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 > 285、西区!
    西区一个不起眼的院子里,狭小阴暗的房间中傅安妮被人捆绑着双手坐在地上默默流泪。

    她被关在这里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傅安妮从小就怕黑,这会儿心中更是惊恐交错。

    但是让她哭泣的却不仅仅只是因为目前的处境。

    外面传来了声响,原本默默流泪的少女立刻抬起头来,竖着耳朵去听外面的动静。

    外面的灯光亮了起来,随之传来一个男人有些气恼地声音,“你们确定那个傅家大少夫人真的会来?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

    另一个年轻一些的男人笑道,“放心,听说冷明玥跟傅家六小姐的关系很不错,肯定会来的。”

    “那可不好说,谁会为了一个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认识几个月的小丫头冒险?”那男子怀疑地道。

    年轻男人笑道,“就算不是因为感情,如今傅督军和傅大少都不在,傅家就是大少夫人做主,如果六小姐在她手下被人绑架撕票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公公和丈夫?”

    “但愿如此吧。”中年男子道,“这会儿雍城通往外面的路只怕都已经被封锁了,还有那些警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搜过来了。

    年轻男人道,“你放心,只要得手之后我们立刻就撤,我们早就已经留好了退路,就算是南六省军也找不到咱们的。”

    “那个小丫头呢?”中年男人问道。另一个有些低哑的女声答道,“一直都关在屋子里,你放心,这种娇滴滴的小姑娘就算你现在把她放出去,她也跑不出这片地方。咱们还是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对付傅家大少夫人吧,信送出去了吗?”

    “送到了,这会儿应该收到了吧。”那年轻男子有些迟疑地道。

    “那我们就等着吧。”中年男人沉声道。

    傅安妮听着外面的声音睁大了眼睛,眼底满是恐惧和焦急。她愤怒想要挣开绑在手上的绳索,只是这些人显然并没有犯反派疏忽大意的错误绑得十分牢固。她一个小姑娘又怎么可能在没有人帮助的情况下独自解开?

    焦急和恐惧之下她的眼泪流得更凶猛了。

    冷飒自然没有收到绑匪送的信,因为她已经提前进入了西区胡同。

    整个西区胡同并不只是一条胡同,而是一大片数十个胡同连接起来的区域。

    这里的房屋老旧阴沉,住的都是三教九流最底层的人,寻常的老百姓胆子小的即便是白天也不敢轻易过来。这么大一片地方,那些绑匪就算是长了八只眼睛也不可能监控到每一个地方。

    更何况他们若是有本事完全监控这么大的地方,也就不必用骗走傅安妮这种拙劣的手段了。

    所以冷飒找了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就直接钻了进去。

    商绯云给她的地图早就被她记在了脑子里,冷飒在黑暗中方向感极好地朝着预定的方位而去。

    “有什么发现吗?”半个小时后冷飒站在了一个破破烂烂的院子里,看着坐在院子里身形消瘦仿佛天生长了一张苦脸的中年人问道。

    这人是飞云会下属的成员,虽然身份不高但一直都是替飞云会打探消息的人,对这一带也十分了解。

    “你是…会首派来的人?”男子有些怀疑地打量着冷飒。不是他多疑,而是眼前女子看上去还不满二十的模样,长得更是难得一见的漂亮。

    有这个相貌做什么不好,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跟着他们这些人混黑了?不过再想想自家会首的美貌和彪悍程度,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冷飒也不纠正他的误会,微微点了下头。

    那人松了口气道:“咱们的兄弟一直都盯着也在往那边慢慢靠近,不过在靠近中间那个院子二十米左右就被人拦住了,那些人绝对不是咱们这儿的人,也不像是本地人。另外…二十分钟前那些人派了一个人出去,不知道做什么去了,我已经让人抄小路报告会首了。小姐放心,那些人没咱们路熟,会首肯定能在他出去之后截住他。”

    冷飒点点头,“多谢,辛苦了,我先走了。”

    那男人一愣,“你去哪儿?”

