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苒之虽然反思了自己的不足,但她能出其不意一招制敌,就代表她自己摸索的练剑法子是正确的。

    思及此,苏苒之双眸被开心盈满。

    她到底年纪不大,遇到开心的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跟在乎的人分享。

    秦无看到那一剑后眼底的惊艳还没散去,就跟小妻子亮晶晶的眼眸对上。

    有那么一瞬间,秦无感觉周围的吵闹都不复存在,自己的世界里仅剩下苏苒之一人。

    她的笑容足以支撑自己的全世界。

    掌门人的声音适时响起:“卢高逸与苏苒之比试,苏苒之获胜。接下来,有切磋意向的弟子可以上台跟苏苒之切磋比试,注意,今日比试的规矩是不得动用灵力。”

    刚刚那场比赛中,卢高逸动用了灵力,虽然那是情急之下的自保。

    但也是不合规矩的。

    尤其最后苏苒之的剑连灵力盾都给他破开,这要是心性不坚的人,估计都要怀疑人生。

    掌门念在当时情况危急,倒是没有当着全门派弟子的面批评卢高逸,只是在宣布时多提了一句规矩。

    内外门切磋一共会持续三到五天,前两天都是比拼武技,后面才会比试灵力修为。

    毕竟内外门修为差距太大。

    若是动用灵力,外门弟子根本不是内门的对手,别说切磋了,估计一个回合都挡不住。

    但若是让外门弟子用灵力而内门不用,大部分内门弟子又做不到自保,所以便有了如此规矩。

    -

    苏苒之收回目光时扫到了刚挤到前面来的胖管事,立刻便给对方感激的笑笑。

    随即她捏紧了剑,正视自己对面七尺多高的壮汉,抱拳行礼。

    “在下苏苒之,请赐教。”

    “外门弟子王达,请姑娘赐教!”

    秦无微微皱了皱眉,王达在外门有好战的名头,被灵力淬炼过身后力气更大,武器还是一把大刀。

    对上他,小妻子恐怕不会太轻松。

    苏苒之已经感受到了来自王达的压力。

    这个人长得又高又壮,肌肉鼓鼓囊囊,配合着大开大合的刀法,让人无法近身。

    苏苒之闭上眼睛,依靠灵巧的身姿连躲了王达几招后,自觉这么一直躲不是个办法。

    “他显然不会跟卢高逸一样轻敌,用大刀把自己护的严严实实,我根本近不了身,没机会出奇招一招制敌。”

    “我这样来回跑,耗费的体力比王达多。再不正面还击的话,之后他找到我的破绽一刀砍来,我就要输了。”

    苏苒之想,自己得接他一刀,用这一刀来估摸王达的力量,再寻找反击机会。

    于是她开始靠近王达,王达果然抓住机会,一刀砍过来。

    台下响起唏嘘声:“王达的刀啊,他这么一砍,我都受不了。”

    “王达把自己的长处发挥的淋漓尽致,小姑娘没机会了。”

    然而,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苏苒之尝试着接了王达一刀,刀剑碰撞,立刻滋出火花。

    虽然王达力量占了明显优势,但苏苒之也不差,她居然真的硬生生接下这一刀。而且还凭借刀的力量,一个鹞子翻身从他刀底钻了出去。

    躲开了王达乘胜追击的第二刀。

    “我没看错吧?”

    “她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接得下王达的刀!”

    “王达的大部分灵力都用来淬炼身体了,力量在外门是数一数二的。”

    苏苒之被震的虎口发麻。

    她其实接在王达这一刀的时候,就给自己想好了后路,并且因为躲闪的即时,还卸去王达刀上的一半力量。

    “我要是不卸力,虎口可能已经裂开。”

    但就算这样,她手连带着胳膊都麻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苏苒之想,自己身体素质还是吸收了两次功德后提高了的,若是以前的自己,真的会被直接击垮。

    不过,她现在也估量出了王达的力量。

    可以寻找机会反击了。

    跟苏苒之一样,王达也大概能摸出苏苒之的力量。

    刚刚那一刀,若是苏苒之接不住,他便会立刻收刀,毕竟这只是切磋,不是拼命。

    然而刀剑碰撞后,王达瞳孔紧缩,他完全不明白,一个未曾修炼的凡人,看起来还那么瘦弱,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我若是未曾用灵力萃体,绝对拼不过她。”

    苏苒之没去听周围人的议论。

    她双眸紧闭,全身心感受周围风的方向、风的速度,以此来判断王达的刀到哪里了。

    继续纠缠了几个回合后,伴随着一阵轻柔的风,苏苒之猛地跳起,同尽全身力气,自上往下的挑开王达刀尖,剑尖威势依然不减,直指王达咽喉。

    王达手里的刀也很快,向毫无防备的苏苒之砍去,同时迅速向后躲闪。

    但苏苒之出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直接斩断吹来的风,不给王达继续躲的机会。

    剑尖稳稳当当的抵在七尺多高壮汉的喉结处。

    以修士的目力,凝神细看,能看到那皮肤上已经出现了丝丝血迹。但其实苏苒之的剑很稳,并没有真正割破王达的皮肤。

    那血迹是被剑气伤到的。

    整个演武场再次鸦雀无声。

    ――苏苒之险胜!

    胖管事第一个拍手叫好:“好!”

    紧接着所有人都开始拍手:“好!”

    王达已经把刀背在身后,但依然保持着脖颈高高扬起的姿势。

    毕竟苏苒之还没收剑,他不敢随意乱动。

    苏苒之不是故意这样,刚刚那一击真的耗费了她全身力气。

    这会儿还喘着气。

    须臾后,她收回了僵直的胳膊。

    为了舒缓肌肉,她动动臂膀,在身前习惯性挽了一个剑花,随后把剑归鞘。

    苏苒之抱拳,声音虽然疲惫,但有难以掩饰的兴奋:“承让!”

