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2章 守口如瓶
    听到妻子的话,楚中天沉默了,大周的江山是太祖皇帝打下来的,可太祖的子嗣在统一战争中相继阵亡,于是太祖的弟弟将自己的二儿子过继给太祖,也就是当今的齐王。

    一次惨烈的战争中太祖在与异族强者同归于尽,因为过继的儿子还小,刚刚打下的江山还不稳定,于是临终前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弟弟,也就是太宗皇帝。

    太宗皇帝继承太祖遗志,一统八荒六合,可惜因为战场上受的旧伤太多,没过多少年也达到了大限之际,可在选择继承人的时候却犯了难。

    按理说他的皇位来自哥哥那一脉,当年也是因为考虑到齐王太小,为了家族和国家的未来,才由他顶替,如今应该将皇位还给长大的齐王。

    但是人便有私心,尽管实际上齐王也是他的儿子,但已经过继给了太祖,是另外一房的人了,自然比不上自己真正的长子晋王。

    因此他便耍了个小手段,下令两人谁先突破地仙之境,便将皇位传给谁。

    当时晋王本就比次子齐王年长很多,再加上太宗身为皇帝,能动用的资源肯定更丰富,他暗中相助,晋王自然率先突破到地仙境界,便顺利成章继承了皇位,也就是当今皇上高宗。

    不过当年忠于太祖一脉的老臣还有很多,太祖的妻族那一脉自然也是支持齐王的,为了安抚这批强大的势力,太宗便模棱两可提过让他们兄终弟及,这才平息了一段祸事。

    可百年过去,高宗也临近天人五衰之期,他却立自己儿子为太子,这样自然引起了齐王一系的不满,再加上太子本就中庸之姿,远远比不上齐王惊才绝艳,很多其他朝臣也动了心思。

    但高宗毕竟当了上百年皇帝,心腹势力也足够强大,这些年两个集团一直明争暗斗。

    楚家有着盐铁两大产业,可谓是富可敌国,这样的举足轻重的大家族自然会被双方所拉拢,但楚中天不愿意卷入皇储之争,一直保持中立,前些日子皇室派系打算派人来找楚家提亲,将其彻底绑上战车。

    楚氏夫妇非常为难,因为楚家不同于一般家族,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能被外人知晓,而楚初颜这些年又撑起了半个楚家,若是她被人娶走,整个楚家也会马上陷入被人吞并的风险。

    楚初颜也清楚这一切,所以主动提出招婿,找了一个城里最废物的家伙当上门女婿,匆忙举行婚礼,彻底断绝了皇帝、齐王两派的心思。

    所以秦晚如才怀疑这次毁坏灵泉是皇帝或者齐王派来的人。

    “不管是哪一方,我们接下来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楚中天沉声说道,“桑弘马上要接任临川郡太守了。”明月城便是在临川郡的辖区内。

    秦晚如脸色微变:“大司农丞桑弘!”

    大司农是九卿之一,主管国家财政,大司农丞是大司农的二把手,桑弘此人素来监管的便是盐铁,是皇帝的亲信,这次被派来担任临川郡守,摆明了是冲楚家来的嘛。

    “素闻此人心狠手辣,六亲不认,这些年京城不知道多少贵族被他弄得家破人亡,这次我们楚家恐怕危险了。”秦晚如一脸担忧。

    见素来要强的妻子露出柔弱之色,楚中天将她搂入怀中:“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楚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他桑弘也不过是个八品,到时候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秦晚如白了丈夫一眼:“是否难对付又不是只看个人修为的,城外龙隐山的大盗陈玄不过是个六品,这么多年也没见你灭了他?”

    楚中天哼了一声:“陈玄那家伙滑得很,神龙见首不见尾,每次等我得到消息赶去时他已经消失无踪了,所以我怀疑这城中有他的内应给他通风报信,不然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抓不到他!”

    秦晚如眼珠一转:“这群大盗不仅贩卖私盐,还劫杀路过的商队,把这个问题扔给桑弘,他身为郡守,莫非还坐视不管不成。”

    楚中天眼前一亮:“夫人好主意,对了,听说最近玉家的商队要来明月城,得通知一下他们,免得被陈玄那批人伏击了……哎哟疼疼疼……”

    他还没说完,便被秦晚如掐住耳朵:“我看你是担心人家女主人玉烟萝吧,玉树琼枝作烟萝,当年京城的第一美人儿,你还不要脸地追求过人家,可惜最后她嫁给了云中郡公。怎么,你如今还想趁机再续前缘不成?”

    楚中天急忙求饶:“夫人,人家都成亲这么多年了,我哪还会有其他想法,莫要乱说。”

    秦晚如却没有松手,冷哼一声:“可据我所知,云中郡公前些日子意外过世了,如今玉烟萝可是单身哦。”

    楚中天眼前一亮:“真的?”

    他马上感受到身旁传来两股杀人的目光,急忙改口道:“夫人,我连这些都不知道,证明我从来没关注过她呀,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哪还会有什么心思。”

    见他神情黯然,秦晚如急忙松开他的耳朵:“夫君,对不起啊。”

    楚中天摇了摇头:“是我对不起你。”

    秦晚如不欲见他如此,急忙移开话题:“对了,初颜到哪儿去了?”

