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苏苒之就被门外的吵闹声惊醒。

    她眼睛还没睁开,手就很熟门熟路的摸去秦无那边的枕头。

    果不其然已经没有温度了。

    苏苒之想,估计他都出门很久了。

    然而就在苏苒之准备翻身再眯一会儿的时候,自家屋门被拍的‘啪啪’作响。

    “秦老弟,秦老弟……”

    听声音是隔壁的李大哥。

    不等苏苒之应声说‘他出门了’。

    秦无就走过去把门开了条缝,压低了声音说:“内子在休息……”

    话还没说完,李大哥的大嗓门清晰的传进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咱们一起走。”

    苏苒之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今儿可是内外门切磋的日子。

    她登时一点睡意也没,立即从炕上坐起来。

    秦无转头看了她一眼,会意后给李大哥说:“我和内子一刻后走。”

    李大哥笑着说:“那行,我等你们一起,你嫂子正在装冰粉,一会儿一起吃。”

    李大哥走后,秦无关上房门,房间重归于阴暗。

    但他并没有转过身来,而是专心看着木门,紧接着炕上响起了苏苒之悉悉索索换衣服的声音。

    默契这件事上,两人不输于任何一对夫妻。

    秦无今儿起来的很早,他记得自己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梦的具体内容他全然忘记了。

    只是……隐隐约约记得自己要见一个人。

    大抵是没见上,心中有股怅然的感觉便一直如影随形的伴随着他。

    怎么都挥之不去。

    思及此,秦无目光下移,突然看到门框上有几个浅浅的指印。

    看样子,应该是疼痛难耐时留下来的。

    -

    跟苏苒之一样,同时被脚步、交谈声惊醒的还有小狐狸。

    它双眸中先是透了些迷茫,紧接着瞳孔一缩,上蹿下跳的寻找‘母亲’的踪影。

    它昨晚也做了个梦。

    梦到母亲来看它了,还告诉它他不要想着报仇,而是好好修炼。

    如果能在有生之年修成妖仙是最好的。

    这个梦太真实,梦里母亲的笑,还有眼神太过于温暖,让小狐狸下意识的觉得这就是真的。

    然而他扑腾半天,找不到母亲来过的任何蛛丝马迹。

    小狐狸蹿了几圈后,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嘴巴发出委屈的呜呜声。

    可回应它的只有空空荡荡的屋子。

    和仅仅一墙之隔,外面那无尽的喧嚣和热闹形成极强的反差。

    -

    院子里。

    陈若沁穿了不染纤尘的白色短打,头发用男式的玉扣束起来,巴掌大的小脸坦坦荡荡的露了个完全。

    整个人显得非常精神,充满朝气。

    掌门过来找李长老商量事情,看到她都忍不住夸了一声:“好!”

    陈若沁期待的看向师父,然而李长老昨日见到了阴差,一整宿都没睡好,这会儿没注意小徒弟的眼神,直接跟掌门去书房说事情了。

    陈若沁垂下小脑袋,瘪瘪嘴。

    大师兄见她这样,匆忙安慰道:“小师妹这样打扮好看极了,一会儿去演武场上定然能博得满堂彩。”

    陈若沁还是没能开心得起来。

    她能察觉到,自从那日从荒山上回来,师父对自己越来越冷淡了。他都不像以前一样笑着看她撒娇了。

    这种前后态度的转变,让陈若沁觉得特别委屈。

    师父从没连续这么多天不夸她的。

    好在李长老威严犹存,陈若沁不敢像熊孩子一样耍赖作妖来引起大人注意。

    她看了眼师父书房的窗户,苦笑了一下,说:“师兄,你不用安慰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穿的好看从来都不能博得满堂彩,只有我剑法精进,在演武场上有了出色表现,才能被大家认可。”

    顿了顿,陈若沁补充:“这样才能得到师父的夸赞。”

    大师兄卢高逸听闻这话神色有些尴尬。

    他脚伤还没好,昨儿个陪小师妹练了剑,在他不动用灵力,双脚不动的情况下,小师妹都接不住他三招……

    这距离‘得到师父夸赞’的程度,差的那是相当远。

    不过说来也奇怪,小师妹天赋明明超强。

    并且因为她自幼在天问长长大,从小还被大长老带在身边养过一段时间,受过他修为气息的熏陶。

    资质在所有内门、外门中都算是绝顶的。

    甚至就连一直被捧为天才的唐照,都没小师妹吸收灵力的速度快。

    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师妹就是学不会剑法。

    师父甚至还劝过她改练其他武器,可小师妹就是铁了心的要练剑。

    卢高逸不知道对此该作何评价,只能轻咳一声:“师妹加油。”

