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43章 成了唐僧肉
    那工作人员叮嘱道:“你自己进去吧,见完校长后自己回刚刚的教室。”显然校长刚才的话并没打算见他,他也知情识趣,把人带来后就离去。

    祖安推开了有些厚重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厚重巨大的办公桌,虽然看不出是什么木料做的,但一眼就能感觉到贵重无比。

    办公桌旁边有一排巨大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祖安粗略一看却不由一愣,因为他如今的视力相当好,按理说这么点距离,他应该看得见上面那些书名才对,可他瞪大了双眼也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字迹。

    “你就是祖安?”一道冷漠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祖安循声望去,原来这位校长大人并没有坐在办公桌前,而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笔直诱人的腿,深色偏黑的丝袜仿佛散发着让人口干舌燥的光泽,浑圆饱满的大腿配上一步裙形成的绝对领域让人总有一种一探究竟的欲-望,贴身的衬衣勾勒出胸前恰到好处的饱满,完美无瑕的面容,挽在头顶的发髻配上如天鹅般美丽修长的脖子,愈发显得高贵优雅。

    这个女人显然就是韦索口中那个名列红颜录的美人儿校长姜罗敷了,果然是人间极品。

    “好看吗?”姜罗敷十指纤纤交叉在一起,一脸冷艳地看着他。

    “好看。”祖安下意识点了点头。

    “可我觉得你的视线很不礼貌。”姜罗敷话音刚落,整个屋里的空气仿佛瞬间都降了几度。

    来自姜罗敷的愤怒值+99!

    祖安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迎面而来,让他浑身都有些动弹不得,他急忙说道:“奇变偶不变?”

    姜罗敷:“???”

    祖安不死心地又问道:“天王盖地虎?”

    姜罗敷顿时用一种看智障儿童的眼神盯着他,这家伙怕不是个傻的吧。

    感觉到身上的压力陡然一轻,祖安顿时激动地扑了过去:“姐姐,你真的也是穿越的?小弟求罩啊!”

    可惜他还没扑到沙发上,便被姜罗敷抬起一只脚抵在胸膛,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什么穿越?”姜罗敷皱着好看的眉毛,实在有些搞不懂了,虽然传言楚家这个赘婿有些窝囊废,但没听说过他是傻的啊。

    祖安一愣:“你不是穿越的?那你身上这套职场OL套装是怎么回事?”

    “什么乱七八糟的,”姜罗敷听他前言不搭后语,忍不住哼了一声,“这是我从一处秘境里偶然得到的,觉得有趣便找人仿制了些,怎么,你见过?”

    “呃,我做梦梦到过。”祖安当然不敢暴露自己的底细,同时心中寻思秘境是什么地方,只可惜对方显然没有解释的打算。

    这个世界因为和异族战争,不同种族的审美观也渐渐开始融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偏现代化的着装元素开始逐渐流行起来,所以姜罗敷这套穿着虽然有些前卫,但也不是不能让世人接受。

    “做梦?”姜罗敷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这倒也不是不可能,这个世界太多神奇的地方无法用常理解释。

    这时候祖安忽然意识到什么,视线不经意间下移,两人如今这个姿势,似乎让他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砰!

    祖安只觉得胸口一股大力传来,然后整个人便被踢飞了。

    姜罗敷冷漠的声音传来:“明月公嘱托我照顾你,但依你这作死的性子,在学院里恐怕活不过两天。”

    祖安从地上爬起来,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受伤并没有多重,显然对方特意手下留情了:“没这么夸张吧?”

    姜罗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的实力似乎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废材。”

    祖安脸色一变,却听得对方又说道:“不必担心,你是韬光养晦也好,扮猪吃老虎也罢,都和我没关系,我和明月公还没熟到什么都和他说的地步。”

    祖安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多谢校长。”

    姜罗敷淡淡道:“你的实力虽然有些让我出乎意料,但在学院之中并不算出众,而且学校中不少人家世不在楚家之下,切莫想着惹是生非。”

    祖安挺着胸脯道:“我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么?”

    姜罗敷直接当他的话是放屁,继续说道:“学校范围内不许私斗,但如果双方都同意,可以决斗,那样的话校方也没法偏袒任何一人,所以你不要随便答应人决斗。”

    “多谢校长提醒。”祖安有些意外,从对方的话中能感觉到她对自己有些照顾,难道是因为楚家的缘故?可她刚刚说和楚中天不熟,难道是……被我的帅气所迷倒了?

