线:“闭嘴,别胡说。”

    桑迁只好假装没听到他刚才的话,继续说道,咦,刚才我说到哪儿了?都怪那家伙!

    “楚小姐是绝不会出千的,但这位祖公子么,想必城中不少人都知道他以前的秉性以及……能力,以他的本事是绝不可能在两把之内赢到750万两的,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事先收买串通了梅花七,一起里应外合骗赌场的钱!”

    就差没直说祖安是个废物了。

    梅超风眼前一亮,高啊,之前自己的说辞的确各种漏洞,但这番说辞,可以说彻底否定了对方赢得750万两的正当性,不仅把一切推到了梅花七身上,而且还可以倒打一耙,追究祖安的责任。

    不愧是京城出来的,手段果然够阴!

    “呜呜呜~”一旁的梅花七却是吓得肝胆俱裂,怎么翻来覆去都把这屎盆子往他身上扣啊,可惜他下巴已经被卸了,此时虽然着急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啪~啪~啪~

    赌场里忽然响起了拍手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是祖安在拍手:“这位桑统领,你是不是也是这银钩赌坊背后的老板之一?”

    桑迁勃然色变:“胡说八道,诬蔑朝廷命官可是重罪!”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200!

    “既然不是银钩赌坊的老板,那为何从刚才进来开始处处都为他们说话?”祖安问道。

    桑迁哼了一声:“我那只是基于事实的合理推测。”

    祖安马上问道:“你也说了只是推测,那我基于你刚刚一直替梅超风说话,合理推测你们私底下有勾结,能不能用来当证据呢?”

    “你!”桑迁黑着脸转到一旁,“我懒得和你这种人做口舌之争。”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100!

    显然他已经慢慢平复了心情,自己什么身份,对方什么身份,和他争论实在太掉分了。

    祖安望向了一旁胖胖的庞春:“县尉大人,您多年来断案经验丰富,如今这到底什么情况想必是相当清楚的吧。”

    桑迁也开口道:“庞大人,可别被某些人威胁影响了你断案呀。”

    “这……”庞春有些迟疑,胖胖的脸上汗水都有些下来了,他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梅花帮多年来也没少在城里各部门打点,而且背景后台向来神秘,如今桑迁明摆着保他,难道他们背后的靠山就是太守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