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与黑暗神交换身体后[互穿] > 放心归去(二更)
    依兰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单手抱着她,轻飘飘地浮到了半空,另一只手抬起来,召出黑色的长柄巨镰,握紧。

    她的身体紧挨着他,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上流畅的肌肉线条。

    他的皮肤冷得像冰,可是贴在她的身上,却让她浑身不停地发热。

    太羞耻了!

    她不知道该把双手放在哪里。

    “不是抱得很熟练吗?”他垂下幽黑的眼睛,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下,“怎么不抱。”

    依兰心一横,伸出双臂环住了他。

    噢,虽然肌肉略嫌硬了一点,不过手感是真的很好啊!

    她敏锐地发现,自己落下魔爪的地方,他的身体微微收缩了一下。

    趁他还没彻底回过味来,依兰急忙开口打岔:“为什么要使用黑暗力量?不是说这里非常危险吗?”

    他勾起唇角:“神眷者不是已经处理了?”

    “噢!”依兰恍然大悟,“问题最大的唐泽飞鸟也被你用调虎离山之计骗走啦!你真厉害!”

    他若无其事地说:“这种小事。呵。”

    因为北冰国自己的祭坛就有鬼,所以那附近并没有布置任何圣光之物,这一点依兰已经反复亲身确认过。

    魔神这是要给他们一个釜底抽薪。

    “你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了吗?”她问。

    “因人们对饥荒的恐惧,而召唤出来的伪神。至于其他的……剖开它看看就知道了。”

    依兰一下子想起来了:“昨天我说它长得像个冰蓟,所以给了你灵感对不对?”

    很显然,魔神大人是绝对不会承认从一只小蚂蚁身上获取灵感的。

    他当作没听见,身形像一道无比凌厉的风,掠过半空,直奔伪神而去。

    那只祭坛伪神并没有恢复原状。

    黑色粘液顺着魔神和依兰联手制造的破壁往外淌,淌得一个广场都是。它已经疯狂了,整个广场被四条恐怖大触须铲成了盆地,一阵一阵的咆哮声把天空的云层都震得七零八落。

    广场周围的人群全部被驱离,王室和僧侣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从古到今,从来没有任何人敢对丰收之灵不敬,这块圣地从未被玷污。

    寻常的人根本没有能力在不经祖灵允许的情况下登上台阶,更别提对祖灵造成任何伤害。

    人们恐慌绝望,远远地伏跪在广场外缘,国王也在武士们的拥护下,对着祭坛伪神不断地叩首。

    魔神停在了广场上方。

    他眯起黑得流光溢彩的眼睛,狭长眼缝中透出了淡淡的傲慢不屑。

    “原来是个老掉牙的东西,早该死去。”

    “嗯?”依兰小心地把眼睛探出斗篷,往下瞄了一眼。

    她可看不出这个恐怖的庞然大物‘老掉牙’,在她看来,这只伪神和昨天夜里一样凶残,唯一的不同就是无处安放的粘液流满了整个广场,把四周弄得更脏了。

    “因为对饥荒的恐惧而召唤出来的伪神。”他的语气里染上了一丝感慨,“当人们不再畏惧饥荒,它就失去了存在的根基。”

    “可是为什么它还在?”依兰奇怪地眨了眨眼睛。

    北冰国是玛法大陆唯一一个完全不存在饥荒的国度,这里有吃不完的冰蓟,一年能结四次果,不需要人工种植,只要伸伸手就可以采摘。生活在不愁主粮的大地上,人们自然不可能恐惧饥荒。

    按理说,这个东西早该消亡了。

    可事实上,它活得好好的,还被人们供奉起来。这样的待遇,真是让深渊领主、瘟疫领主那些人人喊打的伪神们心理不平衡啊!

