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劝你趁早喜欢我 > 第五十三章
    宁婉这话下去,蔡珍是彻底震惊了,下意识就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我谁也没说啊!”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慌乱,“他说如果我说出去,就要告我!你……你怎么知道的?他和你说的吗?”

    几乎是瞬间,蔡珍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看向宁婉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戒备和害怕。

    “你不要害怕,没人告诉我。”

    在蔡珍的疑惑里,宁婉深吸了口气:“单纯因为我经历过你遇到的事,金建华也骚扰过我。”

    蔡珍震惊之余,慢慢也反应过来:“难怪刚才丽丽姐说,你之前也拒绝了他的邀请!原来如此!”

    宁婉看了蔡珍一眼:“所以如果没有金建华,你是想留在正元所、留在容市做律师的吧?”

    这下蔡珍完全放下了原本的戒备,没什么比共同受害人的身份更能引发彼此共情了,她也不再强颜欢笑,整个人的表情垮了下来,向宁婉和盘托出道:“是的,我其实很喜欢正元所,觉得有很多高端业务,能学到很多,也不想离开容市,可……”

    宁婉皱了皱眉,认真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你愿意的话告诉我,我来帮你想想办法。”

    虽然金建华是正元所的par,但只是个中级合伙人,远没有到在法律圈里一手遮天呼风唤雨的地步,即便蔡珍留在正元所或许会和自己一样遭到金建华的排挤或者穿小鞋,但蔡珍的毕业院校比自己好很多,除了正元所外,在容市还有很多别的红砖所可以选择……

    蔡珍显然为这事憋得痛苦,如今一遇到和自己有同样遭遇的宁婉,本就六神无主,如今更是一下子就情绪崩溃连眼眶都红了:“我一开始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能被选中在正元所实习,实习了没几个月,金建华就说,觉得我认真肯干,愿意带我,我就跟在他团队里一起帮忙,一开始确实挺好的,金建华对我很关照,办什么案子都带着我,让我学到了很多,平时有什么疑问也都很详尽给我解释,他出差还常常想着给团队里的每个人带个伴手礼,连我也有份……”

    “总之一开始真觉得遇上他是自己三生有幸,也很努力地在他面前表现自己,希望实习后能转正正式进入他的团队,毕竟遇到这样好的老板不容易,他还常常和我聊聊职业规划和人生之类,给的意见都很中肯,就让人有种平易近人亦师亦友的感觉,我一度真的很崇拜他……”

    如今回忆起过去,蔡珍的眼神里都是后悔:“我可能真的太年轻了,一下子就对他放松了警惕,后来有次有个案子去临市出差,金建华号称团队别的几个律师都有案子在忙,问我愿意不愿意做个小助理跟去,我一点没多想,很高兴地就去了,还觉得是难得的机会……”

    “结果他趁着出差对你骚扰了?”

    “一开始其实他还是很规矩的,订酒店也订了两家房,我也完全没多想,只是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他突然给我发短信,说让我把一份材料送一下到他房间去,我就去了……”一说到这里,蔡珍就忍不住了,她的眼泪掉下来,“结果我一进房间把材料给他,他就突然把我往床-上-扑,然后就亲我,还强行撕扯我衣服……”

    宁婉握住了蔡珍微微颤抖的手轻轻拍了下:“别害怕,慢慢说,都过去了,你最后没出事吧?”

    “没……我一直抵抗,而且很激烈,还咬了他的手一口,趁着他分神,我赶紧跑出房间了,后来也顾不上案子不案子了,当夜就订火车票逃回了容市。”

    看蔡珍如今瑟瑟发抖又后怕又恐惧的模样,宁婉的心里既是愤慨又是自责,如今蔡珍经历的这一切,她不是没经历过,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当初因为正元所扩招,以宁婉的毕业院校背景才得以进所,只是此后一直没法进入大par的团队,也是这时候,金建华出现了,对自己温和又关照,主动友好地指点了自己好几次办案实操,同样亦师亦友,以至于宁婉在得知金建华愿意收自己进团队时,那种兴奋憧憬和期待直到今天都记得清清楚楚――即便不是名校出身,但自己终于有得到了努力的路径和机会!

