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22章 屎里有毒
    得到命令,一众刚烈黑豺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改变了战术,留一些在目标眼前骚扰吸引注意力,另外的则绕到它身后撕咬其菊花。

    红眼狂犀气得怒吼连连,怎么今天都往它那儿攻击?要知道它虽然一身铜皮铁骨,哪怕站着让这些刚烈黑豺咬它们也咬不动,但没谁会把菊花也点满防御,那里可谓是它一身最娇嫩的地方。

    它拼了命地想顶死这些恶心的臭狗,可它的敏捷度远远低于刚烈黑豺,每次都顶了个空,几十个回合后,它不禁气喘吁吁,不停转来转去头也有些发晕。

    刚烈黑豺们见时机已经成熟,便由一开始的试探开始变为真的往对方菊花发动总攻。

    红眼狂犀这些有些慌了,真不该来这个鬼地方,都怪那个天杀的人类。

    来自红眼狂犀的愤怒值+2+2+2+2……

    愤怒归愤怒,跑也必须要跑,它撒开腿丫子便往外跑,可刚烈黑豺哪会放过这么大一坨美餐,纷纷上前阻拦。

    坡顶上的纪小希注意到这一幕有些于心不忍:“红眼狂犀面对刚烈黑豺属性被克制得太明显了,换成其他同等级高攻高敏的凶兽对上刚烈黑豺,这些刚烈黑豺肯定不是对手。”

    “这头傻犀牛不是欺负你么,我给你出气。”祖安扯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它这样子也太可怜了些,”纪小希忍不住说道,“看样子它支持不了多久了,我们要不要去救救它?”

    祖安急忙抓住她的胳膊,一边感叹她真是同情心过渡泛滥,一边感叹她的胳膊真是纤细:“放心吧,它不会这么容易死的,你继续看就知道了。”

    纪小希一脸狐疑,继续盯着场中,愕然发现场中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只见有一头壮硕的刚烈黑豺找到一个破绽,一口咬到了红眼狂犀的菊花上,心头一喜,正打算使劲一扯像平常那样一把将对方的肚肠扯出来,结果它浑身浑身一颤,然后便直挺挺死在了地上。

    然后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当近二十只刚烈黑豺死了过后,豺群也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一群刚烈黑豺纷纷往后退,一个个交头接耳。

    狗语:

    “怎么回事?”

    “俺也不知道啊?”

    “俺知道了!”

    “什么?”

    “这家伙屎里有毒!”

    ……

    刚烈黑豺首领怒了:“我们他妈的这么多年吃的屎还少了?什么时候中过毒,一定是这家伙有某种不知名的能力,大家小心些。”

    其余一众刚烈黑豺这才释然,如果真的是屎里有毒的话实在是颠覆它们的常识,以后它们还怎么捕猎啊。

    红眼狂犀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自己的菊花还有我不知道的能力?可妈妈没告诉过我呀?

    注意到之前那些嚣张的刚烈黑豺都有些躲着自己的菊花走,红眼狂犀一改之前处处保护的姿态,故意扬起尾巴将菊花暴露给它们,就差喊出声“你来呀,你来呀”了。

    祖安注意到红眼狂犀故意挑逗那些刚烈黑豺,忍不住乐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贱?”

    纪小希看得双颊绯红,显然这样的画面身为一个淑女很难接受,她将脸别到一旁,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是因为那把匕首么?”

    祖安点了点头:“我在那把匕首上面涂了见血封喉的毒药,所以那些刚烈黑豺咬对方菊花的时候被刀尖伤到便中毒死亡。”他不愿意暴露匕里有毒的秘密,便找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原来如此。”纪小希红着脸点了点头,心中却在思索,天底下什么毒药能保持这么久呢,毕竟刀尖就那么一点,这么多刚烈黑豺咬到了,按理说匕首上的毒药应该被稀释得差不多了啊。

    且说山谷中刚烈黑豺们被红眼狂犀挑衅的行为激怒了,一个个拼了命的冲上去撕咬它,只不过很可惜,每次咬到对方菊花,都会被藏在里面的匕首割破嘴巴舌头,然后匕里有毒的技能发动,死的刚烈黑豺越来越多。

    “哦~”

    红眼狂犀一开始被那把匕首捅进去还很痛,但现在习惯后,那些刚烈黑豺每次咬到刀尖,便让另一边的刀把在它体内搅动,很快便升起了一种异样的快感,仿佛给它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刚烈黑豺群这下真的有些慌了,一个个不停地往后退,不停地交头接耳:

    “这家伙屎里真的有毒啊!”

    刚烈黑豺首领大怒:“屎里怎么可能有毒?那千百年来我们的族群流传下的经验是假的么?”