    冷飒指了指外面那院子的方向,那男人连忙劝道,“万万不可,小姐还是等会首到了再说罢。那院子里人只怕是不少,而且都带着家伙,咱们就几个兄弟您现在进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冷飒笑道,“你们不用去,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不用担心,我不会轻举妄动的。还要劳烦你,帮我给商会首带一封信。”

    那男人也没有注意到冷飒对商绯云的称呼,冷飒的气势和语气都让他生不起反对的心思,只得点了点头,“那您千万小心。”

    “多谢。”冷飒飞快地抽出笔纸写了一封信折好递给了商绯云,“直接交给她,她知道该怎么做。”

    “好,您尽管放心。”

    出了破旧的小院,冷飒就径自朝着那男子指的院子而去。

    那是一座外面看起来很寻常的院子,跟西区胡同里的其他院子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才靠近一些冷飒就敏锐地察觉到了隐藏的暗哨。

    冷飒靠在墙壁下沉吟了半晌,没有动手去拔除那个暗哨,而是转身从另一边翻墙跃了过去。

    冷飒很快就摸到了那院子墙角边,院子里的人似乎并不算多。

    冷飒也不觉得意外,那些匪徒若是有洪天赐那个实力早就可以直接对他动手了,还玩这些把戏做什么?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武器暗中叹了口气,消音器是个好东西,可惜她没有。

    两个交谈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片刻后两个人并肩走了出来冲着冷飒这边走过来。这两人显然是负责巡逻的小喽啰,对于自家老大这么兴师动众十分不理解,因此也并不怎么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

    两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说笑着朝角落里走去。显然是打算找个角落躲起来偷懒抽烟。

    一边说笑一边往这里走,距离冷飒已经只有三步之遥了竟然也没有发现跟前站着一个大活人。

    冷飒出手如电,一招撂倒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刚想要出声呼叫,冷冰冰的枪口就顶上了他的额头,“别动。”

    “饶…好汉饶命!”那小喽啰仿佛是吓破了胆,竟然没有听出挟持自己的是个女人。

    冷飒压低了一声道,“闭嘴。”

    那人疯狂地点头表示自己绝不会说话,冷飒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人确定他不会突然醒来,这才拽着清醒的那个往阴影更深处走去。

    “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这才发现眼前的竟然是个女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你是谁?”

    冷飒道:“现在是我问你。”

    那人眼睛转了转,还没等他想出什么就觉得腰间一阵刺痛。顶着他额头的枪已经收了回去,换成一把匕首顶在了他腰间,只要稍稍用力一刺他必定会没命。

    “我们…我们是清川的山、山贼。你…你是飞云会的人还是傅家的人?”

    冷飒挑眉道:“你还知道商绯云和傅家?看来身份也不简单?”

    “不…不是。”那人连忙道,“是我…我堂哥很受老大信任,所以才知道的多些。我、我就是混口饭吃的。”

    “你们今天抓了个姑娘?”冷飒问道。

    那人道:“我们没有抓她。”

    “嗯?“冷飒声音轻柔,但是其中的危险和不满却清晰地传达了出来。

    吓得那人连忙道,“大姐!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真的没有抓那姑娘,是她自己过来的啊。我们…我们刚来雍城,那姑娘身份不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想要抓他哪儿那么容易啊?最多…我们只能算是扣留了她。”

    冷飒微微眯眼,“她在哪儿?”

    “院子里东角那间偏屋里关着,没人动她。她毕竟是…傅督军的女儿,我们、我们也不想惹傅家。”

    冷飒顿时有些乐了,“你们不想惹傅家?”如果绑架傅家的姑娘都不算惹傅家的话,在这些人心里惹上傅家到底是个什么标准?

    那人也有些讪讪,显然也觉得自己的话太扯淡,只得小心翼翼地转移话题,“你…是傅家的人?”

    冷飒笑道,“你猜?”

    那人抖了抖,哭丧着脸道,“您…您是傅家大少夫人?”

    冷飒有些惊讶地看着那人,幽暗的夜色,他们又站在角落里并不能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你怎么猜的?”

    那人道:“这雍城,长得如此美丽又厉害的女人,除了商会首就只有傅家大少夫人,您自然不是商会首,那就只能是傅家大少夫人了。”

    冷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清川是哪儿?你们为什么来雍城?”

    那人有些迟疑没有马上回答,冷飒低声道,“你觉得我捅你一刀比较愉快?”

    “大少夫人手下留情!”那人连忙道,“这个…清川、是个南六省西南的一个小地方,大少夫人不知道也是自然的。不过…几年前,我们前老大在南六省还是很有名的。就是几年前,前老大被傅大少给抓了,寨子也毁了。现在的老大是前老大的弟弟,所以……”

    “你们想找傅凤城报仇?”冷飒声音一沉,冷声道。

    “不敢不敢。”那人连连摇头道,“傅大少当初把我们整个寨子连根拔了,所有的财物都被抄没了,我们老大只是想…赚一笔钱然后离开南六省。”

    “南六省的钱这么好赚?”

