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7章 突破
    祖安转过身去,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开始吧,我只有一个要求,别打脸,我还要靠它吃饭呢。”

    楚还招不由恨得牙痒痒,不过她也不想被父母和姐姐知道,便答应了下来:“不打脸就不打。”皓腕一抖,手中鞭子发出一声恐怖的爆空之声抽到了他胸前,将他身上的衣服直接抽破了个口子,他的胸膛上顿时血肉翻飞。

    不过楚还招脸上的笑容很快顿住了,因为没有传来期待的惨叫,更没什么痛哭流涕的哀嚎,什么都没有,对方只是平静地坐在凳子上,除了表情有些奇怪。

    祖安表情当然奇怪,因为刚刚那种剧痛根本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大的愉悦感,仿佛在沙漠之中迷路多日的人忽然吃上一口冰镇的西瓜,又仿佛金榜题名时看到自己中了状元,舒服得他差点叫了出来。

    不过考虑到将来的形象,免得流传出什么自己是受虐狂之类的奇怪传言,他还是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奇怪的声音。

    “咦?”楚还招惊奇地睁大着眼睛,眼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超乎她的想象。

    这家伙一定是硬撑着故意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对,一定是这样!之前那一下他就被抽得惨叫连连,这次一定是为了赌约。

    楚还招贝齿紧咬,又是一鞭抽了过去,哀嚎之鞭的威力她再清楚不过,也许有人能凭借大毅力抗住一鞭,可绝对扛不住第二鞭子。

    这一鞭下去,将对方胸膛打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大X,楚还招满怀期待地望着对方,这你还不喊痛?

    谁知道祖安的反应是:“嗯?嗯~”

    他也没办法,这已经是他极力克制的情形了,那种奇怪的感觉极为羞耻,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楚还招觉得有些发毛,今天的事情实在太超出她的认知了,想了一会儿,决定换个地方打,说不定对方胸前已经伤重得麻木没有知觉了。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第三鞭子直接抽到对方腿上,不过她马上就失望了,对方虽然表情难受似乎极力在忍受着什么,但始终没有痛苦哀嚎出来。

    “我赢了吧。”祖安此时却注意到第二法阵里金色物质已经填充到大半了,看来这小娘皮下手还真够狠的。

    “怎么可能!”楚还招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看了看手中的鞭子,陷入了深深的怀疑,难道这鞭子失效了?

    想了想她走到祖安面前,将手里的鞭子递给对方:“你抽我一鞭试试。”

    祖安顿时来了精神:“真让我打?”

    “让你打就打,少废话!记得别打脸就行。”楚还招扬着脑袋,一副不信邪的样子。

    看到她紧闭双眼,睫毛轻颤,白皙光滑的脸颊仿佛刚剥壳的煮鸡蛋一般,祖安忍不住感叹,这楚家的女人虽然一个比一个不正常,但这基因是真的好。

    他自然不会去打对方的脸,倒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而是担心之后被楚家其他人看到了麻烦。

    只听他桀桀地笑了起来:“长这么大还没听过这样的要求,一定满足你。”这小娘皮刚刚抽他那么狠,这次也要让他尝尝滋味。

    于是狠狠地挥动长鞭抽了过去,只不过因为减免痛感的原因,他太低估了身上的伤势了,如今还能喘气就不错了,哪还有什么挥动长鞭的力气。

    这一鞭可谓是绵软无力,可饶是如此,抽到了楚还招身上,她立马惨叫一声,痛苦地捂住身上的伤口:“好疼~”

    见她疼得眼泪都不停地掉下来,祖安第一次庆幸自己抽到了那什么“富婆快乐球”。

    “你个混蛋,尽然下这么重的手。”楚还招一边捂着伤口一边狂抹眼泪。

    祖安一头黑线:“你刚刚下手明明更重好不好。”

    “那你为什么不喊疼?”楚还招好奇地盯着他,她也清楚对方刚刚的力道比起自己那几鞭可谓是差远了。

    祖安轻咳一声,一脸淡然地说道:“真男人从不喊疼。”该装的逼总得装好。

    楚还招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来我以前是低估你了,好吧,这次你赢了,舔狗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说完转身便要离去,她得快点回去让丫鬟帮忙敷点药,也不知道身上会不会留下疤痕啊。

    谁知道她却被拉住,只听得对方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先不要走,再打我几鞭。”

    楚还招:“???”

