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63章 什么叫赌神,这就叫赌神!
    这些赌徒一开始是想看到祖安吃瘪,但意识到可能有更大的瓜之后,所有人都沸腾了,纷纷红着眼睛催促着。

    被弟子悄悄推了几下,梅花七终于回过神来,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心中不由得悔恨不已,自己刚刚为什么那么贪非要弄豹子大小通吃啊,随便和他摇个点和他比大小也不至于输这么惨啊。

    他已经能预想到自己惨状了,750w两银子,整个梅花帮的产业全卖了,甚至他们所有帮众都跑去卖屁-股,都凑不出这么多银子啊。

    帮主一定会把他剁碎了喂狗的。

    想到那悲惨的下场,他心一横,悄悄将手伸到桌下,那里有个机关,按下去可以改变骰盅内的点数。

    事到如今,他只能冒险,赌一把不被楚初颜发现了。

    只可惜他根本无法想象五品的修行者有多强,手刚动,他便发现一股白色霜气席卷而上,然后他整个手都冻住了,哪里能往前移动分毫。

    “怎么,打算出老千了么?”楚初颜可是一直关注着这边,特别是这次下注还有她的功劳,怎么能让别人轻易破坏?

    祖安叹了一口气:“都和你说了不要出千不要出千,偏偏不信,喏,你来开。”他随便指了指梅花七身旁的弟子。

    “开!开!开!”

    周围那些赌徒一个个眼睛都红了,难道今天会见证奇迹么?

    梅花七急了,正要说话却感觉到被一股威压笼罩,根本说不出话来。

    那被选中的弟子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去将骰盅揭开,三颗鲜红的一点正面朝上,所有的人都沸腾了!

    连楚初颜都有些呼吸急促起来:

    一赔一百五,总共七百五十万两,这是什么概念!

    他们楚家虽然号称富可敌国,麾下盐、兵器等等都可以算是日进斗金,但一年的利润下来,也远远没有这么多啊。

    别说一年了,就是三年的利润,也未必有这么多啊!

    祖安则笑嘻嘻地看着梅花七:“多谢啊,刚刚要不是你特意把我拦下来,我今天可能只能赢五万两呢,现在竟然赢了750万两,你的嘴还真是开过光啊,这里有十两银子拿去喝茶,谢你吉言。”

    听到他这番话,梅花七回想起来还真是自己拼命把他留下来的,这真是眼巴巴地赶着往上送啊。

    那十两银子映射出微弱的光芒,仿佛在嘲笑他一般,他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直挺挺倒了下去。

    来自梅花七的愤怒值+1024!

    祖安顿时不乐意了:“哎你别想借晕倒逃过去啊,你们那个谁,把钱给我结一下呗。”

    当年陈刀仔能用20块赢到2700万,我祖安今天就能用1000两赢到750w两,折合成人民币就是135亿,什么叫赌神?这就叫赌神!

    且说另一边梅花帮总舵中,梅超风正笑着说道:“我说乔姑娘你真的不必担心,那个废物只要进了银钩赌坊,哪怕是虎也得卧着,是龙也得盘着,更何况他还是个出了名的窝囊废,到时候让他输个十万八万两的,想必楚家就容不下他了吧。”

    雪儿点了点头:“不错,楚家家风非常严,更何况楚夫人素来不满意这个废物女婿,别说十万八万,就是输个万八千的,估计楚夫人就能将他赶出来。”

    “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楚家小姐在他身边,未必会坐视他输那么多啊,所以乔姑娘不如过去想法子将她引开?我在赌坊里的兄弟才好对他下手啊。”梅超风说道。

    雪儿摇了摇头:“不行,楚大小姐似乎已经有些怀疑我了,我若这个时候去把她引开,身份肯定要暴露,我们不能因小失大。”

    梅超风哈哈笑了起来:“也是,有姑娘在楚大小姐身边看着,避免她被其他男人染指,估计公子才能彻底放心。”

    雪儿脸色一寒:“公子的事最好不要在背后妄议。”

    “我开个玩笑嘛。”梅超风打了个哈哈,心中却是暗恼,你一个丫鬟也就仗着公子喜爱在这里作威作福,哼,迟早有一天我让公子把你赐给我,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雪儿起身望着远处赌场方向,回想起这几日祖安和自己斗嘴的场景,小脸上露出一丝忧色:“可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

    “你担心得太多了,窝囊废终究上不了台面的,”梅超风不以为意地说道,女人就是容易怕这怕那,“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喜报传来了。”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个脚步声匆匆传来,一个教众匆匆赶来禀告:“帮主,帮主,不好了不好了。”

    梅超风脸色一沉:“说谁不好了?掌嘴!”

