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爱与他 > 番外十二
    季清远去了书房,灯没开。他知道俞Z歆不会过来,便打开窗,点上烟,一支接着一支。

    冷风也吹不散全部的烟味,留了一半在屋里。

    摁灭烟头,季清远给秘书打电话,让申请这周末的航线。

    秘书忙问:“季总,是不是蜜月旅游改地方了?”要是改地方了,她还要再提前订酒店,安排行程。

    季清远:“蜜月旅游取消。”

    秘书:“好。”

    其他的,她不敢多问。

    最近老板要谈国外的一个项目,肯定是紧着项目先来。

    季清远又倒了支烟出来,没抽,用力撵着。

    她那么漂亮,怎么会没人追,怎么会没男朋友。如果当初在相亲时就知道她心里有人,他不知道还会不会想跟她结婚。

    也许,没那么积极了。

    也可能,还是想。

    谁知道。

    半夜了。

    季清远关上窗,因为没开灯,借着窗外的光往门口走时,竟然撞到了书桌角,疼得心脏一抽,他揉揉腿。

    喝凉水都牙缝。

    季清远回到卧室,俞Z歆已经洗过澡,正靠在床头敷面膜,手里捧着一本金融期刊,跟平常无异。

    他余光又扫了她一眼,她也没什么反应,一直盯着书看。

    拿上睡衣,他去了浴室。

    等浴室的门合上,俞Z歆长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扯着疼。什么都没有了,连蜜月游也没了。

    她本来以为,他会敷衍一下,就算心不在她身上,人也陪着她去一趟,那是她期盼了很久的两人同游。

    她走神的空档,季清远洗过澡出来。

    俞Z歆揭下面膜,没看他,径直走向浴室。

    季清远盯着她背影看,说开了后,她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也不知道哪个男人能让她惦念这么长时间,跟他结了婚,都没能忘。

    他关了这侧的床头灯,眯上眼。

    浴室里,水龙头的水一直哗啦哗啦淌着。

    俞Z歆不断用冷水冲着脸,眼泪跟水混到了一块。

    调整好呼吸,她涂好眼霜上床去。

    季清远侧躺,背对着她。

    俞Z歆关了灯,屋里伸手不见五指。

    她平躺下,不时,慢慢转头,看他有没有转过来。

    始终没有。

    第二天清早,季清远还是原本的生物钟时间醒来,他下意识去看俞Z歆,她只盖了一个被角,大半个身子都在被子外。

    他把被子给她盖好,她呼吸均匀,睡得很深。

    这一夜,他都没怎么睡。

    看了她一会儿,他起床去。

    俞Z歆醒来时,身边早就没了人。

    婚假还有两周,她不知道要干点什么。

    心虚的原因,她竟然不想提前去公司上班,就怕别人问她,怎么没去度蜜月。

    季清远给她发来信息:【这周末我要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晚上去我妈那边吃顿饭。】

    俞Z歆回复:【好。】又看了眼那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她订票,打算一个人去旅游。

    --

    傍晚,季清远提前从公司回来,进别墅就看到了沙发边的行李箱,这是俞Z歆的箱子。

    俞Z歆在楼上听到了汽车声,拿上包下来。

    季清远抬头看着楼梯上,她化了精致的妆,不过没穿裙子,穿了休闲衣裤。“要去哪儿玩?”

    他主动问道。

    俞Z歆:“旅游,正好那边有音乐会。”也没说去哪里。

    她像突然想起来的样子,“哦,对了,我凌晨的航班,到妈那儿吃过饭我就得赶去机场。”

    她语气清冷,像在通知他。

    季清远颔首,原本想送她去机场,又被‘音乐会’三个字给梗住,欲言又止。

    他看了眼手表,“走吧,去我妈那边。”

    俞Z歆应着,走在他身后。

    前天这个时候,他还在婚礼现场亲吻她,说会陪她走完这一生,不让她受一点委屈,下辈子想早点遇到她。

    他想陪着走完一生的人,不是她。

    他想早点遇到的人,也不是她。

    坐上车,两人各自在后排两侧。

    季清远拿出平板,登录邮箱。

    俞Z歆插上耳机,随手打开一首曲子。

    一直到季家,两人一句话没有。

    这是俞Z歆第二次来季家,婚前来过一次。家里人都在,车子停满了停车坪。

    下了车后,俞Z歆绕过车尾,抬手想挽住季清远胳膊,结果季清远头也没回,大步走向别墅,她抓了空,手僵在那里。

    来不及失落,她快走几步。

    这一幕,被季清远的妹妹看到,她正好在楼上。

    打过招呼,俞Z歆靠在季清远旁边坐,两人中间刻意隔了一段距离。

    “你们哪天去旅游啊?”季妈妈剥了坚果递给俞Z歆。

    “谢谢妈。”俞Z歆回答之前那个问题,“我是今天的航班,先过去看场音乐会,清远周末走,到时我们俩汇合。”

    季清远瞥了眼俞Z歆,撒谎的话信口拈来。

    季妈妈望向儿子,“什么要紧的事不能往后放一放?实在不行你交给你爸来处理。”

    季清远答非所问:“到时我陪Z歆多玩几天。”

    妹妹从楼上下来了,“大嫂你今天好美。”紧跟着又道:“我借我哥两分钟啊。”她勾勾手指,“季清远你过来。”

    季清远心情不好,没像平时那样纵容妹妹,“什么事你说。”

    “你过来!”