    只可惜现实很快给了宁婉一个响亮的耳光,因为几乎是宁婉点头的同时,金建华的手就抚上了她的脸颊,宁婉至今记得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以及轻浮语气,他说――

    “宁婉,你这么漂亮,做律师玩玩就好了,没必要那么累,我来帮你扛着压力就好,你就负责貌美如花,案源么,你跟了我,自然不用愁,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吧……”

    金建华一边说,那只摸着宁婉的手还一边有往下移继续抚-摸宁婉腰-身的意图,虽然很快宁婉就逃离了他的触-碰,但那种油腻恶心的触感仿佛至今都留在自己的脑海里。

    后面的事,宁婉偶尔午夜梦回也会想起,然而总觉得像是一场梦,她像个旁观者,看着自己愤怒而羞辱地打了金建华一个耳光,看着金建华用恶毒的词汇咒骂自己,并且威胁自己如果不识时务,以后别想在所里好过……

    金建华有一点倒是挺讲信用,说到做到,此后正元所为了所里的好口碑,新开拓了社区律师的挂名业务,宁婉便在金建华的“力荐”里被“流放”了,这一“流放”,就两年了,而今年正元所甚至还和悦澜社区续约了……

    这类驻点值班的工作本身就是带了服务性质,钱不多事多,本就没人想去,说好的轮班和换岗也根本不了了之,原本宁婉其实也不需要真的来值班,但奈何金建华的报复,他盯着宁婉愣是要求所里出规定不允许形式主义的“假驻点”,律师必须到场,而宁婉也索性铆着一股劲,就这么一直在社区干下去了。

    当初事发突然,宁婉也还没什么实践经验,压根没想到录音保留证据,何况金建华挨了巴掌后也没再纠缠,只是处处隐形刁难,宁婉也无从取证。律师做事最讲究的就是证据,自己既无任何证明,那金建华又是个中级合伙人,因此宁婉最终只能选择按捺不表。

    以往她一直觉得自己那样处理是对的,然而如今看着眼前神色痛苦眼眶发红的蔡珍,才自责与愧疚起来。

    人是不会变的,金建华能把黑手伸向自己,就也会把黑手伸向别人,如果当初自己勇敢站出来,即便没证据,也至少闹个天翻地覆,让金建华无法再维持如今伪善的面孔,那么蔡珍是不是就不会受害?

    此刻,蔡珍因为情绪激动,讲起这段来还有些语无伦次:“我刚逃回容市,金建华的电话就来了,明明他身上一点酒气也没有,但电话里他借口说自己喝多了,总之也道歉了,然后问我能不能不要说出去,我想要什么样的弥补都可以……”

    宁婉听到这里,几乎是下意识就问起来:“你录音了吗?”

    “我没……”蔡珍有些沮丧,“我第一次遇到这个事,完全没了主意,手脚都发抖,根本没想起来留存证据,而且事后想想,他在电话里讲话也很注意分寸,根本没有提及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只是说自己做的不妥,希望我不要介意之类……”

    也是,金建华既然不是第一次做这个事,结果至今还逍遥法外,他自己又是吃法律饭的,自然是老奸巨猾,即便蔡珍录音,恐怕也证明不了什么。

    不过问蔡珍想要什么弥补……

    宁婉心里有些不太妙的预感:“他问你要弥补,你说了什么吗?”

    不问还好,一问,蔡珍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她开始抽泣,又悲愤又绝望。

    她这个反应,宁婉心里就有了计较:“他是不是暗示你,既然他做了错事,可以给你物质性的赔偿,并且不断引导你提钱?但他自己言辞里反正一个钱字也没带上?”

    蔡珍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宁婉姐,难道你当初也遇到这事了?”

    “我没遇到。”宁婉叹了口气,已经对金建华的套路猜得八九不离十,“他这么一说,你肯定被他的思想带偏了,提了钱对吧。”

    “我开始是不想提的,但后面他像是给我洗脑一样,意思是,我要了弥补他才安心,否则就要一直不断给我电话下去,我害怕他又纠缠我,也在他的说服下觉得自己确实有理由要补偿,就开了口……”

    “你要了多少?”

    “我要了一万块。”

    敲诈勒索立案标准起点视当地经济水平不同是一千到三千,但一万块,不论如何,都已经超过这一标准了。

    蔡珍哭着解释道:“事后我就后悔了,看着这钱怎么看怎么烫手,我赶紧把一万块退回给他了。”

    “可他还是告诉你,你这算是敲诈勒索既遂了是不是?”

    蔡珍红着眼圈点了点头:“是的,也是这时候,我才发现,虽然我自己没录音,但是金建华却是对电话内容录了音,而且他很有技巧的掐头去尾,最终剪辑下来,听起来完全就是我单方面问他要封口费……”

    “他就和我说,即使我后面还钱了,但已经是敲诈勒索既遂了,还钱了也还是需要当事人的谅解才能酌情处理,他只要咬死了不原谅,不管怎么说,我可能都要留下一个刑事记录……”

    “所以你才害怕到决定离开容市,彻底远离这个人,不惜立刻结束实习,拒绝正元所的录取,逃回老家去?”

