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魔后 > 第394章 养灵宠啊!
    她与师离渊说起分析出来的那些事情,说到夜老夫人在秀山县时相中过一个书生,也说起过去那些年夜家大房和二房遭受到的不同待遇,以及夜老将军对两个儿子的态度。

    说得不仔细,但也简明扼要,师离渊听懂了。

    听懂之后只感叹自己真是太久不过问凡间事,没想到凡人的生活竟如此大胆,堂堂一品将军府的老夫人,居然瞒天过海干了这么大一票买卖。

    夜温言问他“你帮我分析分析,我祖父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事儿?所以他对我二叔一家的态度一直就不好,也不好好教他习武,更不给他安排荫官。虽然后来也顶了个夜二将军的头衔,但我觉得那种官职还不如不给,给了就跟羞辱没什么两样。”

    师离渊分析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分析不明白“凡人家长里短,本尊实在是看不透,也理不清,只觉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至于证据什么的,实在不行搜灵算了。”

    “搜灵就把人搜成傻子了。”她不喜欢这个手段,“她要是傻了,那我就是杀了她也不觉得痛快。所以这件事情还得通过正常途径去调查取证,死也得让她们死得个明明白白,心服口服。”说完又摸摸鼻子,“没良心的人,是不可能心服口服的,那就得让她们死得足够恐惧,足够绝望,也足够痛。如此才能把这些罪孽像烙印一样烙到她们的灵魂里,今生过去还有来世,来世过去还有生生世世。要让她们每一世都带着这种痛苦去过日子,直到罪孽赎清,直到那些死在她们手里的人,能够原谅她们。”

    她说这些话时,师离渊就感觉背上的小姑娘在发抖。他侧头问她“是不是冷?”

    她摇头,“不是冷,就是心里头有一股子压不住的恨意。是我的恨,也是夜四小姐的恨。因为她失去了最亲的人,失去了自己的命,我也失去了最亲的人,也失去了自己的命。我这几日一直在想,就算当局研制出射灵枪,可他们想要闯入夜家大宅也不是易事。夜家老宅层层防御,皆是阵法和禁制,是我们历代家主亲手布下的,即使他们有射灵枪在手,也不可能突破这些防御直接闯入到我家大厅里来。”

    “你的意思是……有细作?”

    “嗯。”她点头,“我从前不愿做这种猜想,因为我觉得夜家上上下下都应该是团结一心的,都应该是向着我们自己家人的。可事实是如果没有人里应外合,那些手握射灵枪的人根本连大门都入不了。说到底,我们还是死在自己人手里,而这个自己人,我到现在也想不出来他是谁。”夜温言咬咬牙,“或者说,就算知道他是谁了,我也永远报不了自己的仇。”

    夜四小姐尚且有她替其完成遗愿,可是她自己却再也没有办法去插手前世种种。

    “都过去了。”他安慰她,“都已经过去了,既然没有办法回去,那就只能朝前看,人终究是要朝前看的。就像我有时也会想,如果当初天地灵气消失之前,我能有所察觉,兴许也能找出一些线索和原因。可终究是错过了,没有机会再重来一次。”

    他将背上的小姑娘又往上掂了掂,小姑娘却已经有气无力地趴在他肩上,呢喃着说“子时到了,太难受了。一下子抽干灵力的感觉你一定没有尝试过,真的是太难受了。”

    他阵阵心疼,却也没有法子替她承受。能以花催灵,是夜温言不同于其它修灵者的本事,是能让她在天地灵气完全没有的情况下,同样能使用灵力的、上天的恩赐。

    可恩赐的同时,也以每月十五灵力尽失做为了交换。

    天道果然从来都不肯吃亏,一点亏都不吃。

    “睡一会儿吧!”他身上红光隐隐泛起,夜温言就觉得一阵温暖包裹了全身,因失去灵力引起的身体上的不适,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不觉得难受,她就不太能睡得着,就缠着师离渊说话,说来说去就还是那些事情,越说心情越不好,越说越觉得前世的夜家,谁都像贼。

    师离渊就劝她“咱们说点儿开心的事情吧!”

    她想了想,“哪有开心的事啊?夜家一团糟,皇家一团糟,想想就闹心。”

    他便起了个话题“有没有想过养一只灵宠?”

    小姑娘瞬间就来了精神“灵宠?怎么养?你有养灵宠吗?”