    魔神轻轻笑了一声。

    他身上的气质迅速发生改变。慵懒闲散渐渐转化为沉静的杀机,眸色转深,表情彻底消失,俊美容颜渗出冰冷的神性。

    他把她往身上一扣,斗篷扬起的霎那,身形如风,带着她一掠而下。黑镰划出冰冷的弧线,像一道黑色闪电劈中了祭坛主体。

    依兰的心脏一下子扯到了喉咙口,还没适应急速下坠带来的失重感,耳旁就响起了凄厉至极的震天咆哮。

    她低头一看,只见飞扬的斗篷下方,整座高耸入云的祭坛缓缓一分为二。与这个庞然大物相比,魔神就像一只小小的蚂蚁。然而这只黑色的小蚂蚁却拥有开天辟地的威能!

    祭坛主体被劈开之后,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那些‘竹节’腔壁在痉挛。

    四条触须疯狂地蜷了回来,抽搐着胡乱挥甩。

    魔神面无表情,身形只停顿了一瞬间,然后带着她斜掠而过,手起镰落,一道庞大如山峦的触须被切离了本体,像切下来的章鱼触手一样,在广场上无助地弹跳。

    伪神毕竟和凡人不同,它发现了魔神的存在。

    这个东西和别的领主不太一样,它好像并没有自己的意识,只会凭着本能行动。

    滩在广场上的黑色粘液全部倒卷回来,另外三条触须也盯紧了魔神。

    就像昨天夜里和大前天夜里那样,威势惊人的庞然大物,对上了两个小小的血肉之躯。

    只不过这一回,双方的力量对比完全颠倒过来。

    三条触须泰山压顶,黑色粘液恶龙咆哮。

    魔神不避不让,迎着兜头轰砸下来的三座大山直掠而上!

    ‘撞、撞上了……’依兰屏住了呼吸,紧紧盯住像行星坠落一样俯冲过来的巨型触须。

    她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些深红艳绿的图案在扭曲蠕动,它们是那样庞大沉重,还没有落下来,就已经将周围的空气全部排挤了出去,令她难以呼吸。

    魔神的大手摁住了她的后脑勺。

    鼻梁一痛,她被他重重摁到了他胸膛上。

    幽淡冷香冲进了她的脑海,陌生又熟悉,她的脸颊……噢!她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

    依兰感觉到浑身的血液‘哗啦’一下冲上了脑门,心跳错乱,不知道是因为空气被伪神冲走而窒息,还是因为极度的心慌羞涩,让她喘不上气来。

    还没等她理清楚自己的思绪,就被他抓着脑袋拎出了斗篷。

    身后,轰隆声连绵不绝。

    依兰小心地抓着他的肩膀望向身后,只见几秒钟之前还凶残威武的大触须已经全部断成一截一截的残体,在广场上绝望地扑腾。

    “啧,”他很不满地皱起了眉头,“有一段长了半尺,切得不够整齐。”

    依兰:“……”

    她是着实分辨不出满地断肢的长短。

    本体被切碎之后,黑色的粘液也散成了一地。

    整个广场就像是刚刚宰杀过一群乌贼的砧板。

    “现在呢?”

    “斩草除根。”

    他握住黑镰的长柄。

    双眼中,眼白完全消失,变成了一片漆黑。

    依兰有一点紧张,她的双手藏在他的斗篷里,抓不到衣服,随手一抓就抓住了他劲瘦的腰。

    “……”

    幸好魔神并没有受到影响。

    黑镰的锋刃上聚起了浓黑如墨的黑暗力量。

    用眼睛看着,都会感到一阵骇人的冰冷寒意。

    和圣光相比,这样的力量确实让人感到邪恶和心惊。

    她偷偷瞄了他一眼。

    失去眼白的纯黑眼眸让他变得更加邪美,这样的魔神如果突然一口把她吞掉,她丝毫也不会感到意外。

    但奇怪的是,她不但没有感到恐惧,胸腔里面的小心脏反而更加猛烈地蹦Q了两下。

    噢,该死,这是魔鬼的诱惑,真是太迷人了!

    他很随意地扬起黑镰,一划而过。

    天地之间,黯然变色!