    蔡珍抹了抹眼泪,点了点头:“他表示自己宽宏大量不会计较,只要我好好改正,这件事就揭过了,但虽然没明说,他字里行间的意思,是准备拿这事要挟我了,如果我还留在正元所,甚至还留在容市,都有可能被他拿捏着骚扰,我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事……”

    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宁婉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愤怒和火气,这才没有当场爆发,她以前就觉得金建华心术不正,但不知道他竟然可以这样无耻。

    蔡珍还是个甚至谈不上出社会的学生,结果金建华仗着自己的老板地位,仗着自己对法律更为熟知更知道如何钻漏洞,不仅有恃无恐地妄图性骚扰潜规则蔡珍,甚至在事后还能如此镇定自若地给蔡珍下套,一步步把她往坑里推。

    宁婉在社区待的时间久了,接触过形形色色的案子,很多时候,一旦稍有不慎,确实受害者也很容易在法律上被定性为加害人。

    金建华这样暗示蔡珍,自己闭口不提钱字,其实就等着蔡珍狮子大开口问他要钱做为赔偿,然后好把蔡珍往敲诈勒索的罪名里套。

    因为在道义上,千真万确蔡珍是受害者,这事说出去没人会给金建华站队,可正因为这样,蔡珍这样的受害人是很容易在情绪激动之下放松警惕的,觉得自己确实有理由拿到赔偿,而赔偿这种东西,道歉什么自然不值钱,当然是用金钱来衡量,所以开口要钱的时候根本不会在意对方是挖了坑。

    然而道义上的正确和法律上的正确是两回事,一个不慎,就容易掉进圈套里,最终不仅拿不到任何赔偿,还要被敲诈勒索这四个字搞的焦头烂额,自己平白无故受了损,最终甚至要反过来祈求性骚扰加害人的原谅,以避免敲诈勒索的调查。

    蔡珍这种大学生和金建华这种律政老狐狸,段位根本不是一个阶层的,宁婉完全可以想象,金建华是怎么步步为营全身而退的,甚至从他这样娴熟冷静的处理方式来看,自己远不是第一个受害者,蔡珍则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蔡珍虽说原本对社会险恶没什么体会,但毕竟是个法学生,经历过这一遭,很快也能想通其中的逻辑,只是事情已经发生,完全无法挽回,蔡珍如今懊悔又自责:“都是我自己没用,学了四年法律,结果事到临头,别说用法律保护自己,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金建华惹不起,就只能躲……我想着万一还在容市,他手里握着那段录音,万一以后又来骚扰我……所以……”

    “一开始也想过去曝光他的,可一来我自己没注意录音保存证据,二来,万一我发了微博曝光,他把自己手里那段掐头去尾的录音一放,我敢保证,舆论都会来骂我的,会骂我是故意勾引仙人跳,其实就想坑钱……”

    讲到这里,蔡珍忍不住又红了眼眶:“是我自己不好,要是我当时严词拒绝赔偿,就不会落到这种尴尬的地步了,再不济也可以和他鱼死网破,总之不至于受制于人……”

    “你没错,受害者要赔偿有什么问题?这本来都是你应得的,你的诉求是正当的,只不过没有注意用一种能保护自己的方式去交涉。”宁婉给蔡珍递了纸巾,“受害人不完美没关系,因为错的是加害人。”

    这句话,没多久前才从傅峥的嘴里说出来,如今场景变换,宁婉成了安慰他人的人,说着和傅峥一样的话,希望给予受害人力量,有那么一瞬间,宁婉恍惚间总觉得,冥冥之中自己做任何事的时刻,傅峥都站在自己身后,他并不过分耀眼,也没有那种过分优异造成的距离感,明明只是个实习律师,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莫名的温和强大以及可靠,以至于宁婉在迷茫时能时常想起他。

    他很重要,比宁婉想象的还重要。

    但蔡珍这个事,光是安慰是没用的,说到底,自己虽然因为同样的经历能够相信蔡珍,可因为没有证据,一旦曝光,确实没有多少人会站在蔡珍旁边,何况现在金建华手握录音……

    蔡珍哭过以后,情绪稳定了许多,看向宁婉的眼神也带了感激:“宁婉姐姐,谢谢你安慰我,本来这事谁也不敢说,现在说出来,我已经感觉好多了,哎,怪我自己蠢……”

    “所以你还是决定要离开容市吗?”

    提及这个话题,蔡珍的神色又再次惨淡了起来:“我也没办法……”

    “你先别急着结束实习,也别急着拒绝掉入职正元所的机会。给我几天时间,或许不仅可以还你清白,还能把金建华的真面目公之于众。”

    蔡珍脸上虽是充满了感激,但显然也已经对这事不抱希望:“宁婉姐姐,有你相信我就好了。”

    可即便蔡珍自己都有些放弃了,宁婉这次却不想轻易放弃,自己过去就应该做的一件事,即便迟了,但该做的事,就还是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