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0章 陷害
    祖安从容答道:“我自知做了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实在是罪该万死。所以昨夜二小姐找到我的时候,我为了洗清身上罪孽,丝毫不加抵抗,任由她一直用哀嚎之鞭抽在我身上,直到挨了八鞭,方才最后取得了她的原谅。”

    周围的人都暗骂无耻,还丝毫不加抵抗,我呸,二小姐真想打你,你这废物想抵抗就能避免?

    楚中天和夫人这才望向祖安身下的担架以及身上的血迹,一旁的岳山禀告道:“回禀主人,姑爷说他被哀嚎之鞭所伤,身受重伤下不了床,所以属下将他抬了过来。”

    “还招?”楚夫人一愣,想到女儿那性子,有些恼怒道,“简直是胡闹。”

    楚中天脸上也闪过一丝古怪:“夫人,我们今天本来也是因为还招的事情才开这个会的,如今既然还招已经亲自处罚过他了,这件事我看要不就这样算了?”

    想到昨天女儿和他说的话,他其实也明白这件事必有因由,也怪不得祖安,只不过夫人在气头上,再加上其他几房怂恿,他不得不召开这次族会做做样子。

    祖安听得好感顿生,当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岳父啊!

    楚夫人还没答话,一个刺耳的男声响起:“大哥此言差矣,我们楚家素以家风严谨出名,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丑闻,若此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们楚家颜面何存?你们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流言蜚语,说这小子姐妹通吃,我们要是不做处罚,岂不是助长了这样的歪风邪气?”

    说话的是坐在楚中天下首的一位面色阴郁的中年男子,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尤为醒目,手里轻轻摇动着一把扇子,记忆中他是楚家二房一脉的楚铁生,算起来楚初颜要喊他二叔。

    “二叔你说什么呢,那晚他又没真对我做什么!”这时一个美丽少女从后堂跑了出来,一身紧身皮衣风风火火的样子让冰冷的祠堂仿佛多了一丝暖意。

    楚中天急忙说道:“还招你出来干什么,快进去。”

    “凶什么凶,对小孩子发什么脾气!”楚夫人狠狠瞪了丈夫一眼,然后望向女儿瞬间转为笑容满面,“还招乖,别听你爹的,来娘这里来,和娘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楚中天讪讪笑了笑,其他人没有露出什么意外表情,显然这样的事已经见惯不怪了。

    楚还招手中的鞭子指着地上的祖安:“娘~昨晚我的确用哀嚎之鞭打了他,最后也答应原谅他那晚的行为,我可不想言而无信。”

    祖安暗暗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这丫头虽然有点抖S属性,但赌品还是挺好的嘛。

    “侄女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懂人世间的险恶,这件事我们其他任何人惩罚祖安都行,就是不能由你去处罚他,要是传扬出去,人们只会当你真的吃了他的亏。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哪里当得起这样的恶名。”这时另一边一个长相富态的胖子说道,他说话时明明没有笑,但肉乎乎的脸蛋让眉眼眯成一条缝,人们下意识会认为他在笑,很难升起恶感。

    他手里把玩着一个黄澄澄的精巧算盘,也不知道是不是纯金的。

    祖安认出这笑面虎是楚家三叔楚月坡,他不禁有些蛋疼了,为什么偏房两脉的人都这么想置他于死地,他如今明面上不过是个废物姑爷而已,招谁惹谁了?

    这时裴家小姐裴绵曼忽然小声询问身旁的楚初颜:“哀嚎之鞭传说不是放大十倍痛苦么,你家那位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尽管她声音小,但足够场中所有人听见,祖安不由暗骂,这女人笑得挺温柔的,没想到这么阴损,完全一副绿茶婊的做派啊。

    楚初颜眉头微皱,她身后的雪儿却抢先答道:“他连武者都不是,哪是什么高手。”

    这时二房楚铁生眼前一亮,急忙对楚中天夫妇说道:“大哥大嫂,哀嚎之鞭的威力众所周知,就算是你我恐怕也难以承受八鞭,他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

    楚中天和楚夫人对视一眼,说实话他们也不太信,这时一旁的楚还招急了:“我真的打了他八鞭,难道是我说谎不成?”

    “启禀家主,二小姐自然不会说谎,可是她素来心地善良,多半是抽鞭子的时候手下留情没怎么使劲,所以祖安身上受的伤根本没有说的那么严重,属下这鼻子就是刚刚被他一拳打破的,他力气大得很,哪像受伤的样子。”刁洋这时开口了,落井下石要选好时机,所以刚刚一开始他并没有说这事。

    房中不少人面色古怪,二小姐心地善良?这样昧良心的话你也说得出口!这么多年谁见过她抽鞭子时手下留情?