    “你行你上啊!”另外一头和它素来不对付的刚烈黑豺说道,它的体型都快接近头领了。

    “我上就我上!”

    刚烈黑豺首领知道对方一直觊觎它的位置,注意到其余手下畏缩的表情,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威望会受到很大的打击,于是它决定亲自出手,重塑王者雄风。

    于是它不停地在红眼狂犀屁股后面游走,终于找到了一个最佳时机,倏地一下,整个人犹如一道闪电扑了上去,它知道自己下一瞬间就能顺势将这大家伙肚子里的肠子内脏一下子全扯出来。

    就在这时,红眼狂犀忽然身子一僵,菊花被堵了这么久,再加上这段时间搏斗肚子里产生了不知道多少废气,小腹一阵蠕动,然后“噗~”的一阵拉长音,放了一个又大又响的屁,一坨陈年老屎直接被喷了出来,顺带着把那把匕首也震了出来。

    刚烈黑豺被劈头盖脸糊了一脸屎,正要发怒,忽然浑身一僵,然后也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原来刚刚那把匕首被震出来,虽然力度不足以对它造成什么致命伤,但是足够在它脸上划开一条口子,也足以要了它的性命。

    来自刚烈黑豺王的愤怒值+10!

    “屎里真的有毒啊!”

    “大王被屎喷死了!”

    ……

    其他刚烈黑豺早已胆战心惊,如今见状一个个一哄而散,拼了命地跑进了山林之中。

    红眼狂犀晃了晃脑袋,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刚刚鬼门关走一遭,一大堆刚烈黑豺围攻它菊花的情形让它现在都还心有余悸,于是摇摇晃晃也跑了,它现在可没什么心思去找刚才那个人类报仇了。

    山谷中重新恢复了宁静,祖安这才从陡坡上下来,在下面张开双臂:“小希你小心点,我接住你。”

    纪小希红着脸摇了摇头:“不用了。”

    说完后直接一个翻身便问问落到了谷底,姿势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要多优美就有多优美。

    祖安这才响起她的修为比自己高,讪讪的笑了笑,直接跑到战场正中央,首先将匕里有毒捡了起来。

    幸好那死牛把它喷出来了,不然等会儿还会花我一瓶麻痹毒瓶把它取出来。

    “咦~,这味道~”

    尽管有手帕包着,匕首上还是有一股极为酸爽的气息,祖安拿出水壶倒了很多清水清洗了良久方才重新收回了怀里。

    纪小希跟了过来,本来想借他匕首看一看上面到底是什么毒药这么厉害,可看到他收回怀里反而不好意思开口了,毕竟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有其保命的秘密,自己这样的要求实在有些不近人情。

    见她站在一旁欲言又止,祖安却想岔了,捏起地上手绢一角递给她:“这个还给你,你看看洗了后还能不能用。”

    看着眼前糊满青黄色不明污渍,散发着阵阵恶臭的手绢,纪小希:“……”

    来自纪小希的愤怒值+1!

    祖安乐了,这小丫头脾气是真好,哪怕是这样愤怒值竟然只有1,她是不是从来都不会生气呀。

    “你扔了吧,我不要了。”纪小希勉强笑了笑,注意到对方一脸诚恳地望着她,说这话反倒有些内疚了。

    祖安随手将手帕扔到一边:“我下次买个新的给你。”

    他可不会偷偷将这手绢留下,且不说洗干净了人家会不会要,就是那个过程也够膈应的。

    纪小希嗯了一声,显然也不是很在意,望着周围散落一地的刚烈黑豺尸体说道:“还是快看看有没有狗宝吧,万一等会儿豺群回来就麻烦了。”

    “放心吧,那些刚烈黑豺被弄怕了,恐怕短时间内都不敢回来了。”祖安笑道,其实他又哪里知道,逃掉的那些刚烈黑豺被刚刚发生的事情弄得怀疑豺生,后来几个月内都不敢攻击目标的菊花了,差点被饿死灭族。

    尽管嘴上这样说,祖安手上却没有闲着,快速给豺尸开膛破肚,加上原有的那颗,最后竟然收集到了足足十二颗狗宝。

    可惜没有魔核魔晶之类的东西,祖安有些遗憾,前世看那么多小说,弄得他还挺期待有什么收获呢,把那刚烈黑豺首领的尸体翻来覆去找了无数遍,结果啥也没有。

    “你还真厉害,竟然一个人杀死了这么多刚烈黑豺。”纪小希一双大眼睛里尽是惊叹。

    “哈哈,过奖了过奖了。”祖安嘴上虽然谦虚,脸上却是一副多夸我多夸我的表情。

    见他将狗宝一个个收集起来,纪小希有些犹豫,良久后才说道:“那个,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介不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