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退圈后我风靡全球 > 198:他活不久
    这对伽萤而言是个全然陌生的名字。

    老爷子没有更深入解释的打算。

    伽萤看出这点,没有纠缠。

    “董伯让我跟爷爷问个好。”

    伽萤站直身,双手轻拍手上刚刚沾到的草药泥土,“爷爷有什么话要我带回去吗?”

    她才拍两下,伽蓝从旁边走来,把她的手握入掌心,深色的帕子给她仔细擦拭。

    垂首的男人额头落到眉眼间,连发丝和睫毛不小心交缠都是温柔。

    伽萤也任他抓着,随他作为。

    老爷子眉头皱起来,看伽蓝的眼神不善。

    等待了一会儿也没等到老爷子说话,伽蓝也把她手擦干净了依旧没有松开。

    伽萤对老爷子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从少女的背影能看出来她的冷静痛快,脚步的速度看似平缓,速度上并不慢。

    没几步路就要踏出院子外。

    吴小花也不在地上鬼画符了,拍拍腿站起来去追伽萤。

    本来随着几人到来而多了几分生气的院子,随着几人的离开,独站在院子里的老人挺拔身影都显得孤独冷硬。

    老爷子看不出表情的望着,毫无波澜的眼神跳动了下。

    “你身边小子的身体坚持不了多久。”

    背后传来的这句话声音不大,已经走出院门的伽萤却听的分明。

    她脚步猝然停下,扭头就去看伽蓝。

    伽蓝的表情没变,但是伽萤捕捉到两人交握的手,有那么一瞬被他收紧。

    说明老爷子的话不是空穴来风。

    几乎是反条件的伽萤的炁顺着两人接触的手进入伽蓝的身体。

    自从去异族圣地那次两人意外炁力交融后,双方的身体就彻底熟悉对方,对于伽萤的查探进入,伽蓝意识还没来得及阻止之前,他的身体就已经本能的向伽萤敞开大门,称得上毫无阻拦的任由她乱窜。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两人炁相容,伽蓝汹涌的炁像是闻到肉味,又像是碰到最亲密最喜爱的存在黏上来。被这么庞大的炁涌过来,就算明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也会叫人不由自主的产生点颤栗。

    不过被包裹之后,又会感受到密不透风的安全感。

    伽萤衣服下面胸口处又开始发烫。

    来自于熟悉的巫祖花印发作的炙热。

    就在这个时候,包裹她的炁把她赶了出去。

    能这样做的人自然只有这股炁的主人。

    伽萤看着伽蓝的脸色难得严肃。

    从两人炁力交融到分开的时间其实就那么一会儿,却给在场另外两人带来非常的震撼。

    老爷子见多识广倒还好,吴小花的表情可以去参选颜艺比拼了。

    炁本来是无形的,旁人肉眼看不见,也就圈内的人对此敏感。

    可是在炁不外放的情况下,古武人士也照样发觉不了什么。

    伽萤和伽蓝刚刚属于体内交流,可是那一刻两人站着的地方瞬间笼罩的气场,连地上的尘土都被无形的驱散出去。

    吴小花惊呆了。

    这是拍电视特效呢?

    作为古武秘术传人,她竟然产生这种想法。

    这边伽萤心情很不好,她已经很久没这么生气过了。

    虽然是短暂接触,她也察觉到伽蓝的身体情况的确不好。

    他的身体不动炁还好,炁一动,经脉就会受伤,修复的速度却远远慢于他的层次。

    难怪自从异族回来之后,往日伽蓝总会主动和她进行的日常练功也不要求了。

    那时候她没有多想,只当是异族圣地那次魂穿吓到了伽蓝。

    现在想来上面那个原因是其一,还有其二就是现在发现的这点。

    被伽萤紧盯着的伽蓝抿直嘴唇。

    这副落入吴小花的眼里是很具有压迫力的,理解的意思是劳资做什么都是对的,你敢质疑我?找死吗?

    伽萤抓紧伽蓝的手,“不准跑。”

    吴小花???

    啥子?

    伽蓝底气不足,“没跑。”

    吴小花……

    伽萤拉着他返回老爷子面前。

    既然老爷子开口说那句话,说明老爷子必有后话交代。

    “在这等着。”

    老爷子说完转身进屋子。

    几分钟后再出来,手里那个方形匣子。

    他把匣子交给伽萤,“你在这待着,他跟我进山。”

    伽萤问“多久?”

