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60章 到底谁才是反派
    “总之还是小心为上,”听他这样说雪儿稍微安心了些,“你要不要过去赌坊坐镇?”

    “不必。”梅超风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梅花七修为不高,但却能在我手底下身居高位,那就是因为他赌术最高,十几年来从来没有人赢过他,近些年他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了,培养得一群弟子都能应付各种场面。有他坐镇在银钩赌坊,姑娘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此时他口中的赌中圣手梅花七正低头哈腰地围着祖安转:“不知道公子想玩什么?”

    梅花七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此时的奴颜婢膝,但想到要不了多久,这家伙就会输得跪在地上求饶,这点委屈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玩什么最考验运气啊?”祖安东张西望道,他今天之所以敢来这赌坊“取”钱,并非他真是什么赌神,而是他有键盘里抽出的幸运丹。

    键盘出品,有时候虽然很坑,但用对了的话效果是异常地强大,这一点他已经深有体会,这次抽到的幸运丹,他一开始本来准备用在抽奖上面,谁知道对键盘抽奖无效,当时还让他头疼了很久,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

    直到梅花十三的出现,让他意识到幸运丹的一个妙用,赌术一途,技术是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运气,在绝对的运气面前,技术其实也无力回天。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要建立在没人出老千的基础上,否则他运气再好也只能被人当肥猪宰杀。

    这也是为什么他带着楚初颜过来的原因,不仅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也是为了防止赌场这边出千。

    楚初颜虽然不会赌术,但她五品的修为,这些人要耍什么手段也瞒不过她的法眼。

    “最考验运气,当然是骰-宝了。”梅花七笑着答道,心里却在冷笑,这玩意表面上是看运气,但赌场里的人可以想摇几点就摇几点,到时候你还不是粘板上的肥肉?

    “什么是骰-宝?”祖安疑惑道。

    “就是比大小。”梅花七无语道。

    “比大小就比大小嘛,搞得那么文绉绉的,”祖安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梅花七却没生气,心想你小子连这都不懂,难怪之前输了足足一千两,今天不让你输个一万两,哦不对,不输个几万两,我梅花七从此金盆洗手!

    “哈哈哈,姓祖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闯进来。”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嚣张的笑声。

    祖安回头一看,只见梅花十三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过来,他满眼泛红,尽是疯狂之色。

    梅花七暗暗叫糟,心想这家伙就不知道忍一忍么,等他入局再说,现在跳出来将他吓跑了怎么办。

    祖安看到梅花十三的样子顿时乐了:“腿断了就好好养伤,出来乱转小心到时候连手也断了。”

    梅花十三牙齿都快咬出血来:“小杂种,现在没有书院的老师护着你,我看你怎么办,来人啊,把这家伙的手脚都给我打断!”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798!

    “是!”

    他在梅花帮身居高位,手底下也有不少亡命之徒,听到他的话便要冲过来。祖安急忙往楚初颜身后一躲:“娘子娘子,你现在亲眼看到了,这家伙当着你的面都敢这么嚣张,我之前说的话没骗你吧?”

    楚初颜很不满他又一口一个娘子的叫着,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纠正,只好将怒火发泄到梅花十三身上:“你刚刚说什么?”

    一股冷冽的气息四散开来,原本人声鼎沸,热得有些发闷的赌坊忽然凉爽下来,很多赌徒甚至不自觉打了个寒噤。

    梅花十三也傻眼了,他是闻讯匆匆赶来,没想到楚初颜也在这里,不然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乱来啊,五品境界的大佬,整个梅花帮除了帮主,加起来都还不够她一个人打的。

    一旁的梅花七急忙出来打圆场:“楚小姐楚小姐,这些都是误会误会,十三弟他今天腿受了伤,疼痛之下难免有些口不择言,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楚初颜冷笑一声,看向一旁的祖安,“你想怎么惩罚他?”

    祖安一愣,这便宜老婆平日里对他冷淡得很,结果在外面这么给他面子?

    他欣喜之余指着梅花十三说道:“既然这家伙刚刚叫嚣着要打断我的手脚,那就打断他的手脚吧。”

    “好!”楚初颜话音刚落,便白影一闪,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梅花十三已经惨叫了起来,整个人甚至在轮椅上都坐不稳了,而是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看得出来,他的双手已经断了,双脚又被重新打断了一次,鲜血从包扎的纱布里渗透了出来。

    看着回到原地一脸冷漠的楚初颜,赌坊里的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女人看着娇滴滴的,结果出手这么狠?