    季清远起身过去,被妹妹薅着衣领拽到楼上去。

    “嘉嘉你干什么。”

    “你说呢?”

    季清远理理衬衫,“是不是最近写的剧本没有导演看得上?要多少钱,我给你投资。”

    妹妹:“......”

    她让他打住,“别扯偏!我刚才看到大嫂要牵着你,你头也不回。渣男本质在婚后第三天就暴露了?”

    季清远:“......”

    他不知道俞Z歆要牵他,不过知不知道都一样,她牵着他也是为了演戏给家里人看,没意思透顶。

    妹妹继续声讨他:“你跟冷文凝那事,过去就过去了,好好跟大嫂解释,好好过你日子。别藕断丝连,不然迟早要火葬场的。我最近在写一个火葬场的渣男,最后直接咔嚓掉了,渣的我没法下手写。”

    她提醒哥哥:“别好好的日子作着过。”

    季清远:“......”

    他点点她脑袋,“写剧本走火入魔了是不是?”

    妹妹问他:“你跟大嫂到底怎么回事?”

    季清远不想多说,他跟俞Z歆之间的秘密,只限于他们夫妻俩知道,“你哪只眼看到有什么了?就下车时我没注意,你别上纲上线。”

    妹妹眼睛微眯,压根不信他,“我会时刻盯着你的一举一动。”

    季清远以俞Z歆为借口,“我下去了,Z歆一个人坐在那拘束。”

    这个理由勉强给通过,妹妹放他下楼。

    因为俞Z歆要赶飞机,他们提前吃饭。

    饭桌上唯一聊了不冷场的话题就是跟季清远有关,妹妹说了不少季清远小时候的事,纯粹是活跃气氛,也借此让俞Z歆多了解一下自己老公。

    季清远给妹妹夹了一块肉,“堵住你的嘴。”

    俞Z歆默默吃饭,偶尔会接两句话。

    她知道季清远喜欢吃什么,有道菜离季清远有点远,他也一直没伸筷子,她为了扮演夫妻感情不错,给季清远夹了一块,放在他的餐盘里。

    季清远:“我自己来。”

    直到吃完饭,她给季清远夹的那块肉,他也没吃。

    盘子里还有别的没吃完的菜,那块肉也没多显眼。

    但俞Z歆知道,是她夹的那块。

    不到八点,他们离开。

    汽车驶出季家院子时,俞Z歆松口气,终于应付完了这趟差事。

    她仿佛彻底解脱的样子,季清远看在眼里。

    狭仄的车厢,空气沉闷。

    俞Z歆想找两句跟他聊聊,但忽然想到他连她夹的菜都不吃,又觉得什么都是多余的。

    她跟他之间,从此以后也就是塑料夫妻,只为利益,连话都可以省去。

    手机响了,是父亲。

    俞邵鸿刚到家,听管家说,今天女儿来过一趟,拿了不少东西。

    “Z歆,你跟清远什么时候回来?”

    俞Z歆:“爸,没来得及跟您说,今晚的航班,有场音乐会,我好不容易买到票,不舍得退,等蜜月旅游结束的。”

    俞邵鸿没多想:“也行。”

    他又多问了句:“在季家过得惯吗?要是厨师做的菜不合你胃口,你硬着头皮也吃点。等过段时间,你再把家里厨师带过去。现在就要换厨师,不太合适。有什么事你跟爸爸说。”

    俞Z歆眼睛发热:“嗯,没事。”

    俞邵鸿又叮嘱女儿:“家里的衣服就放家里吧,回来时穿,你再多买一些,别抠门,买点贵的。爸爸等会儿就给你转钱。”

    俞Z歆收着呼吸,生怕声音异样被父亲听出来:“不用,我钱多着呢。”

    俞邵鸿现在心里空落落的,就怕女儿在人家受了委屈:“知道你有钱,这是爸爸给你的,给了你必须得花,别直接存起来。你像俞倾学学,月月光,不够花的哄你哥的钱花。”

    俞Z歆:“......”

    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爸,先不聊了,我跟清远刚从我婆婆家吃饭回来。”

    “好,等你上班我们再说。”

    通话结束后,车里又是死寂一般沉默。

    终于捱到了家里,推开车门时,俞Z歆感觉空气够呼吸的了。

    马上就得赶去机场,俞Z歆去推行李箱,季清远让司机帮忙,他拿了张卡给俞Z歆,“自己喜欢什么买什么。”

    俞Z歆没要:“谢谢,不用。”

    两人面对面站着,她以为他会去机场送她。

    季清远收起卡,“一路顺风。”

    俞Z歆微笑着,再次说了声:“谢谢。”

    她挥挥手,也没再多言,转身上车。

    等她关上车门,再去看季清远时,他已经往屋里走,只留给她一个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