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5章 坑爹的抽奖
    祖安:“???”

    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系统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

    忽然注意到屏幕中那钢丝球旁边还有一些小字,他不死心地凑过去查看。

    “富婆快乐球介绍:相传此物能让富婆获得极大的愉悦感与满足感,但这背后是那些娇嫩鸭子难以忍受的痛苦,于是有个聪明的鸭子发明了此物代替。

    使用效果:使用此物后,比你富有的女人对你造成伤害时的疼痛感会被转化为愉悦感,注:并不能减免伤害,但能在受到富婆对你造成致命伤时锁住最后一滴血。”

    “是否存入储物栏?可根据意念按Q键取出使用。”

    坑了个爹啊!

    看着手心里货真价实的钢丝球,祖安差点没摔到地上。

    这玩意有毛用啊,效果如此鸡肋偏门,还限制条件一大堆,我特么又不去当鸭子,哪用得上这玩意?

    祖安一脸黑线地将钢丝球塞回物品栏中,然后又跑回去重新换了盆水洗了洗脸,还是不放心,又特意转回去洗了好几遍手。

    然后这才按下第三次抽奖。

    光标继续转动,祖安眼睛瞪得紧紧的:“千万不要不要是空格,千万不要是Q……”

    最终光标停留在了“B”键上。

    耳边传来那冰冷的声音:“恭喜抽中匕里有毒!”

    祖安:“???”

    他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这键盘也太不正经了吧,都抽的什么玩意啊,直到他看到屏幕中那刀把漆黑的匕首,方才知道自己想歪了。

    “匕里有毒介绍:曾经有人胜券在握时,下意识舔了它一口,然后就死了,临死前最后一句话便是匕里有毒。使用说明:这是一把受到诅咒的匕首,只要被它造成了伤口,受伤者就会马上死亡。”

    祖安终于有些欣慰了,虽然这玩意名字有点那啥,但用好了不亚于一件神器啊,只不过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己能不能伤到那些敌人。

    见识了之前雪儿和楚初颜的能力,真打起来自己恐怕连她们身都近不了,更遑论造成伤口了。

    嗯,要低调,偷袭才是王道,当年韦小宝能用一把匕首赢得七个妹子相伴,我祖安有此神器,拿下七十个不成问题。

    咦,我要是被这匕首伤到,会不会也要死啊?

    看着手中明晃晃匕首,祖安有一种割一下手指试试的冲动,不过最终还是打消了以身试法的念头,太作死了。

    祖安急忙开始下一次抽奖,可惜无论他怎么按抽奖系统都没反应了,唯有屏幕上提醒着“怒气值不足”。

    “要搞怒气值还不容易么。”想到雪儿那丫头,祖安摸着下巴,桀桀桀地笑了起来。

    咦,这样笑好像坏人哦。

    想到雪儿,他又想起了今晚难堪的经历,脸皮不由抖了抖,抽奖的欣喜顿时散去,当务之急还是如何恢复小兄弟才是。

    等等,刚刚那什么《凤凰涅槃经》好像被键盘吞了?

    祖安的脸色瞬间惨白无比,难道我真的要成为司马迁么?

    急忙查看键盘,发现只有F2键还亮着,按了下去,屏幕上显示:“是否修炼《凤凰涅槃经》?”

    祖安顿时转忧为喜,难道借助这键盘能一键满级?什么不可知之地的秘典,一听就是牛到不行,那自己在这个世界岂不是能横着走了?

    急忙按下“是”,只见点点金光从F2里飞出来,散布在他全身,让他有一种暖洋洋极为舒服的感觉。

    一刀999级,一刀999级!