    刚刚几个吹口哨调戏的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缩进了人群之中。

    祖安对楚初颜竖起了大拇指,果然不愧是我老婆,人狠话不多,不对,人美话不多。

    楚初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别乱想,我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楚家的颜面。”本来之前还对他的话有所怀疑,但看到刚刚梅花十三嚣张的那样子,她明白祖安的话恐怕八-九不离十了。

    梅花帮的人的确是要对付他!

    虽然说楚家碍于朝廷忌惮,不方便插手地方事务,但也不至于被人欺负到脸上了也不还击,这家伙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对楚家的人大放厥词,她不发威真当楚家好欺负么。

    “都一样都一样,反正都是我们家的颜面。”祖安笑嘻嘻地说道。

    楚初颜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

    祖安却是不放过这个收割愤怒值的好机会,跑到梅花十三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刚刚我说什么来着,既然腿断了就好好养伤,出来乱逛说不定手也会断,你看看我一片好心你当驴肝肺,现在手断了吧?”

    梅花十三又是痛又是怒:“姓祖的,你每次都躲在别人身后,有本事靠自己和我打一场啊!”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999!

    祖安笑道:“你以为我和你这种无权无势的泥腿子一样啊,我有靠山为什么不用?我这种金贵之体,又岂是你这种贱命比得上的?都什么年代了,还玩一对一单挑啊。”卧槽,真几把无耻!

    周围的人眼睛都直了,几天前你这家伙也是穷得响叮当烂命一条吧,这才几天啊,就以贵族自居了?

    来自路人甲的愤怒值+66!

    来自路人乙的愤怒值+66!

    来自路人丙的愤怒值+66!

    ……

    莫说是路人,连楚初颜也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

    梅花十三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金贵个屁,你他妈就是一个吃软饭的。”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1000!

    “吃软饭又怎么了,有本事你们也去找个这样又漂亮又能打家世又好的老婆啊。”祖安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搭在楚初颜肩头。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666!

    梅花十三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愤怒眼前这家伙的无耻,还是愤怒自己找不到这样的老婆了。

    其实不止是他,周围的人看他那个得瑟劲,又成功贡献了一大-波愤怒值。

    祖安心想不去贵宾室真是明智之举啊,没有围观群众,哪来的这么多愤怒值呢?

    楚初颜轻微侧了侧身,摆脱了他的手,黑着脸低声叱道:“闭嘴,我的脸都快被你丢尽了。”这家伙一点贵族礼仪都没有,实在有些超出了她的理解。

    祖安于是来到梅花十三旁边:“你惹我老婆生气了,那我就和你单挑吧!”

    梅花十三:“???”

    妈的明明是你惹她生气的好不好!怎么栽到我头上了?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666!

    等等,他说单挑?

    他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鞋底已经出现在了面门,鼻子瞬间被踹得鲜血直流。

    祖安叹了口气:“是你哭着喊着要单挑的,结果真单挑了又这么弱,竟然不是我一合之敌,这又是何苦呢?”

    我尼玛!

    老子手脚都被打断了,你现在来和我单挑?

    梅花十三不知道幻想过多少次,如果祖安没人护着,他一定要把他屎都打出来,结果机会终于出现在了面前,他却被打得鼻血横流。

    这种巨大的落差,被一个窝囊废狂揍的羞耻,让他直接气晕了过去。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1024!

    祖安一愣,见到这数字下意识想回个好人一生平安,这是第一次碰到愤怒值超过1000,难道这才是每个人愤怒值的上限么,只是条件很苛刻,很难打出来?

    本来还想踹几下,梅花七等人已经反应了过来,急忙拦在他身前:“他已经晕过去了,阁下再苦苦相逼,未免太过分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也别扭,因为从来都是他们梅花帮欺负别人,哪里轮到别人欺负他们啊,这样的话往往是那些弱者在他们面前无能的逞强,没想到今天他也要扮演这样的绝色。

    眼前这朵奇葩真是……

    他忽然产生一种荒谬感,他妈的到底谁才是反派啊!

    来自梅花七的愤怒值+666!

    ---

    感谢忘川河边的那只狗等书友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