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65章 心态崩了
    祖安乐呵呵地笑纳了这一大-波愤怒值,心想自己没同意去密室详谈,真是一个再英明不过的决定。

    看着眼前的祖安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梅超风便恨得牙痒痒,要知道在半个月前,这样的垃圾根本不配出现在他面前,随便吩咐一个手下过去他都要点头哈腰。

    结果这才几天,他竟然就能和自己平起平坐,还能这般理直气壮地威胁我?

    他妈的,搞得老子都有点想去吃软饭了!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666!

    梅超风深吸一口气,对旁边招了招手:“来人,把梅花七带过来。”

    很快他的手下便架着已经软成一摊烂泥的梅花七走了过来,梅花七看到他,急忙挣脱开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起来:“义父,孩儿对不起你啊,给您惹了这么大祸。”

    梅超风一脚把他踹开,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地对祖安说道:“刚才和你赌是梅花七个人的行为,并不能代表我们赌坊,你要收钱找他拿去。而且鉴于梅花七违规操作,给本帮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即日起,将其逐出梅花帮,永不再收录。”

    “义父!帮主,你不能这样对我啊,我这些年对你兢兢业业……”梅花七哪还不明白自己被当成了弃子,他顿时慌了,别说750万两,就是1万两他也很难拿得出来啊,750万两把他骨头敲碎了也卖不了那么多。

    他还想再说,却已经被旁边的人一拳打在下巴上,将下巴打错位,嘴里呜呜呜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看到他如此凄惨,之前还闹哄哄的赌坊瞬间安静下来,大家这才想起这事杀人不眨眼的黑道巨擘啊,于是一个个打起了退堂鼓,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喊得那么起劲了。

    祖安眼神一眯,这家伙,临时工的套路玩得挺熟练的啊。

    不过想黑我的钱,可没那么容易!

    “梅帮主,你这样做未免把在场的所有人当傻子吧?”祖安说道,“这梅花七是你的义子心腹,这银钩赌坊是你梅花帮的产业,现在你们输了钱却不认,以后谁还敢来你们赌坊?”

    “就是就是~”周围的人也窃窃私语,一个赌场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就是信誉,一个没了信誉赌坊注定只能关门大吉。

    人家有楚家当靠山梅花帮都敢不认账,那他们这些无权无势的散客,以后赢了钱怎么办?

    梅超风却冷笑一声:“也不怕告诉你,今天就是黑定你的钱了!其他客人的钱我都会一分不少地付给他们,整个明月城唯独是你,你赢的钱我一个铜板都不会付给你,你又能奈我何?”

    你一个窝囊废也想和老子斗?草鸡飞上了枝头也别想变凤凰,我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又岂是你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能想象的?

    你以为这世上都是讲道理的么?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世道的险恶!

    “梅帮主,你这就有些不要脸了!”楚初颜脸色一寒,正要上前,却被祖安伸手拦住。

    祖安一脸微笑:“梅帮主,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么?”

    梅超风冷哼一声:“你能有什么办法?”

    一个靠女人上位的窝囊废,还能翻上天不成。祖安摊了摊手:“你不赔我钱没关系,从今以后,我挨家挨户去你名下的所有赌坊,我自己不用下注,我教这些人下注,我让他们把把都赢,你们说好不好啊?”

    那些赌徒甚至外面围观的人瞬间就沸腾了:

    “好!”

    “祖公子万岁!”

    “祖公子你好帅!”

    “祖公子你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祖公子你和楚小姐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他妈的这么违心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你不也喊得起劲么?”

    ……

    伟人说得好,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人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百分知之一百的利润,人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

    赌桌上利润有多大,刚刚祖安亲自演示了,百分之一万五千的利润啊!

    谁能不疯狂?更何况这些赌徒全是些要钱不要命的家伙,梅花帮又如何,敢不给钱,他们合起来能把你梅花帮给灭了。

    梅超风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脸色极为难看:“你真当自己每把都能赢?”

    祖安双手一摊:“我今天两把就赢了你们750万两,你觉得呢?以后请叫我赌神。”

    周围围观群众听他要带着自己赢钱,一个个毫无节操地奉承起来:

    “赌神~”

    “赌神~”

    “赌神~”

    ……

    祖安闭着眼睛一脸陶醉地欣赏着周围人的欢呼,现在就差那个经典BGM了。

    梅超风脸皮抽了抽,说实话他也不确定对方是如何做到的,从对方语气来看,显然之前两次不是巧合。

    其实想来也不可能是巧合,不然他哪里会押得那么准。

    要是真让这家伙带着这群赌徒去他麾下其余赌坊捣乱,那赌坊生意真的不用做了,可要赔他钱,更不可能了,750万两啊,又不是七万五!

