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河神新娘 > 第六十八章邪灵红鸦
    我望着骨语,看他替我担忧的模样,便冲他笑了笑,但立刻意识到他看不见,于是,又将手覆在了骨语的胳膊上。

    骨语奇瘦,跟爹当时一样,瘦的就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骨祭,必要时,我只想保住,我的骨肉。”我看着他,坚定的说着。

    骨语却立刻摇头“那你可想过,一对年幼的婴孩,又该靠谁供养?”

    “若我真有不测,便将他们,送与他们的爹爹,他很喜欢孩子。”我回想起,同冥北霖在一起时,冥北霖日日都磨着我,嘴里总是说着,想要个孩子。

    我同他之间的仇,牵扯不到孩子身上,他是我腹中孩儿的亲爹,若有一日,我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么他就是这两个孩子,唯一的至亲。

    “骨祭,到时候,只怕要劳烦您了。”我看着骨语。

    也不知道为何,我从第一次看到骨语时,就觉得他十分可靠。

    如今,在这深宫之中,好似也就只有他,可让我完全信任了。

    骨语听到我说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

    “您的要求,我是无法拒绝的。”他的嘴里悠悠的低语道。

    紧接着,便说,明日,他会送些药丸过来,让我服用,至于其余的安胎药,喝了也无用。

    “嗯,一切照骨祭说的办。”我说罢,又顿了顿“骨祭入宫,可给殿下瞧过病?”

    “并无,不过?”骨语顿了顿,神情再度变得凝重。

    “不过什么?殿下,自幼体弱,宫中的御医束手无策,祭灵司的汤药,好似对他也无用,骨祭您神通广大,不如,也替殿下瞧一瞧?”我望着骨语。

    骨语曾是西云国的大祭司,他的本事,我也是见识过的,或许,他真能治好殿下的病。

    “听闻,那是个起死回生的主儿,幼时便断了气息,后来,居然又活了?”骨语说到这,便顿了顿“宫中,阴气甚重!”

    “骨祭,您?”我看着骨语,总觉得,他好似揣测到了什么。

    “许久之前,我就听闻,酆都城的邪灵红鸦,如今就在这盛京里,本以为只是个传闻罢了,不过,我被“请”入宫时,却真的遇到了它。”骨语低声说着。

    “酆都城的邪灵红鸦?”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邪灵红鸦,那是阴间的吉鸟,守护的便是酆都城主。”

    我说完,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梦中的场景。

    梦中,那鬼王,便是酆都城主,也被阴司们称为,城主大人。

    “鬼王?酆都城主,阎哥哥,太子?”我的嘴里喃喃自语着,他们是同一个人?

    “您回想起阴间的事儿了?”骨语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什么?”我恍惚的回过神,看向骨语。

    “您和那酆都城主,都是来这历劫的吧?”他悠然说着。

    “骨祭,我的前世,是孟庄的少主,太子殿下的前世,则是酆都城主,鬼王大人,对么?”我望着骨语,这一点,其实在梦中我就已经确定了。

    只是梦中,虚虚实实,让人琢磨不透。

    “您?”他侧着耳朵向着我“我曾替您算过一卦,您明明有“守护星宿”保驾,可不知为何,还是生死难料。”

    “守护星宿?”我看向骨语。

    “那太子殿下,若真是酆都城主,便必然是您的守护星。”骨语说着,伸出手,要摸,我的手心。

    “骨祭,我没有掌纹。”一看他的举动,我就知晓他是要摸掌纹。

    “不,我是想替您摸骨。”骨语说完,摸了摸,我的手骨,然后又抬起头来,抚了一下我的脸。

    在我的颧骨,眉弓骨上依次停留。

    “您?您?”他再次面露诧异的神色。云南

    “怎么了?”我问着。

    “您这命数,我是真真看不透了。”骨语说着,冲着我拱了拱手“还请楚姑娘您,恕我无能。”

    “骨祭说的是哪儿的话?”我赶忙摇头。

    “嗒嗒嗒,嗒嗒嗒。”

    正同骨语说着话,外头的回廊里,却传来了脚步声。

    紧接着,便是低低的说话声。

    “骨祭,您回吧。”我担心,骨语被人瞧见了。

    “嗯,明个儿,我再来瞧您。”他说完,朝着那小宫婢的眼前一抚,紧接着,便跃窗而出。

    那小宫婢打了一个激灵,整个人往后退了数步,才回过神来。

    “主儿?主儿?奴婢怎么在这?奴婢,不是已经到华欣宫,请那巫医了么?”小宫婢一脸茫然的望着我,询问着。

    “吱嘎!”一声,不等我回应那宫婢,就听到了寝殿的门被推开了。

    我示意那小宫婢别再说话,自己则是躺好在了床榻之上。

    “嗒嗒嗒。”

    那沉稳的脚步声,传入我的耳中,渐渐的,朝着床榻的方向靠近。

    “退下吧。”

    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太子殿下,那熟悉的声音。

    “是!”小宫婢赶忙俯身,告退。

    紧接着,脚步声便朝着我这过来了。

    我抬起眸子,朝着他望去。

    殿下今日,穿着一袭银白色的衣袍,见我望向他,脚下的步子,便加快了些许。

    “吵醒你了么?”他柔声问着。

    我摇头“我还未入睡。”

    “今日,你动了胎气?”殿下凝着剑眉,有些不安的望着我。

    “嗯,不过,如今不要紧了。”我说完,示意殿下坐。

    殿下却立着没有动,只是垂目,望着我的腹部。

    “殿下气色不大好?”我则是微微仰着头,望着他。

    “我何时,气色好过?”殿下好似调侃一般说着。

    “这些日子,瞧着,更为憔悴。”我望着他,殿下的额上,和发鬓,都沁出了汗来。

    我坐起身,想要替殿下拉一把圈椅,让他坐下歇息。

    太子殿下却伸出手,按住了我的肩膀,不让我站起身来。

    “今日我来,除了看看,还有事,要同你说。”他的眼眸之中,带着惆怅,好似怕说了,我会不高兴。

    “你说吧。”我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我要南征,此行快则两三月,若是两方僵持,或许一年半载,亦是回不来。”太子殿下说完,忧心忡忡“我将柏卿,还有子衿,留下来,照顾你。”

    “殿下,此事也是我想对您说的。”我的面色,也变得肃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