    他说“现在没有养了,但是曾经养过,是一只水麒麟。那麒麟整日饮我洞府中灵泉之水,在天地灵气消失之前已经成长至十二阶,再有一阶就可以尝试渡天劫化形。可惜,随着天地灵气消失,它最终还是没能活下来。我那时想过很多办法保它性命,都没能成功。”

    夜温言听得一愣一愣的,“麒麟啊?那是上古异兽,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我从前在的那个时代,麒麟就只能在书中见,没想到你居然养过一只。那时候这里有麒麟这种东西吗?上古异兽能一直活到如今?”

    师离渊摇头,“怎么可能一直活下来,上古修士都已经死光了,异兽如何能存活?那只水麒麟只是留了一缕元神在一件法器中,我在机缘巧合下得到那件法器,发现了它的元神,遂将元神送入养魂的法器里养了几年,这才勉强救活。至于它的身体,那是我搜集了七七四十九种珍异材料,以术法化出来的。只是这件事情我若不说,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那身体也如真身一般,任何人都瞧不出来。”

    夜温言由衷地赞叹“你真是厉害,这种事情我不行,或者说不是不行,而是我根本就没有学到那种能助化肉身的法诀,在我们那个时代,也根本不可能集齐那么多种材料。我们那个时代就只有夜家还能修灵了,所以我们没有同道中人可以交流和置换,也没有途径再去获取和开采。就只能一味地消耗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我死之前,那些资源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就算没有当局的射杀,夜家也支撑不了多久。”

    她又叹了气,“所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咱们还是说说灵宠的事。”他很头疼,这怎么说着说着又不开心了呢?“阿言,虽然我的灵宠在那一场浩劫中!醋溜儿文学首发-!死去了,我之后也因为天地之间没有灵气,没有办法再养出一只灵宠来。但是你不一样,你以花为引,摧花为灵,所以你要是想养灵宠还是可以的。”

    她想了一会儿,觉得不太认同,“养是没问题,可问题是上哪去找灵宠?天地间都没有灵气了,以前能找到的灵宠肯定早就死绝了。总不能我到街上随便抓一只狗来喂吧?虽然我可以用灵物喂养它,可我还是不相信它能长成灵宠。”

    “死是死了,却也不见得就一定死绝了。”师离渊说,“我就知道在极北之地的千年寒冰层下,冰封着一只蓝狐。那蓝狐数百年前就已经有一定的修为,是我曾经一位同门师弟所养。天地灵力消失之后,我那师弟拼着一死,将它送回到极北之地,亲手扔到冰川裂缝之中。这几百年间,我一直都有留意那处埋狐之地,也曾往那冰川裂缝中送入过灵力。蓝狐虽然已经沉睡,但却能够接收灵力,那就说明还活着。你若想养,我可以助你将蓝狐取出。”

    夜温言听得一愣一愣的,“狐,狐狸精啊?师离渊,这种兽是给我养的还是给你养的?”

    师离渊也一愣一愣的,“什么叫狐狸精?”

    “就是成精了的狐狸。”她给他解释,“狐狸成精之后就会变成一个妖魅的美人,专门勾引书生啊之类的男子。与男子欢好,破坏男子家庭,还吸其阳元,食其血肉。最后就把男人折磨成只剩下一张人皮,或是成为一个人干儿。”

    师离渊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样的故事,他还很认真地分析了一番,然后频频摇头“歪理邪说!本尊活了四百多年,也从来没有见到过那样的狐狸。狐狸这种动物是会相对狡猾一些,可既然是养灵兽,自然是要养这种聪灵的,总不能养一只笨拙未开化之兽。”

    “那它要是勾引你怎么办?”

    “……本尊若没记错,那应该是只公狐狸。”

    “那它要是勾引我怎么办?”

    “……那你还是不要养了。”

    “我养我养!”她的兴致已经被勾了起来。

    前世今生,灵宠这种事只在传说中听过,只在夜家先祖的记载中~出现过,她却一直都没有机会能抓一只灵兽来养。如今有这么好个机会,可不是得牢牢抓紧了。

    于是她同师离渊商量“要不明儿你就去吧!你放心,一来一回耗费的灵力,我豁出去大量的花朵也一定给你补回来。反正如今春暖花开,野花遍地都是,布个聚灵阵轻轻松松。好小师,明儿就去吧,把蓝狐狸给我抱回来!”

    他失笑,“就你性子急。要去也是明晚子时之后再去,三月十五,本尊必须牢牢守着你。”