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36章 交易
    搞一半天这女人压根就没正眼瞧过他,显然原来世界里那个窝囊废姑爷根本不配被她记住名字,只用知道闺蜜有个无能的丈夫就行了。

    不过想想也释然,双方无论从哪方面看,差距都是云泥之别,对方记不住他也很正常。

    “我叫祖安,现在记住了么!”祖安恶狠狠地说道,理解归理解,生气也是真生气,亏他还自以为英俊潇洒谈吐不凡给这个漂亮女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呢。

    “记住了!”裴绵曼也有些咬牙切齿,两人经过刚刚那样激烈的“肉搏”,想记不住也难,“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应该是我问你的问题吧?”祖安哼道。

    裴绵曼脸色一沉:“是你说我们可以合作的,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高见。”指尖微动,上面又有火苗跳动。

    “你应该是来找东西的吧?”祖安问道。

    “不错。”裴绵曼心想刚刚的行为肯定已经落到了他眼中,否认也没有意义。

    “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没找到,我可以帮你。”祖安说道。

    如果是之前听到对方这样说,她只会笑掉大牙,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刚才一番生死相搏,对方竟然制住了她,让她不敢等闲视之:“那你要什么?”

    祖安说道:“你既然身为楚初颜的闺蜜,应当清楚我在这楚府中尴尬的地位,我和她只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所以你帮我得到她,成为楚家真正的姑爷,我就帮你找东西。”

    裴绵曼先是一楞,继而咯咯笑了起来:“没想到你打的是她的主意,不过初颜这样的绝色美人,连我身为女人看了都心动,好,成交!”

    “答应得这么干脆?”祖安一愣,反倒有些不确定起来。

    “你是担心我骗你松开么?”裴绵曼冷笑一声,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要不是你刚刚说动了我,你现在早已被烧成飞灰了。”

    祖安注意到她指尖黑色的火焰,不由吓了一大跳,回想起之前了解的关于修行的境界,这女人竟然是五品的大佬,难怪自己差点死在她手下。

    见他愣住了,裴绵曼脸上红晕一闪而逝:“占老婆闺蜜的便宜是不是很爽?还不放开!”

    见对方手指随时会向自己戳来,祖安急忙松开了她,然后躲到了一旁。

    裴绵曼起身整理凌乱的衣服,注意到身上不少灰尘还有手印,想到刚刚两人一路肢体交缠的场景,脸色不由一寒,心想要不要杀了这个臭小子算了。

    注意到她神情,祖安急忙说道:“你是要找什么东西?”

    裴绵曼犹豫了一下:“一本账簿。”

    “什么账簿?”祖安一愣,她花了这么大力气,结果就只是为了个账本。

    裴绵曼却不回答,反而娇笑道:“还是等你在楚家更有地位了再告诉你吧。”她本来一开始不打算答应这样的结盟,可转念一想,自己两次夜探楚府,一点账簿的影子都没找到,说不定借助这小子,还真有可能找到线索。

    当然,这一切要等对方有资格参与才行。裴绵曼忽然想起什么,有些狐疑地看着他:“对了,你半夜三更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祖安讪讪笑道:“我说来散散步你信么。”

    裴绵曼翻了个白眼,忽然注意到对方胸口露出的丝绸一角:“咦,这是什么?”

    祖安试图阻止,可对方的速度太快,怀里的东西已经被对方拿了去。

    望着手里的女子贴身内衣,裴绵曼笑得花枝乱颤:“你大半夜鬼鬼祟祟跑来,结果就是来偷你老婆内衣的?我真的有些鄙视你。”

    祖安老脸一热,急忙上前一把将其夺回,重新塞回怀里:“关你什么事。”

    裴绵曼打量他的眼神越来越古怪:“不愧是新婚之夜爬上小姨子床的男人,之前还以为你没这么大胆,现在看来果然是个好色无耻的家伙。”

    祖安心中一动,听她话里的意思,那晚自己被扔到楚家二小姐的床上并非她在搞鬼,那到底是谁呢。

    他顺势调笑道:“比起小姨子,老婆闺蜜什么的似乎也挺有吸引力的嘛。”

    裴绵曼嘴上挂着一丝妩媚的笑意,眼中却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这些年来打我主意的男人不少,但最后一个个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你如果不怕的话也可以试试。”

    祖安摇了摇头:“那还是算了,反正该试的不该试的刚刚已经试过了。”

    “你说什么?”裴绵曼脸色一沉。

    来自裴绵曼的愤怒值+256!

