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39章 花丛圣手
    “是的,经过昨天的事情我也想通了,你们让我上学也是为了我好。”祖安这才注意到跟在他们身后的洪星应,只见他神情漠然,正眼都没看一下自己,不由得蛋疼了,这家伙怎么拽的二五八万的,我欠他钱了么?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楚中天摸着下巴的胡须,只觉得心情大好,“要是初颜知道你现在这么上进,一定会很高兴的。”

    听到初颜二字,他身后的洪星应眼中不由多了一丝狂热之色,不过很快掩饰了过去。

    秦晚如则对祖安说道:“既然你决定去了,那就由星应护送你一起去,从今天开始他也会在学院上学,和你之间也好互相有个照应,星应这孩子既聪明又懂事,你平日里多跟他学着点。”

    洪星应急忙躬身行礼:“夫人过奖了,我一定会力所能及地照顾他的。”

    祖安暗中撇撇嘴,说得好听点是照应,说得难听点不就是监视么,想来是昨天自己逃学的事情,让他们放心不下,便派了人来防止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同时也恍然大悟,难怪这家伙之前要生气,原来是好不容易有了上学的机会,结果因为自己受伤,差点害他的美梦泡汤,自然会产生怒意。

    这个国家的学院虽然是有教无类,但入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得证明自己资质足够出众吧?当然像祖安这样的关系户不在其列。

    像洪星应这样的,另外还有楚家家奴的身份,若是主人不点头,他们也很难去上学的。

    不过说起来他不应该感谢我么?不是因为我,他哪有机会去上学?

    尽管赚了一笔愤怒值,祖安还是一脸不爽,总觉得自己有些吃亏啊。

    楚氏夫妇又叮嘱了几句,方才离去,洪星应头一扬,也跟着离去。

    接下来祖安开始梳洗,有人送来了早餐,祖安随口让成守瓶一起坐下来吃。

    他无意的举动却让成守瓶感动得稀里哗啦:“姑爷虽然人蠢了点,爱夸夸其谈了点,能力废材了点……但对我还是蛮好的,没把我当下人,嗯,一定要帮助他在楚家站稳脚跟。”

    祖安若是知道他现在的想法,恐怕会飞起一脚踹过去。

    “咳咳~”一个佝偻的身影从窗边路过。

    正在吃早饭的祖安听到耳边传来密语:“今天不要再逃学了,记得韦弘德的事情。”

    祖安抬头看去,米老头苍老的身影已经从窗边离开。

    “你刚刚听到什么声音没有?”祖安忍不住推了推一旁胡吃海喝的成守瓶。

    “没有啊,嗝~”成守瓶长长打了一声嗝,视线就没离开过桌上的东西。

    “也不怕被噎死。”祖安鄙夷地白了他一眼,心中却在寻思,刚刚那是传音入密的功夫么,这老头还真是让人有些发毛啊,不知道为何,他有些怕这神秘老头,相比而言,他反倒不那么怕楚氏夫妇。

    看来今天好歹说也要去学校逛一圈了。

    用完早饭过后,成守瓶帮祖安收拾了一些随身物品,然后两人来到大门,洪星应已经抱着一柄剑等在门口了,看到他俩出来,一脸不耐烦:“怎么这么久?”

    来自洪星应的愤怒值+99!

    这家伙有毛病吧?

    祖安顿时不干了:“你是姑爷还是我是姑爷?让你等等又怎么了?”

    “你这个姑爷是怎么回事,府中上下谁不清楚,唬得了谁?”洪星应冷笑起来。

    祖安歪着头打量他:“我之前是不是欠你钱?”

    洪星应一愣:“那倒没有。”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忽然问这个。

    “那你怎么一见面就对我这么大敌意?”祖安问道。

    洪星应呼吸一窒,他也没料到对方会直接摊牌,不过他看了一旁的成守瓶一眼,也还算谨慎,并没有承认:“我不是对你有敌意,只是替大小姐可惜,大小姐何等风华绝代的人物,又岂是你能配得上的。”

    成守瓶喏喏地说道:“那个……他毕竟是姑爷,这样说不太好吧。”

    祖安一乐,没想到这家伙关键时刻还挺护主的嘛。

    洪星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难道你认为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么?你能说出他哪里行么?”