    那人干笑,“这…什么都没有,就算是去了外地抢地盘也抢不过人家啊。况且这年头…大多数地盘都在那些督帅手里,我们也只是混口饭吃罢了。本来老大都要带我们走了,刚好有人找上门来让我们帮个忙,无论成不成功都会给我们一万元。老大这才答应下来的。”

    冷飒点点头道,“知道的挺多的,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负责巡逻的小喽啰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事情?

    那人立刻闭嘴不言,冷飒道:“不说就算了,不过为了避免你坏我事……”

    “大少夫人,且慢!”那人连忙道:“我、我可以帮忙!”

    “帮忙?”冷飒微微扬眉,那人连连点头,“我们是出来巡逻的,如果一直不回去也会引起里面的人注意的。”

    “所以?”

    “我可以带您进去。”

    冷飒侧首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似乎是在思索他到底是真的打算帮忙,还是准备将自己引入陷阱之中?

    那人吞了口口水,小声道,“大少夫人,我是真心的。”

    “为什么?”冷飒问道。

    “我…我是好人,不想一辈子当山贼土匪。”那人连忙道。

    冷飒眸光有些深沉地打量着那人,夜色中只能看到一双清冷明亮的眼眸。那眼眸平静无波,一时也看不出来她到底是相信了还是没有信。

    “怎么回事?人呢!”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怒吼,那人有些焦急地道,“大少夫人,请相信我!”

    冷飒沉默了片刻,放开了钳制住他的手。那人松了口气,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跑去。

    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他的声音,“来了来了!”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不是两个人一班吗?”一个人声音严厉地怒道。

    “刚在外面抽了支烟,那个…二虎子上茅厕去了。”那人陪着笑有些谄媚地道。

    里面的人冷哼了一声,“真是懒牛懒马屎尿多!他回来了之后告诉他,再有下一次他以后三天都不用吃饭了!”

    “是!是!”

    院子里重新恢复了宁静,院子里的一个角落传来了几声低咳。

    冷飒身手利落地攀上了墙头就看到那人果然正守在墙根下对她打了个手势。

    冷飒从墙头滑了下来落在那人身边,那人低声道,“六小姐就在那个房间里,房间里没人。但那个房间后面没有窗户,你想要带六小姐走只能从正门走。正门外面周围埋伏了十六个人,他们手里都有真家伙。”

    冷飒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看院子里没有人一闪身就推开走廊下的窗户翻了进去。

    突然有人进来,傅安妮也吓了一跳。房间里黑漆漆的她根本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但她却并没有尖叫。即便是已经害怕到了极点,却还是紧咬着唇角一声不吭。

    冷飒扫了一眼屋子,就飞快地在黑暗中确定了方向。

    “安妮?”冷飒压低了声音叫道。

    傅安妮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对面的人,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只能看到一个黑漆漆的影子。

    “明…明玥姐姐?”

    冷飒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同时也摸到了她手腕上的绳子。毫不迟疑地抽出匕首就将绳子挑断,一获得自由傅安妮立刻伸手推着冷飒焦急地道,“明玥姐姐,你快走!他们是要对付你!”

    冷飒却抓住了傅安妮的手,安抚地拍了拍轻声道,“别担心,我知道。”

    傅安妮眼睛里闪烁着泪光,用力的摇着头没有说话。

    冷飒低声道,“安妮,是谁让你来这里的?”

    被冷飒握着的手腕瞬间一僵,好一会儿傅安妮才低声道,“没…没谁,是我自己贪玩才来的。”

    冷飒知道她并没有说实话,却没有再逼问她而是在她耳边道,“别怕,我们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傅安妮点点头,“嗯,我不怕!”

    冷飒并没有急着出去,这院子周围至少有三十个人以上,她一个人还没关系带着一个傅安妮是绝对不可能毫发无伤的出去的。

    有了冷飒陪伴,傅安妮也放松了下来,靠冷飒的肩膀渐渐地睡了过去。

    外面有人吩咐进来看看傅安妮在不在,应声的正是方才被冷飒抓住的年轻人。

    他若无其事地推开门提着灯往里面照了照,就回头不知道对谁说,“没事,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问题?”

    外面的人嘟哝了几句,果然没有人再来检查傅安妮的状况。

    那年轻人在门口对冷飒笑了笑又重新关上了门,房间里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