    “呸呸呸!”祖安也觉得这样说太贱了些,急忙改口道,“不是,我是说我们再赌一次。”

    他注意到刚刚法阵被快速填充,又怎么能放弃这样大好的机会,更何况那富婆快乐球可是有时效限制的,白白浪费了也太可惜了。

    “赌什么?”楚还招下意识问道。

    祖安答道:“还是和刚才一样,我赢了的话,你就不准再计较昨晚我爬上你床的事情;我输了的话,嗯,就给你……舔鞋吧。”

    虽然还不太了解这个世界,但想来在任何一个世界,新婚之夜跑到小姨子床上都是不可饶恕的事情吧,先求得当事人的谅解,自己在楚家也会好过许多。

    谁知道楚还招脸色瞬间红了:“你就这么想-舔-我鞋?你这个变态,我一定要告诉姐姐。”

    祖安:“……”

    这他妈变态的赌注不是你刚刚提出来的么!

    “好,我答应你了!”楚还招一脸兴奋,和其他赌徒一样,她刚刚输得不明不白,总想着再来一次翻本。

    “请鞭笞我吧!”祖安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

    又是三鞭过去,望着明明趴在地上都快站不起来的男人,却始终没有哀嚎,楚还招眼中有些茫然:“你……不痛么?”

    “当然痛了,但真男人从不喊痛!”祖安望着第三个法阵都填充了一半了,心里不由得乐得开了花,可不能被她看出端倪。

    楚还招沉默了,眼前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勇敢的男人,明明弱小得可怜,可意志力却如此强大,她见过太多自诩英雄的家伙,实力远超于他,可从来没人能挨过她两鞭。

    “要不,我们再赌一次?”祖安试探着问道。

    楚还招的表情顿时变得诡异起来:“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当然不是!”祖安立马否认,开什么玩笑,这名声可不能背,太丢人了,“只是想着赢了你你给我舔鞋呢。”

    “呸,想得美,不赌!”如果是之前,楚还招肯定马上答应下来,她根本不认为对方有机会赢,可连输两次,她也心虚起来。

    祖安也意识到这赌注她恐怕不会接受,便改口道:“那我赢了你以后碰到我都恭恭敬敬喊我姐夫总行了吧?”

    楚还招权衡了一下,对方本来就是她姐夫,就算输了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点头:“好!”

    新的一轮赌约开始,一鞭下去,祖安再也忍不住浑身的颤抖,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不是那种痛苦的,而是充满快乐与满足。

    “你这家伙果然是个变态!不和你来了。”楚还招一张小脸通红无比,跺了跺脚抱起舔狗的尸体便快速跑出了房门。

    “哎,还有两鞭呢?”祖安急忙喊道,可对方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真是,一点都玩不起。

    祖安腹诽不已,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第三颗法阵都快填满了,他用力挥出一拳正要感受有什么区别,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你竟然二品三阶了?离三阶圆满只差分毫!”一道身影走了进来,赫然便是之前的米老头。

    这家伙难道一直躲在暗中看戏么?

    祖安愤愤不已,不过他没有丝毫表示出来,而是问道:“什么是二品三阶?”

    米老头解释道:“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么,一品引天地元气入体,二品淬练皮肤,而二品以上,每品内部又分九个小境界,你小子竟然短短一个时辰不到,就直接跨入了二品三阶。奇怪了,正常人修炼元气入体往往都要数月甚至数年的功夫,更遑论二品。你丁字下品的资质竟然短短时间直接突破到二品三阶,那秘典虽然神奇,可也不至于提升这么快啊。”

    祖安这时反应过来,之前键盘吞噬秘典后,F2将九个法阵刻在了他皮肤上,应该是直接帮他跳过了最难的元气入体这关,直接进入了第二品,之后又填满了接近3个法阵,就成了二品第三阶了。

    他正寻思如何向对方解释,毕竟苟才是王道,如今力量还弱小,万一因为太过天才引起人的忌妒产生杀机就不好了。

    可这时米老头已经自言自语道:“看来哀嚎之鞭果然厉害,另外你一直忍着痛,身体憋到了极致,配合着秘典的功法,方才有如此夸张的修炼速度。”

    他甚至寻思着,要不下次自己也这样试试?

    见他自我脑补完毕,祖安也不必浪费唇舌解释了,正要询问二品三阶后有什么能力,忽然一阵剧痛传来,他忍不住叫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