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河神新娘 > 第一百五十一章噬生肉
    妖奴见冥北霖一脸不悦,瑟瑟发抖的站在一旁,就怕冥北霖发怒。

    我冲着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先退下。

    妖奴如获大赦,赶忙退出屋去,我则是替冥北霖沏了一杯茶水。

    “啊。”他张嘴比划着。

    我笑着咬了一口,他手里的蛋,这蛋确实颇小,想必芸娘也是费尽了心思。

    一碗粥,一个小鸡蛋,三两口,就吃的干干净净。

    “咕噜噜!”

    肚子里,再次发出了“咕噜”的叫声,这叫声让我有些尴尬。

    冥北霖思索了一会儿,让妖奴备了些花茶来,说是我喜欢吃甜的,喝点花茶,可以压一压这饥饿。

    “是不是好些了?”他睁着一双深邃的异瞳,十分认真的望着我。

    “嗯。”我颔首点头,但嘴里其实了无滋味。

    “那就好,夫人先歇着,我今日,需带着鼠贵和九幽去布结界,大抵要夜里才能回来。”冥北霖说罢顿了顿“你若觉得无趣,我便让玄凌他们过来,与你玩耍,打发时辰?”

    “不必了,我若觉得无趣,就在院子里走一走便好。”我说完,就催促冥北霖去办正事儿。

    冥北霖离开之前,还特地叮咛了门外的妖奴,要照顾好我。

    只是他一走,我这肚子,叫唤的越发厉害。

    满脑子都是生肉,最后,索性走到木柜前,拿出了针线,本是想凝神静气,做些衣裳,但是,根本就无法集中精神。

    “咕噜噜,咕噜噜。”

    肚子叫唤的越来越大声了,门外的妖奴面面相觑。

    我索性站起身来,出去走一走。

    因这肚叫声太大,我不好让她们跟着,只道让她们在这屋门口守着就是,自己去去就回。

    从这后院回廊绕过,我便又闻到了,那让我彻夜未眠的肉香。

    这长廊转角就是后厨了,而我鬼使神差的到了这里。

    何时立在了,后厨门口,我都不知晓,还是鼠湘湘唤了我一声,我才回过神来。

    “冥夫人,你怎么来了?”鼠湘湘的右手,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左手按着一块生肉,一旁的瓷碟里,已经有许多片好的肉了。

    “咕咚”我吞咽着口水,满眼都是这生肉,鼠湘湘同我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听清。

    “夫人?”鼠湘湘见我好似有些不对劲儿,开口又唤了我一声。

    “哦,我就是觉得无趣,随处走走。”我说完,立在了这一大碟肉前,脑子里昏昏沉沉的。

    鼠湘湘笑着说,她烧好热水,给玄凌洗漱好了,便陪着我聊天解闷。

    说完,她就转身,去院子里的水井之中打水。

    我一人立在这肉块前,满脑子都是吃肉的念头。

    这种念头,很是可怕。

    从前,我也嘴馋过,只是,那大都是儿时的事儿,长大后,从未这般想吃一样东西,这么心心念念的,克制不住。

    “咕噜噜。”

    肚子里的叫声,好似让我变得越发混沌。

    “啊!冥夫人?”

    突然,鼠湘湘发出了一声惊叫。

    紧接着我便发觉自己的嘴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醇香味儿,而我的手上,红彤彤的全都是血。

    “呃呃呃!”

    我赶忙微微俯身,将生肉悉数吐出。

    “冥夫人?您没事吧?您还好吧?来漱漱口。”鼠湘湘立刻端了一杯水给我。

    我摇着头,虽然知晓自己不能吃生肉,可是,却迷恋此刻嘴里的味道,不愿漱口,就想这么将它一直留在我的口中。

    “冥夫人,您怎么吃生肉了?这生肉,你吃了可是要生病的。”鼠湘湘一边说,一边用手帕替我擦着嘴。

    而我的视线,却是依旧不住的朝着那生肉上瞟。

    “我先回去了。”我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于是,转身就出了后厨,回自己的屋中。

    什么也不想,闭着眼眸,就躺在松软的床榻上。

    “呜呜呜,呜呜呜!”

    睡的迷迷糊糊,我隐约听到了一个婴孩,脆生生的哭声。

    惊的我睁开眼眸,便瞧见一个长着一头淡紫色头发的婴孩儿,就坐在我的身旁,哭的无比悲伤,那圆滚的小脸上,挂满了泪水。

    “娘亲饿,娘亲饿!”

    他张着没有牙的嘴,哭的悲伤不已。

    “天逸?”我望着他,心疼的将他揽在怀中。

    “你就算叫楚姨也无用,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远处,隐约传来芸娘的声音。

    “呜呜呜!”哭声变得越来越清晰。

    “夕颜,夕颜!我要吃,给我吃!”

    我能感觉到,有人在轻轻的摇晃着我,于是,缓缓睁开眸子,结果直接就对上了宏图那张,挂满了泪水的小圆脸。

    芸娘背着药箱子,气急败坏的跟了进来。

    “吃吃吃,就知道吃,那药也是能随意吃的?”芸娘训斥着宏图。

    宏图哭的更加悲伤了,我一边替他擦拭着眼泪,一边想到了梦中的孩子,天逸他们如今也在挨饿吧?

    “你们带他下去,吃些肉吧。”我示意照顾我的妖奴,带宏图下去。

    宏图一边抹着眼泪儿,一边点着头,同妖奴走了。

    而芸娘则是放下手中的药效,准备过来给我摸胎。

    “芸娘,我吃生肉了。”我本是想自己克制,不让她们担心,如今,却是不成了,我担心今日的事再发生,只能乖乖告知芸娘。

    芸娘听了,柳眉当即就皱了起来。

    “怎么这么快?原本也该等到七八月份才?”她说完,示意另一只妖奴,将房门关上,然后帮着我,将裙褂撩起,要查看我的肚子。

    这裙褂撩起之后,芸娘的手便是一颤,眼里,露出了一丝恐惧。

    我自己也探出脖子,朝着肚皮望去。

    这肚皮已经被撑薄了,肚皮上,爬满了青色的脉络,孩子轻轻一踢肚子,这肚皮就好似要裂开了一般,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芸娘抚着我的肚子,告诉我,一个孩子的头,就在此处,妖精草堂里记载过,蛇妖和鼠精多子,一胎大都七八个,甚至十几个。

    若是母体承载不了,便会用丹药减胎。

    她说完,看向我“楚姨,你的肚皮,太薄了,可他们好似又长大了。”

    芸娘说着,又垂下眸子“楚姨是凡人,妖精草堂里记载妖物都有难产之险,更何况凡人?此事,告知神君,让神君来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