    明明没有乌云遮挡,但四周的光线忽然就暗了下去,好像日夜颠倒。

    在所有人都茫然抬头看天的一霎那,弧光掠进广场地底,一瞬间的短暂凝滞之后,恐怖至极的沉闷呼啸之声,自地底奔腾而来!

    神明的力量爆在了地底深处。

    他反手收掉了黑镰,两只冰冷的大手忽然捂住了她的耳朵。

    她吃惊地抬眼看他,见他一脸不耐烦和嫌弃。

    他的手阻隔了所有的声音,看他口型又在鄙视她的孱弱。

    画面无声地在她面前展开,她看到脚下的广场上出现一道贯穿裂缝,最深层的冻土从地底翻腾上来,土层彻底爆开的时候,那些散落在广场上的庞大的伪神肢体,也被衬成了一截截红绿交织的小竹筒。

    整个广场只是爆.炸的核心。

    恐怖的土浪向着四周翻涌,一瞬间,真正做到了遮天蔽日!

    他掰着她的脸蛋,示意她看他指向的地方。

    依兰惊恐地看到了万骨坑。

    那些密密麻麻聚在一起的白骨,就像是冻土中的岩层一样被翻搅了出来,她的脑子完全停摆,根本无法计算这是有多少枯骨。

    血肉之上……盛开的食粮……

    依兰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东西,把人的血肉转化成了冰蓟果实吗?”

    被他捂着耳朵,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十分陌生怪异。

    下方的爆.炸仍没有结束,黑暗力量在地底肆意奔腾,将一切埋藏在地下的腐土都翻到了烈日之下。

    不需要多加解释,累累白骨已向世人昭示了真相。

    取之不尽的粮食,源自血肉。

    层层叠叠的白骨从地底翻搅上来,数量越来越多,触目惊心。

    广场周围已经堆成了骨山,它们的高度迅速攀升,超越了易渡桥中的所有建筑,形成了一座触目惊心的骨骼环形山。

    魔神终于松开了依兰的耳朵。

    “啊――丰收之灵是魔鬼!是邪神!”

    “我们受骗了!我们供养着邪神!”

    人群中传出了震天的哀嚎。

    依兰的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这不对啊。”

    “嗯?”魔神的声音带了一点慵懒的哑意,“哪里不对?”

    “枯骨太多了。”

    他难得有耐心向她解释:“这些不是祭品,而是普通的死者。北冰国天寒地冻,尸体下葬之后很难腐烂。在没有冰蓟的时候,人们饿到受不了就会选择从地里挖东西出来吃。”

    他语气淡淡,依兰听得毛骨悚然。

    她根本不敢细想他口中的那些画面。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恐惧、饥荒以及食物源,共同催生了这个伪神。”他望向埋在骨山下面的黑色粘液和残肢,语气中没有任何情绪,“和别的恐惧领主不同,它和人类是共生的关系。它把土里的经年尸首转化为能量,这些能量供给冰层,让冰蓟得到充足的养分,结出果实,与人类互利共生。”

    浓红艳绿,冰中之花。

    依兰呆滞地重重点了一下头:“这样啊。”

    难怪会有食物取之不竭这种事情,原来一切背后都有原因。

    “但是这样的关系是不会持久的。”魔神唇角勾起一点,语气微哂,“填饱了肚子的人,不会再恐惧饥饿,更不会期盼尸体变成食粮。”

    依兰点头:“这只伪神的确给人非常糟糕的感觉,只要踏到它的身上,我就会浑身难受,非常想吐。”

    “是吗?”他挑了下眉,重重一指头戳在她的额心,“孱弱又挑剔的东西。”

    依兰很不服气地鼓起脸颊:“难道你没有恶心的感觉吗?”

    “没有。”

    依兰眨了眨眼。

    噢,这个家伙,不怕痛不怕累,他好像什么都不怕!

    她果断转移了话题:“所以你觉得它是个早该死掉的东西,为什么它一直还在?是因为那些身心干净的祭品在供养着它吗?”