    -

    院中的谈话自然瞒不过书房内的李长老和掌门。

    掌门见李长老神色有些松动,笑着说:“当年大长老刚抱她回来,她还没断奶。那会儿咱们俩争着要当若沁的师父,最后还是大长老说你性子凶、脾气大,能教出一个正直良善的徒儿,就让她跟你了。”

    顿了顿,掌门人继续说,“今日一见,若沁小小年纪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李师兄教导有方啊。”

    李长老神色彻底柔和下来,叹了口气。

    “她今年十五,不算小了。再说,自从五岁她引气入体开始,十年的功夫,还没到灵满则溢地步,着实不算勤奋。”

    “师兄对她的要求未免太高,平日里除了修为,还得磨练武技,练习剑法,若沁都能修为到现在这程度,还不算勤奋?”

    如此一说,李长老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也罢,到底是我太心急,希望她学有所成了。”

    说到这里,两人开始讨论正事。

    能让掌门在今天这么重大的日子里,先来了趟李长老院里,自然是昨夜阴差到来的事情了。

    “我昨天开了灵目后,直接看到两位阴差就飘在厢房窗口,看样子,他们是来找幼狐的。”

    掌门也知道这幼狐与李长老的牵连。

    他很惊讶:“这幼狐被大能改过命,理应不会这么早过世才对啊。”

    大家听到阴差,第一反应就是来勾魂。

    毕竟,谁都想不到阴差会把已死的过了头七的母狐的魂魄带来跟自己的孩子团聚。

    古往今来,鲜少有如此先例。

    毕竟,地府是清算业障与功德的,而不是搞慈善的。

    若是谁想孩子都能随时回来看,那整个地府的阴差一定不够用。

    李长老昨天想的也是这一点。

    他说:“我问了阴差大人具体来做什么,但他们办事并不会告知凡人,我只能避开。待他们走后,我去厢房看了一眼,小狐狸还活着,他们来的确不是为了勾走小狐狸的魂魄。”

    那么阴差到底是为何而来,其中原因就有待商榷了。

    掌门也想不通这件事,李长老原本想说要不找大长老算一卦。

    掌门懂了他的想法,给他解释说:“大长老近日在研究改进那求救符的事情,心神不能分散太多。算简单的事情可以。但涉及到阴差,强行占卜恐怕会损伤大长老的根基。”

    李长老最后只能选择压下疑惑。

    其实他原本可以不用这么纠结,但纵观全局,他或多或少其实是亏欠了小狐狸的。

    李长老开始只想着把小狐狸养活就没事了。

    哪想到居然牵连到了阴差,还有那位给小狐狸改命的不知名高人,这便让李长老有些郁结。

    如果当时他能早些遇到那些村民,是不是就不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但事实就是没有如果。

    李长老只能叹气道:“既然频频有高人帮助小狐狸,我定会认真照顾它。”

    毕竟,就算是修行到他们这程度,还是很怕因果的。

    就算他跟小狐狸的因果称不上是业障,但也不算什么善缘。

    自然得费心化解了。

    -

    苏苒之这边换衣服的时间比平日要长了不少。

    秦无面对着木质门框,看着那浅浅的指印,一向都十分淡定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和忧虑。

    忧虑这指印的事情暂且不提。

    单说换衣时长……

    秦无想到李大哥有次喝醉了说的‘女人嘛,换衣服时间都够你下山溜达一圈了’,他觉得还算有些道理。

    直到苏苒之那边吭声说‘好了’,秦无才转过头来。

    ――此刻,他漆黑的瞳孔中清晰的映出那个穿着米色劲装的姑娘。

    英姿飒爽,很是好看。

    苏苒之则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笑:“好久没穿了。”

    她站立时腰杆儿笔挺,整个人本身就透露出一股飒气。

    却又因为头发还没打理,散乱的披在身后,飒气中又添了点妩媚的气息。

    让人觉得……十分惊艳。

    秦无闷不吭声,苏苒之便觉得没那么拘束。

    她开了窗,让光透进来。

    “这衣服是我在家时父亲找人给我做的,他那人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对养闺女很上心。甚至还托人给我做了不少好看的衣服哄我开心。”

    秦无依然没说话,但他心里默默记下小妻子喜欢漂亮衣服这一点。

    苏苒之随意的把头发盘在脑后,用一根素雅的簪子固定紧实,确保自己剧烈运动后这簪子也不会散落。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下场比试,毕竟她此前没有去演武场登记报名,主要是没资格报名。