    她额角、鼻尖都出了细汗,就连眼睫都有些湿。

    原本看起来有些狼狈的画面,在众弟子和家眷眼中却成了强大的象征。

    王达也抱拳:“多谢姑娘赐教,我会继续勤修刀法,期待与姑娘的下次比试。”

    苏苒之笑着应答:“好。”

    王达见她答应,凶悍的脸上露出一丝腼腆的笑,一个激动直接从演武台上翻身跳下去。

    对于身负灵力的弟子来说,这个高度跳下去并不难。

    -

    王达实力很强,并且没有丝毫轻敌,一战就让苏苒之耗费了全部精神,没办法再继续比下去。

    但这一战也让苏苒之受益良多,她虽然喘着气儿,却也明白了自己练剑的短处。

    ――力量太轻。

    王达的力量在天问长外门还算顶尖,但遇到踏仙途后,可以给武器上注入灵力的内门弟子,这点力量完全不算什么。

    苏苒之现在全力一击,大概能跟王达力量持平,但若是遇到真正踏仙途的存在,她就会被秒的渣都不剩。

    “我得先提高自己的力量,这样在我踏仙途后,实力应该可以多翻好几倍。”

    苏苒之给高台上的掌门和诸位长老拱手,又不着痕迹的给胖管事道谢。

    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沿着台阶走下演武场。

    原本下台这个环节会被绝大部分人忽视,但此刻几乎所有人都看着苏苒之。

    真应了那句‘风风光光上来,再风风光光下去’。

    然而她下台后没帅过三秒,就开始腿软。

    秦无问:“能走吗?”

    苏苒之仔细感受一下,无奈道:“……软。”

    于是,秦无挺着一张没有温度的脸直接当众把她背去李嫂子那边歇着。

    所经之处大家默默的后退一步,这是对强者的尊重。

    还有对秦无居然会背人的震惊。

    刚刚被所有人看着都不带丝毫怯意的苏苒之,这会儿被人如此近距离打量,真的害羞了。

    她把脸埋在秦无背上,只想着快点去李嫂子那边歇着。

    苏苒之明确的感觉到,自己埋脸的时候,秦无背部陡然紧绷。

    她感觉自己的动作好像吓到夫君了。

    周围议论声不绝于耳。

    “他从哪儿找来的妻子,这也太强了。”

    “我当时以为自己会点三脚猫的功夫拿着鞭子去找她麻烦,她对我下手算轻的了……”

    “我觉得长老会破格收他妻子为内门弟子吧,未曾修炼都能打败王达,她进内门我真的心服口服。”

    说各种话的都有,苏苒之随意听了几句便没去注意了。

    不过,说实在的,如果现在真的给她机会进内门,她反倒没那么想进了。

    苏苒之潜意识的觉得,天问长不是一个适合久居的地方。

    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有陈若沁。

    而是,这里的长老们,实力好像也不算特别强。

    这个微弱的念头刚一出来,就被苏苒之压下。

    她心想,还是等自己有实力了再想这些。

    -

    苏苒之坐在垫子上动动腿脚,说:“脱力了。王达力气好大,我费了老大劲儿才拨开他的刀。”

    李嫂子不太懂修行这方面的事,她说:“可精彩了,我刚都想凑近去看,但大家都往前凑,我挤不过去。”

    李大哥这会儿脸色比秦无还要麻木。

    他几次张开嘴,都说不出话来。

    最后才说:“王达的刀……外门没几个人能挑开的,不出意外,他实力应该在外门前十。”

    苏苒之:“……”这样吗?

    秦无眼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抹浅浅的绯红,但他还是给苏苒之回应:“嗯。”

    苏苒之还是觉得很奇怪,对比了卢高逸和王达两个人,她并不觉得排除灵力修为的情况下,实力会有天差地别。

    李大哥理解苏苒之的疑惑,毕竟他也觉得苏苒之跟王达的切磋更加精彩。

    他说:“去年内门弟子给王达指点过刀法,那些在我们看来滴水不漏的刀法,在踏仙途的内门弟子眼中,其实破绽很多。当时好像也是那位卢仙长,几招就能挑飞王达的刀。”

    顿了顿,李大哥又说:“经过一年打磨,王达的刀法显然更强了,结果还是被你找到了疏漏。苏妹子,你的眼光和实力……”

    怎么说呢,好像不输于踏仙途弟子了。

    况且,刚刚卢高逸也没看出苏苒之剑法的疏漏,被她一招击败。

    这话李大哥不敢说出口。

    苏苒之大概理解,便问道:“踏仙途,我听过好多次,但这到底代表了什么境界?”

    这问题李大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连秦无,在没正式踏仙途前,也不敢妄自揣测。不然只会误导小妻子。

    从人堆中重新挤出来的胖管事恰好听到了这话,他说:“踏仙途境界,寿数延长一甲子,灵力可外放,可附着于武器上,也可远程控物。”

    普通外门弟子,虽然可以引气入体,但并不能灵力外放。

    这是他们跟外门弟子最大的差距。

    顿了顿,胖管事说,“此外,最重要一点,是踏仙途沟通天地后,能够拥有灵识。踏仙途境界之人,之所以能以一敌众,便是因为其灵识敏锐,可轻易看出别人的招数破绽,并一一化解。”

    胖管事说完,身后传来一声苍老的:“这……”

    鹤发童颜的大长老想,这些是要给弟子自己领悟的,不应该点出来。

    众人起身给大长老行礼,胖管事却头都没回。

    大长老也不恼,仍对他说:“您可是要收这位姑娘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