    不过今天的事情还当真有些离奇,不会是她对这个姐夫有什么意思吧。

    楚铁生趁机说道:“现在事实很清楚了,祖安做了丑事不仅不知悔改,还利用了还招的善良和天真妄图逃脱罪名,还望家主严惩以儆效尤。”

    楚中天脸色阴晴不定,显然正在权衡,祖安暗暗叫糟,正要说话之际,忽然一个仆人急匆匆赶来。

    “启禀老爷夫人,外面有个女子非吵闹着要见姑爷,已经引来不少人围观了。”

    “女子?”楚夫人一愣,“是城中哪家的女子?”

    一直不动如山的楚初颜也产生了几分好奇,祖安这家伙还认识其他女子么?

    祖安更是一脸懵逼,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红颜知己不成,可为什么我一点都想不起来啊。

    唯有站在她背后的雪儿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没想到你昨夜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挺过来了,幸好之前另有准备。

    见夫人询问,那仆人唯唯诺诺道:“是怡红院的。”

    此言一出,尽皆哗然,怡红院是什么地方,城里的人谁不知道。

    “在外面吵吵闹闹像什么话,让她进来!”楚夫人冷哼一声,语气中已有一丝抑制不住的怒意。

    很快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扭着腰肢走了进来,远远看到祖安便扑了过来哭天抢地:“你这个没良心的,当初玩完了不给钱,是因为你说回来后马上就纳我入门,还说我可以和楚府的小姐当姐妹,我才同意的,你怎么能始乱终弃呢。”

    雪儿手指在一缕小辫子上绕来绕去,一双眼睛高兴得像月牙一般,这次看你还不死?

    这样的事情除了当事人自己,其他的人哪会知道到底有没有。所以就算你否认也没人会相信,除非你公开暴露自己不行的事实,可一旦曝光,那就是更大的丑闻,不管如何,你这姑爷是肯定当不下去了。

    公子,你很快就能得偿所愿了。

    整个祠堂再次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二房、三房的人不再开口了,因为到这份上也不需要他们再说什么了。

    本来一直暗中替祖安说话的楚中天此时也生气了,他楚家的女儿是什么身份,现在一个下等的娼妓竟然口口声声要和初颜做姐妹,当真是奇耻大辱!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祖安!

    “孽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楚夫人望向祖安的双目都快喷出火来。

    来自楚中天的愤怒+78!

    来自秦晚如的愤怒值+300!

    祖安不得不好奇之前这家伙是怎么能活这么久的,从他穿越过来到现在,有多少人想置他于死地了?

    这个娼妓也不知道是哪方雇来对付他的,二房,三房?还是那个裴小姐?

    看来软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啊。

    只见他不慌不忙望向那浓妆艳抹的女子:“你叫什么来着?”

    “哎呦你这个没良心的,休想装成不认识我,平日里一口一个春花喊得亲热得很,这时却说忘了?”那青楼女子冷笑道。

    祖安并没有辩驳,而是笑眯眯地说道:“哎呦我的好春花,我不是这两天事儿多脑子有些混乱么,对了,我欠你多少嫖资啊?”

    “什么嫖资啊,说得那么难听,”春花红手绢一挥,“娇嗔”道,“你在我那里前前后后呆了大半个月,算起来怎么也得有20……呃不对,30两银子。”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心生鄙夷,这样廉价的娼妓,祖安都看得上眼,当真是饥不择食么。

    “30两?”祖安点了点头,“不贵,一点都不贵,这样吧,我给你300两,剩下的当做聘礼了。”

    这下连二房三房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这样作死么?急忙往楚中天望去,只见夫妇俩脸色已经发青了。

    裴家小姐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家伙有些古怪。

    “真的?”那个春花一脸喜色。

    “自然是真的,”祖安接着看向楚初颜,“娘子,我现在手里有点紧,可不可以先借我300两银子?”

    全场所有人都像看疯子一眼看他,嫖个娼竟然还要自家夫人买单,这家伙是怎么想的,楚初颜恐怕会当场撕了他吧?

    谁知道楚初颜却点了点头:“好,来人,去取300两来。”

    这下所有人都风中凌乱了,没料到为什么会这样,连裴绵曼也一脸惊愕地盯着她,这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闺蜜么?

    楚夫人原本正要发作,一旁的楚中天悄悄按了按她的手,朝女儿那边呶了呶嘴,楚夫人不由皱了皱眉头,决定先静观其变。

    祖安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自己这个老婆果然是冰雪聪明啊,此事场中唯一知道他是冤枉的,恐怕就是楚初颜了,毕竟她可是亲眼见证了自己不行的那一幕,自然不会相信他会去嫖-妓。

    咦,怎么说起来有一种眼泪止不住要流出来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