    但她能感觉到菜园管事的不普通。

    万一胖管事真的给自己机会去比,她这边也不能穿着繁琐裙子上去啊。

    苏苒之梳洗打扮好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叫隔壁的李氏夫妇一起出门了。

    一路上,苏苒之感觉自己几乎要把整个天问长的外门弟子和其家眷见识到了。

    她甚至还看到了那位在雨天找过她麻烦的舒玉姑娘。

    只不过现在的舒玉远没有上次见面那么娇俏漂亮。

    律堂的活儿繁重,舒玉神色间不免带了疲态。

    舒玉见秦无走在苏苒之身边,虽然没有跟她说话,但却会下意识的护着她不被撞到。

    只能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看了。

    舒玉想,是她自己此前异想天开的以为揭穿了苏苒之雨天看不见的事情,就能把她逐出天问长。

    现在回想起来,她真的恨不得狠狠教训当时的自己。

    ――怎么就那么傻呢?

    就算苏苒之真的在雨天看不见,只要她把评分赚够,自然还是可以留下的。

    只是会扣一些隐瞒此事的分数而已。

    况且,苏苒之好像真的不瞎。

    之前在成衣铺的确是不小心拿错了颜色……

    偏生她当时被猪油蒙了心,一叶障目了。

    -

    苏苒之把舒玉的神色尽收眼底,见她没有继续找茬的意思,便松了口气。

    虽然苏苒之不怕被针对,但她也不想时时刻刻都跟人交恶啊。

    生活这么美好,还是不要找不痛快了。

    李大哥和李嫂子都是会过日子的人,他们挑了一处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的坡,打算席地而坐,坐在这里观看场下大家比试。

    天问长的演武场旁边可是没有座位的,大家的选择都是要么站在跟前,要么就坐在旁边的坡上。

    李嫂子说:“演武场周围站的人太多,太挤了不说,男人们还容易出一身臭汗,咱们坐在这儿看他们比赛就好。”

    至于要下场的两位,李大哥和秦无自然是在快轮到自己的时候,提前到旁边去做准备。

    苏苒之沉默了一下,但见演武场周围几圈确实围满了人,便觉得李嫂子这个安排是极好的。

    只是,自己不能下场,恐怕得让菜园管事失望了。

    -

    第一个上场的是李长老的大弟子卢高逸。

    他一只脚不能受力,便跳着上了高台。

    原本看起来很好笑的动作,因为他内门弟子的身份,底下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卢高逸上去后朗声说道:“很抱歉,前几日除妖事不慎伤到了脚,只能以这副姿态跟大家切磋了。”

    外门弟子本来对内门弟子就有很深的滤镜。

    毕竟他们可都是踏仙途的仙长啊。

    此刻再听到卢高逸的脚是因为除妖伤到的,自然更加钦佩:“我辈楷模!”

    “仙长功德无量!”

    至于知道真相的两位,一位是李长老最小的徒弟,另一位则是陈若沁。

    小徒弟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倒没揭穿他。

    陈若沁也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毕竟大师兄伤到脚的真实理由,真的太丢面子了。

    卢高逸被一百多位外门弟子用钦佩的眼神看着,眉目间全然都是志得意满。

    他直接拔出了自己的剑,在台上朗声说:“但大家放心,就算我残了,你们也打不过我。”

    顿了顿,他继续说:“接下来,请大家根据报名顺序,一个个上前来――”

    “弟子见过大师兄……”

    “见过大师兄……”

    “多谢大师兄指点。”

    卢高逸确实有几分本事的,他一个人腿脚不动,连接单挑了八位外门弟子。

    并且还能点出了每个人的修行弊端。

    最后才说:“没人了吗?我这还有大半身力气没用出来啊。这样吧,没有报名的弟子,也可以上来比试切磋。”

    躺在菜园摇椅上的胖管事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当他发现苏苒之身上没有任何报名标志的时候,眼睛都瞪了起来――

    “给她说的要好好在实战中磨练,这样才会有新的启发,才能进步,怎么就不听话呢?”

    “也罢,那就让我送她上去吧。”

    苏苒之原本在吃冰粉,听着卢高逸对其他弟子的指点,再想想自己实战时会不会犯下如此错误。

    逐一对比,以便让自己少走弯路。

    哪想到一口冰粉还含在嘴巴里,她身子就突然一轻,直接从十几米远的草坪上飞了起来。

    须臾后,苏苒之稳稳当当的站在了卢高逸对面。

    当着众弟子的面。

    苏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