    姜罗敷拿起一份刚刚被送来的资料翻阅,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你的资质丁下?不可能!咦,你一开始测试的时候测验球直接爆掉了?”

    祖安暗暗叫糟,不过这件事当时不少目睹着,她身为校长稍微一查便瞒不过去,只好嗯了一声承认:“应该是测验球坏了。”

    “你过来。”姜罗敷对他勾了勾手指。

    祖安一头雾水地走到了她身前,心想这女人不会又要踹他一脚吧。

    “手指伸出来。”姜罗敷坐在沙发上,语气不容置疑。

    “干什么?”祖安下意识把手伸了出去,然后他立马-眼睛都直了,因为对方竟然直接坐直了身体,然后朱唇亲启,将他的手指含了进去。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堂堂的学院第一强者,高高在上的美女校长被他玉树临风的外表所折服,一见钟情馋他的身子,决定利用权势和修为潜规则他?

    开什么玩笑,我祖安铁骨铮铮,富贵不能淫,美色不能屈……

    不过姜罗敷这样的极品,要不我还是从了吧?只求她蹂躏我的时候动作轻点。

    “啊~”

    一阵刺痛传来,祖安惨叫一声。

    “一个大男人,这点痛都受不了?”姜罗敷一把将他推开,眼神中充满了嫌弃。

    祖安发现自己的手指上被咬破了一个小口子,鲜血不停地渗出来,只见姜罗敷舔了舔嘴唇,鲜血粘在她红润的嘴唇上散发出一丝妖异诱惑之感。

    “你属狗的么?”祖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实在是事实和预期前后差距太大。听到他的话姜罗敷破天荒没有生气,反而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你的资质竟然是传说中的超阶。”

    祖安心头一惊,终于明白对方刚才尝他鲜血是为了这个。

    姜罗敷闭上眼睛,似乎在犹豫,似乎又在思索,良久后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祖安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你别乱来啊,知道这个的可不少,我娘子,还有岳父岳母他们都知道,另外还有那谁谁谁……”

    看到他如临大敌的样子,姜罗敷噗嗤一笑,一向严肃冰冷的脸犹如冰雪初融:“你这个小混蛋是怕我杀了你灭口么,你背负窝囊废的名头装了这么多年,肯定所谋甚大,又岂会将这秘密告诉其他人知道。”

    祖安知道瞒不过去,便硬着头皮说道:“不错,我是没告诉过别人,但今天知道我来你这儿的人可不少,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肯定也跑不掉。”

    “行了行了,”姜罗敷听得有些头疼,伸出纤纤食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谁说我要杀你了?”

    “那你问这个干什么?”祖安甚至悄悄召唤出了富婆快乐球,心想如果对方动手,自己大不了拼死一搏,所不定靠这个加必死匕首还能反杀。

    “只是想提醒你,你现在的力量还太过弱小,若是你是传说中超阶资质的事情传了出去,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姜罗敷说道。

    祖安一愣:“有这么严重?”

    姜罗敷白了他一眼:“有史以来超阶资质都是一个传说,从来没人见过,你说呢?”

    担心他不知道事情严重性,她接着说道:“超阶资质绝对是各方势力都会抢夺争取的存在,如果无法得到,必定会想办法摧毁,绝不能让其他势力培养出来。而且传说超阶资质人的精血,可以……”

    说到这里她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红晕:“总之除非你足够强大,否则绝不能泄露此事。”

    祖安咽了咽口水,大致也明白了其中的严重性:“意思就是说我现在成了唐僧肉?”

    “唐僧肉?什么东西。”姜罗敷一愣。

    祖安急忙岔开话题:“可刚才在校门口目睹我测试的人虽然不算多,但怎么也有十几个吧,万一他们传出去怎么办?”

    姜罗敷摇了摇头:“放心吧,超阶毕竟只是个传说,一般来说没人会往那方面想,再加上你以往窝囊废的掩饰很成功,别人更不会怀疑了。接下来我会销毁掉相关档案记录,你自己再低调一点,隔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人记得了。”

    祖安像捣蒜一般点着头:“多谢校长了。”

    顿了顿他有些迟疑地问道:“校长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姜罗敷淡淡答道:“身为校长,自然有责任保护我每一个学生。”

    “就这样?”祖安一脸狐疑。

    “不然还能怎样?”姜罗敷斜了他一眼,“难不成还是因为看你帅喜欢上你了?”

    “我觉得这个理由更有说服力。”祖安点头不已。

    姜罗敷看着他,良久才感叹了一句:“你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