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退圈后我风靡全球 > 062:伤,我还
    上午的时间伽萤在实验室里度过,在伽蓝日常午餐电话问候到来前出了实验室,和伽蓝聊了几分钟就挂了电话,去餐厅吃午饭。

    用完午饭后,伽萤打算回实验室收拾刚完成的东西就去一趟俱乐部,被董管家喊住。

    董管家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资料,表情看起来有些凝重复杂。

    伽萤见了,暂时放下手头的事,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

    董管家把文件递向她,“小姐,我想这个应该给你看看。”

    伽萤接住,董管家没松手。

    她抬起视线。

    董管家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将手松开后站在一旁。

    文件到手,伽萤翻开。

    这是一张病历表,资料内容是她的名字,年龄七岁。

    伽萤心里明了,接着往后翻看。

    资料里清晰明了写着各家医院的诊断,还有拍摄的X光图片。

    从这些资料里可以看出来当时她身体的危险情况,以当时的医疗水平,她致残的概率正如资料里医院诊断所说达到九成以上。

    哪怕是现在的医疗水平,没有在断骨时及时就医,致残的概率依旧不低。

    翻到病例资料的最后一页,伽萤本想问问董管家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医治好的,发现隔了层浅蓝塑料隔层下面还有一份资料。

    她漫不经心的继续向下翻,以为下面就是自己问题的答案。

    就看到一份写着伽蓝名字的病历表。

    抓着文件夹的手指猛地扣紧。

    伽萤脸色冷凝,一瞬紧缩的瞳仁闪过不可置信。

    把病例资料一页页仔细翻看,不错过一个字眼。

    骨科!

    四肢十指重度断裂。

    手术不可恢复。

    伽萤抽出夹在病历表里的X光照片。

    比之前看到七岁孩子骨骼断裂更恐怖的图片印入她的眼底,黑白调仿佛将她的眼瞳晕染,使琥珀深处也晕开了幽暗,那种由光明里衍生出的黑暗极其危险慑人。

    站在一旁的董管家心惊的看向伽萤。

    恰好就和这时抬起头的伽萤对视上。

    董管家衣服下皮肤像是被刺到,泛起层层应激反应的鸡皮疙瘩。

    伽萤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却和平日的安静不一样,董管家竟有些难以和她的双眼对视,额头不自觉的冒出冷汗。

    那是一种属于狩猎者的眼神,绝对的强大,给人带来无形的威慑力。

    在此时的伽萤面前,董管家连背脊都感觉到压力,不受控制的弯曲下去。

    似乎看出老人家的难受,伽萤目光轻轻闪烁,收敛自身不小心泄露的气息。

    前一秒和后一秒的差别感受,让董管家确切的明白,刚刚来自小姐给予的压力并不是错觉。

    他看伽萤的眼神更多了分复杂,说不出此刻的心情到底是欣慰居多还是失落,由心落寞的叹息:小姐长大了,他却没能陪伴小姐的每一点成长,现在才知道小姐还有这样的一面。

    这些思绪在伽萤有意的收敛气势后,董管家往伽萤看去,注意到少女一抹关切眼神,一愣后又消失得一干二净。

    哪怕小姐长大了,有些东西变得陌生,可是有些本质的东西依旧没变。

    董管家目光慈爱下来,对伽萤露出笑容,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他年纪是大了,但是身体还很硬朗,还能照顾小姐到结婚生子,最好能再照顾小姐下一代!

    伽萤并不知道董管家短时间里脑子里已经想了那么多。

    她拿着少年骨骼的X光图纸,就算已经让自己冷静下来,声线依旧不自觉低了几度,“这是怎么回事?”

    董管家既然拿了文件来就是做好了解释的准备的。

    虽然一开始他拿来这个的本意是为了缓和兄妹两的矛盾,不想小姐和大少爷生了嫌隙。现在小姐的反应和他所想的不太一样,也没有和大少爷闹矛盾的样子。

    董管家还是对伽萤直接说了出来,“这是大少爷自残的。”