    祖安心中默念,隔了一会儿金光褪去,他猛地睁开眼睛,只觉得空气更香甜了,天地之间仿佛也有些不一样了,于是运起功力一拳往旁边石头上打去。

    “痛痛痛痛……”

    祖安捂着拳头,眼泪都快出来了。

    和之前完全没区别嘛,不对,还是有点区别,那就是他如今皮肤上似乎有九个无比繁奥的刻纹法阵,每个法阵都是中空的,依次分布在他周身各处,法阵与法阵之间有线条相连。

    很快那些刻纹法阵隐入皮肤慢慢消失,祖安顿时急了,然后他眼前又看到了那些刻纹法阵,仿佛内视一般。

    “这些法阵到底是什么?”祖安注意到最下方那法阵内部多了一些金色物质,他想到之前那神秘老头介绍这功法的特点,再看看自己有些鲜血淋淋的拳头,一时间恍然大悟:

    这下贱功法真的要靠被打才能提升功力啊。

    前世有着丰富游戏经验的他很快弄明白了是这键盘将修炼弄得简易可视化了,只要自己将这九个法阵里的金色物质填满,应该就能升级了。

    而这种金色物质,显然是要靠被打才能获取。

    为了自己下半身……啊呸,下半生的幸福,就算这功法再贱也要练啊。

    祖安一咬牙,又挥拳往墙上打去。

    可这次虽然也很疼,但法阵里的金色物质几乎没有增加,祖安看了看两个拳头,大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与第一拳不同,这一拳自己有了主观意识,身体的潜意识会保护自己收掉部分力道,效果自然没有第一次那么好了。

    自虐这条路行不通啊,看来只能找别人来打了,可到底去找谁呢?

    妈的,怎么越想越觉得贱得慌啊。

    他正心烦意乱,忽然注意到脚边有老鼠出来觅食,不由心头火起,这姑爷当得也真够悲催的,住的地方破旧也就罢了,竟然还有老鼠。

    直接飞起一脚将老鼠踢出了窗外,正感叹自己脚法堪比国足之时,房门被人猛地踹开。

    “这老鼠是你扔的?”随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少女出现在了门口,身子纤细娇小,唇红齿白,嘴唇纤薄粉红,留着齐肩短发,斜刘海微微遮住眼睛。

    若不是她此时手里还捏着一只老鼠,祖安会感叹一声好一个可爱的美少女。

    看着老鼠在她手里吱吱乱叫不停挣扎,祖安提醒道:“小心老鼠咬你。”

    “我又不怕这玩意。”少女话音刚落,直接一捏,那老鼠惨叫一声,再也没了气息。

    祖安咽了咽口水,这尼玛还是女人么?

    只见那少女随手将那老鼠的尸体扔了出去,满不在乎地擦了擦手,然后一脸寒霜地盯着他:“也不知道姐姐怎么想的,把你抓回来后竟然不处罚你。”

    祖安正想问外面响起的咀嚼声音是怎么回事,听到她的话吓了一跳:“姐姐?”

    这才注意到她眉宇间和楚初颜倒是有几分相似,不过年纪小了很多,好像就是楚家的二小姐楚还招了,经过这段时间,他和这身体的记忆慢慢融合,很多之前的片段已经想了起来,只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二小姐会取这么一个难听的名字。

    眼前少女浑身上下穿着紧身皮衣,愈发显得腰肢纤细,小臀丰翘,配上腰间挂着的小皮鞭,活脱脱一副小辣椒模样,和她姐姐那冷若冰霜的模样截然不同,也不知道同样是一个妈生的,为何反差如此之大。

    “你那狗眼往哪儿看呢?”楚还招本来就对他非常不满,如今看到他眼睛骨碌碌直转,只觉得越发讨厌。

    来自楚还招的愤怒值+10!

    祖安注意到键盘上的愤怒值变成了“10”,不由大喜,这小丫头火气挺旺的啊,不趁这个机会多赚一点愤怒值真是对不起良心。

    眼睛骨碌碌一转,便计上心来:“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通啊,你姐姐叫初颜,名字多好听呀,为什么给你取了个还招这么难听的名字呢?”