    楚中天答道:“她带裴家的小姐到城中游玩去了。”

    秦晚如眉头一皱:“她来自裴家,应该是齐王一脉的人吧,此番忽然来明月学院读书,总觉得她有些居心不良。”

    楚中天哈哈一笑:“放心吧,你家初颜那么聪明,心中自有分寸的。”

    秦晚如哼了一声:“那个裴绵曼年纪不大,却生得像个颠倒众生的狐媚子似的,那一双桃花眼似乎随时都在勾引男人,我不喜欢她。”

    楚中天哑然失笑:“难道你还担心她会跟初颜抢男人?”

    想到祖安那倒霉样,实在很难想象裴绵曼会看上他,秦晚如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要真把那混账抢走,我还巴不得呢。”

    阿嚏~

    祖安狠狠地打了个喷嚏,心想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夫人小姐在思念自己。

    “姑爷,您受了风寒么,小的这就给你找件厚衣服穿上。”一个一惊一乍的声音响起,祖安还没反应过来,一个人影便拿着一件衣裳围在他身上。

    祖安一愣一愣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年,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蓝色的衣服,头上顶着两个馒头一样的发髻,一双眼睛倒是挺大的,看着细皮嫩肉的。

    “不是,哥们儿你谁呀?”

    “姑爷折煞小的了,小的是你的书童啊。”那少年一脸谄媚的笑容。

    “书童?”祖安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应该是之前提到要去明月书院的事,不过就是去个家族私塾而已,用的着还专门配书童么?

    看来这个公爵府果然是狗大户啊,嗯,我喜欢。

    “你叫我什么来着?”

    “姑爷?”

    “我没听清,大点声?”

    “姑爷!”

    “不错不错,你小子有前途。”

    祖安一张脸顿时乐开了花,自从来了这个世界,没碰到一件顺心事,虽说是公爵府的女婿,但这府上谁把他放在眼里?更别说主动喊他姑爷了。

    难得有个小书童还这般识趣,祖安觉得浑身上下舒坦得不得了。

    “对了,你叫啥名字?”

    那小书童精神一震,急忙答道:“回姑爷,小的叫成守瓶。”

    “啥瓶?”祖安心想一般书童不都叫来福旺财什么的,大不了叫华安之类的,越简单好记越好,这家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古怪?

    “成守瓶,守口如瓶的守瓶,当年老爷亲自给我赐的名字呢!”说起这个,小书童挺起了胸膛,一脸骄傲地说道。

    “可以啊,竟然能得到老爷亲自赐名。”祖安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风俗,但想来哪个世界都一样,主人赐名都是一种天大的荣耀,像前世那个郑成功,被皇帝赐姓后,一个个都尊称其为国姓爷。

    “姑爷过奖了,当年我在老爷身边做事,深得老爷欢喜,后来被调到后厨,本以为有哪里惹老爷不高兴了呢,如今却得知被安排做姑爷您的书童,这才知道老爷的良苦用心,前些年一定是可以磨砺我,让我做好接受更重要使命的准备。”成守瓶说起这些两眼都在放光,一脸激动的模样。

    “等等……”祖安怎么觉得越听越不对味呢,他这个姑爷是怎么回事他再清楚不过,这家伙还以为是个美差?

    看来智商不怎么高呀。

    而且这家伙一开始明明在楚老爷身边做事的,为什么被发配到后厨那样的地方了?

    不过这些事情他显然也不怎么在意,更关心与自己相关的问题:“听你刚才说的,你应该在楚家呆了很久了,应该知道很多事吧。”

    成守瓶拍了拍胸脯:“那是自然,这楚府上到老爷夫人,下到伙夫小厮,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祖安正想打探一下府上的情报,要知道他才来两天,已经这么多人想置他于死地了,可他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让他有一种巨大的危机感。

    他想了想问道:“你知道楚家为什么会选我为婿么?”这是他最疑惑的,要知道楚初颜从模样身段家世,都是顶级的,而这个世界的祖安,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废物一个,正常来说这两人都不应该有交集的,竟然结为了夫妇,实在是太诡异了。

    听到他的问题,成守瓶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难道不是因为姑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么?”

    祖安眼睛都直了,这家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本事还真是颇有本大爷的几分神采:“咳咳,虽然我知道你说的是实话,但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

    “没有了啊,当时就是小姐看你帅就选中你了。”成守瓶心想你这家伙除了这点,还找不找得出其他优点,难道自己心里没有点B数么,当然这些想法他丝毫没表现出来,此刻他的眼神和表情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

    “哦,你说是小姐亲自选中了我?”祖安敏锐地注意到他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

    “是啊,当时夫人还不怎么满意,劝她三思呢。”成守瓶答道。

    祖安直接打断道:“这些不重要的话就不必再说了。”

    他一开始猜测是楚初颜碍于父母之命不得不嫁给自己,所以心生不满起了杀机,可按照成守瓶说的,可以直接排除这种可能了。

    可楚初颜为什么会选自己为婿呢?那姑娘一对眸子挺明亮的,不瞎啊。

    呸呸呸,一定是她被我英俊的容颜所折服,馋我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