    捏着文件的手指扣紧,纸张被抓出扭曲的皱痕。

    伽萤神色不变,浅色瞳孔边缘那一圈虹膜色泽远比平日明艳,亮得似有金色流沙燃烧,锋芒锐利得极其慑人。

    首当其冲的董管家身体绷紧,并不是怀疑伽萤会伤害自己,而是被这双慑人的目光锁定,那股强势的威慑力激起生物对危险的本能紧张。

    这种本能再次让董管家心里吃惊,这代表坐在他面前的小姐,对他的危险程度已经达到可以轻松处理掉他的程度。

    董管家没有提醒伽萤。在他眼里,现在的伽萤就好像静立的狩猎者,眼神冰冷锐利的俯视着猎物,一旦猎物有丝毫异动,就会遭到她的雷霆出击。

    那时候大少爷好像也是这样。

    董管家深深呼吸,内心再次升起复杂感:这两个孩子的感情还是他想得肤浅了。

    他疼惜的目光在伽萤外表看不出伤处的四肢看去,“大少爷伤了小姐后,又趁着情况混乱带着小姐消失不见,直到一个月后被老爷子找回来。”

    听着董管家话里的‘老爷子’,伽萤的目光微微闪动。

    “当时的小姐已经危在旦夕,就算老爷子检查过也说保守式治疗会有缺陷,另一种疗法成功则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但是有不确定性的危险。”

    伽萤听到这里已经明了,她身体被医院判定无法治疗的伤势,靠的是她爷爷出手才得以恢复正常,至少看起来正常。

    董管家下句话让她心倏然提起来,“这件事大少爷做得实在太过,老爷子大发雷霆,本来打算把他教训一顿再送去监狱……我们大家都是这样想的,继续将大少爷留下太危险了。”

    只凭董管家的言语,伽萤已经能够想象那时候的情形,伽蓝受到所有人的仇视。

    伽萤道:“所以你们逼他自残?”

    “不。”董管家摇头,皱褶垂落的眼皮下眼睛深沉,低沉道:“是大少爷主动的。”

    ……

    记忆里的那一日,先生和梅月柔那些人都被拦在外面,他有幸被老爷允许进屋子里,旁听老爷和大少爷的对话。

    当老爷检查完小姐的伤势,说出要赶走大少爷,分离两人的时候。

    一直沉寂的少年忽然有了动静,他的眼神深不见底,浑身散发出来的恐怖凶戾,简直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董管家觉得那一刻他是想把小姐抢走的,他看小姐的眼神,简直是不要命一样,冰冷又偏执得死也要攥在手里。

    绝不能让他这样做。

    这个白眼狼就没想过是谁救了他吗?

    小姐拿他当亲哥哥,他怎么能这样伤害小姐!?

    董管家恨不得亲手拿棍子打断眼前少年的腿。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真的发生了,却给董管家极大的震撼。

    他想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喀嚓。”

    骨裂的声音那么清晰的传入耳朵里,令人不自觉的头皮发麻,骨子跟着疼起来一样。

    站在众人中央的少年却面无表情,用自己的右手掰断自己的左手手指。

    这一声仿佛是个开始,接下来持续的断裂声。

    少年一言不发将自己左手指头根根掰断,再将手腕对折。

    他的手指根根分明,白皙而修长,和他年少就精致绝伦的相貌一样,仿佛被上帝偏爱的艺术品。

    如今他亲手将艺术品摧毁,扭曲的角度凄厉又残忍,亲眼看着这一幕的董管家心脏不自觉的颤抖了下,震惊的看向少年的脸。

    少年的额头冒出的冷汗证明他并非没有痛觉的怪物,可是他除了一双眼睛愈发猩黑外,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微微抿直的嘴唇,垂落违反人体骨骼生长角度的左手臂,张开右手往地面捶去。

    “喀嚓喀嚓——”

    右手五指折断。

    再一折。

    手腕断。

    废了双手的少年看着老爷子。

    两人对视间谁都没说话。

    空气静默。

    少年再次动作。

    他用相同的方法,以自残的方式,先跪折自己的左腿,再然后是右腿。

    这种暴力破坏骨骼的方式,远比伽萤的伤势更重,视觉上也扭曲的可怕。

    坐在地上失去行动力的少年像个畸形的怪胎。

    “伤,我还。”

    他望着老爷,说:“用我的身体做实验,再治小萤的身体。”

    那一刻,董管家发现他对少年的愤恨忽然消退,变为更复杂的情绪,还有浓浓的疑惑。

    想来老爷子也是如此,才会问出那句话,“你既然能做到这一步,又为什么要伤害小萤。”

    “她不是小萤。”

    少年说。

    在屋的人都不理解的看他。

    少年没有表情的脸上,偏偏让人感受到他毫无动摇的内心,偏执如狂的眼神,死死盯着床上的女孩,仿佛要将那一道影子刻进去。

    董管家忍不住开口,“双重人格就算性格不同,那也是同一个人。”

    “她不是。”少年不为所动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