    成守瓶想了半天方才答道:“虽然姑爷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但至少长得还行吧。”

    祖安一头黑线将他推到一旁,这家伙能在楚家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对初颜心存爱慕啊。”

    洪星应白净的脸上瞬间红了:“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见他否认三连,祖安忍不住感叹道:“能干的家仆与美丽的大小姐,多么凄美的爱情故事啊,不过你喜欢别人的老婆,会不会太不要脸了?”

    “你!”洪星应怒视了他一眼,直接转过头去,不想和他一般见识。

    来自洪星应的愤怒值+100!

    祖安却不愿意放过他,直接追了上去,伸手搭上了他的背:“那我换种说法吧,你喜欢的女人成了我老婆,这样显得你不那么渣,会不会好受一点?”

    来自洪星应的愤怒值+333!

    洪星应牙齿咯咯作响,手下意识按在了剑柄上,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拔出来,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你也就会耍嘴皮子功夫了,等进了学院,校方会一视同仁,那时我会让你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大!”

    祖安笑了:“我欣赏你这份自信,不过你当着老爷夫人对我的态度一套,背着他们又是另一套,你就不怕我向他们告状么?”

    洪星应漠然说道:“你尽管去告就是了,看他们是信你这个窝囊废还是信我这个得力干将。”

    祖安一把将身后的成守瓶拉了过来:“这里还有个证人呢。”

    成守瓶头马上摇得拨浪鼓一般:“我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祖安气得大骂:“这么怂的么?”

    洪星应冷笑道:“你逼他也没用,老爷和夫人最不信的就是他的话了。”

    说完直接当先走到前面,和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显然和他们在一起也会被废柴污染一般。

    祖安和成守瓶大眼瞪小眼,忍不住感叹道:“你小子混成这样,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成守瓶嘀咕不已:“你混得一个仆人都敢这样说你,还好意思说我。”

    祖安微微一笑,望着那人的背影,却不着急,好不容易逮着一只羊,不能薅太快,免得薅秃了。

    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明月学院门口,祖安忍不住往一旁幽静小道看去,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素衣赤足,手指掂着酒葫芦的倩影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她。

    今天校门口的人比昨天少了很多,不过还是有些人在排队,祖安等得无聊,四处东张西望,忽然注意到不远处一对年轻男女正拉拉扯扯在说着什么。

    那男子长得倒是挺帅,但一身脂粉气,皮肤比很多女人还白,眼神流转不经意间流露出丝丝妩媚,祖安心想难道让我遇到了男扮女装的戏码?

    我可不是那傻乎乎的梁山伯,遇到这样的好事怎么能放过呢。

    于是他直接走过去一把搂住对方胳膊:“哥们儿,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反正是你要装男人的,被我占便宜了也没法发作,哈哈哈~

    “你是?”那人眼中闪过一丝茫然,显然正在思索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人。

    祖安心头一跳,这反应有点不对啊,他目光下移,注意到他脖子上的喉结,一时间肚子里翻江倒海,靠,竟然是个男生女相的家伙。

    他触电似的将手收回来,急忙说道:“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对面那女孩儿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瞪了他一眼,显然是有些责怪他打扰了两人的说话:“哎,我刚刚说道哪儿了?”

    “哦,想起来了。秀哥哥,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让你厌倦了,你说我改还不行么,为什么要分手呀。”那少女原本长得就挺漂亮的,此时泪眼婆娑更显得楚楚可怜。

    祖安不由对那个男生女相的家伙侧目而视,心中暗暗佩服,这家伙魅力竟然这样大?自己和他比起来,哎,说多了都是泪啊。

    只见那公子哥握住少女的手,深情地说道:“这不关你的事,是我怕我以后会不喜欢你了,所以趁着我们俩还相爱提出分手,这样痛苦的就是我一个人。”

    祖安忍不住停下脚步,这他妈也可以?这家伙简直是渣男界的祖师爷啊。

    这时对面的少女哭了:“秀哥哥,原来你一直在替我着想,是我不好,我不该一直逼你。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也许我们短暂分开,你会重新爱上我的。”

    祖安瞪大了眼睛,这个世界的女人都这么好骗么?看来以后等待自己的是天堂啊。

    “你能理解我实在是太好了,”那公子也有些激动,忽然画风一转,“既然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那你可以把你闺蜜介绍给我么?就是上次你身边那位刘家小姐……”

    啪~

    少女再傻也有个限度,闻言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打在他脸上,然后捂着脸哭哭啼啼地跑了。

    那白净公子刷得一下展开扇子,摸着脸上的痕迹,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神色:“美人柔荑,总是这么的让人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