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54章 你喊它们看它们答应么?
    鲁徳眉头紧皱,总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啊。

    祖安这时又开口了:“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是我欠的赌债,那欠条呢,欠条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啊。”

    梅花十三急了:“欠条我还你了。”

    祖安双手举起:“主任,为了还我清白,还请你搜身,看看我身上有没有那莫须有的欠条。”

    “你刚刚把欠条撕了啊!”梅花十三终于明白对方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做了,原来那时候就打算坑他了。

    祖安答道:“哪怕撕了,现场总能留下一下碎纸片吧?”

    “你刚刚将他碾磨成渣早就被风吹不见了。”梅花十三急忙说道。

    祖安叹了一口气:“你找理由可不可以找点靠谱的,这明月城内谁不知道我是出了名的窝囊废,我要是有那个本事短短时间将一张借据碾磨得一点痕迹都不剩下,我还至于在黄字班么?”

    “可真的是他……”梅花十三后背升起一丝凉意,急忙向鲁徳辩解。

    “够了!”鲁徳一脸阴沉,“你们梅花帮素来胡作非为不归我们管,但跑来欺负我们的学生却是不行!今天断你两条腿,回去告诉梅超风,下次再有不开眼的家伙过来,我不会再留情。”

    说完衣袖一挥,戒尺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倏地出现在梅花十三腿弯处,啪啪两下打了上去,梅花十三高大的身形轰然倒塌,捂着腿惨叫起来。

    祖安注意到梅花十三双腿像麻花一样,至少是个粉碎性骨折啊,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听韦索说到平日里那些学生被鲁徳的戒尺打有多么多么痛,但和梅花十三的遭遇比起来,平日里显然手下留情了。

    更让他惊讶的是刚才对方使用戒尺的方式,并没有用手握着,而是像以前看的《封神榜》里面姜子牙挥的打神鞭一样,自动飞到梅花十三的腿部,打完了又飞了回去。

    “这玩意还是个法宝啊。”祖安心想以后可千万别落到他手上,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567!

    只见地上哀嚎的梅花十三用一种非常怨毒的神情望着祖安,人性就是这样,他不敢怪比他强大太多太多的鲁徳,但是他却可以任意地将所有情绪迁怒到比他弱小的人身上。

    他想着等他养好了伤,一定要将这家伙四肢全都打断,不,五肢全都打断,然后再一刀一刀地把他剐了,扔到豺狼谷去!

    鲁徳将手里的元石丢给了祖安,沉声说道:“自己保管好,你太弱了,更应该懂得财不可露白的道理。”

    祖安忙不迭地点头道:“主任教训的是,主任教训的是。不过我刚刚身上的银两也被这家伙抢了,还望主任帮忙……嘿嘿嘿……”

    鲁徳眉头一皱,心想这家伙屁事真多,不过对方毕竟是学校里的学生,他哼了一声,手往梅花十三怀里隔空一招,对方的银钱袋子便飞到了他手中。

    “他抢了你多少钱?”鲁徳问道。

    祖安将银袋接了过去:“这些都是被他抢的,多谢主任,多谢主任。”

    鲁徳皱了皱眉头,他不是没有怀疑,但想到梅花十三这家伙平日里作奸犯科,这些钱本来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他就懒得管了,直接将钱袋扔了过去。

    一旁的梅花十三气得差点吐血:“那些银子是我的!”你刚刚明明才给了我一百多两银子,剩下的还有八百两都是我自己这些年来辛辛苦苦攒下来的!

    他没料到这人这么无耻,不仅诬陷他抢夺元石,现在连他身上本来的钱也要反抢?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所以每次都把家当随身带着,结果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全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1000!

    “你说这是你的银子?”祖安听到他的话后拿着钱袋在他面前晃了晃,“那你喊一下它们,看它们答应么?”

    梅花十三再也忍不住,气急攻心喉头一甜,一口老血喷出。

    特么的,到底谁才是反派啊?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1000!

    鲁徳漠然地看了他一眼,也懒得管这边的事,对周围看热闹的挥了挥手:“都散了散了,该回家回家。”

    祖安也对梅花十三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然后带着楚还招他们一起离开。

    “姓祖的你等着,我们梅花帮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身后传来梅花十三凄厉地咒骂!

    来自梅花十三的愤怒值+1000!