    来自楚还招的愤怒值+666!

    祖安顿时吓了一跳,这愤怒值也太夸张了吧。

    只见楚还招红着眼睛,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我呸,什么初颜,那是她自己改的名,她原名叫招娣的!”

    招娣?想到那便宜老婆白衣飘飘一副出尘仙子的气质却有一个如此村姑的名字,祖安顿时一脸古怪。

    招娣,还招……等等,我记得府上世子好像叫幼昭来着……

    “你在笑话我?”楚还招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没有没有,”感受到她眼中闪烁的火苗,祖安急忙否认,“对了,那你为什么不改名啊?”

    来自楚还招的愤怒值+199!

    “我倒是想改,可爹娘说什么也不让,姐姐也不准,哼,她自己倒是改了,就不管别人死活了!”少女想到从小到大被朋友和书院同学嘲笑的情景,不禁一脸悲愤。

    “等等!”楚还招忽然反应过来了,“少跟姑奶奶套近乎,我是来找你算昨晚的账的!”

    祖安正乐呵呵地数着得到的愤怒值,已经收集到875点的愤怒值了,算起来可以抽8次奖了,这次一定可不能再抽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闻言下意识答道:“昨晚的事情肯定是误会。”

    “你都爬到我床上了,能有什么误会的。”楚还招冷笑连连。

    来自楚还招的愤怒值+10!

    咦,怎么愤怒值这么少了,可见她对名字的怨念有多深。

    祖安摊了摊手:“那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呢?或者喊人也行啊。”

    “我……”楚还招白皙的脸蛋儿上瞬间闪过一丝红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当时睡着了。”

    “我当时也喝醉了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房里,其中一定有蹊跷。”祖安这时也顾不得愤怒值了,当务之急是将这小姑奶奶安抚下来,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武功,这个年纪的人做事最没个轻重,万一一个失手将我打死了,自己去哪儿说理去?

    “难不成还是我把你带进屋的不成?”楚还招冷笑起来,“正所谓酒乃色之媒,你喝醉后其他地方不去偏偏到我那里去,证明你平日里就对本小姐心怀不轨。”

    祖安盯了盯她飞机场一样的胸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还是个小孩子啊,我怎么可能对你有想法,真有什么想法,也是该往你姐屋里跑啊。”

    楚还招瞬间炸毛了:“我明明已经长大了,偶尔还能帮衬家里打理产业!反倒是你个废物,只会在家里吃干饭,哪来的脸说我!”

    来自楚还招的愤怒值+99!

    祖安暗暗偷笑,果然不管在哪个世界,刚长大的青少年最忌讳的就是被当成小孩子看待。

    “你看你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以后哪个男人敢娶你?女人就应该有女人的样子,平日里做做针线,学一学贤良淑德,”祖安语重心长地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慈爱,“乖,姐夫也是为了你好。”

    虽然有些担心被打死,但看着直线飙升的愤怒值,他实在有些难以收手。

    “啊啊啊!”楚还招觉得自己快疯了,这混蛋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摆出长辈的姿态教训自己?

    来自楚还招的愤怒值+33+33+33……

    看到愤怒值面板数字开始飙升,祖安差点没笑出声,这小妮子的情绪还真好撩拨,如果是那个冰山老婆,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打我啊?别忘了我可是你姐夫,欺负长辈小心天打雷劈。”仿佛能看到对面少女头上快冒烟了,祖安也有些心虚,就逮着一只薅会不会薅秃了?

    不过转念一想,让她打一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小胳膊小腿的,被这样一个美少女小拳拳捶胸口应该也没太大的危险,说不定还能借机会突破那门功法呢。

    来自楚还招的愤怒值+55!

    祖安还来不及高兴,只觉得胸口一股大力袭来,他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整个人也跌坐到了床上。

    楚还招收回了拳头,不屑地哼了一声:“看你这般惹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呢,切,弱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