    一时间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

    “让开让开!”

    一群士兵闯了进来,紧接着一个身披金甲的青年将领走了进来,身材颀长,长相也称得上相貌堂堂,再加上一身闪亮的盔甲,真的相当吸引人眼球。

    “哇~好帅!”附近有丫鬟窃窃私语。

    祖安一脸不忿,不就是仗着制服优势么,这些女人真是没见过世面。他偷偷看了楚初颜一眼,见她神色如常,方才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谁在闹事?”那青年将领进来后扫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到了祖安身上。

    “看我干吗,嫉妒我比你帅么?”祖安没好气地顶了一句,这家伙一来就把矛头指向自己,显然不怀好意,那自然不用跟他客气。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100!

    “姓桑?这个姓还真够生僻的。”祖安暗暗寻思。

    那青年将领本来准备兴师问罪的,结果被这么一打岔,一时间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幸好一旁的梅超风急忙凑了过去添油加醋地说道:“桑统领,你来得正好,这家伙来我们赌坊敲诈勒索,我不同意他还威胁说会带着其他赌徒到我赌坊闹事,让我的赌坊开不下去。”

    周围的人眼睛都直了,虽然大家都知道你是黑帮,但你也不用这么黑吧,当我们是死人么?

    不过谁也没开口,他们清楚这个世界并不是真的那么讲道理的地方,形势没有明朗前,他们还是不要掺和进去。

    祖安许诺的钱虽然诱人,但也要有命花才是。

    那个叫桑迁地青年将领立马出声对祖安呵斥道:“你知道敲诈勒索是什么罪名么?对了,他勒索你多少钱来着?”

    梅超风苦笑道:“750万两!”

    “750万两?”桑迁瞬间被吓了一跳,你们玩得这么大么?哪怕他爹曾经当过大司农丞,在国库里这笔钱都算是天文数字。

    想到这里他顿时一脸兴奋:“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你这750万两这么多,等着牢底坐穿吧!”

    祖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压根没搭理他,而是望向一旁的楚初颜:“娘子,这家伙谁啊?怎么一来只听姓梅的一面之词就给我定了罪?看来他平时没少拿梅花帮的好处吧?”

    听到他的话,周围也响起了阵阵嘘声。

    楚初颜嘴角微微上翘,解释道:“这位桑统领是前任大司农丞桑弘的公子,如今桑大人上任我们临川郡的新任郡守,你切不可轻慢。”

    桑迁急忙行礼:“楚小姐言重了,家父日后的工作还要靠楚家多多配合。”

    楚初颜这样的绝色美人,没有男人能拒绝她的魅力,所以哪怕这次他们父子上任明摆着是来对付楚家的,但他依然下意识想在她面前表现出最优雅得体的一面。

    就在桑迁觉得自己的礼仪无可挑剔之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切~我还以为多有本事呢,原来和我一样也是靠着家庭背景的啊。”

    只见祖安掏了掏耳朵,然后指头对着他轻轻一弹。

    桑迁呼吸一窒,他虽然以前没见过祖安,但他对这位楚家姑爷的“大名”可谓是听闻已久,这窝囊废在他们圈子里就是个笑柄而已,结果今天自己竟然被他拉到了同一个水平?

    哪怕是这种方式和对方并列,他也觉得是一种耻辱!

    来自桑迁的愤怒值+300!

    一旁的梅超风也是瞪大了眼睛,人家桑迁家族显赫,父亲是朝廷的高官,现在也是镇守一方的大员,可谓真正的顶级世家公子。

    你祖安一个街头混混,只不过是仗着狗屎运好傍上了楚家,但那算得上你的家庭背景么,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还要不要逼脸啊!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300!

    祖安一愣,心想自己说桑迁,结果你梅超风生什么气,看来两人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炮-友关系啊。

    看到桑迁欲喷火的眼神,楚初颜暗暗发笑,心想终于也让别人知道了祖安这家伙的无耻,她清了清嗓子道:“桑公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只是河防营的统领,没有权限管理地方事务,今天这里的事由你来做裁决恐怕不妥吧。”

    ---

    感谢盟主lz123321的打赏,都是大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