    “原因还在挖掘。”他冲着下方点了点下巴,“别忘了,还得有一部分负责收集尸体。”

    依兰的寒毛再一次立了起来。

    他愉快地勾起了唇角:“这就怕了吗?”

    “才不怕呢。”依兰努力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脯,“我只是疑惑,疑惑。你刚才说得没有错,这样的关系注定了无法长久,人们只要填饱了肚子,就不会再畏惧饥荒,也不可能再为食物发愁。就像我吃饱了肚子之后,看到什么都不想吃一样,这是本性,没有办法改变的。”

    她喋喋不休:“哪怕人们知道不再畏惧饥饿就无法提供恐惧之力供养这只伪神,但恐惧不是想有就能有的啊。而且很显然,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北冰国的上层统治者就已经刻意引导人们忘却了真相。现在大家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们称它为‘丰收之灵’,把它当作祝福,而真相早已经湮灭在历史长河。这样一来,因为恐惧而生的伪神,早已没有了立足之地。”

    “可是它却一直还在,这其中,一定藏着什么秘密!我猜和唐泽飞鸟有关!”她扬着下巴,努力表现出丝毫也不在意的样子。

    他烦恼地掐了下眉心:“你话真多。”

    依兰郁闷地瞪他:“无论妮可说多少话,老林恩从来也不会嫌弃!”

    “哈,”他失笑,“你以为神明和凡……”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震打断了他的话。

    这样的爆.炸声,让视野可及的整块大地都重重地震颤起来。

    依兰失聪了,耳边只有尖锐的“嗡――”声。

    眼前白光直冒,魔神的面孔忽近忽远。

    他脸色微变,把她重重摁进了怀里。

    他说了句什么,她听不清。

    下方,已经翻到了地下的泥土再一次被抛上了半空。

    黑色的冻土层下,一条金光灿烂的巨型触手猛然探了出来!

    土石翻飞,广场就像是泥地上的一个小洞,一只巨大的虫子从洞穴里面爬出来,把整个洞口拓宽了无数倍。

    围在广场周围的那一座枯骨环形山再一次被掀了出去,它们轰隆隆向着四周倾倒,已经逃到远处的人群再一次尖叫着逃散。

    第二只触手爬出来。

    再下面,是一只囊形的圆袋子,它就像一只两须章鱼。

    它的体型比地面上的‘祭坛’和‘台阶’稍微小一点,一道泛着黑气的伤痕赫然陈列在其中一道触须之上。

    “它好强……”依兰喃喃地说。

    双耳依旧严重耳鸣,她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魔神那天崩地裂的一击,如果落在外面这部□□躯上,足够把这只伪神切成一堆碎雪花。

    但是击中金灿灿的部分,却只造成一道寻常的伤痕。

    她重重地吸了一口凉气,回转身,盯住了他的脸。

    感觉到她的注视,他垂下眼睛,用口型告诉她:“对,神格。”

    光明女神的神格碎片!

    居然在这里,而不是在唐泽飞鸟的身上!

    魔神平静地说了些什么。依兰大概读懂了他的意思――

    既然已经触碰到了神格,就只能将它吞噬,否则后患无穷。

    她的心脏高高地悬了起来。她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先前不能暴露黑暗力量,就是因为顾忌光明神的化身。魔神身躯不全,力量残缺,此刻绝对不是硬碰光明女神的好时机。

    而发现圣女并不是化身之后,他和她都下意识地认为神格碎片是在唐泽飞鸟手上。

    把唐泽飞鸟引走,魔神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对付这只伪神。

    谁能想得到,神格碎片居然在这里!

    既然已经和神格正面相遇,那么只有一个选择――控制它、吞噬它,永远不让光明女神把它拿回去。

    魔神掠了下去,反手召出黑镰,拎在身后。

    斗篷下,黑发轻轻飞扬,他眉眼冷峻,微绷的唇角利落又冷酷。

    拥有神格碎片的金色伪神挥起两道触须,它的力量显然远远超过了地面的祭坛部分,触须舞动时,强大的光明力量令途经的空气点燃,燃起了白色的圣火!