    那教众一愣,不过梅超风积威甚重,他也不管辩驳,跪下来狠狠地扇了自己几巴掌。

    梅超风慢条斯理端起茶杯,用嘴轻轻吹了吹:“记住,以后做事不要这么毛躁。”

    “是~”那帮众有些委屈,但跪在地上却不敢有丝毫辩解之意。

    梅超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吧,到底什么事。”

    那帮众这才禀告道:“输了五万两。”

    “五万?”梅超风哈哈一笑,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但梅花七这次任务完成得也算优秀,毕竟是在楚大小姐眼皮子底下办到的,“反正五万两银子,绝对足以让楚家将姓祖的赶出家门了。”

    一旁的雪儿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五万两已经够多了,自己再去煽风点火一下,以夫人的脾气,肯定是容不下那家伙了。

    见两人误会了自己意思,那帮众急了:“帮主,是我们输了五万两啊!”

    “啊?”梅超风的笑容戛然而止,霍然回头,眼神有些杀人,“你说什么?”

    那帮众只能硬着头皮重复了一遍:“是银钩赌坊输了五万两给楚家的姑爷。”

    砰!

    手里的茶杯都被捏碎,梅超风勃然大怒:“梅花七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那废物赢了那么多钱!就算是头猪在赌桌上,把把都输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输五万两吧!”

    “其实也就一把输的。”那帮众答道。“一把?”梅超风一愣,急忙追问是怎么回事,那手下急忙将知道的全说了一遍。

    听完后梅超风陷入了沉默,脸色明显缓和了几分,挥了挥手让手下先出去,然后又悠闲地坐在了椅子上,重新开始品茶起来。

    见他无动于衷,雪儿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出来说道:“你怎么还不过去看看?你们都输了五万两了。”

    “不急,”梅超风一脸淡然,“乔姑娘稍安勿躁。”

    雪儿冷声说道:“我又怎能不急?误了公子大事,你可担待不起!”

    梅超风心中暗怒,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如果是赌了很多把赌坊那边输了5万两,证明肯定出了问题,但你也听到刚才他说的了,也就赌了一把,完全是祖安那家伙瞎猫碰到死耗子。”

    “一把有偶然性,但多赌几把,偶然性会被降到最低,放心吧,梅花七很快就能把钱赢回来,还能再让他倒欠一笔。”

    雪儿眉头一皱:“那要是祖安不赌了呢?”

    梅超风哈哈一笑:“那种家伙我这些年见了太多,完全是小人得志的嘴脸,他们哪里懂得适时收手?再说了,还有梅花七在那里坐镇呢,就算对方真不想赌了,他也有办法把对方拉回来,否则他就不是梅花七了。”

    “你很信任这个梅花七?”雪儿问道。

    “当然,他是我手底下赌术最好,为人最稳重的心腹,”梅超风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得之色,“这些年我手底下还是培养了不少人才,你看着吧,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等来好消息了。”

    就在这时一个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梅超风指了指门口,哈哈笑道:“我刚说什么来着,这么快就来了。”

    雪儿的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看来梅花帮办事还挺有效率的。

    很快一个帮中弟子面无血色,踉踉跄跄地跑了进来:“报……报……输了……输了750万两!”

    梅超风脸色顿时一沉:“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你们这些人一点记性都没有,做事毛毛躁躁的……”

    他忽然一顿,仿佛想起了什么,声音一下子提高起来:“咦,你刚才说多少?”

    “7……750万两银子。”那弟子颤巍巍地答道。

    梅超风顿时狂喜:“哈哈哈,750万两白银,这小子死定了,把楚家全卖了都未必拿得出来这么多钱!”难怪弟子会紧张成这个模样,他已经原谅了手下的冒失,哪怕是他听到这个数字也有些呼吸急促。

    雪儿也是一脸震惊:“那家伙竟然输了750万两?”她实在想不到,一个人怎么能短短的时间内输掉这么多的。

    同时她也彻底放下心来,若说几万两楚家还有那么极小的可能替他擦屁股,750万两楚家是绝无可能去管的,别说是楚家一家,就是再加上明月城袁、郑、汪极大富商,也未必能拿得出这么多流动资金。

    梅超风倒了一杯酒递给了雪儿:“乔姑娘,你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预祝你早日回到公子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