    “没什么,我是说刚刚我们闹出的动静也不算小,还是早点离开这里为好,不然惊动了楚家的人就不好了。”祖安心中暗暗鄙视,这女人表面上一股放荡风骚的模样,没想到却这么开不起玩笑。

    “说的有道理。”裴绵曼点了点头,“今天就这样吧,不过日后我要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我一定将你舌头割下来。”

    祖安捂了捂嘴巴:“放心,保证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裴绵曼哼了一声:“你最好也把今天的事忘掉。”

    身形一闪便跳到了窗口,忽然回过头来,月光之下愈发显得身形曼妙动人:“对了,你刚刚那到底是什么本领,为什么力气忽然变得那么大?”

    祖安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啊,说不定是生死危机关头,潜力爆发了吧。”

    “不说算了,小气。”裴绵曼哼了一声,美丽的身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祖安苦笑一声,他是真的不清楚啊,不过他也没空想这些,担心有人发现这边异状,急急忙忙跑回自己房间。

    然后掏出一瓶丹药,直接吞服下去。

    有了上次教训,他可不想重蹈覆辙,要知道富婆快乐球是有时效限制的,效果一过,所有痛觉、虚弱恢复,那真是要命得很。

    这瓶药并非键盘里抽到的信春哥红瓶,而是之前纪登徒给他的疗伤药,当初听到自己说要去豺狼谷,他便扔了这药给自己。

    “那家伙不会故意坑我吧?”祖安也有些担心,不过很快想到对方既然是神医,应该不至于在这事上面整他,更何况有纪小希这样一个纯真善良的闺女,当爹的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吧?

    本来还担心自己不小心立了flag,但随着药丸入肚,一股温热之意四散开来,他能感觉到药性在修复滋补自己受损的身体。

    祖安终于放下心来,纪登徒这药果然不同凡响,虽然比不上抽到的信春哥红瓶能瞬间恢复满状态,但疗效也差不了多少,只是速度上稍微慢些而已。

    果然不愧是一代神医炼制出来的药!

    这个时候“富婆快乐球”的有效期渐渐到了,因为纪登徒的药是缓慢恢复,所以他开始感受到浑身上下传来的疼痛了。

    “这玩意真是神器啊。”祖安此时却根本不在意这些痛苦,而是看着手里的“富婆快乐球”,今天若不是靠它,恐怕一条命已经交代在那里了。

    之前被哀嚎之鞭打还不觉得,那时只是体验到了免疫疼痛的功能,今天这次却发现了这玩意用好了功能真的太强大了。

    今天如果不是靠这“富婆快乐球”,他可谓是十死无生,这样保命的神迹,想到上次用来打赌,就觉得亏得慌,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次了,下次再抽到这道具,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

    他忽然想起了这玩意的先决条件,必须是要比他富有的女人打他才有效果,他不得不庆幸这些日子玉烟萝外出了,否则真的从她那里拿到千两黄金,那天底下比他有钱的女人恐怕会少了很多,真打起来谁知道对方有多少钱,一不小心就要命了啊。

    看来暂时还是不要去拿那千两黄金了。

    祖安有了主意,可心里又非常舍不得,难道自己这辈子真的只能是穷命么?

    来自秦晚如的愤怒值+3+3+3……

    祖安一愣,难道自己又哪里惹到楚夫人了?她生气的频率似乎有点高啊,难不成是内分泌失调,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且说另一边公爵房内,楚中天给妻子倒了一杯茶,然后才问道:“听说你罚祖安抄一百遍家训?会不会太过了一点?”

    秦晚如哼了一声:“那家伙不敲打不成器,你不知道他干了什么,今天竟然敢公然逃学,不对,听学院那边传来的消息,他压根连学校大门都没有进去!真是岂有此理!”

    楚中天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的确有些过分了,不过他性子素来有些自卑,入赘我们府上压力本来就大,听说府上不少人都看不起他,你惩罚他这么狠,会不会让他心生怨怼?那以后可真是家宅不宁了。”

    秦晚如幽怨地看了丈夫一眼:“还不都怪你,要不然初颜也不至于要选这样一个窝囊废当夫君。我这当娘的不能为她做其他事,但至少可以替她管教一下夫君,让祖安争气一些,哪怕没有修炼天赋,好好读书学一身经世济国的本事也不差,免得所有人都笑话我们家初颜。”

    “夫人,听你这话的意思,是认定初颜会和他一辈子了?”楚中天忍不住问道。

    “我呸!”秦晚如撇了撇嘴,“你要是点头,我马上把这家伙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