    ‘神格碎片竟然有这样的威力吗!’依兰心惊胆战。

    此刻她根本顾忌不上别的东西,她只能尽力让自己不成为他的拖累。

    她紧紧地搂着他的腰身,双手抓着他结实的肌肉,努力凝聚精神力,用风刃、火焰和冰攻击那道金色触须上的伤口。

    他的动作依旧傲慢优雅,不过速度比刚才快了好几倍,斗篷在身后拖出残影,黑镰挥出一道道带着黑气的焰迹,斩在触须的脆弱点。

    每次落镰,光明之力也同时对他造成了反噬伤害。

    黑气和光明之焰在对轰中蒸腾消逝。

    他的身影像鬼魅一样飘忽,但是每一记对轰时,他的姿态都是大开大阖,不避不让。

    硬碰硬。

    哪怕身上时不时被点到了光明之焰,他也毫不在乎。

    战斗渐入白炽,周围高耸的土堆、骨山早已在战斗的余焰波及中灰飞烟灭。

    黑白交织,谁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连天空也被映成了黑白光影。

    一次旋身时,魔神冰冷的唇轻轻贴住了依兰的耳朵。

    “到城外等我。”

    依兰的听力恢复了少许,模糊听清了他的声音。

    她偏头看他,他正侧身避开一道金色触须的捶击,黑发轻轻飞扬在脸侧,整张脸坚毅、俊美,眸中闪烁着坚定无畏的光芒。

    “好。”她凝视着他,“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在安全的地方等你。”

    他微勾唇角,轻轻一抛。

    依兰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力量环绕在她的身边,将她远远送了出去。

    她落到了远处的房檐上。

    他的力量隐去了她的身形,她小心地爬下屋顶,像一条小鱼一样混进了人群。

    回头望去,只能看见映射在半空的黑白光焰。

    轰隆声连绵不断,这一幕,让她回忆起了当初在学院钟楼上远眺东海,担心他和深渊领主克苏尔特战斗的那一次。

    ‘你是最厉害的神明,没有什么事情难得倒你!’

    依兰握紧了拳头,转过头,向着城外飞奔。

    照顾好自己,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那样的战斗她现在还插不上手,她知道现在要紧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她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离开之后,他发起的攻击更加凶残猛烈了。

    每一次对轰发出的剧响,都是两败俱伤的声音。

    这场恐怖的神战已经持续了大半天,他没有选择,必须在天黑之前解决这只拥有光明女神神格碎片的伪神,不惜一切代价!

    黑白光焰对冲消逝的声音丝丝分明,依兰混在人群中,心脏一阵一阵地揪着疼。

    这种感觉……就像在那个梦境中,她看着邋遢的迈吉克被压在冰墙下面,看着塞那酋斯被斩下左臂、身中数箭……她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

    心脏上冒出一股股酸涩的液体,不断冲击着她的神经。

    左臂、左臂……

    夜里找回的左臂。

    借给塞那酋斯的左臂。

    依兰停在了原地,身后的逃难人群撞击着她的肩膀,她一动不动。

    就是那只左臂,他和她,已经找回来了!在冰原之战中,被唐泽飞鸟斩落的魔神左臂,已经回来了!

    ‘塞那酋斯、迈吉克,你们放心归去吧。’

    脑海中浮起了这样一道平静的意念。

    下一秒钟,依兰清晰地感觉到脑海中传出了细微的破碎声。

    有什么封印,解除了一部分!

    一股难以形容的温和庞大的力量涌入了她的身体,脑海中凝实的元素真名变成了虚影,它们无尽绵延,与世间所有元素相通!

    “风。”

    她的身体像鸟儿一样,瞬间掠上了高空。

    她充满了力量!

    依兰回转身,迎着渐渐下沉的夕阳,奔赴魔神与神格的战场!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