    祖安皱了皱眉头,这梅花帮三番五次要对付他,看来是得想办法解决掉了,毕竟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走远了过后,成守瓶再也忍不住,一脸谄媚地跑了过来:“姑爷姑爷,小的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滔你个头啊。”祖安按着他的脸一把将他推开,同时从梅花十三的钱袋里摸出一锭银子给他,“赏你的,刚刚挺有眼力劲的。”

    “多谢姑爷~”成守瓶爱不释手地摸着手里的银锭,菊花都差点笑开了。

    “我的呢?”一旁的楚还招伸手往他面前一摊,一双小手细腻得犹如白玉一般。

    祖安也扔了一锭银子给她,结果楚还招柳眉一竖:“这么点你打发叫花子呢?”

    一旁的成守瓶笑容一僵,表示自己受到了冒犯。

    祖安头疼了:“那你要多少?”

    “至少一半!”楚还招一脸兴奋,以前在府里胡作非为,但那些都因为她是二小姐个个不敢和她计较,哪有今天这种成就感。

    “一半?你抢钱呢!”祖安顿时跳了起来。

    “哼,要不是本小姐替你圆谎,你以为那个光明顶会这么轻易相信你?”楚还招小胸脯一挺,“我可是拿着楚家的声誉帮你演戏,分一半又怎么了?”

    “最多三分之一。”祖安一阵头疼,又塞了几张银票过去。

    楚还招这才罢休,将手里那几张银票翻来覆去数着,眼睛里仿佛都放着光。

    “我说你不至于吧,好歹说你也是公爵府家的二小姐,用得着为这几百两银子就这样?”祖安一脸嫌弃。

    “那不一样,以前的都是爹娘给我的,这次的是我亲手赚的,我第一次赚钱当然值得庆祝了。”楚还招笑得格外地甜。

    这妮子是不是对赚钱的意思有什么误会?要是让她爹妈知道自己把他们的宝贝女儿带偏成这样,会不会扒了我的皮?

    稍微想了想那场景,祖安便有些不寒而栗,急忙拉着她说道:“回家后这件事你可别和你爹娘说。”

    “为什么?我第一次赚钱了,他们应该会高兴吧。”楚还招眨了眨眼睛,眼神之中充满了懵懂。

    “呃……”祖安想了想,换了一种方法和他解释,“以你对他们的了解,你觉得他们知道后会同意你继续用这种法子赚钱么?”

    “这倒是,好了,不说就不说。”楚还招小心翼翼地将银票放入怀中,然后拍了拍他肩头,“以后有这样的好事记得叫我。”

    祖安哭笑不得,这丫头压根就是个混世魔王嘛。

    回到楚府,两人分道扬镳,毕竟住处都不是一个方向。

    祖安回到自己小屋后,将成守瓶拉了过来:“小瓶瓶,你知道在城里买一套小院子要多少钱么?”

    在这楚家寄人篱下的日子实在不怎么爽,更何况楚家还不知道谁在暗中想杀他,还是住自己房子舒服。

    之前没办法倒也罢了,如今手里头也有好几百两银子了,另外还有七颗元石可以变现,算下来也是身价一千多两的人了。

    要知道前世哪个男人不想回到古代当个纨绔,平日里家里娇妻美婢,上街欺男霸女……咳咳,上街东逛西逛的,自己如今来到这个世界,有机会实现曾经的梦想了啊。

    娇妻什么的暂时不用想了,但暖床的美婢,完全可以有啊!

    成守瓶顿时一脸委屈:“姑爷,你要抛弃我了么?”

    “好好说话,别一副我要始乱终弃的样子,”祖安一头黑线,“我只是想置办一处宅子,不顺心了也好有个落脚地,你要是愿意到时候也可以跟着我,对了,一个漂亮的小丫鬟要多少钱。”

    听到小丫鬟成守瓶顿时眼前一亮,替他分析起来:“城中小宅院的话大概几百两,一些破败点的说不定一百两就能拿下,不过漂亮的小丫鬟有点贵,牙行那边几十两到上千两的都有。”

    祖安暗暗庆幸,这个年代不像自己那个世界,房价那么爆炸,不然一千两银子换算下来才18万,在自己那个年代恐怕也就够买间厕所了。

    “丫鬟的价格相差这么大?”祖安有些意外,“那些上千两的为啥那么贵啊?”

    “听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一个个美若天仙……”

    成守瓶还没说完便被打断,祖安挥了挥手:“行了行了,我又不是开女团的,那么多才多艺干嘛,就去找点模样俊俏的,性格温柔的就好了,这些技能不重要。”

    成守瓶哦了一声,心中腹诽不已:买不起就直说嘛,非说自己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