    老爷子见她不先好奇匣子的东西,也不问自己在这待着做什么,先关心的是伽蓝的问题,回答伽萤问题的语气严厉了几分,“不确定。”

    他说“等不来就自己先走。”

    伽萤却朝老爷子笑,“我不走。”

    好看的人总是占便宜的,尤其是好看到伽萤这种份上。

    面对这样一张笑脸,老爷子闷声不说话,什么都没带就往外面走。

    伽萤松开手,推推伽蓝。

    伽蓝没动。

    伽萤道“我在这等你们回来。”

    伽蓝深深望她一眼,才有了动作。

    他弯下腰,亲了伽萤嘴唇一下。

    “嘶——!”不小心看到的吴小花抽了口气。

    已经走出院门的老爷子回头望了眼,只看到伽蓝站直,正朝他这边走。

    不过几分钟两人进林子不见踪影。

    伽萤去屋子搬了一张椅子出院子坐下,打开老爷子给她的匣子。

    匣子里放着被卷起来看不出具体材质的皮纸。

    伽萤拿出其中一卷展开。

    密密麻麻的繁体字小如蝌蚪,很考验人的眼力。

    一眼扫了两行,伽萤明白这是一卷医书,再详细一点就是蛊医书。

    想到这是老爷子给的东西,就算对方什么都没交代,伽萤依旧静下心看起来。

    吴小花走到她身旁,视线瞄了眼皮卷上的文字,缩了下瞳孔就飞快挪开。

    过了几秒再挪回来也是盯着伽萤的脸,没有乱看其他地方,小声问“你哥哥怎么亲你嘴巴啊?”

    伽萤“嗯。”

    吴小花纠结又好奇。

    “他也是我男朋友。”

    吴小花好吧,都不用她纠结问不问了。

    伽萤用很平静的语气继续说“未来的伴侣。”

    吴小花“……对不起。”

    从来不在表面上认怂的吴小花这回认了。

    “嗯?”漫不经心。

    吴小花将伽萤嘴角浅浅笑弧看得分明,呐呐道“就是昨天火车上的事,我跟你道歉,你原谅我吧。”

    按照他们这行圈子里的风俗,的确可以凭本事逮老公(老婆),但是同时抢人丈夫(妻子)是大忌大仇,对方要你命都可以的那种仇。

    此时此刻再回想当初,饶是吴小花心大也惊出一身冷汗。

    感谢伽萤的不杀之恩!

    怪她没看出来人家兄妹是一对嘤!

    “好。”伽萤淡道。

    她要真跟吴小花动怒也不会等到现在。

    得了伽萤回应的吴小花才真正放松。

    “我会报答你的!”

    “好。”

    吴小花感动的眼冒泪花伽萤脾气真好,简直就是小仙女!

    伽萤“那就现在吧。”

    “咦?”

    “帮我摘点东西。”

    “没问题,什么东西你尽管说。”

    伽萤按照皮卷上的部分内容报出一系列名称。

    吴小花刚刚感动出来的泪花差点真的流下来。

    ……

    三天后。

    老爷子和伽蓝一前一后回来。

    伽萤看到伽蓝三天前穿的外套不见了,淡薄深色长袖衫有点脏。

    伽蓝步伐看似和日常无异,实际很快走到伽萤面前。

    后面是脸色不佳的老爷子。

    伽萤对伽蓝道“你先去洗澡,行李箱在屋子里。”

    伽蓝回来之前简单清洗过,除了衣服脏,手脸都很干净。

    连续几天没见到伽萤,让这时候他的眼神都流露出旁人都能看穿的想念,翻涌的情绪在黑眸里滚动再逐渐内敛,化为深邃的夜海。

    “嗯。”应了一声,伽蓝给伽萤理了理并不乱的发鬓,这才进屋子里去。

    等伽蓝走了,伽萤殷切望着老爷子。

    仿佛看不见老爷子的冷漠,笑着打招呼,“爷爷。”

    老爷子视线落在被她放在椅子上皮卷,“看了多少?”

    “看完了。”伽萤道。

    老爷子“看懂了多少。”

    伽萤道“都懂。”

    老爷子不语。

    伽萤笑道“真的,没骗您。”

    老爷子问了一个问题,属于最基本的问题。

    伽萤笑着似乎连想都没想就回答出来。

    老爷子看她目光稍微有些变化,接下来就变成了爷孙两你问我答的考试时间。

    几十个问题下来,各不相同,前后没有联系。

    老爷子突然不问了,沉默看着伽萤几秒后,“他的问题,我治不好。”

    伽萤眼波晃了晃,神情还算平静,“爷爷能看出是什么原因吗?”

    老爷子道“他身体有奇怪的排斥自毁现象,那股炁潜伏在体内可以达到一定程度的平衡,然而只要动用一次就自残一次,这种自残远超他自愈速度,多几回必……废。”面对那双色浅明亮的琥珀眸子,老爷子把‘死’该成‘废’说出来才察觉到自己又被牵动了恻隐之心,神色沉闷。

    伽萤皱眉。

    她有点不明白伽蓝身体突然出现这种变故的原因。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原因是近期而起,也就是异族圣地那里激出了伽蓝的炁才出现。

    老爷子道“既然不是病因,就是基因崩溃。”

    伽萤抬首。

    老爷子目光冰冷,“他是吴妤的试验品。”

    ‘试验品’这个称呼代表什么伽萤明白,“伽蓝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